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195 血毒陷阱

每一處能夠和夜之女王大殿聯絡的裝置,都具有相應的啟動規則。比如阿維古堡,就需要林奇家族血脈,而且必須達到公爵以上,方能啟動。小林奇只是實力侯爵,想要啟動那個裝置,必須將老林奇公爵喚醒才可以。
  
  小林奇侯爵來到大門前,啟動開關,從地下升起一座控制臺。他先是輸入密碼,再割開手腕,灑上自己的鮮血,然后巨門震動,徐徐開啟。
  
  門后是一座幽深昏暗的殿堂,偌大的大殿中只燃著幾盞血色孤燈,暗淡的燈光勉強勾勒出大殿內的輪廓。
  
  夜瞳與千夜走入大殿,正面墻壁上紋路開始旋轉,一座銅棺徐徐從墻壁中滑出,降在殿中地面。數根管道自地面伸出,扣死在銅棺的接口上。血池的鮮血就是從這些管道中注入銅棺,供里面長眠的血族復蘇。
  
  不過夜瞳和千夜并沒有在管道中感應到血池鮮血的存在。小林奇取出了古棺,卻沒有供應鮮血?
  
  小林奇侯爵嘆了口氣,伸手按在古棺的棺蓋上,釋放出鮮血之力,同時手腕上殘留的鮮血滴落,棺蓋上頓時一陣原力紋路明滅,內部發出機械運轉的卡卡聲,徐徐打開。
  
  在銅棺中躺著一個蒼老血族,雙手持劍,放在胸前。他全身肌肉萎縮,干枯得如同骷髏,已經無法清晰看出容貌。
  
  許多暮年的血族強者在長時間沉睡時,都會將自身鮮血放入血池,形如干尸,以此將生命活動降到最低,達到延壽的目的。只有頂級強者,才能夠在沉睡中維持平日形態。老林奇公爵顯然沒有這樣的能力。
  
  然而千夜并沒有從老公爵的身體內感覺到任何生機。在他的感知中,銅棺中根本就是沒有生命的死物。千夜從來沒有見過沉睡的血族,不知道是不是就應該是這樣,于是望向夜瞳。
  
  夜瞳雙眉微皺,緩道:“公爵已經去世了?為什么還把他放在這里?”
  
  小林奇侯爵苦笑,道:“我的實力不足,沒有父親,很難守住阿維古堡的基業。所以我將消息瞞了下來,期待著血脈進一步提升。等我成為榮耀侯爵,才會公布消息。”
  
  “這是什么時候的事?”
  
  “大約十年前,我察覺到父親的沉睡出現了問題。我試著喚醒他,卻沒有結果。”小林奇無奈地道:“這樣的事情,我知道隨口一說的話是無法取信于人的,就只能勞動您親自過來看一看了。”
  
  夜瞳點了點頭,道:“那也只能這樣了,走吧,我還有一些事情要問你。”
  
  小林奇輕松了些,一邊將銅棺扣好,重新送入墻內,一邊道:“為您服務是我的榮幸,尊敬的陛下。”
  
  離開了山腹中的地宮,小林奇將夜瞳和千夜領到私人的會客廳內,再命人取來兩杯血酒,恭敬地道:“這是家族最好的珍藏,每一杯中都有著一滴子爵級的源血。父親在世時,一共也只喝了十幾杯。現在族中還有五杯的量。”
  
  夜瞳舉杯一飲而盡。而千夜對于血酒卻有些抵觸,猶豫著要不要下口。
  
  小林奇見了,勸道:“請您收下我們家族的敬意。”
  
  夜瞳也道:“這是酒,不是血。”
  
  千夜在心中搖了搖頭,對于血族來說,這種血酒不僅是補品,還隱隱有表示效忠的意味在。小林奇之前只把他當做夜瞳的隨從,在地宮中感受到威壓后,就表示得十分恭敬了,現在對待兩人的禮節是相同的。
  
  千夜無法,只能端起酒杯,一飲而盡。血酒入口,并無腥澀,而是泛起層層疊疊的回香,讓人心曠神怡。哪怕千夜這樣對酒品質好壞從不看重的,也是精神一振。入腹之后,血酒更是化散開來,釋放出滾滾精純血氣,有些純度之高,都能夠直接使用了。
  
  “好酒!”千夜現在明白,為何帝國中會有那么多權貴者喜歡血族釀造的酒,以至于黑市中被炒成了天價。就算沒有這滴源血,也是難得佳釀。
  
  贊嘆之后,千夜忽然發現血酒釋放的血氣中,竟是滲出了一縷冰寒。這道冰寒氣息到了哪里,哪里的肌體就失去了知覺。而且寒氣有極強的沾染性,與血氣一觸,就能讓血氣凍結。
  
  這不是酒,而是毒,專門針對血族頂級強者的劇毒!
  
