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196 親族和血緣

按照長久以來的規則,血族的族內事務由活動的始祖們共同處理,非始祖的即使是大君也必須得到夜之女王授權。哪怕像哈布斯這樣點亮了鮮血印記,也要到莉莉絲親自發話認可他二代始祖的權柄后,才讓梅丹佐這樣的老牌大君完全無話可說。
  
  血族目前處于活動期的二代始祖有兩個,梅丹佐很可能出了問題,而哈布斯一直負責圣戰,與永夜議會來往密切,在目前形勢下也是敵友難分。
  
  黑暗福音霍華德前不久有過醒來的消息,他與青之君王的情況還不同。雷諾本身快到生命盡頭了,而霍華德不一樣,他能自行蘇醒,就說明接下來可以保持一段時間的自由活動。
  
  只是霍華德與梅丹佐向來不合,這次都沒有公開露面,若他又回去淺眠了的話,必然會成為魔裔重點攻擊目標。因為霍華德即是隨時能活動的二代始祖,又有呼喚莉莉絲的能力,是一個很大的不可控因素。
  
  夜瞳想到這里,之前想不明白的地方都有了答案,魔裔在暮光大陸上搞出來的這些看似瘋狂的動作,還真有很大可能成功。
  
  魔裔多半是借口議會追查戰爭中的不當行為作掩護,說動了狼人和蛛魔同意行動方案。那兩族本身也不會反對收繳血池和破壞血族祭壇來削弱血族,而狼人在近百年的圣戰中損失慘重,說不定還更積極一些。
  
  這次在暮光大陸上的行動多點同時進行,又用種種手法封鎖聯絡夜之女王的節點。在青之君王隕落,梅丹佐和哈布斯又都立場不穩的情況下,再讓幾個還在沉眠的二代始祖無法蘇醒,短短幾天里把該做的全做完,普通血族都根本不會明白發生過什么事情。
  
  即使夜之女王有朝一日醒來,早是大局已定。
  
  想明白這一節,夜瞳眼中殺機一閃,就欲終結小林奇的性命。但千夜卻攔住了她,對小林奇道:“你剛才說的新秩序是什么意思?”
  
  小林奇道:“魔皇陛下認為,自黎明叛亂后,血族就漸漸脫離了黑暗本源,血脈受到污染,由此就有了原罪。鮮血長河的漸隱就是證明。血族需要清洗自身的原罪,重歸黑暗源點,才能得到新生。”
  
  “胡說!”夜瞳大怒。
  
  “是,是!”小林奇連連點頭。
  
  千夜也沒心情再問下去,思想這種東西很奇怪,無論小林奇的背叛是畏懼近在眼前的死亡,還是真相信了魔裔的這套說辭,是很難單從言語中辨別的,可能小林奇自己都說不清楚吧。
  
  千夜向夜瞳看了一眼,望見她眼中的冰寒,手上加力,一根血線就將小林奇的血核擊碎。
  
  “你們說過……不殺我的……”
  
  “有嗎?我不記得了。”千夜拋下小林奇的尸體,與夜瞳躍出窗外,就此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離開城堡,千夜與夜瞳在夜色中奔行,越過山川大地,向遠方而去。
  
  奔行中,千夜忽道:“血族對于親族的感覺是怎樣的?為什么會有林奇這樣投靠魔裔,不惜斷了沉睡父親的鮮血的家伙?”
  
  “這和血族無關,長生種親情或許淡薄一些,但也還是有的。更多的還是為了利益和權位吧?這個小林奇,我印象中的林奇家族成員里完全沒有關于他的記憶,也就是說,他的兄弟姐妹要比他出色得多。可是現在,坐在繼任家主位置上的卻是他。在人族之中,不也有許多為了權勢利益,父子兄弟相殘的例子嗎?”
  
  聽了夜瞳的解釋,千夜感覺好了一些,又道:“我現在算是血族嗎?為什么我的感覺和以前沒什么不同?”
  
  “你當然是血族,屬于人族的部分現在都在黑之書的封底。這一點,雷諾是不會搞錯的。”
  
  千夜有些郁悶,道:“為什么我的身體全成了血族?”
  
  “雷諾說,人族的身體太脆弱了,你當時實際上已經是死了,只有我們血族的體質,才能重新修補破損,讓你重生。另外,也只有血族才能使用青冥之池。”
  
  其實不用夜瞳解釋,千夜也能猜到。他嘆了口氣,搖了搖頭。
  
  遠方忽然火光一閃,旋即一道火柱沖天而起,在火光下,可以看到一座古堡正在熊熊燃燒,火勢之烈,肯定不是自然形成。
  
  千夜和夜瞳互望一眼,道:“這已經是第三座城堡了。距離最開始的莫拉領,還不是很遠吧?”
  
  夜瞳雙眼微瞇,道:“顯然,也不是每個家族都愿意投降的。”
  
  “怎么辦?要不要去救?”
  
