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198 黑暗福音

“血族十二古老氏族之一,怎么重視都不為過,這里可是有黑暗福音霍華德殿下呢。就算我們事先安插的棋子得了手,他沒有完全恢復,可一個加冕親王哪怕不在完全狀態下,恐怕也不是一般的公爵能夠應對。萬一被他逃走,日后就是大麻煩。所以,我還是親自來的好。”
  
  帕洛奇亞向大殿內望了一眼,陰冷地道:“看來那些棋子干得不錯。真沒想到,一向以血脈羈絆最強而自豪的血族,內部也會出現背叛者。”
  
  老公爵咬了咬牙,拔出長劍,喝道:“想要進去,就從我的尸體上踏過去吧!”
  
  “完全沒有必要。你太虛弱了。”帕洛奇亞隨意揮了下手,老公爵就被一道無形巨力擊飛,狠狠地撞在大殿墻壁上昏死過去。他為了喚醒霍華德,失去大量源血,連魔裔大君一記都招架不住。
  
  帕洛奇亞走進大殿,緩道:“霍華德,你還不肯出來嗎?”
  
  大殿深處,厚重大門后的喘息和咆哮聲驟然停止,一道暗色威壓逐漸擴張,覆蓋了整個大殿。一個威嚴宏大的聲音響起,“帕洛奇亞?!你這是想要挑起全面戰爭嗎?”
  
  “戰爭已經開始了。”黑暗一陣涌動,大殿巨門即刻如被無形大手握住,被直接撕下,甩到一旁。
  
  內殿中,一具古棺已經豎起,棺蓋徐徐打開,從里面傳出霍華德的聲音:“什么時候,梅斯菲爾德名門也變得如此粗魯了?”
  
  圍繞在帕洛奇亞身周的黑暗不為所動,冷道:“這個疑問,可以等你回歸鮮血長河的時候再去慢慢想吧。”
  
  銅棺棺蓋猛地被轟開,砸向帕洛奇亞。但是帕洛奇亞只是分出一團黑暗,迎上砸來的棺蓋。棺蓋一沒入黑暗,即刻消融,就此消失。
  
  “這種手段就不要拿出來了,作為曾經的黑暗福音,回歸鮮血長河的時候也應該有起碼的尊嚴才對。”
  
  打開的銅棺中,正躺著一個血族老者,他雙手懷抱胸前,依舊保持著沉睡的姿勢。他全身枯瘦,雖然不是真正沉睡時形如骷髏,但比完全恢復時的形態飽滿也還有顯著差距。顯然,霍華德根本沒有完成蘇醒恢復的過程。
  
  帕洛奇亞一聲冷笑,道:“都說血族的加冕親王有不弱于大君的實力,你也曾有正面對戰大君的紀錄。現在我倒想看看,這個樣子的你,實力還剩下幾成。”
  
  霍華德張開雙眼,從棺中走出,動作間明顯還有些生澀。他從身后提出一把大劍,慢慢舉起道:“既然你們連起碼的名門臉面都不要了,那也沒什么好說的。女王陛下,必然不會放過你們的罪行!”
  
  說罷,大殿內驟然起了一陣狂風,霍華德身體膨脹,如同吹了氣般鼓起,氣息直線上升,在攀至最高處時,方一聲大喝,手中大劍劍柄處寶石點亮,射出無數血氣,纏繞在霍華德身上。
  
  帕洛奇亞一聲怒吼,黑暗凝聚,化為多柄長矛,瞬間飛射大殿各處,牢牢釘入墻壁。
  
  霍華德身影消失,旋即整個大殿劇烈震動,他出現在殿頂,狠狠撞在一面由深沉黑暗凝聚成的墻壁上。
  
  黑壁破碎,而霍華德也彈了回來。
  
  大殿之外,許多血族忽然倒了下去,口鼻中流出鮮血,顯然是活不了了。
  
  剛剛那是霍華德和帕洛奇亞直接交鋒,力量碰撞產生的波動,也不是普通血族戰士能夠承受得起的。
  
  霍華德重回大殿中央,臉色微變,道:“禁域之矛!你們連議會圣器都拿出來了!”
  
  帕洛奇亞道:“這有什么,驚夢不是一樣在你們血族手里?不過用不了多久,三圣器都會歸于魔皇陛下。你還是省點力氣,不要想著逃走的好。”
  
  霍華德臉色微變。
  
  禁域之矛有凝固空間之力,是一切類似于虛空閃爍之類穿梭逃遁能力的克星。帕洛奇亞有這件圣器在手,還在山腹大殿這種地形里堵住了霍華德,霍華德哪怕是完全蘇醒狀態下都很難逃脫。
  
  霍華德浮上苦笑,緩道:“看來你們為了殺我,還是下了不少功夫的。”
  
  “一位加冕親王的隕落,可以讓血族百年內難以恢復元氣,無論付出多少代價,都是值得的。”
  
  “好,那就一戰吧!讓我看看梅斯菲爾德之主,有什么了不起的本事!”
  