  千夜眼中寒光一閃,騰地站起,喝道:“酒里有毒?!”
  
  然而他全身一軟,又跌坐到座位中,隨即臉色慘淡,周身冰寒,如墜冰窟。另一邊,夜瞳也是悶哼一聲,身體軟軟地靠在椅背上。
  
  小林奇突然狂笑,大聲道:“這是連大君都難以抗拒的神藥!你們就死心吧!哈哈,陛下?陛下?你們永遠都成不了陛下了!”
  
  夜瞳勉強支撐著身體,問:“為什么?”
  
  “你們既然知道魔裔和議會部隊會來,還用問為什么嗎?魔皇陛下會恢復舊時代的秩序,會讓黑暗再次變得一塵不染。而我們血族將會洗凈罪孽,再次被黑暗眷顧,而得到新生!很快,新時代將會到來,新秩序將會重建。圣山之上,將永遠只有一位至尊,那就是……”
  
  小林奇侯爵耳邊突然響起千夜的聲音:“反正不是你。”
  
  他猛地回頭,才發現千夜就站在身后,幾乎貼在一起。可是千夜明明坐在眼前的!小林奇侯爵再轉頭一望,見千夜原本的座位上空空如也。他瞬間只覺象是見到了鬼,根本不知道千夜是如何到了身后的。
  
  他突然省悟,尖叫一聲,就想逃跑,然而千夜身上透出無窮無盡的威壓,真正上位者的血脈氣息,令他本能的全身無力。
  
  千夜一把扼住小林奇侯爵的脖子,將他提到半空,冷道:“是誰讓你對我們下毒的?不想血核被一點點捏碎的話,就不要說謊。”
  
  小林奇道:“你,你怎么會沒有中毒?”
  
  千夜冷笑,“還想用血毒來對付我們,你太天真了。”
  
  此刻夜瞳起身,虛弱氣息一掃而空,哪有半分中毒的樣子?她口一張,飄出一滴清澈透明的冰寒水滴,看了看,取出一個小瓶裝好,收了起來,道:“這種血毒倒是挺珍貴的,不要浪費了。千夜,你的呢?”
  
  千夜聳肩,“收起來了。”
  
  他的黑之書幾乎是個可以無限容納的寶物,血毒自然放在里面。
  
  小林奇一臉絕望,失聲道:“這不可能!大公閣下親口說過,就算大君也難以抵抗它的毒性。”
  
  “哪位大公?”千夜冷冷地問。
  
  小林奇打了個寒戰,老實道:“耶路生的薩維大公。”
  
  “他還說了什么?”
  
  “他,他說……”看到千夜冰冷的目光,小林奇立刻道:“黑暗終將回歸榮光。”
  
  夜瞳道:“身為圣河的后裔,居然相信魔裔,你是傻了還是笨的。”
  
  小林奇雖然命懸人手,說到這個卻不服氣,“鮮血長河每一天都在離我們而去,已經多少年了,就連公爵們都無法得到半分回應。”他看了看夜瞳,緩了緩道:“當然,您還是圣河的寵兒。可是我們算什么呢?”
  
  夜瞳冷笑道:“圣河不能給你的,魔裔能給你?”
  
  小林奇吞吐了一下,在夜瞳和千夜的威壓中不敢再有隱瞞,道:“能夠讓我更靠近黑暗本源。”
  
  話一出口,夜瞳和千夜都皺了皺眉。
  
  在永夜世界的力量譜系上,鮮血之力位于黑暗原力區間,雖說血族的力量源頭是鮮血長河,但對于所有黑暗種族來說,最終目的就是黑暗源點,那里是位于世界巔峰的力量。
  
  他們兩人不知道魔裔能有什么辦法讓血族不通過鮮血之力的提升,就靠近黑暗源點,但小林奇應該也不是那種別人說什么就信什么的笨蛋,至少魔裔讓他看到了力量提升的可能性。
  
  千夜知道這種時候和小林奇分辯鮮血長河的問題沒有意義,沉聲道:“薩維不可能知道我們要來,這陷阱本來準備對付誰的?”
  
  小林奇道:“并沒有特定對象,大公只是吩咐,如果有人找到這里,想要聯絡女王陛下,那么就要想辦法把他們都殺掉。”
  
  千夜道:“只有這些了?”
  
