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225 狼人的立場

一眼望去,城外原本的貧民區面積擴大了至少一倍,在這一片片工地周圍,又搭起了一圈新的居住區,那些原本貧民區里的狼人都搬到了這里。
  
  千夜眼前忽然有一叢鮮艷羽毛飄過,看到熟人了。他給夜瞳作了個手勢,讓她留在原地,自己則拉住了那位酋長。
  
  一段時間不見,這位狼人酋長明顯胖了一圈,也高了少許。放大的體型讓他有更多的地方來插上鮮艷羽毛和掛滿珠寶,以彰顯自己的富裕。
  
  被毫無征兆地一把拉住,酋長很是意外,本想暴怒發作,結果一看是千夜,立刻換上滿臉笑容,又驚又喜:“陛下,您可算回來了!”
  
  酋長那自然流露的驚喜讓千夜心中稍許去了些疑慮,問:“現在城里的情況怎么樣?”
  
  “簡直不能再差了!”酋長聲音立刻高了八度。不等千夜問,他就繼續道:“您不知道,現在城里什么種族都有,簡直吵得不行,明明都沒地方住了,可是每天都是幾十艘運輸船送人過來。您看看,這還是我們以前的碧波之城嗎?”
  
  酋長憤憤地道:“這些外面來的家伙都很粗魯,無論血族、魔裔還是蛛魔,哪怕是狼人,都是如此!每個家伙說的第一句話就是‘給我找塊地,大爺要蓋個最大的商鋪,最不缺的就是金幣’這話說的,好象我們很窮一樣。”
  
  這明明是好事……千夜繼續聽。
  
  酋長用力揮舞著手臂,聲音再度提高:“這些家伙想用錢來羞辱我們,我們就要用錢來羞辱回去!沒錯,我們就是這么做的。”
  
  “狼人傳統,對待羞辱不是應該用力量回應嗎?”千夜有些疑惑。
  
  “我們打不過。”酋長很老實。
  
  “打不過……哦,好吧。”千夜無言以對。打都打不過,千夜并不覺得這些幾個月前還是處于原始部落形態的狼人,能夠積累下來什么財富。
  
  酋長則是把小小的不愉快記憶拋在腦后,又開始用力揮舞手臂,口沫橫飛地道:“但我們好好地教育了這些外來者,什么才是真正的財富!我們腳下站著的土地,才是最終的財富。沒有我們的地,他們的商鋪想往哪蓋?造到天上去嗎?無論多大的商鋪,都得找我們買地。”
  
  千夜再細問一會,總算明白了事情的原因。
  
  原本碧波之城已經有了各族中立交易的雛形,永夜內戰再次爆發后,對于各種軍需物資的需求激增。
  
  血族雖然在暮光大陸的大本營一敗涂地,可是在其它大陸,以及眾多領地上依然有不弱的力量。尤其是各族共居的幾塊大陸上,那些血族領主們本就是冒險家,當然不會束手就縛,反抗此起彼伏,在一些偏遠區域,甚至把議會聯軍都打了出去。
  
  現在一時間仿佛又回到了以往的圣戰狀態,無論血族還是魔裔,都需要采購大量物資,也有大量灰色交易的需求,而墉陸恰好就是一個天然場所。
  
  在墉陸上,沒有比碧波之城更合適的地方了。這里的領主是千夜,屬下有兩位公爵坐鎮,還有群峰之巔背書,安全方面碾壓其它區域。
  
  哪怕魔裔已經散發了通緝千夜的命令,但是大部分人并不知道背后錯綜復雜的原由。永夜各族相互征伐數千年,不說兩個種族之間,就是各族內部都時敵時友,只要一日千夜沒有確定被抓或是被殺,只要沒有自信打下整個碧波之城的人,就不敢在這里亂來。
  
  各族商人、冒險家和投機家的瘋狂涌入,讓碧波之城一時人滿為患。每個商人身后代表的巨大需求,就是城市繁榮的基礎。
  
  海量的工程又使得碧波之城的勞動力變得不足。來到碧波之城的人發現,這里的狼人格外吃苦耐勞,無論什么樣的工作都是完成得又快又好,絲毫不象其它大陸狼人那樣暴燥多事。
  
  勞力不足,又將周圍的狼人部落吸引過來,就成了千夜眼前的模樣。
  
  酋長大手一劃,將城外原本的平民區都劃入其中,然后道:“您不在的這段時間,我們所有的酋長祭祀們都商量過了,您是黑暗之子,也理應是最富有的人。所以大家一致同意,這片區域的土地都歸您所有。”
  
  千夜十分意外。碧波之城城內區域其實有限,外面原本的貧民區都被建成了商業區。這片土地屬于千夜,也就是說,上面商鋪的地租都歸千夜所有,這可是一筆海量財富。看來翡翠海狼人并沒有因為千夜離開而放棄信仰。
  
  出于謹慎,千夜仍然沒有讓夜瞳現身,而是自己隨著酋長回到了大公府。
  
  千夜示意酋長稍稍控制一下自己返回消息的傳播,先去告知威廉。
  
  威廉來得極快,他看見千夜的第一句話就道:“你還敢出現?”
  
