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212 真正的純凈

班得瑞大陸在魔裔大陸中屬于相對年輕的一塊。
  
  它的天穹沒有暮光大陸那絢麗的色彩,但是空中充滿了動態的美,無數漫射的光束以極為緩慢的速度聚攏、分離,從橢圓環形變幻成幕狀,再拉成扇弧形。
  
  魔裔大陸的地貌和植被與中層大陸已有明顯不同,而越往大陸深處環境越是透出古意,仿佛悠悠歲月在此沉淀,看上去和其他黑暗種族的主大陸也有不少區別。
  
  眼前是大片大片的水晶花海,漫山遍野,一直延伸到地平線盡頭,恍若沒有邊界。
  
  一座古堡依舒緩的山勢而建,幾乎占滿了山丘的整個陽面,但是沒有通常堡壘的肅殺之氣,每一根線條、每一個轉角、每一片雕飾都繁復而不失優雅,在水晶花海的映襯下,精致得猶如一件工藝品。
  
  哈布斯站在二樓休息室的落地窗前,望著外面,身邊的小幾上擺著一盤沒有下完的棋。
  
  窗外半空中,魔皇凱恩虛立在花海上方,他懷中抱著一把天空豎琴,正在神情專注地彈奏著。
  
  十四弦上流瀉/出的曲調,音色清透如他腳下的水晶花瓣,音韻悠悠像天空極光漫射在花瓣上,然后交叉折疊成光霧,溫柔地漫過大地每一個角落。
  
  哈布斯靜靜聽著,這是一首永夜世界十分流行的樂曲,講述了旅人在茫茫虛空中行走的時候,世界的啟示降臨在他面前,那是最為純粹、神秘、宏美和永恒的黑暗。
  
  到了通常樂曲結束的時候,忽然又多了一段變奏。在旅人面前,無盡黑暗演化出豐富的層次,世界之幕徐徐拉開,漫天星辰輝耀。
  
  琴聲至此戛然而止。
  
  魔皇懷抱豎琴立在原處,微微垂頭,側面猶如一幅剪影。直到主樓的大門處傳來一道傳訊的波動,他才轉過頭將目光投注過去,然后伸手從面前虛空中抽出一張羊皮卷。
  
  魔皇一眼掃過上面的內容,一彈指,羊皮卷就又循來處消失了。
  
  下一刻,魔皇出現在休息室里,哈布斯則是已回到小幾邊的座位上,低頭擺弄棋盤上棋子。
  
  魔皇道:“新世界黑火差不多快熄滅了,不過剩下的部分燃燒速度比表層慢得多,釋放出的迷霧幾乎不會消散。環境里的重壓非但沒減輕,反而還在上升,我們和帝國的幾處近崗都不得不后退。看來還得等上幾天了。”
  
  哈布斯道:“那地方的規則太亂了。”
  
  魔皇搖頭道:“不是規則亂,而是一種原力濃度壓縮到極致的表現。就像下位者面對上位者,力量重到無法承受的時候就崩潰了。”
  
  哈布斯想了想,明白過來,問道:“里面究竟有什么東西?”
  
  魔皇道:“是一種能夠修復我們這個世界本源的物質,或者也可以說是能量?它的形態目前還無法判斷。”說著,他笑了笑道:“還有一件有趣的事情。”
  
  哈布斯看了他一眼,道:“什么事情能讓您都覺得有趣?”
  
  “夜瞳和千夜出現了。”
  
  哈布斯抬了抬眼,靜等下文。
  
  “千夜這么快就恢復了實力,看來是我低估他了。”
  
  哈布斯淡淡道:“他再怎么都只是個榮耀侯爵吧?哪怕有越階戰力,可您麾下天才濟濟,這樣的人也不是絕無僅有,也值得您如此關注?”
  
  “千夜現在應該是公爵位階了,而且他身邊還有夜瞳在,他們兩個聯手讓帕洛奇亞都吃了虧,可不是什么無關緊要的人物。”
  
  魔皇看看哈布斯的神色,失笑道:“你不用激我,就算沒答應過你,我也怎么都不會跑去暮光大陸上欺負那個孩子。”
  
  “暮光大陸?”
  
  “嗯,他們救走了黑暗福音,還救了一些血族,像是有把人帶出暮光的意思。”魔皇若有所思,像在考慮什么。
  
  哈布斯微微皺眉,打斷了魔皇的思索,道:“反正霍華德現在也沒法喚醒女王陛下,您要清理的氏族血池也都清理完了,他們即使去聯合始源、新月也影響不了大局吧?”
  
  魔皇看了哈布斯一眼,好脾氣地擺擺手道:“黑之書在千夜身上。”
  
  “黑之書?”哈布斯一怔,“這所謂圣物被傳得神乎其神,都說安度亞是得到其中記載的古老秘法之后,才實力突飛猛進的,可我們這些人都知道,那完全是以訛傳訛。您對黑之書感興趣?”
  
