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5 愛瑪之擊

趙君度和林無首先認出來人,躬身道:“陛下。”趙君弘和趙汝欽則按捺住最初的驚色,也跟著行禮。
  
  皓帝道:“戰場之上,眾卿不必多禮。”又道:“我已經看過那邊情況,也和北岳王通過消息,全境立刻一級戰備。”
  
  眾人臉色頓時嚴肅起來,趙汝欽直接躍下城樓,抓過副官發出一連串指令。
  
  就算對面那個大家伙能夠空間躍遷,可帝國縱深足夠的本土也有各種防空手段。不要說超級武器,就是普通艦隊也不會在沒有試探攻擊的情況下,冒險直進,因此幽潼關依然會是第一道戰線。
  
  忽然所有人的意識里都搖晃了一下,一時間都分不清是世界在晃動,還是自己突然感到暈眩。
  
  遠方天穹下的浮空城市通體透出光芒,晶瑩剔透,宛若巧匠手工雕刻,美麗的不真實。
  
  而它下方的廣大空間,大多數強者的視野都無法完全覆蓋的一省之地,正在被一只無形大手憑空拎起,折疊,揉成一團。
  
  整個立體空間都被扭曲的感覺只是短短幾分鐘時間,然而留在每個目擊者印象中的沖擊卻強大的可怕。幽潼關上,凡是正在注視著幽南行省的軍官和戰士,大部分都陷入呆滯中,僅有個別強者能夠及時回神。
  
  此刻再往幽南行省方向看去,視野中會有一種極為別扭的空曠感覺。人們要過了很久,才在腦海中反應過來,面前是一片平原,一覽無遺,視線的盡頭是地平線,而整個行省都不存在了。
  
  現在的角樓上,可能只有皓帝、趙君度和林無沒有受到影響,就連趙君弘的臉色都明顯發白,控制不住地戰栗了一下。
  
  在這種以扭曲整個空間,來消滅實體存在的攻擊方式面前,連恐懼都變得蒼白無力。一切都是那么不真實。人們根本無法想象,生命的抹殺會是這樣輕易,甚至都沒有血腥。
  
  最深沉的恐懼只存在于想象中,如果停止思考,反而會好過些。
  
  趙君度伸手搭在二哥的肩上,趙君弘回握住他的手,深呼吸,讓緊繃的身體緩緩放松下來。
  
  趙君度道:“空間規則的使用,還有可怕的力量等級,破解的唯一方法就是以同等的能量去中和。”
  
  皓帝看了看他,點點頭,道:“榮國公說的對。”
  
  這時天空中傳來機械轟鳴,然而卻好像是正在故障中,不規則地一陣一陣響著,只見一艘超小型浮空艇歪歪斜斜,幾乎是要往大地上掉下去般飛過來。
  
  這種浮空艇最多只能坐三個人,通常是用來做觀測和偵察的。
  
  林無浮空升起,身形如一道淡淡影子般掠過,追上那艘浮空艇,揮手間,就像托著一個大玩具般,將那動力源已經完全失控的浮空艇平穩帶下地面。
  
  里面爬出來三個人,一踩上實地就全部坐倒,手里還緊緊抓著特制的紙、筆和外形奇特的工具。他們都是軍工研究人員,觀測各類武器發射數據的,不料還是錯估了那個半位面武器力量散溢波動的影響范圍,差點墜毀當場。
  
  稍微緩過來后,為首的一名老者,立刻道:“林隊,我們推算那個大家伙一次充能的最短時間是十五分鐘到二十五分鐘,可以讓我們的小姑娘試試看攔截!”
  
  林無應了一聲,那老者立刻撲進浮空艇里,抓出一個方盒打開,里面水泄不通地塞滿了機械件,一層層拉開后,居然是一架結構極為復雜的小型原力陣列。
  
  林無拿出一個指甲大小的芯片,放到其中一個位置上。老者緊接著雙指如飛操作起來,一道道原力光芒從他手下流出,整架機器都活動起來,一個一個光組成的符號沉沉浮浮。
  
  林無問:“第一次攻擊的力量等級是什么范圍?”
  
  旁邊一個剛從暈眩中爬起來的年輕人道:“相當于標準等級的天王全技能全范圍一擊。當然只是力量等級,不包括空間規則。”
  
  年輕人的回答條理分明,邏輯清晰,但掩蓋不住的顫音中仍然流露出后怕。在研究人員眼中,哪怕天王大君都不過是一堆更復雜的公式、數據和模型,只有未知才最讓人畏懼。
  
  天王大君的攻擊力極具破壞性,會對大陸表面造成穿透性斷裂的嚴重后果,但是目前還沒聽說兩大陣營哪位強者對力量和規則理解能到這個程度,抹去地表所有東西,卻不傷害陸面。領域之力能達到這個效果,然而范圍越大所需要的操控能力呈指數級上升,一省之地的消耗已經可以擊沉陸塊了。
  
  林無聽了倒是面無異色,只點點頭,然后返回城墻上,對皓帝躬了躬身道:“第二擊可以試驗一下林公當年裝置的那架小姑娘。”
  
  趙君弘忍不住道:“那種武器的資源消耗應該是個天文數字吧?能夠發射幾次?”
  
  趙君度沉吟道:“如果黑暗種族這次行動目標是兩個行省的話,至少會是兩次再加一次備用。”
  
  林無卻道:“帝國的歷史資料里有兩座半位面武器的詳細記載,但是沒有對面那個。”
  
  這實在是一個令人壓抑的消息。
  
  皓帝的關注點卻有點偏,“林公為什么把他建的那個裝置叫做小姑娘?”
  
