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199 第十三枚印記

夜瞳簡短介紹道:“這位就是黑暗福音霍華德殿下,他是千夜。外面還在戰斗,我先去處理一下。”隨即她就離開大殿,消失在窗外。
  
  帕洛奇亞雖已退走,但他走得太快,外面議會軍隊的攻勢依然猛烈。夜瞳要去解決掉議會督戰的強者,以直擊中軍的方式逼退議會部隊。
  
  她一走,大殿內就剩下霍華德和千夜,一時間忽然有些尷尬。
  
  千夜連發兩槍,嚇退了帕洛奇亞,此刻正是虛弱之時,背靠在墻壁上,雙眼低垂,有些昏昏欲睡的樣子。
  
  而霍華德則是還沒有完成蘇醒過程,就被迫迎擊大敵,衣不蔽體,形若骷髏。大殿內好像剛經過風暴肆虐,所有物件都散落一地。
  
  霍華德咳嗽一聲,道:“最后那一槍,我有些沒看明白。那種原力,好象我從來都沒有見到過。”
  
  “我心急了,本來該用晨曦啟明的黎明原力。可惜一直趕路,只來得及做了一發實體彈。”千夜老老實實地的道。
  
  大君的破綻可不容易抓,若非在大殿這樣狹窄的環境中,千夜又一直處于血脈潛伏狀態中,那兩槍不會打得如此順利。
  
  霍華德若有所思,道:“我開始沒有感覺到那種原力有多大的威力,可能還是因為以前沒有見過吧。但是看帕洛奇亞的反應,后面那一槍的威力似乎比晨曦啟明還要大。真是不可思議。”
  
  兩人聊了幾句話的功夫,外面議會部隊的攻勢忽然減緩,一艘浮空戰艦噴出熊熊烈火,燃燒著墜向大地,其余的戰艦則紛紛掉頭,脫離戰場。那些還在古堡中戰斗的戰士則全都被拋下,等待他們的只有死路一條。
  
  夜瞳又出現在大殿中,衣甲上多有破損斬痕,頸側都出現一條細細血口。不過她氣勢仍在,應無大礙。
  
  “督戰的菲力克大公被我趕走了,他大概要休養個幾十年才能再戰。霍華德殿下,你給族人交待一下后面的事情,我們就走吧。”
  
  “去哪里?”
  
  “你短時間里發不出第二次傳書了吧?這里的聯絡裝置已經毀了,你的備用血池也混入血毒,古堡本身價值已經不大,議會部隊應該不會再來。我們現在去莫維氏族,雷諾已經隕落,但是要把他的族人救出來。”
  
  “雷諾隕落了?!”霍華德大吃一驚,但是看看夜瞳的臉色,他就知道雖然自己不知為什么沒有感應到,可那就是事實。
  
  霍華德卻還是沒有動,指了指頭頂,苦笑道:“如果你能夠感應到鮮血長河,就應該知道我現在的狀況。”
  
  “鮮血長河?”夜瞳閉目凝立,片刻后氣息陡然升高,接連邁過一個又一個關卡,血脈品階隨之節節上升。
  
  虛空盡頭,鮮血長河開始沸騰,與之響應,再次變得清晰。
  
  夜瞳的氣息一直攀升到大公爵的盡頭方才停止,就在霍華德的眼皮底下,短短時間內,她就完成了一次重大的跨越。
  
  晉升大公后,夜瞳氣勢再變,深邃亙遠的氣息徐徐而生,一舉一動,都似有雷霆相隨。
  
  她仰望虛空,目光早已穿透無數阻礙,落在鮮血長河上。
  
  夜瞳晉階喚醒了鮮血長河,讓它由隱藏變得清晰,不再是難以感知的狀態。然而在場三人此刻都意識到了同一個問題,他們的感知都至少能覆蓋古堡主體,所以也就發現,夜瞳雖然再次喚醒了圣河,但是其余血族卻無人感應到。
  
  鮮血長河的沉寂由來已久,哈布斯點亮火之冠冕的鮮血印記,曾被視為圣河復蘇的開端,之后也確實有過幾次原因不明的沸騰,但是就連公爵以上的大人物們都只知道是有人晉階,卻看不清來源。
  
  不過如果千夜得知他們的疑惑,就會發現那幾次鮮血長河的沸騰,大多是他造成的。
  
  從未有人公開討論這個問題,就連二代始祖之間也沒互相交流過,因為那會觸發一個極為糟糕的猜測,也即是圣河或許在復蘇,可是與大多數血族無關。他們依然處于過去千年,無法觸摸也得不到回應的狀態。只有始祖們和極個別強大的存在是例外。
  
  此時此地,夜瞳、霍華德和千夜當然也不會談起這個話題。
  
  夜瞳仍在完成她的這次晉階。
  
  而千夜本來與鮮血長河就有遠超其它血族的密切聯系,此刻也拋開雜念,將目光投注到鮮血長河上。
  
  這是最好的觀察鮮血長河的時機,以往鮮血長河沸騰都是呼應千夜的晉階,無數傳承知識會隨之而降,千夜當時只能盡其可能的接納這些知識,哪還顧得上其它?
  