  血族到了親王,就無法從任何外力得知后面所要走的道路。哈布斯能夠成為始祖,當然是已經走通了部分道路。
  
  溝通血河,得到種族記憶和傳承,從而感應并點燃鮮血印記,這是其中一條基于自身血脈的道路。觀察、思考、理解世界本質,掌握底層規則又是另外一條道路。
  
  其中,種族傳承的不確定性大,領悟世界規則更為主動。
  
  但是后者危險性太高,人們普遍認為向世界上層探索,是理解底層規則的重要途徑,可是不要說跨越無窮無盡的虛無之海,應對時時會莫名其妙出現的虛空巨獸,就是想登入上層大陸,也非是尋常親王所能勝任。
  
  不管哪個種族親王以上的強者,都走過一條獨特而艱難的道路。
  
  正是因為如此,哈布斯才不覺得會存在讓人輕松越過親王之上瓶頸的秘法。而到了魔皇這個層次,黑之書更是毫無用處。
  
  魔皇道:“其實我也見過黑之書,它不是什么秘法。黑之書又名創世之書,和我們這個世界同一時刻誕生。它實際上的用途,就是紀錄與衍化。另外還有些小功能,不值一提。”
  
  哈布斯疑惑地問:“它的衍化,是將世界規則展示給我們嗎?那倒確實有點意思。”
  
  魔皇搖頭道:“如果你見過就會知道,黑之書衍化到后來,與我們現在這個真實的永夜差異很大。”
  
  見哈布斯不解,魔皇緩緩地道:“黑之書紀錄的是永夜初創的一刻,它的衍化,則是推演初創之后,永夜應該如何進化和繁盛。”
  
  說到這里,魔皇頓了一頓,道:“也就是說,黑之書衍化出的世界,才是永夜本來應該有的樣子,才是真正的純凈世界。”
  
  哈布斯愣了愣,突然意識到其中的問題,“你是說,黑之書的衍化結果和真實永夜不同?!”
  
  純凈的永夜應該是什么樣子,千夜并不知道,也不關心。然而當魔皇說出最后一句話的時候,他卻如有感應,驀然回頭,望向遠方。
  
  夜瞳在旁邊察覺有異,問:“怎么了?”
  
  千夜臉色有些蒼白,默默運轉血脈隔絕的天賦,方才切斷冥冥中那道目光的鎖定。就這短短時間,他的氣息竟是小降一截。
  
  夜瞳吃了一驚,“是誰?!”
  
  千夜搖頭,“不知道。不過,我可能被什么人盯上了。”
  
  這時霍華德從遠處走來,道:“我這邊的浮空艦都已經準備好了。各氏族的直系后裔也都到齊了,你的浮空艦什么時候到?”
  
  千夜向遠方望去,見天際出現一片黑壓壓的運輸艦,快速而來。而在秘境山谷中,血族們紛紛走出臨時的帳篷,望著前來的浮空艦,個個一臉激動。
  
  千夜三人的救援行動進行得十分順利,比原定時間要早結束差不多一天。議會不知道為什么,就像真的只在執行一次普通任務,第二天大部隊就開始陸續撤離暮光大陸。
  
  無論如何,這大大減少了千夜等人的麻煩。而且他們以救人為主,對于那些沒有被入侵跡象的領地則予以回避,以免踏入小林奇那樣的陷阱。
  
  整個過程中,三人加起來也只和議會部隊正面遭遇了兩次,梅丹佐始終沒露過面,而議會方面留下維持治安的最高也就是公爵,雖然后期有幾支部隊像是開始在搜捕他們了,但是沒有大君壓陣,連三人的蹤跡都摸不到。
  
  就這樣最終在秘境集結的血族差不多有數萬。
  
  見霍華德問起,千夜忽的心有所感,道:“已經來了。”
  
  遠方天際,突然風云涌動,一艘超乎想象的巨艦穿透云層,出現在暮光大陸上空。那宛若飛行城市的艦身,只屬于英靈殿。
  
  英靈殿筆直駛向秘境山谷,還搶在運輸艦隊之前降落。它的降落有如地俯沖,最后時刻突轉輕盈,緩緩落下。
  
  山谷中的血族哪曾見過如此巨艦?早就看得呆了。
  
  千夜道:“快讓他們登艦!沒用的東西就不要帶了。英靈殿出現在暮光,瞞不了多久。”
  
  霍華德也回過神來,立刻去督促血族登艦。這些血族都是死里逃生的,知道危險猶存,在催促之下,登艦速度大大加快。
  
  另外一側,龐大運輸船隊此刻方才一一降落。它們負責將普通血族送往墉陸。數萬血族早就擁在旁邊,降下一艘轉眼就會擠滿。運輸艦也不多停留,一裝滿就升空,飛往墉陸。
  
  看著場面雖然混亂卻還算有效率,千夜稍稍放心。他剛剛收回目光,忽然身側起了一陣勁風,一團黑影以遠超炮彈的速度而來,完全沒給他躲避時間,轟的一聲,將千夜直接砸進地底。
  
  這一下砸得極重,千夜雖有古老血族體質,也被砸得頭暈花。關鍵還是毫無警兆,偷襲來得實在太突然。
  
  千夜用力晃了晃頭,只覺懷中的小人如八爪魚般緊緊纏著自己,力量之大,仿佛被虛空巨獸咬住磨牙一樣,勒得千夜快要改造大成的骨骼都在卡卡作響。
  
  隨即在他眼前出現一張漂亮得有些不真實的小臉,笑魘如花,重重在他臉上親了幾口。親這幾下,千夜只覺好象被個蛛魔公爵提著大錘直接砸在臉上,又有些頭暈眼花。
  
  “爸爸!!”
  
  千夜好不容易才壓下身體本能要反擊的沖動,定神望去,片刻后才有些不確定地道:“朱姬?”
  
  “是我啊!!怎么樣,我變得更好看了吧?”
  
  “等等,先起來,肋骨快斷了。”千夜一聲呻吟,伸手抓住小朱姬的后頸,這才把她從自己身上摘了下來。
  
  好在小家伙雖然又突然長大了一點,后頸的弱點還是沒變,一拎這里,她就會全身乏力,老老實實地縮成一團。
  
  千夜從土坑里爬出來,抖抖身上的塵土,這才有空仔細看著小朱姬。
  
  PS:今天更新晚了,出差剛回家。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