  林無首次露出尷尬的表情,這點無措將他眉宇間的陰郁一掃而光,竟是令人意外的有幾分清雋秀氣。
  
  隨即林無就正容道:“我聽說的版本是,林公那時候好像想要個女兒。”
  
  皓帝愣了愣,不由失笑。
  
  趙家兄弟看著兩人,又各自轉開目光,相互對望了一眼。
  
  而這個時候,遠方的浮空城市再次通體透亮。
  
  第二擊即將發出。
  
  哈布斯是在愛瑪之城發出第一擊的時候醒來的,他沒有立刻走出艙房,意識向外延伸了一圈,這才拉開房門。
  
  浮空艇里除了一些操縱人員外,有點名號的強者都不在艇上了。哈布斯走過艦橋,向幾名對他行禮的魔裔艦員點頭回應。
  
  一名聯絡官奔過來道:“尊敬的哈布斯殿下,普瑞特蒂克殿下說,您出來以后就請直接過去。”
  
  哈布斯點了點頭,走出浮空艇,腳下是愛瑪之城。
  
  黃金鰈已經離開小廣場,正懸停在城市上空的光幕中。而浮空城市本身則處于幽南行省的近地空上限高度。
  
  普瑞特蒂克和兩位大公,還有道爾公爵就在不遠處,面朝前方,腳下的大地是一馬平川,視野可以延伸到很遠很遠。地平線上,趴伏著一道蜿蜒黑影,仿佛沉睡的巨獸,那是人族帝國建造的關隘。
  
  那四位永夜大人物都很年輕,年紀最大的也只能算是中堅一代,從未親眼見過半位面武器的發射威力。看他們的表情,心中都很不平靜。
  
  哈布斯目光一掃,已經大致明白現在的情況,他反而是看上去最不感到驚訝的一個,就連眼底都沒有絲毫波動。
  
  普瑞特蒂克轉過身向哈布斯打招呼。這時愛瑪之城開始做短距移動,即使在同一平面上,半位面的移動規則也和浮空艇完全不同。
  
  哈布斯略停了停步,感受了一下規則。
  
  當他走到眾人身邊時,愛瑪之城下方的大地已是蕪北行省,城市在山川河流間星羅棋布。只是剛才的斬首行動覆蓋了大多數城市,那些火頭還沒被全部撲滅,縷縷黑煙依然裊裊升騰著,就像資源星氣態礦的開采現場。
  
  至于被攻擊的城市里的紛亂,對于這個高度來說,太過渺小,幾乎是看不清楚的,而在場的大人物們也不關心。
  
  先遣部隊從空投到返回,全過程只持續了三個小時。不管是行省內的人要往外逃,還是對面的大秦帝國要來查看或干涉,都來不及形成規模,零星行動無關大局。
  
  普瑞特蒂克簡單地向哈布斯說明了情況,然后道:“攻擊性充能是十五分鐘,第二次發射結束后,我們還需要兩個小時進行數據收集。”
  
  哈布斯只點了點頭,表示聽到了,卻沒有說話。
  
  狼人公爵道爾是地面總指揮,不免要問得詳細一些,“如果只要兩個小時地面作業的話,大秦肯定來不及集結大軍,不過他們可能會出動強者。愛瑪之城的攻擊相當于大君們完全態的一擊,說不定坐鎮天王也會現身。”
  
  普瑞特蒂克道:“數據收集只需要投放儀器,我也會勸說幾位巫師大人盡量減少親自去地面的次數,這樣風險就能控制了。”
  
  道爾神情放松了些,永夜議會的那些研究人員都是瘋子,如果能老實待在愛瑪之城里,那他的壓力就小多了。
  
  普瑞特蒂克又笑笑道:“況且愛瑪之城可不止兩次發射能力。我們這次沒準備打大秦的領地,但是帝國真要開啟邊釁,也不用太擔心,議會對這次行動有預授權,首先我們就能征調烽火大陸上的部隊。”
  
  在場的公爵和大公們都很識相地沒有多問愛瑪之城的防御和攻擊數據,但是有普瑞特蒂克的這個解釋,眾人就安心了。誰都不怕打仗,只是誰都不想做炮灰而已。
  
  片刻后,愛瑪之城的光幕再次大盛,第二次發射準備完畢。
  
  然而就在這時,下方的大地上閃起星星點點的亮光,大部分在城市里,少部分在荒野上。這些亮光并不強烈,甚至也不算密集,仿佛是夜幕來臨的時候,萬家燈火次第亮起的模樣。
  
  還不等永的大人物們反應過來,遠方蕪北行省靠近帝國領地的一角,一道無色光柱沖天而起,即使這么遠的距離看過去,都是頗有寬度的圓柱體,發源地應該是不小于一座中型城市的面積。
  
  光柱帶著濃烈的黎明原力氣息,在接通云端后,恍若危崖頂端的瀑布般流瀉下來,沖刷向蕪北行省全境。而此刻眾人開始覺察到,地面上的那些星點與光瀑應當有隱約聯系。
  
  光瀑過處,星點非但沒有被吞沒,反而像是補充了能源般更加活躍,然后一點點聚集成團,再一團一團繼續聚攏,就像滾雪球一般。
  
  這時愛瑪之城的第二擊發射了出去。
  
  PS:給新書求個收藏、點擊,嗯,不然編輯小姐姐會哭的。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