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197 破壞

暮光大陸上,米德爾古堡下的戰斗方興未艾。千夜雖然也統領過部隊,但對于永夜種族內部的戰爭模式并不熟悉,于是望向夜瞳。
  
  夜瞳一直在看著戰場,道:“我們先去米德爾古堡里面,看看霍華德的情況再說。”
  
  “好。”千夜隨著夜瞳一躍而起,瞬間消失在空中。
  
  米德爾古堡內部一片混亂,一名名血族來回奔走。每個重要的通道口都有一名爵位強者在維持秩序,這樣才沒有令古堡內的秩序崩潰。
  
  古堡內部深處,已經是山峰中央,依然能夠感受到不斷的震動。那是議會戰艦的艦炮在轟擊。
  
  在最深處的山腹大殿外,成排的子爵正靠墻坐著,伸出手臂,看著一滴滴精血從手腕中流出,落在金杯里。
  
  每當金杯積滿少許,就會有人過來取走,倒入大殿中央的巖池內。巖池此刻不過積滿了小半鮮血,當中有一小團閃動著血色光芒的精血。
  
  一名老公爵站在巖池旁,滿臉焦急,不斷地道:“不夠,還不夠!快想辦法弄更多的源血來!只有這些,親王殿下就不能以完整狀態蘇醒!”
  
  他旁邊一名男爵提醒道:“大人,族中能夠抽調的強者都在這里了,其余的諸位閣下都在前線戰斗。一旦抽調了他們,恐怕立刻就會被敵人沖進來。”
  
  “親王殿下必須蘇醒!”老公爵一咬牙,拔出吸血刃,就向自己胸口刺了下去。
  
  大殿最深處,厚重的鐵門之內,傳出野獸般的喘息和低沉的咆哮。顯然黑暗福音霍華德已然醒來,正在恢復。可是外面的攻勢越來越猛,等不到霍華德完全復蘇,恐怕最后防線就會被攻破。
  
  老公爵拔出吸血刃,數點源血落入到巖池中。有了公爵源血的加入,鮮血中央那團精血猛地噴吐出血色火焰,劇烈翻滾。
  
  “要更多的鮮血!取血的人怎么還沒回來?”老公爵吼道。
  
  隨著他的吼聲,一名伯爵從殿外奔進。看到他空空的雙手,老公爵臉色頓時大變。
  
  伯爵神色有些呆滯,道:“備用血池中的血,都被混入了血毒。”
  
  “什么?!”老公爵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一把抓住伯爵的衣領,將他整個提了起來,幾乎是貼著伯爵的鼻尖咆哮道:“有資格接觸備用血池的就是那幾個人,都是直系血脈后裔。誰會在血池中下毒?哪座血池被下了毒?”
  
  伯爵咬了咬牙,道:“全部!”
  
  老公爵身體一陣搖晃,氣息驟降,手一松,將伯爵落到了地上。伯爵急忙扶住老公爵,他這才發現老公爵血核處的刀口,趕緊取出方巾,將傷口捂住,然后釋放鮮血之力試圖緩解傷口。
  
  老公爵剛剛失去大量源血,此刻正是極度虛弱,驚怒之下,連站都站不穩了。老公爵掙扎著道:“這么說,是我族的直系血裔在血池中下了毒?他們,他們為什么要這么做?拜恩滅族,究竟對他們能有什么好處?!”
  
  “也許不是他們。”伯爵道。
  
  “嗯?為什么,你說。”
  
  “半月之前,帕斯氏族的伯尼爾榮耀侯爵曾經來訪,他說打算在自己的古堡中修建一座上古風格的血池,想要參考我們的血池設計。那時他去看了我們的備用血池。”
  
  “帕斯氏族?你確定?”
  
