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10 不過前行

西陸蕪北行省半空中,突然出現一個橢圓形黑色漩渦,普瑞特蒂克箭一般地竄了出來,在他前方又一個黑色漩渦正在成形。
  
  兩次穿梭之間,普瑞特蒂克百忙中回頭看了一眼,臉色陡變,差點一頭撞到穿梭門外去。
  
  張伯謙根本沒管那些沙兵,一擊開路后,就直接穿陣而過。在他前進的方向上,赫然是皓帝和哈布斯正在交手的石堡!
  
  愛瑪之城猶如一只傾斜的圣杯,源源不斷地向外倒著各族戰士,仿佛無窮無盡。那些戰士順著光幕滑向大地,直撲幽潼關的城墻,地面上很快就匯聚成了一支公爵級大軍的規模,已經足夠對任何目標發起一次猛烈進攻。
  
  嚴陣以待的幽潼關立刻開始反擊,城墻上噴射出火藥武器和原力槍的火舌,空中數艘炮艇起飛、俯沖。地面上忽然有一名高大戰士躍起,手中長槍投擲而出,轟然一聲,炮艇被扎了個對穿,余力未歇,如炮彈般砸向城門。
  
  一顆原力彈從角樓上飛出,將那團燃燒的鋼鐵在半空中轟成了塵埃。趙君度垂下手中槍口,目注沙兵大軍,不易覺察地微微皺眉。
  
  幽潼關的帝國眾將則沒有那么鎮定,全都有些微微色變。
  
  他們尚不能判斷,那座浮空之城里涌出的戰士究竟是何種存在,可是看死后的狀態應該不是真人。然而就方才那一記投槍,至少是伯爵威力。難道這支部隊戰士強者的配置比例與真實部隊一樣?
  
  再看方才張伯謙破陣的邊緣處,有幾個沙兵并沒死透,或是缺胳膊或是少腿,還有的只剩一半身體,可還在搖搖晃晃地站起來。若敵人都是這種不知道疼痛的存在,那可不是一場輕松的戰斗。
  
  前方空中,普瑞特蒂克在進穿梭門的前一刻,一個回翔暫停了一刻,雙手握著法杖,就像拎著一根長棍,朝天一指,遙遙劈向張伯謙。一道濃黑魔氣匹練般跨空擊出,遠遠看去,就像一個只有腦袋的怪獸張開了大口。
  
  張伯謙的速度天下聞名,普瑞特蒂克決不能讓張伯謙這么繼續肆無忌憚地加速,否則就連虛空穿梭都會追不上。發出這一擊后,普瑞特蒂克都來不及轉身,倒飛著沖進即將消失的穿梭門。
  
  張伯謙對劈面而來的黑氣看也不看,隨手一揮,“嘭”地一聲巨響,仿佛一個無形拳頭打在那團魔氣上。
  
  但是魔氣居然沒有立刻消散,反而像是被碾壓的面團,“轟”然平鋪開來,在張伯謙面前升起一道黑墻。墻上有無數張面孔若隱若現,全都緊閉雙目,嘴唇開合,臉上線條在劇烈變動,都分辨不出是什么表情。
  
  “幽冥”,普瑞特蒂克在還是侯爵時候,就覺醒了的大君級始祖技能。進攻時名為“嘆息之鏈”,防守時化作“無信之墻”。
  
  饒是以張伯謙的見多識廣都微微一怔,他居然看見一名穿著大巫師袍的魔裔,像使用長兵器般拿著一柄法杖,隔空打出了一個攻防技能?
  
  不過這點小插曲對張伯謙來說,絲毫不是障礙。他又是一記“裂空擊”揮出,墻面頓時稀薄,上面的臉孔像是要睜開眼睛。張伯謙哪會給它變幻的機會,再一記“裂空擊”,將所有魔氣掃除得干干凈凈。
  
  石堡頂端的露臺上,皓帝和哈布斯鏖戰未休。
  
  只看周圍環境,地面和欄桿都幾乎沒有什么破壞,就連近在咫尺的落地窗玻璃也沒碎,像是戰況并不激烈,可若看兩人的狀態,就絕不會有這樣的想法了。
  
  就在剛才幾分鐘里,兩人全都帶了傷。
  
  皓帝的傷勢輕些,腰肋、臂膀有數道切割痕跡,其中兩三處洇出了血漬。而哈布斯的半身甲其余地方都完好,唯有胸前從左胸被斜切橫過整個腹部,露出的亞麻內襯已被鮮血浸透。
  
  血族的身體恢復能力極強,即使在戰斗中都能不斷修復損傷的肌體,所以只看這血量,就可知道哈布斯中的這一擊有多嚴重。
  
  當張伯謙以無比高速沖入西陸近地空間的時候,激斗中的兩人不約而同轉頭望去。皓帝眼中閃過一抹意外,哈布斯卻是神色漠然,似乎又一位人族天王到場都不能讓他情緒有絲毫波動。
  
  直到附近空中突然冒出一個黑色漩渦,哈布斯眼睛陡然睜大,再保持不住鎮定之色。
  
  普瑞特蒂克幾乎是從穿梭門中摔出來的,所幸進門角度不對沒有其它影響,普瑞特蒂克很快就在空中找到了平衡,與此同時,遠處一點流星以恐怖的速度放大,張伯謙已經快到了。
  
  人影還看不清晰,雷霆之聲卻在露臺上炸開,一記“裂空擊”隔空轟來,直取哈布斯。
  
  哈布斯身周閃爍的符語陡然血光大盛,隨即“砰”地一聲被擊飛,身體撞斷露臺欄桿摔了出去。普瑞特蒂克凌空撲過去抓住他,兩人又一起橫飛出去十多米,才在空中站穩。
  
  普瑞特蒂克怒極,叫道:“大秦的天王就是這么不要臉的嗎?!”
  