  只有這個時候,他才能夠溯源而上,仔細感受體悟鮮血長河的一切。
  
  越往源頭,就越是艱難。原本源頭是不可能被公爵溯及的,哪怕接近都不可能。但千夜憑著上古血族與鮮血長河的聯系,還是成功靠近了源頭。只是靠近,已經是他此刻的極限。
  
  在這個位置,千夜隱隱感應到了多個龐大的力量本源,每個性質都有不同,卻是同樣的純凈單一。
  
  這就是鮮血長河印記的真正面目了。
  
  千夜一怔,差點從與鮮血長河的聯絡中退出來。這里的感應印記和平時的看見印記狀態是兩回事。
  
  能夠感應到印記的力量來源,是點燃印記的第一步,這是血族的常識。但想要感應到印記的存在,就難倒了絕大多數血族。
  
  而十二古老氏族,依靠血脈上的優勢,在感應某一個印記時有獨特優勢,這就是血族傳承的根源。但即使有血脈加成,鮮血印記一旦熄滅,重新點燃也變得越來越困難。。
  
  千夜這次卻在剛剛靠近源頭,就感應到了七八個印記,有幾個還格外清晰,怎能不讓他大吃一驚,以為自己的感覺或者接受的傳承出錯了。這種清晰程度,如果他有足夠的積累,豈不就有點燃的可能了?
  
  而且在血族歷史上,每個印記好象同一時期只有一個人點燃。如果千夜點燃了印記,豈不是說印記對應的那個古老氏族就此斷了加冕之路?如果千夜積累足夠多,點燃兩枚印記,又算什么,雙料加冕?
  
  這實在是太過驚人,千夜反復嘗試了數次,確定自己的感覺沒有出錯。雖然能否點燃那是以后的事,但是既然感應到了印記力量來源,他不可能放過這么好的觀察機會。每枚印記,都代表著一條原力道路,哪怕點燃不了,僅僅是觀察力量的規則,也會有極大獲益。
  
  千夜將感知到的印記與記憶中血族十二印記資料一一對照,很快就鎖定了八枚印記。其中五枚印記,都是現在血族中公開處于熄滅狀態的。
  
  然而另外兩枚印記就不對了,其中一枚屬于一位沉睡了六百年的加冕親王死亡告解者古辛。他的印記都能夠被感知到,難道已經隕落了,繼續沉睡只是對外放出的假消息?
  
  但還有一枚印記,則是無光君王梅丹佐的荊棘中城堡。梅丹佐可是確定還活著,他的印記怎么會被千夜感應到?
  
  帶著疑惑,千夜檢視最后一枚印記。這枚印記在感知中比其它印記要微弱得多,若隱若現,若不是它與千夜之間似乎有一種無形聯系,千夜根本就無法建立感應。與其它印記不同,它似乎離得更遠,藏于水下。
  
  檢視之后,千夜愕然發現,這枚印記竟然不屬于任何已知的印記!
  
  第十三枚印記?
  
  千夜反復檢視,終于斷定這就是一個全新的、沒有資料記載的印記。
  
  就在這時,鮮血長河的涌動開始退潮,再度隱沒在虛空深處,千夜與神秘印記的聯系也隨之切斷。
  
  夜瞳收回目光,望向霍華德,道:“你的印記快要熄滅了?”
  
  霍華德苦笑,道:“原本就有些不穩定的預兆,我之前醒來也是為了確定一下情況,現在倉促蘇醒,印記熄滅是遲早的事。”
  
  夜瞳又道:“我在大殿里看見你向莉莉絲發出了傳書,真的是梅丹佐攔截的?”
  
  “梅丹佐!除了他還能有誰?”提到這個名字,霍華德禁不住咬牙切齒。
  
  “梅丹佐……”夜瞳雙瞳中看不到任何表情。不過千夜知道,這個消息的證實,還是對她有相當的沖擊。
  
  轉眼間,天漸漸的亮了。
  
  千夜、夜瞳和霍華德站在山頂,俯瞰著古堡。
  
  靠近山底,古堡最大的廣場上燃著十余堆熊熊烈火,不斷有人抬著尸體,拋入火堆,其中有議會戰士,更多是血族。
  
  古堡中仍是火光處處,許多用特殊手法燃起的火頭還沒有來得及撲滅。千夜站在高處,可以將整個古堡都收于眼底,但不用看他也知道,城堡中一些戰場是多么的慘烈。
  
  象米德爾古堡這樣經營數千年,霍華德又相對活躍,繁盛遠超同類古堡,有近十萬血族在古堡和周邊生活,完全就是一座古城。這樣的城市中,會沉淀下許多沒什么戰斗力的平民。
  
  人族崛起向黑暗種族充分展示,平民也可以是一族文明發展的根基。雖然黑暗和黎明種族的力量傳承方式有根本區別,但是自帝國立國之后,各族仍是自覺或不自覺地,不同程度地開始重視平民。
  
  就像以前的夜瞳,只是一個從偏遠支系覺醒的原生種,放在上古時代,是怎么都得不到足夠重視的,而如今對于原生種就沒那么嚴格的純血血系區別。在這方面,血族和魔裔走在最前,而狼人則是最固執的一方,至于蛛魔,他們仍然困于繁衍方式。
  
  空投到古堡內部的議會戰士,整個城堡都是戰場,自然是看見血族就殺,不分老幼,更不會區分平民還是戰士。所以在燃燒火光照映下,都是一幕幕平民被屠殺的場景。
  
  血族的暮光本土,尤其在始祖核心領地,已經幾千年沒有燃起戰火,就算圣戰都不會攻擊到十二古老氏族的氏族城堡,這里的平民們自然也沒有經過多少戰斗訓練,壓根不是那些武裝到牙齒的議會精銳戰士的對手。
  
  戰火雖已平息,議會部隊也已遠去。可是拜恩氏族的損失極為慘重,一晚的戰斗,就讓三分之一的族人永歸鮮血長河。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