  帕洛奇亞看看周圍,悠然道:“這里作為戰場,實在是再合適不過了。”
  
  說話間,帕洛奇亞的黑暗化為一只巨掌,僅僅是握拳一個動作,就令整個古堡震動,恐怖的魔氣波動和威壓瞬間令數以百計的血族變成尸體。
  
  霍華德感覺到了血脈相連中傳遞過來的死亡氣息,又驚又怒,喝道:“帕洛奇亞!你連起碼的尊嚴都不要了嗎?”
  
  “死的反正都是血族,正好一并清理了。”帕洛奇亞冷笑。
  
  大君級的戰斗,哪怕是米德爾古堡也承擔不起,一場大戰下來,古堡多半化為廢墟。帕洛奇亞的出手方式,非但沒有絲毫顧忌大陸表面的收斂,反而更加肆無忌憚。
  
  如此一來,在古堡中生活和戰斗的數萬血族,恐怕都會淪為犧牲品。這些都是霍華德的血裔或子民,讓他如何不怒?
  
  帕洛奇亞擺明是要讓霍華德難以下手,從而再增勝算。這實在有些令人不齒。可是事到如今,霍華德也無計可施。
  
  霍華德再度高舉大劍,道:“女王陛下必會懲罰你等的罪孽!”
  
  “這話你已經說了兩次了。”
  
  霍華德不理帕洛奇亞的嘲諷,專心致志地念頌著什么,旋即血氣在空中凝聚成一張信紙,紙上浮現大片符語文字。
  
  整片血氣一閃而逝,周圍的禁域黑壁竟是對它全無作用,就仿佛置身于另外一個空間。隨即血氣信紙穿透了黑壁,在虛空中遠去。
  
  向女王大殿的訊息送出,霍華德卻沒有絲毫高興,而是疑惑地看著帕洛奇亞。
  
  整個過程中,帕洛奇亞格外平靜,即未阻止,也沒有干擾,就那樣看著霍華德將訊息放了出去,還“哦”了一聲道:“血河之書原來是這個樣子的,得耗費你不少鮮血之力吧?”
  
  “你為什么不攔?”雖然不認為帕洛奇亞能夠攔得下血族始祖獨有的傳訊方式,霍華德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
  
  帕洛奇亞低沉地笑,“為什么要攔?”
  
  訊息在虛空中行進極快,是無法以通常速度概念來計算的,在霍華德的預計中,就這兩句話的功夫,已然應該接近了女王大殿。然而就在這時,這道訊息與霍華德的聯系突然消失了。
  
  訊息消失瞬間反饋回來的信息,已經足以讓霍華德知道很多事,他臉色大變,道:“梅丹佐!”
  
  帕洛奇亞放聲大笑,“有無光君王在,你們還想把訊息傳給女王?”
  
  “他為何要背叛女王,背叛血族?!”霍華德驚怒交加。
  
  霍華德立刻將意識沉入鮮血長河,發出始祖間的召喚,想要看看是否還有其他人醒著。然而血河表面平靜如一面鏡子,他發出的召喚如一枚小石子,在鏡面上只跳躍了兩下,就徹底消失,猶如從未存在過一般。
  
  “這個,等你回歸鮮血長河后,再想辦法問他吧。”
  
  帕洛奇亞以黑暗凝聚出四把長劍,浮于身前,旋即如驚電般向霍華德斬去!
  
  霍華德哼了一聲,挑起大劍,以細膩之極的劍技將四把黑暗長劍一一點開。只是每點開一劍,他就會不由自主的退后少許。
  
  帕洛奇亞一聲長笑,道:“現在就是你回歸鮮血長河的時候了!”
  
  這一次,足足有十余把長劍凝聚,下一輪攻勢會無比狂暴。
  
  剎那間,無數黑暗長劍射出,飛斬霍華德。強如黑暗福音,眼中也現出絕望。他只是憑著始祖的尊嚴,拼命地攔截格擋,力求戰斗到最后一刻。
  
  就在這時,兩位頂級強者耳中忽然捕捉到一聲脆響,那是禁域之矛黑壁破碎的聲音。隨即昏暗的大殿被一道浮夢般的光彩所點亮。
  
  這道絢爛刀光,帕洛奇亞和霍華德都非常熟悉,誰也想不到它會在這里出現。
  
  驚夢!
  