  小林奇的目光閃爍了一下。
  
  千夜冷冷道:“血毒之酒這種東西,如果對方不喝就沒用了,魔裔把事情搞這么大,沒有其它后手?”
  
  若有人也找到這里來,想要使用聯絡夜之女王的裝置,肯定遇上了卡頓家族莫拉家族那樣的災難,很大可能對入口的東西會有戒心。這種情況下,強勸只會露出馬腳,所以,薩維的布局一定還有后招。
  
  千夜哼了一聲,指尖射出一根血線,刺入小林奇的頸部。侯爵拼命掙扎,顯得痛苦不堪,歇斯底里地叫道:“我說,我說!”
  
  千夜緩緩抽回血線,小林奇大口喘息,要不是被千夜拎著,都要癱到地上去了。
  
  小林奇好不容易喘息過來,連忙道:“那就指引他們前往紫荊古堡,去那里尋求幫助。”
  
  夜瞳一愣,道:“紫荊古堡?那不是在梅丹佐的領地上嗎?”
  
  梅丹佐現在總理血族事務,雖然大君行蹤無法掌握,但遇到大事去德庫拉氏族求助也沒錯。可這個指引是從魔裔薩維大公口中說出來,就格外地詭異。
  
  千夜手上加了一把力,喝道:“為什么要去那里?”
  
  小林奇也很茫然,道:“這是大公的吩咐,我對付不了的人,到了那里自然會有人對付。”
  
  “誰?梅丹佐?”
  
  “這個真不知道。”
  
  有一根血線從千夜指尖冒出,小林奇陡然掙扎尖叫起來,“我真的不知道啊!”
  
  這時夜瞳淡道:“老公爵是什么時候死的?”
  
  千夜手上略松,小林奇道:“剛剛不是說了……”他話一出口,立刻感覺到血線又刺在肌膚上,嚇得趕緊改口,“就是………前幾天。”
  
  “誰切斷了他的鮮血供應?”
  
  “這是大公下的命令。我如果不那么做,整個家族都會被毀滅。”
  
  “帶我們去看聯絡裝置。”
  
  “……好。”
  
  這一次小林奇帶著夜瞳和千夜登上城堡頂層的觀星室,在這里,有一座祭壇,就是能夠與女王大殿聯絡的設施。但是現在,祭壇表面一片狼藉,所有原力法陣全都被破壞,特別是檢驗和鑒定血脈的部分被整塊挖走。
  
  小林奇學乖了,不等兩人逼問,自己就道:“這些都是薩維大公做的,他取走了檢驗血脈的部分,以及……一些沉睡先祖的血核。父親因為還要用來欺騙可能會來的人,才將血核保留下來。”
  
  夜瞳微微皺眉,道:“魔裔要這么多血核干什么?”
  
  千夜也是不解。
  
  從眼前情況來看,這次議會行動肯定是在夜之女王去沉睡后才開展的。而魔裔做了充足準備,一邊破壞和控制所有與夜之女王聯絡的渠道,防止在虛空沉睡的莉莉絲得到消息,一邊直接毀滅或是策反一些家族。
  
  只是就連薩維大公也沒有想到,首先撞到網上來的是夜瞳和千夜,他們兩人的血脈力量如此強橫,就連血毒也奈何不得。
  
  “還有什么辦法可以聯系女王?”千夜問。
  
  夜瞳道:“始祖們都可以聯絡女王大殿,另外帕斯氏族本家也有能夠直接喚醒莉莉絲的法陣。可是,梅丹佐……”
  
  “我覺得,我們不能去帕斯氏族本家。”千夜道。帕斯氏族所屬的這些家族被滲透,而夜瞳出身的門羅氏族又和帕斯氏族向來不合,他們直接去那邊露面,說不定會發生什么情況。
  
  夜瞳點頭,想了想道:“我們去找火之冠冕哈布斯?”
  
  “還有別的選擇嗎?”千夜問。如果連梅丹佐都靠不住,那么哈布斯或許也很危險。魔裔不管是欺騙還是真能拿出讓血族靠近黑暗源點的方法,再加上不服從就死的威脅,不知道有多少強者能抗拒。
  
  夜瞳也想到了這一點,沉默不語。思索片刻,她忽然一驚,道:“不對!我們要去拜恩氏族。”
  
  “黑暗福音霍華德?”千夜思索了一下,想起這個氏族的始祖,應該鮮血印記還亮著。
  
  “他前不久有過醒來的消息!可我知道他應該是在淺眠。”
  
  千夜立刻明白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