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3 真實的背叛

暮光大陸上,千夜、夜瞳和霍華德貼地飛掠,全速前進。
  
  忽然霍華德喃喃道:“米德爾的主堡雖然不是我的第一個城堡,可也是我親手所建。最早落成的時候,還沒有人族的帝國呢。沒想到住了一千多年的地方,居然就這么毀了。”說著一聲嘆息。
  
  三人跑了有小半日功夫,霍華德就有些喘息,他看看天空,說:“我和印記的聯系更微弱了,你們確定要帶上我這個沒用的老東西嗎?”
  
  夜瞳道:“黑暗福音只有一個。有你在,拜恩氏族就不會滅亡。”
  
  霍華德喘了口氣,道:“好吧,你說服我了。”
  
  對任何一個古老氏族來說,最初的始祖血脈就是一切的源頭。一位活著的始祖,或者后裔中的大君就是一切。黑暗福音一人的重要性,已經超過了拜恩氏族其它所有的族人。這就是血族傳統的評判標準。
  
  千夜若有所思,看到霍華德稍稍有些落后,便放緩腳步,伸出了手。
  
  霍華德明顯有些猶豫,但隨即苦笑,喃喃自語道:“既然已經是個沒什么用的老家伙了,還想那么多干嘛!”
  
  他伸手拉住千夜手臂,只覺一道大力傳來,速度驟增。而前方的夜瞳也相應提速,如風馳電掣,掠過山川大地。霍華德這才知道,原來夜瞳和千夜一直都在留力,并沒有全力奔行。
  
  “你們……也太不象是公爵了。”他惟有感嘆。
  
  夜幕降臨時,三人終于趕到了弗利特古堡,看到的只是一片廢墟。
  
  這座古堡是莫維氏族在暮光大陸規模最大的兩座古堡之一,主人范特里夫副公爵穩重而平庸,一生沒能覺醒始祖血脈。但是他平時溫和且樂于幫助,在血族中的口碑相當不錯。
  
  青之君王沉睡多年,最近數百年來,幾乎不出來活動,莫維氏族整體實力也有下降的勢頭。雖然氏族里不乏公爵,但范特里夫僅是副公爵就能主持氏族中最重要的古堡之一,也算一個旁證。
  
  假如梅斯菲爾德之主不出現的話,霍華德的古堡在議會大軍的圍攻下能夠堅持多日,并且還可以堅持得更久。可眼前的弗利特古堡并沒有黑暗大君出現過的氣息,看起來卻連一天都沒有支撐住。
  
  古堡廢墟中,偶爾有身影閃動。他們行動雖然謹慎,可是如何逃得過夜瞳與千夜的眼睛。
  
  “是魔裔,看樣子是留守這里,伺機抓捕過來探查或聯絡的血族。”夜瞳道。
  
  千夜遙遙一指,道:“他們的營地在那邊,就是那棟倒了一半的大樓。我去吧。”
  
  “好。”
  
  千夜身影閃爍,自原地消失。片刻之后,那棟少了上半段的大樓忽然被一個緋金色的力場罩住,層層倒塌。
  
  領域之內,有幾個魔裔掙扎著飛起,但不過飛了十余米,就力盡墜落。轉眼之間,領域之內一切建筑化為烏有,而領域之外所有東西都是完好,分界之處,宛若刀切。
  
  霍華德長眉挑動,道:“好厲害的領域!”
  
  千夜領域中熾烈之極的黎明原力,就連他看著都覺得有些刺眼,不用說那些身在領域內的魔裔了。千夜的晨曦領域,對于黑暗種族的削弱和殺傷實是無以倫比。
  
  片刻后,千夜收了領域,作了個手勢,夜瞳和霍華德飛了過去。
  
  廢墟中,到處都是倒地不起的魔裔,足有數十之多。其中兩名伯爵還能夠坐著,也只能坐著,惟有為首的侯爵勉強站立。但看他搖搖晃晃的樣子,恐怕也是一推就倒。
  
  所有魔裔看著千夜的目光都是充滿了恐懼,身為黑暗后裔,剛剛那宛若地獄般的晨曦領域是他們再也不想有的經歷。
  
  “范特里夫副公爵現在在哪?”霍華德一開口就是直擊要害。
  
  那名魔裔侯爵只是冷笑,“你們這些血族余孽,以為自己還能逃得多久?想從我嘴里問出什么來,那是癡心妄想!”
  