  “是伯尼爾榮耀侯爵本人沒錯,您知道,侯爵的妻子是梅丹佐陛下的直系后裔。他要看的只是不那么重要的備用血池,我們無法拒絕這樣的要求。”
  
  老公爵臉色凝重,手在微微顫抖,自語道:“最好不要是他。”
  
  伯爵不敢說話。
  
  老公爵向大殿深處望了一眼,毅然道:“帶我去遠古大殿!我要聯絡女王陛下!”
  
  伯爵一驚,道:“殿下馬上就要蘇醒了,需要這樣嗎?而且以您現在的身體,貿然聯絡女王陛下也很難成功。”
  
  “等不到殿下蘇醒了,必須立刻、馬上將這里發生的事告訴女王陛下!”老公爵堅持,見伯爵還有些躊躇,于是道:“就算備用血池是伯尼爾干的,那么殿下只是在淺眠,為什么血池的血會不夠用?”
  
  伯爵不由打了個冷戰,霍華德親王不久前剛剛醒過,按理說,所有的裝置都應該是維護保養過的。伯爵看了看老公爵蹣跚的身影,無奈地攙住他出了山腹大殿,向城堡的頂樓走去。
  
  一出大殿,即刻感覺到連緩不斷的爆炸,走廊頂部簌簌掉落砂石,就連結構都是搖搖欲墜。從長廊一側的窗戶中,可以看到天空中徘徊著無數巨艦的剪影,不停地向下傾瀉流火。
  
  古堡內,也有無數原力彈和弩箭拖曳著光芒飛上夜空,偶爾有一艘浮空艦燃燒著墜向大地,可是更多的浮空艦還在源源不斷的趕來。
  
  空中忽然有一片陰影砸下,老公爵臉色一變,向后退了幾步。只聽一聲轟鳴,一具鋼鐵運兵艙從天而降,直接砸進通道。隨著艙門打開,十余名議會精銳戰士涌出,看到老公爵就殺了過來。
  
  “放肆!”老公爵大怒,一把撩開正準備拔劍的伯爵,自己迎了上去。
  
  這些議會戰士無非是騎士水準,雖然精良裝備和專屬戰技讓他們可以正面對戰男爵而不落下風,但在一名真正公爵面前,哪怕是虛脫的公爵,騎士和子爵都沒有任何分別,全都是一掌可以拍死的。
  
  老公爵上前一步,手中吸血刃幻出數條光帶,瞬間在每個議會戰士的身上繞了數周。光帶消散,那些議會戰士的身體忽然斷成數截。
  
  老公爵從議會戰士的尸體中穿過,來到運兵艙前,用力一推,將重達數十噸的運兵艙掀開,露出通道入口。他加快腳步,迅速穿過通道,來到城堡頂樓。
  
  頂層的戰斗更加激烈,一座座運兵艙落下,將古堡的尖頂都砸得塌陷了。到處都是戰斗,血族戰士依靠有利地形死守。伯爵看老公爵已經不需要扶持,索性加入了戰斗,為老公爵劈開一條道路。
  
  老公爵徑自穿過戰場,奔過一段還處于平靜中的回廊,來到側方一座大殿門前,他猛地看到殿門半開,不禁一驚。
  
  他沖進大殿,只見用來與女王大殿聯絡的祭壇前正站著一男一女,不禁驚怒交加,撲了上去,吸血刃直刺男子后心。然而那人身影一閃,忽然出現在老公爵身旁,牢牢握住了老公爵的手腕。整個過程,老公爵甚至都沒怎么看清!
  
  老公爵奮力掙扎,可是握刀的手卻紋絲不動,對方力量遠在自己之上。雖然他剛剛失了源血,力量大減,但也清楚,哪怕是平時全盛時期,也完全不是那人對手。
  
  這時女人回頭,老公爵先是一驚,隨即狂喜,“夜瞳陛下!”
  