  夜瞳咬了咬牙,道:“不救!先去拜恩氏族的領地!”
  
  千夜向遠方燃燒的古堡看了看,道:“那是門羅的領地。”
  
  “我知道……不救。”
  
  千夜沒有再說話,默默隨著夜瞳起行,繼續趕往目的地。
  
  距離黑暗福音霍華德所在的拜恩氏族核心領地,還有相當遙遠的一段路程。沉默奔行中,夜瞳忽然道:“你是不是覺得,我連同族族人都不救,很冷血?”
  
  千夜坦然道:“如果是帝國,這種情況下多半會先停下來援救。”霍華德那邊的危險到目前為止僅僅是推測,而眼前卻是真實的死亡。只有在大戰場上才需要面對真正的取舍。
  
  夜瞳沉默片刻,方道:“長生種的觀念和人族并不一樣。人族出一個天王,最多也就能保一方百年平安,可是長生種的加冕親王和大君,卻可以庇護整個族群數百年甚至上千年。在漫長時光中,位階的差異比什么都要重要。可以這么說,對整個血族的命運來說,一個黑暗福音的意義,要大過所有侯爵的總和。”
  
  千夜道:“好吧,我慢慢理解一下。”
  
  夜瞳忽然停步,千夜猝不及防,差點沖過頭,堪堪在她身邊剎住。
  
  夜瞳看著他的眼睛,道:“你……走吧。”
  
  “去哪里?”千夜有些莫名其妙。
  
  夜瞳輕嘆一聲,道:“中立之地,墉陸,有很多地方可以去,但是不要回人族的帝國那邊,也不要再返回暮光。”
  
  “那你呢?”
  
  “我要去拜恩領的。”
  
  “我當然要跟你一起去。”
  
  夜瞳卻搖頭,“不,這不是你的戰爭。你并不是真正的血族。血族和魔裔之間的這場戰爭,我們會自己解決。不過,你要答應我,無論如何不能回人族帝國那邊。你現在至少身體上,已經完全是血族了。那些人族,不一定哪天就會在你背后捅上一刀。”
  
  千夜臉色嚴肅,問:“你是不是感覺到了什么?”
  
  “從一開始,我們就已經在失敗的邊緣了。這一路上,我們經過的領地分屬三個大小氏族,其中五個侯爵家族城堡有異動,三座正在被摧毀,兩座多半會變成陷阱。我想,在黑暗福音的米德爾古堡,會有一場真正的戰斗在等著我。”
  
  千夜道:“這場戰爭,既然有你參與,那也就是我的戰爭了。你是擔心我對血族有偏見?”
  
  “過去,你和我的族人之間畢竟有那么多的仇恨。”
  
  千夜沉默了,事實上,他心里的確還有一件事沒說出口。之前在聽到哈布斯名字的時候,他的心臟部位陡然冒出一縷透骨刺痛,隨之而來的是壓也壓不住的殺意。
  
  當初張伯謙去浮陸戰場看他的時候,只說了林熙棠最終隕落在魔皇領域中。事后,永夜議會方面也不知為何對此諱莫如深,始終沒有公開通報,但零星消息卻是有的。比如這筆戰功和相關戰利品最終歸于血族名下,比如當時在魔皇領域中的,還有浮陸之戰永夜一方的坐鎮親王哈布斯。
  
  千夜不知道夜瞳是否注意到了他那一瞬間的失態,也不知道如果自己見到那個傳說中的火之冠冕,是否能夠忍得住不動手。
  
  過了好一會兒,兩人就這樣站在夜空下,默默相互注視著。
  
  千夜緩緩道:“狼人和我的仇恨也不少。可是在墉陸,我就明白了陣營之間都不一定有無法共存的仇恨,更不用說種族之間了。戰場上的是戰爭,就算有仇恨,那也是戰士和強者之間的仇恨,與平民無關。”
  
  說到最后,千夜又道:“總而言之,我就是不走!”
  
  夜瞳被他的孩子氣弄得哭笑不得,道:“你總是不肯聽勸的,那就走吧。”
  
  兩人加快速度,等到天色將明時,已經穿越半個暮光大陸,出現在米德爾古堡之外。
  
  米德爾古堡雖然名稱是古堡,然而規模之龐大,儼然是一座巨型要塞,甚至可說是一座大型城市。
  
  古堡修建在絕峰之頂,一座座樓宇幾乎覆蓋了半個山峰。古堡向著較緩的山坡而建,另一側則是如刀削般的峭壁,下面是千米深的峽谷,谷底則流淌著黑紅色的巖漿。
  
  蒸騰的地火氣息是血族及其它黑暗種族最為厭惡的味道,這樣地火峽谷就成了古堡的天然屏障,只有頂級強者才能從這一帶進入古堡,軍隊是無論如何也無法逾越的,哪怕是議會直屬部隊都不行。
  