  霍華德倒不著惱,微笑道:“很快你就會知道,為什么他們會稱我為黑暗福音了。”
  
  片刻后,一聲凄厲之極的慘叫響徹天空。
  
  “怎么樣,可以說了嗎?”霍華德還站在原處,一動未動。而那名侯爵則是癱在地上,不斷抽搐,口鼻中不斷涌出白沫。
  
  聽到霍華德的聲音,他又是一聲大叫,不斷向后退著,顯是驚恐已極。
  
  霍華德抬手輕揮,一片冰寒血氣落下,總算讓那魔裔侯爵鎮靜下來。
  
  這一次,那名魔裔再不倔強,老老實實地道:“范特里夫沒有死,在最后時刻,他……投降了。現在他和余下的三百多族人都關在艾瓦爾侯爵城堡,準備過兩天就轉移到魔裔大陸去。”
  
  “艾瓦爾,上次我見到她時還是個小孩子,現在已經是侯爵了?沒想到,連她都投靠了魔裔。”感慨之后,霍華德道:“我們已經看到了戰爭,我想,現在我們更需要的知道的,是戰爭的起因,是為何會有那么多的族人投靠魔裔。”
  
  千夜道:“也許他們只是畏懼。就在前不久的黑日山谷,肯投降的狼人和血族侯爵就有三個。而在墉陸,這樣的例子更多。”
  
  霍華德卻搖頭,“長生種確實更加畏懼死亡,但并不是所有都是這樣。更何況,在戰場上你的真正身份還是屬于第三方的,這是一個很微妙的區別,投降和贖買事實上是被默許的。而這些背叛者面臨的情況卻不是這樣,里面有幾個家伙我更是了解,他們相當有主見和擔當,并不是那種受到威脅就會屈服的。所以我想,這其中應該另有原因。我們需要弄明白究竟是什么,誘使他們寧可背叛女王和族群,背棄鮮血長河,也要投靠魔裔。”
  
  千夜點了點頭,若有所思。作為長生種,如果不怕死,那么能夠誘惑他們的東西就很少了。不是權勢,就是力量。至于信念,那是不存在的,對血族來說鮮血長河就是惟一的信仰,連鮮血長河都能背棄,還有什么信仰是不可以放下的?
  
  聽霍華德如此一說,千夜也感覺到或許幕后這個原因才是關鍵。他倒有些后悔當時殺小林奇侯爵有些殺得太快了,沒有繼續追問下去,那時候他和夜瞳都沒意識到,這種背叛也有可能是真實和自主的。
  
  不過沒有小林奇,還是會有艾瓦爾。只是范特里爾已經投降,是否還有去救的價值?千夜將疑問的目光投向夜瞳。
  
  夜瞳思索片刻,說:“雷諾沒有直系后裔,范特里爾是他姐姐的直系后裔,說起來已經是他最親近的關系了。不管他怎么樣,還是先去看看情況吧,被送往魔裔大陸可不是件好事。”
  
  “好。”千夜點頭。
  
  趙閥領地,幽潼關,是與叛軍和黑暗疆域三方接壤的最前線。
  
  此刻,在這座軍事雄城中,戰云密布。
  
  中午時分,趙閥的外虛空防御系統赫然發現,對面叛軍聚居的幽南、蕪北行省方向的空域中,出現了一支公爵級黑暗種族艦隊,其中部分戰艦上還刷著永夜議會標志。
  
  從空域安全上來說,那支艦隊所在位置還沒有威脅到帝國領土,但距離也已經很接近了。
  
  現在的帝國,進入了全面戰備狀態,雖然秘而不宣,實則各地世家之主、中將以上的將領全都枕戈以待。幽潼關的坐鎮者趙汝欽中將自然也在此列。
  
  趙汝欽長于防守和戰略判斷。
  
  雖然根據情報,近期西陸的黑暗疆域不是很太平,好像黑暗種族自己又有些內戰,但是趙汝欽仍未將這支艦隊的出現放在一邊,還親自登上戰艦去外虛空遠距觀察了一番。
  
  等他返回地面,就立刻派出斥候,將此消息報往趙閥本府。
  
  趙閥本府的反應極快,一個多小時后,一艘高速艇載來了趙君度。
  
  趙汝欽看見趙君度的時候,小吃了一驚,他之前聽說趙君度在帝都養傷,還不知道已經返回西陸。
  
  趙汝欽連忙疾走幾步,上去相迎,“四公子怎么親自過來了,您的傷可大好了?”
  
  趙君度頷首回禮,道:“北岳王正在主府,他感覺到西陸外虛空有不明振蕩,正好你的情報送到,我就過來看看,會不會是源自這邊。”
  
  “不明振蕩?”趙汝欽一愣,天王感知可是非同小可,然而卻又不明來源,對于兵家來說,最怕出現這種模糊的情況。
  
  趙君度隨著趙汝欽登上城墻望角塔,一邊向最鄰近的幽南行省望去,一邊問:“通知戰區了嗎?”
  
  趙汝欽正要回答,就見東邊天空兩艘帝國正規軍的高速艇飛快沖來,不等降落,兩個人影先后從浮空艇中躍出,直接向城頭飛來。
  
  其中一名面如冠玉的年輕人,正是西陸軍區副帥趙君弘。
  
  這下趙汝欽也不用解釋了,趙君度和趙君弘簡單打過招呼,將目光投向另一人。對方也穿著帝國正規軍的軍服,只是領章上的圖案不同,那是北府軍團的徽記。
  
  趙君度覺得那人眼熟,卻一時叫不出名字來,趙君弘已經在旁邊迅速介紹道:“這位是林無上將,現為北府軍團提督。”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