  夜瞳向他看了一眼,道:“千夜,放手吧,這是羅林公爵,是霍華德的直系后裔,平時拜恩氏族的事務就是由他管理的。”
  
  千夜點頭,松開了手,老公爵這才得了自由。他向千夜望去,眼中又是驚畏,又是欣喜,道:“原來是千夜…殿下。”
  
  對千夜的稱呼倒是有些為難,千夜明顯還不是大君,可是剛剛隨意出手,就展示了遠超普通公爵的恐怖實力。而且公爵也曾耳聞黑日山谷一戰,這聲殿下,倒不為過。
  
  夜瞳道:“為何這里的聯絡祭壇也被毀了?”
  
  老公爵一驚,失聲道:“什么?這里是頂層守衛最嚴密的地方,議會根本就沒有攻進過這里,這怎么可能?”
  
  夜瞳向側方讓了讓,老公爵沖到祭壇前,心忽然一涼。
  
  控制臺上,那盛放鮮血的石盆,底部多了幾道不易察覺的細細裂紋。這幾道裂紋雖小,可是已經徹底破壞了石盆中的原力陣列。
  
  石盆是整個聯絡設施的核心裝置,兼具檢測血脈匹配,以及吸收血氣,驅動祭壇,與女王大殿聯絡的功效。毀了石盆,也就相當于癱瘓了整個聯絡裝置。而想要修理,可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老公爵驟然暴怒,吼道:“是誰?!是誰?”
  
  公爵的咆哮聲在整個古堡上層回蕩著,甚至壓過了爆炸和喊殺聲。然而他的憤怒并沒有嚇退敵人,反倒將戰火引向了這邊,外面數名議會強者紛紛甩開面前的血族戰士,開始尋找攻向這邊的道路。
  
  夜瞳迅速道:“看來魔裔的核心就是要將消息封鎖住,不讓莉莉絲知道。這里被破壞了不要緊,霍華德能夠直接和她聯絡。”
  
  這時老公爵道:“殿下還沒有完全恢復,我們的備用血池被血毒污染,已經沒有足夠讓殿下快速恢復的鮮血了。這里既然已經毀了,那我就要回去,為殿下爭取一點恢復的時間。”
  
  千夜道:“好,你去吧。我們還要去帕斯氏族。”
  
  說罷,他拉著夜瞳,身影就徐徐消散。
  
  “你們……”老公爵沒想到千夜和夜瞳說走就走,并沒有留下來抵御強敵的意思。他的面容由驚訝變成坦然,自語道:“也對,明顯打不贏的仗,誰還會留下來呢?”
  
  他向外面看了看,空中徘徊的浮空艦更多了,而地面回擊的火力則開始變得稀薄。巨大的運輸艦不斷投下一個個運兵艙。運兵艙投到哪里,哪里就會爆發激烈戰斗。
  
  這個時候已經無須再保密什么特別通道了,老公爵從古堡側翼奔下,途中還擊穿了一座大廳的樓板,直接奔回山腹大殿,命人取來全套武具和一杯血酒,在大殿門口放了一張椅子。他就坐在椅子上,舉杯慢飲,等候著必將到來的敵人。
  
  戰斗還在古堡每個角落爆發,看樣子一時半會還到不了山腹大殿。但是老公爵忽然感覺整個大殿好象變暗了少許,他伸手揉了揉眼睛,努力張望,忽然發現眼前不知何時多出了一團暗色。
  
  那是深沉的黑暗,所有的光都不能穿透,或從里面逃出。在變幻不定的黑暗中,有著深沉且令人戰栗的恐怖氣息,哪怕是老公爵,握杯的手也不由自主的開始顫抖。
  
  “羅林,上次見面還是八十年前,怎么才過去這么點時間,你就已經虛弱成這樣了?”
  
  老公爵站了起來,臉上全是苦澀與絕望,手中金杯失手滑落,摔在地上,血酒潑灑一地。他道:“帕洛奇亞,竟然是你!你居然會親自出戰,還真是看得起我們拜恩氏族。”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