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223 圍攻

面對原初之槍,即使是索薩也不敢大意,抬手格擋,同時大步后退。然而速度并非他所擅長,即使沒有新世界的加成,索薩的預判依然有些偏差,大手還沒有攔截到位,黑色光羽已經沒入他的胸口。
  
  索薩哼了一聲,臉色變得有些古怪,身體也晃了幾晃,不過轉眼間就恢復如常。
  
  壓下傷勢后,索薩沒有理會千夜,而是望向了霍華德,沉喝一聲:“找死!”他一步跨到霍華德面前,重拳直擊霍華德頭胸。
  
  霍華德笑道:“這可就不厚道了。”他手中多了一根長長手杖,在地上一頓,原地騰起一團血云。
  
  在索薩拳鋒引力下,血云被壓縮成一滴血珠,然后又被壓成一粒微不可察的晶體,然而霍華德不知去向。
  
  索薩掃視周圍,看到霍華德在百米外現身,哼了一聲,道:“你們血族就只會藏頭露尾。霍華德,你怎么說都號稱是二代始祖,只會一直逃嗎?”
  
  “逃也是要花力氣的,我也許逃不了幾次了,你要不要來抓我試試?”
  
  索薩哼了一聲,并未接口。霍華德以精血代替自身抵抗索薩牽引,讓本體逃跑,每次施展都有代價。可是索薩卻不會小看他,霍華德成就始祖也有幾千年了,積累異常豐厚,雖然他現在受了重創,可誰知道能夠施展多少次逃遁。
  
  索薩見霍華德依然一昧回避,于是騰空而起,直奔千夜而去。千夜自然不會再讓他近身,轉身閃避,拉開距離。
  
  然而索薩一聲獰笑,身體猛然間再次膨脹,又長高了足足一米。他大手虛握,一道無形引力隔空落在千夜身上。索薩發力一拉,千夜非但沒有飛遠,反而被不斷扯向索薩。
  
  同時索薩左手虛按,又是一團斥力,推得夜瞳翻翻滾滾的飛向遠方。至于霍華德,索薩都沒有正眼看過他。
  
  待將千夜拖近,索薩就是一拳凌空擊來,拳鋒上凝聚出一顆墨青色巨拳,正面轟向千夜。
  
  千夜橫持青金佩劍,左手平按劍脊,以劍為盾,擋住了青色巨拳。
  
  千夜本是在飛退,可是退勢卻忽然變慢。索薩這一拳,竟生出兩道截然相反的巨力,一道牽引力鎖住千夜,讓他無處逃遁。
  
  結果就是千夜后退速度近乎停滯,然后結結實實地被巨拳迎面砸中!
  
  砰的一聲悶響,千夜瞬間被砸得倒飛百米,如炮彈般射在地上,堅硬巖面上留下一道漸深的犁溝。
  
  千夜掙扎著爬了起來,忍不住吐出一口鮮血。這一拳實在是太重了,幾乎無從卸力。生挨大君一擊,滋味絕不好受,哪怕千夜是上古血族體質,也是承受不住。
  
  索薩毫不放松,一躍百米,如同一顆流星墜落,合身將千夜再次砸入地底。不過這一次他卻是哼了一聲,爬了起來,胸腹間多了一道傷口,不大但相當之深,都切穿了肋骨。
  
  這次千夜從坑底爬出,動作明顯遲緩,連遭兩次重擊,讓他也受傷不輕。
  
  不過索薩卻更是驚訝,道:“普通公爵可挨不了我兩下,更別提還能傷到我了。看來布洛克斯那個蠢貨栽在你們手上不冤。”
  
  千夜晃了幾下,方才站穩,然后氣息開始回升。
  
  索薩不急于追殺,而是始終在打量千夜的狀態,見狀道:“又是沸血。你們血族這個能力,看起來很有用,可實際上卻讓你們敗得更快。血氣又不是無限的。”
  
  這話本也沒錯,不過索薩想了想,又道:“不對,你有黑之書。這才是我來抓你的原因。這樣看來,還不能多讓你休息,先打到半死再說吧。”
  
  他大步上前,又是一模一樣的一掌拍下。
  
  然而千夜身后忽然出現一個高大血族的幻影。幻影直接撲到千夜身上,就與他動作同步。千夜雙手持劍,劍鋒指天,迎向索薩巨掌。
  
  這一掌拍下,千夜的反抗力量意外的強,索薩居然沒有象前幾次那樣,將千夜直接砸進巖地里。而他的大手則是被劍鋒再一次洞穿。
  
  索薩收手,千夜趁此機會立刻施展虛空閃爍,把距離拉到百米之外。但是這個距離對于普通強者來說可能夠了,對大君卻遠遠不夠。
  
  索薩一大步就是百米,然后大手一揮,引力范圍也是百米,抬手就將千夜抓住,再次將他從虛空閃爍中拉了出來。
  
  但這一次當索薩揮拳重擊時,千夜身上與之同步的血族幻影突然膨脹,然后被引力剝離。千夜卻是脫開束縛,重獲自由,瞬間遠離同時還以一記原初之槍。
  
  索薩在這上頭已經吃過兩次虧,知道這個距離以他的速度根本躲不開,索性不費力去回避,硬受了一記原初之槍。
  
  他若無其事,轉頭望向霍華德,道:“不愧是黑暗福音,這樣都能插手戰局,看來還是要先殺了你才行。”
  
  那血色幻影是霍華德給千夜的秘法加持,不光能增幅千夜的力量,還能以自己為誘餌,騙過索薩的控制牽引。這兩大能力簡直就是為索薩當前戰況量身訂制,一下讓原本只能被動挨打的千夜有了反擊能力。
  