  哈布斯臉色蒼白,唇角滲出一滴鮮血,隨即被他抬手擦去。哈布斯沒有看對面的兩位人族天王,只是無奈地拍了拍普瑞特蒂克抓在他右臂上的手。
  
  張伯謙立在露臺邊緣,神色冷峻,淡道:“本王以仇血祭奠故友,誰要攔我?”
  
  哈布斯靜靜抬眼望去,只見張伯謙眼中即使雷霆灼灼也不掩哀色。與此同時,他感覺到普瑞特蒂克將他的手臂抓得更緊了,不由心中嘆息,低聲道:“普普,松手。”
  
  “不。”
  
  普瑞特蒂克一直拎在手中的法杖,陡然向前劈出,這次沒再任何轉化,露臺邊緣一道“無信之墻”直接升起。
  
  而普瑞特蒂克和哈布斯身后,穿梭門徐徐張開。
  
  露臺上青黑迷霧忽起,完全無視“無信之墻”的阻礙,向前席卷撲去。而張伯謙只簡單一拳擊出,無聲無息中,“無信之墻”的滾滾魔氣猶如向陽之雪般融化。
  
  普瑞特蒂克一擊出手,立刻拖著哈布斯跑向穿梭門。而哈布斯忽然目光凝于一點,手上一用力,與普瑞特蒂克換了一個位置,噗地一聲輕響,穿透“無信之墻”的拳鋒余勁擊中了他的后背。
  
  哈布斯再忍不住咳出一口血霧,但他角度調整得好,受了這一擊,又將兩人的速度向著穿梭門推快了一點,但是那邊張伯謙已是身形微動,眼看只需邁出一步就會出現在兩人面前。
  
  就在這時,普瑞特蒂克手中法杖頭上,微光轉了兩轉,像是有一只眼睛徐徐張開。
  
  隨即黑日升起。
  
  完全是黑暗的領域瞬間吞噬了青黑迷霧,爬上露臺,將整個大營遺址包裹起來,也將張伯謙和皓帝兩人一起籠罩進去。
  
  無盡黑暗中,有一個男子負手靜立,他的身形并不如何高大偉岸,氣勢卻充斥著整個領域,仿佛他與黑暗即為一體。
  
  “魔皇?”張伯謙只說了這兩個字,就要再次出手。
  
  然而,這一次他剛剛握掌成拳,黑暗領域連同那男子身影就消失,比來時還迅速,陡然間就云開月散,眼前唯余一片清明。
  
  當然,被這么一阻,即使僅一個呼吸的功夫,哈布斯和普瑞特蒂克就已經消失在穿梭門后。
  
  張伯謙“哼”了一聲,身形急射而出,數息間就到了另一邊的戰場上。沙兵已停止補充兵員,正在猛烈攻城,與任何一場戰爭的激烈程度都一般無二。
  
  而愛瑪之城的輪廓已經開始模糊,似乎即將遁入虛空。
  
  張伯謙陡然再次加速,身周破空聲輕響,甚至開始劃出火花,然后就是一拳轟向愛瑪之城。
  
  整塊大地都晃動了一下,愛瑪之城的光幕忽然一個停頓,像是實體化了一般,原本光的流線看上去就像不甚堅固的縫隙,而有幾處開始出現橫向的裂紋。然而這個停頓只是剎那,下一刻愛瑪之城就只剩下一個虛影,然后緩緩消散在天地之間。
  
  張伯謙凌空虛立,望著愛瑪之城消失的地方,沒有再試圖出手。而在他一側,現出皓帝的身影。
  
  皓帝道:“那座浮空之城防御如何?”
  
  張伯謙道:“我九成力一擊尚不能破防。”
  
  皓帝又道:“從魔皇的投影中能否估出他本體力量?”
  
  張伯謙道:“剛才那只是個被動投影,可能是儲存在法杖中給那個魔裔親王保命的,也就是你我一擊之力。不過我遇到過蛛后的主動投影,魔皇本體應比蛛后強。”
  
  皓帝點點頭,道:“記得天鬼鐵幕時,指極王曾試探過夜之女王的力量,以老王爺之能也只敢說可以抗衡一二。不知魔皇比較夜之女王又如何?”
  
  張伯謙想了想,道:“不好說。”
  
  皓帝道:“永夜目前形勢很是蹊蹺。現在我差不多可以肯定,議會那邊一些針對帝國行動的幕后主持人不是火之冠冕,很大可能是無光君王。不過我總覺得主持者后面還有人。”
  
  張伯謙目光一凝,立刻明白了皓帝的言下之意,“大君背后只會是圣山,可你覺得不一定是莉莉絲?”
  