  以圣器對圣器,可是禁域之矛并不以征戰見長,驚夢又是聚力于一點,所以瞬間就破開一面黑壁,斬向帕洛奇亞。
  
  帕洛奇亞鎮定如恒,沉聲喝道:“大膽!”他的黑暗魔氣化為巨掌,一把握向驚夢刀光。
  
  帕洛奇亞畢竟是梅斯菲爾德之主,縱橫永夜數百年的大君,哪怕要分力維持禁域之矛的運轉,同時還在猛攻霍華德,一看到驚夢斬來的聲勢,就敢出手硬接。
  
  刀光落下,黑暗巨手幾乎被一分為二,可是刀光也是強弩之末,落入黑暗中,就迅速消融。
  
  帕洛奇亞轉身,忽然在一雙眼瞳中看到了自己!
  
  在那雙宛若血琥珀般的瞳孔中,映出的不僅僅是一團黑暗,還有黑暗中的帕洛奇亞真身。帕洛奇亞大驚,他身周的黑暗就如永燃之焰的蒼白之火,其實是由魔氣化成,怎么會被人如此輕易看穿。
  
  瞳孔中,帕洛奇亞的身影忽然出現裂紋,旋即化為無數碎片。
  
  帕洛奇亞只覺魔核如遭重擊,黑暗驟然散開,竟消去小半,隱隱露出真身的輪廓。
  
  “毀滅之瞳!”帕洛奇亞的叫聲未落,忽覺一道寒意自心底最深處而生,瞬間遍布全身。
  
  這是隕落危機的征兆!
  
  帕洛奇亞轉頭,只見千夜正站在不遠處,光翼正融入龍葬,與之化為一體,旋即一顆炙熱之極的原力彈飛出槍口。在這顆原力彈周圍,還飛舞著一片黑羽!
  
  剎那之間,帕洛奇亞就想到了那最終一戰,最終一槍。
  
  那一槍雖然射向天穹,可是威力已令他印象深刻。但此刻真正面對這一槍,哪怕這顆原力彈就本質而言與天王彈還是稍遜,帕洛奇亞還是發現,當天自己仍是低估了這一槍的威力。
  
  原力彈在帕洛奇亞看到的剎那到達。
  
  一聲如雷鳴般的怒吼中,所有禁域之矛的黑壁紛紛碎裂,不過矛影碎而未散,幾乎立刻就又在帕洛奇亞身前重組成一面新的黑壁。只是這層黑壁一觸即潰,僅稍稍擋了擋那顆原力彈的去勢。隨即帕洛奇亞身周幾乎所有黑暗全都撲向那顆原力彈,將其包裹在內。
  
  原力彈終于炸開,晨曦啟明化為最純粹的光與熱,剎那間將黑暗蒸騰殆盡。而那片小小黑羽,則從黑暗中穿出,沒入帕洛奇亞身體。
  
  帕洛奇亞悶哼一聲,一雙鷹目死死盯著千夜,殺機濃得幾乎要溢出來。被一名公爵擊傷,對他來說,實是奇恥大辱。
  
  帕洛奇亞呼吸如雷,一個呼吸之間黑暗又在身周重生,將他的身軀漸漸遮蓋。可是此刻并無空隙讓帕洛奇亞找千夜算賬,在他前方,驚夢和大劍還在一刻不停地發動著攻勢。
  
  千夜則是皺了皺眉,沒想到如此一槍,居然還只是傷到了這位梅斯菲爾德的家主,并未令他失去戰力,黑暗大君果然強悍。
  
  這個時候的帕洛奇亞被連番削弱,正是絕佳時機,只是千夜手中已經沒有晨曦啟明凝聚的原力彈了。
  
  戰機一瞬即逝,千夜無瑕思索,將新生的混沌原力注入龍葬,化為一顆前所未見的原力彈轟出。
  
  這顆原力彈并無煊赫威勢,也沒有種種令人不寒而栗的氣息,它就帶著一點古怪的味道,穿透了黑暗,沒入帕洛奇亞的身體。
  
  帕洛奇亞呆了一呆,忽然間身周黑暗如雪遇艷陽,瞬間消散大半。他臉色大變,一聲狂吼,竟有一些驚怒交集的味道。隨后一聲轟鳴,帕洛奇亞直接撞穿山腹,消失在夜幕下的戰火中。
  
  帕洛奇亞竟然逃了?
  
  霍華德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