  而千夜手中的青金血劍,也是霍華德之物,能夠破開狼人大君的防御,屢屢給索薩身上添傷,就算只是些小口子,猶如蚊叮蟲咬,也相當煩人。
  
  見索薩向自己而來,霍華德毫不驚慌,手杖一揮,兩個血族少女幻影在千夜身后出現,然后與千夜融為一體。
  
  “血之雙子,原本是專門為你準備的,不過現在我暫時用不了,只能讓千夜代替我,讓你體會一下雙子少女的威力。”
  
  索薩充耳未聞,也不轉頭去看,直接一掌掃向霍華德。霍華德則是故技重施,以一滴精血為代價遁到遠處,避開了索薩重擊。
  
  遠處千夜見索薩竟然大意至此,讓他拉開到可以用原力槍的距離,實在機不可失,立刻取出龍葬,雙翼舒展,以晨曦啟明灌注的原力彈呼嘯而出,直接轟在索薩后背上。
  
  這一槍轟得索薩向前一傾,背上則是直接炸開水桶般的傷口,傷口青色原力和晨曦啟明激烈戰斗,也令傷口不斷擴大。
  
  然而對其它大公來說都是重傷的傷口,放在索薩龐大身軀上就顯得有些微不足道。他放下霍華德,回望千夜,眼中開始燃起怒火。
  
  索薩一聲長嘯,身周多了一層青色武裝,再向千夜沖來。他人還未到,牽引力場已經牢牢將千夜束縛原地。千夜拔出青金佩劍,一劍斬向索薩的青色拳鋒。
  
  雙子少女則是一左一右,如推重物,居然把牽引力場排開,讓千夜有了發揮全部力量的空間。
  
  此際千夜已經顧不上將混沌原力分拆成暗金血氣和晨曦啟明,就原原本本的送入青金長劍,劍鋒上泛起一層朦朦光華,反而將原本亮眼的青金色壓了下去。
  
  同時千夜全身骨節都在爆響,得自指極王的開山勁層層疊加,瞬息間攀至頂峰,待到一劍斬落,已是無窮大力!
  
  青金血劍斬落,索薩的巨大拳影竟被一劍剖開,原本凝聚成拳鋒的青色原力如同冰雪消融,大片大片融化,轉眼潰散。
  
  千夜自己都沒有想到,原本快要將他逼到絕境的重拳,居然就這樣被斬破了。而索薩則是面色有異,道:“你這是什么原力?”
  
  青金劍鋒上附著的原力灰蒙蒙的,連索薩都看不太清楚。可是一小片灰氣就湮滅了大量索薩的青色原力。索薩征戰至今的漫長歲月里,還從來沒有看到過類似原力。
  
  千夜自然不會回答,揮劍而上。雙子少女則是做出一模一樣的揮劍斬殺動作,千夜這一次明顯感覺力量至少有三成的增幅。
  
  索薩也不再用原力拳鋒隔空遙擊,而是一步就拉近兩人距離,直接以肉掌拍向千夜。
  
  劍掌相交,千夜再一次被擊得倒飛出去。這次他不過飛出十余米,索薩卻并未追擊,皺眉低頭看著手心中出現的一道深深切口。
  
  傷口上彌漫的灰氣,正毫無差別地湮滅著他的血肉與原力,令傷口不斷擴大。
  
  索薩只覺不可思議。他是大君,原力品階已經靠近黑暗本源。可在灰蒙蒙的神秘原力面前,他自身原力就如沒有上過戰場的新兵,成片地敗下陣來。即使夜瞳的暗金血氣,又或千夜原本的晨曦啟明,最多也只能讓索薩處于下風而已。
  
  索薩忽然冒出一個念頭,或許圣山之上,方會有這等原力?
  
  就在這時,他心生警兆,回頭一看,只見滾滾刀光撲面而來。
  
  夜瞳已經恢復了?
  
  索薩一聲咆哮,全身青色戰甲驀然增厚,然后揮出重重拳影,砸向刀光。只是索薩攻擊雖猛,對驚夢的削弱卻還比不上布洛克斯大公的嘆息之墻。
  
  嘆息之墻在魔裔能力中就如血族生機掠奪的地位,對于布洛克斯來說,他吃虧在位階上沒有足夠的優勢,而對索薩來說,卻是缺乏足夠品級的秘技來應對驚夢。
  
  索薩一通猛攻,也不過將驚夢刀光削下一半,余下一半也將他青色戰甲斬得七零八落,然后一道本是隱藏的刀光驟然點亮,直接斬在索薩的胸口!
  
  索薩低頭,胸前戰袍破裂,肌膚上卻絲毫無損。不過那針刺一般的痛正向身體深處蔓延,說明這傷并不是表面看起來那么簡單。
  
  索薩正要將刀傷硬壓下去,忽然間體內一陣劇痛,一根黑色光羽猛然炸開,剛剛被壓制的原初之槍終于找到機會爆發,一下就重創了幾處臟器。
  
  原初之槍的爆發另索薩極為意外,他這才發現,自己的原力不知不覺間竟然下降了一成。
  
  再一細察,索薩才發現體內多了一種奇異毒素,無聲無息地侵蝕著他的原力。若不是原初之槍的爆發,他還要再過一會才能察覺到毒素的存在。
  
  一發現毒素,如何中的毒就很清楚了。索薩怒道:“霍華德!你也用這么卑鄙的手段?”
  
  霍華德笑道:“我手段還多得是,針對你的也很多。這不過是其中之一而已。你能活過今日,再說見識其它吧!”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