  皓帝點頭道:“說起來或許有些匪夷所思,但我確實是這么認為的。”
  
  “再過幾日新世界黑火就會熄滅,到時候永夜議會總有行動。”張伯謙看了一眼遠處幽潼關的戰場,道:“我先前感應到西陸這邊虛空振蕩,就過來看看。現在既已事了,就向陛下告辭。”
  
  皓帝道:“張王之前進入新世界多次,雖說都是壓抑實力,可總有損傷,還是要注意休養才好。”
  
  張伯謙嗤笑道:“你這又是和他學的,既成天王,如何敢死的那一套?在我耳邊嘮叨這話的人,自己都去死了,想來也不會怪我。”
  
  皓帝吐出一口氣,無奈地道:“張王……”然而他頓了頓,竟是發覺無話可說。
  
  張伯謙已是回轉身離去,只擺了擺手道:“你是怕我走上一條歧路?可是不到終點,誰又能知道自己走的路是否正確。武道即本心,不過前行耳,何須張顧相觀。”
  
  皓帝沒再試圖說什么,立在原地目送張伯謙消失在外虛空,然后方把目光投向激戰中的幽潼關。
  
  戰斗已近尾聲。
  
  哈布斯和普瑞特蒂克的身影在愛瑪之城深處的一個角落里浮出,兩人一出現就一起摔在地上。誰都沒有馬上站起來,就那樣躺在有些砂礫感的地面上喘息平復,同時面對兩位人族天王,實在是太過刺激的經驗。
  
  哈布斯道:“普普,以后不要干這么危險的事。”
  
  普瑞特蒂克的聲音像是平靜下來了,不再憤怒,只是有些隱約的小委屈,“那你自己呢?凱恩陛下對你從無惡意,他這次派我來,也就是想要你平安回去的。”
  
  哈布斯沒有說話,他可以相信魔皇是不打算讓他死在這次任務中,否則換了任何一個魔裔來督軍,哪怕是大君,剛才都不會選擇去近距離面對兩位人族天王。張伯謙出了名的速度快,出手重,沒事誰愿意和他拼命。然而,魔皇善意的背后又掩藏著什么呢?
  
  這時,巷道盡頭傳來腳步聲,魔裔大公焦急地奔過來,當他看見兩人基本完好,不由大大松了一口氣,報告道:“普瑞特蒂克殿下,我們已經進入虛空。”
  
  普瑞特蒂克點點頭,爬起來拍拍袍子下擺的灰塵,猶豫了一下,道:“先在虛空里待一會兒吧,大秦青陽王有空間絕技,太早在陸間冒頭,有被他發現的危險。”
  
  魔裔大公不疑有他,見兩位殿下不需要他幫忙,又奔回去執行命令。
  
  哈布斯卻疑惑地看了普瑞特蒂克一眼,等魔裔大公背影消失在巷道轉彎去,方問:“為什么?”
  
  普瑞特蒂克嘴唇動了動,沒有回答,只是拉著哈布斯越過城市街區,進入一處高塔,里面有數名巫師和研究員正在忙碌。大殿里到處都是沒見過的儀器,原力法陣光芒此起彼落。看來這里就是愛瑪之城的中樞。
  
  普瑞特蒂克帶著哈布斯走進入門后左邊一座小廳,那里全部的空間都用來擺放一個直徑有十多米的圓盤狀物體,有人從圓盤面前轉過身來,竟是一個魔皇的影像!
  
  魔皇柔和地望著兩人,道:“哈布斯卿,過來見我吧!”說完,那個影像就徐徐斂去。
  
  這時哈布斯突然就明白了普瑞特蒂克吩咐愛瑪之城暫時停留虛空的用意,可是拖著不返航根本沒有任何意義。魔皇投影能夠準確到達大部分有坐標和錨定點的地方。
  
  普瑞特蒂克開口了,他的聲音有點嘶啞和緊繃,“哈布斯,你不想回去的話,就離開這里,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凱恩陛下并沒在你身上留印記,所以,只要你現在離開,不管去哪里,都很難被追蹤到。”
  
  哈布斯沉默了很久,伸手拂去普瑞特蒂克頭發上沾著的一蓬灰塵,道:“返航吧,那是我的命運。”
  
  普瑞特蒂克的手掌陡然握緊,懇求地道:“那么哈布斯,請你耐心傾聽凱恩陛下的話好嗎?他實際上十分尊重你,不管怎么樣,請你聽聽他怎么說,再能夠仔細想一想!”
  
  哈布斯想說什么,但是看見普瑞特蒂克的眼睛,又全部咽了回去,只點點頭,道:“好,我答應你。”
  
  普瑞特蒂克抓住哈布斯的手握了握就放開,大步走去外廳下達命令,將愛瑪之城的下一次躍遷目的地定位在暮光大陸正南方的外虛空。
  
  PS:又是4500字,俺陷入了沉思。順便說一下,還是喝酒有氣氛。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