  拜恩氏族沒有遇到始祖斷層,于是在數千年的經營下,逐漸將米德爾古堡修建成了一座真正的要塞,每個城樓,每道窗口都可能噴出死亡的火焰。
  
  此刻出現在夜瞳和千夜眼前的米德爾古堡,就呈現出真正戰爭堡壘的模樣。
  
  古堡中,說不清楚究竟有多少座炮臺,每時每刻都有上百條火流射上天空,轟擊著空中如蜂群般的艦隊。
  
  古堡下方最外圍的城墻已經淪陷,大半倒塌,戰斗在半山腰處的第二道城墻處展開,火光和爆炸也會在第二道城墻后的區域內出現,說明這道防線也已是岌岌可危。
  
  遠方天際,有著成串的燈火,一隊隊的運輸艦正在趕來。這些運輸艦體積龐大,運行平穩迅速,而且特有的式樣,讓人一看便知是議會直屬的運輸艦隊。這些運輸船趕來戰場,不用說,肯定不是來支援霍華德的。
  
  古堡之外,議會大軍已經開辟出臨時軍營,大量物資堆積如山,一隊隊戰士在空地集結,然后就被投入到戰場之中。
  
  看到這一幕,千夜才體會到全面戰爭這四個字的含義。
  
  上層大陸,永夜議會永恒大殿堂所在地。
  
  天穹是亙古不變的夜空,開辟時代的七族圖騰高懸大門之上,萬年時光都沒有造成半點朽蝕,甚至比它們所代表的種族更永固。
  
  任何活動的生靈,在這個奇跡之地都渺小如塵埃。
  
  哈布斯站在空中,看著前方不該出現在這個地方的虛空堡壘,確切點說,那是一座堡壘型城市的投影。城市本體其實是一個半位面,錨定在那個方位上,于是在本世界露出龐大的倒影。
  
  那座城市都是墻高窗小的戰爭型建筑,以哈布斯的目力,在影影綽綽中,還能看見街道和崗哨上立著各族戰士。
  
  戰士們的形貌與如今的黑暗種族相似又有不同,血族更高大兇猛,蛛魔卻纖細而充滿力量。那些戰士們姿態各異,但靜靜不動,仿佛凝固在時間中,又好像下一刻就會投入戰斗。
  
  那就是如今只存在于傳說中的魔裔的超級武器,戰爭半位面。
  
  議長出現在哈布斯身邊,與他一同看著前方宏大壯觀的戰爭武器。
  
  過了一會兒,議長道:“親王殿下,可以出發了,先遣部隊已經在三個小時前開拔,等您到烽火大陸的時候,他們應該完成斬首行動了。”
  
  哈布斯道:“馬克爾閣下,您現在能夠告訴我這次行動的真正目標了嗎?為什么要出動這樣的戰爭武器。我記得當年虛空巨獸天鬼在底層永夜大陸現身,你們也沒把它拿出來。”
  
  “虛空巨獸一般不會直接攻擊有人居住的大陸,何必冒險激怒它。”議長道:“您多慮了,這次的行動目標確實只是那兩個以人族為主聚居的行省。”
  
  議長又想了想,道:“如果要說為什么?一方面,議會這次能派過去的部隊有限,差不多就夠斬首行動。”他抬頭看見哈布斯的表情,笑笑道:“啊,您無須擔心,不用打治安戰,我們不需要那塊土地上的資源和人口,所以這座愛瑪之城足夠把那里打掃干凈了。”
  
  哈布斯聽懂了議長話里的含義,沉默一下,道:“就算那兩個行省名義上已經脫離了大秦控制,可是這么干,人族天王會出面干涉的吧?議會的意思是……”
  
  議長點點頭道:“對,不排除全面戰爭。”
  
  聽到這四個字,哈布斯皺了皺眉。
  
  即使有議會授權,對他一個親王級的坐鎮者來說,貿然在現場把戰爭等級升到國戰,仍然是超限了。可是直接在大秦帝國面前屠掉兩個省的人族,怎么都會戰爭升級。
  
  議長道:“事實上,人族天王看見愛瑪之城后,恐怕首要考慮的不是那兩個從帝國分離出去的行省,而是后面他們自己的本土。愛瑪之城裝載的可不止一次發射能力。”
  
  哈布斯突然明白過來,議會出動這座戰爭半位面就是為了威懾大秦帝國。“馬克爾閣下,我覺得議會應該考慮請哪位大君去坐鎮。”
  
  議長道:“凱恩陛下吩咐過,您可以全權指揮愛瑪之城。如果人族天王一定要來看看愛瑪的威力,他們應該會收獲驚喜。”
  
  哈布斯不由苦笑,“魔皇陛下真看得起我。”
  
  掌握愛瑪之城相當于擁有了抗衡天王的能力,雖然哈布斯并不是很擔心自己在人族天王面前能不能跑掉,但這個權限至少證明了一點,議會并沒打算在這次任務中炮灰掉他。
  
  議長目送哈布斯離去后,攏了攏連帽斗篷,落到地面上,向著巍峨的永恒大殿堂一步步走去。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