  “露個臉,馬上就走。”
  
  威廉臉色好看了些,道:“你知道怕就好。我就擔心你非要跟魔裔死拼到底。”
  
  千夜攤手,“我可還沒活夠呢!”
  
  威廉盯著千夜左看右看,道:“最開始得到消息時,我還以為不是真的。你可真能惹禍,連血族和魔裔的戰爭都敢插手。”
  
  “這次可不是我惹事,是議會先找我麻煩的。況且青之君王救了我,我也不能看著他的族人被屠戮。”
  
  威廉皺了皺眉,“話是這么說,不過這場戰爭已經不是私人因素所能左右的,唉!”
  
  千夜道:“這次回來,我也想弄清楚,狼人對這場戰爭是何態度。就在不久之前,索薩和魔裔一起想要殺我。”
  
  “索薩?”威廉臉色凝重,道:“他非常狡猾,真實戰力遠在名聲之上,許多人就是因為輕視了他而變成尸體。他肯為魔皇效力,也不能說是意外。我們狼人現在實際上已經處于分裂狀態,狼祖徹底站到魔皇一邊,在他號召下,許多先祖派也都跟了過去。”
  
  千夜搖頭,“以狼祖的地位也會做這種事?真是無法理解。”血族那些人是對從鮮血長河那里得到力量絕望了,想要走其它途徑靠近黑暗源點,狼人又是為什么?
  
  威廉道:“據說魔皇許諾恢復圣山上原本屬于狼人的席位,所以狼祖就倒了過去。”
  
  此刻千夜對永夜議會架構也有所了解,聽了之后就道:“圣山至尊,還需要別人承諾?就算在圣山上放了位置,沒有至尊實力,坐得上去嗎?坐得穩嗎?”
  
  威廉苦笑,“狼祖已經快到生命盡頭,別說魔皇給了承諾,就算沒有,能夠讓他在圣山之上坐一下,他大概也是肯的。如果不能成至尊,那他就活不了多久。所以哪怕知道魔皇承諾兌現的機會很小,他也是要試一下的。”
  
  帝國有長生王先例,千夜也就知道對于行將就木的老人來說,延壽的誘惑有多大。
  
  “群峰之巔呢?”
  
  威廉道:“狼尊交出了暴風雨,并且派出大量戰士參加新世界戰爭,已經算是妥協了。他唯一的反抗是讓我避出來,聽說魔皇知道后,也沒追究的意思,事情就到此為止了。所以這場血族和魔裔之間的戰爭,我們并不打算參與。”
  
  “血族倒下,下一個就是狼人。”
  
  威廉有些自嘲地笑了笑,說:“你對永夜格局還不夠了解。就算是要下手,魔皇也會先拿蛛魔開刀,還輪不到我們狼人。在魔皇眼中,我們根本算不上威脅。”
  
  千夜嘆了口氣,他的確不了解各族糾葛,但總隱約感覺到狼人的這個判斷有些問題,然而他也沒有多說,這等牽涉到闔族存亡的大事,還輪不到威廉作決定,甚至連發表意見的資格都沒有。
  
  兩人在這里,也就真的只能是發發牢騷而已。
  
  威廉眼神變得有些古怪,道:“對了,有兩個不算是太好的消息,你要不要聽?”
  
  “說。”
  
  “一個呢,就是魔裔已經明確通緝你,并且要求所有永夜族裔配合。”
  
  千夜點頭,“這個我知道。不過這樣你也敢和我見面?不怕魔裔日后找你麻煩?”
  
  威廉哈哈一笑,道:“以前狼尊還會為后繼者頭痛,現在不會了,他只有我一個選擇。”
  
  “第二個消息呢?”
  
  “第二個純粹就是小道消息了,誰也不知道真假。”威廉第一句話就是聲明消息不可靠,千夜聽得不由一愣,他現在時間寶貴,威廉怎會將道聽途說拿出來,不過隨即他就明白威廉為何會這么說了。
  
  “暮光失守后,血族就沒有什么始祖級別的強者了,但是不知你感覺到沒有,魔裔仍然在控制這場圣戰的烈度。”
  
  千夜想了想,問:“控制戰爭烈度的意思,是指參戰的強者層次?”
  
  “以往還包括發起戰爭的地域,比如各族核心領地是不會遭到直接攻擊的。不過魔裔這次攻擊暮光,已經打破了這個規則,所以,他們的親王和大君沒有繼續出現在后面的戰場上就很奇怪了。”
  
  顯然群峰之巔說是保持中立,但對局勢發展也十分警惕,魔裔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取得絕對優勢后,卻放緩了征服血族其它領地的節奏,讓狼人感到很迷惑。而千夜之前還沒意識到這個問題,聽威廉這么一說,不由也開始奇怪起來。
  
  威廉道:“聽說,這是魔皇對血族始祖哈布斯親王的一個承諾。讓兩族的戰爭以圣戰方式來解決。”
  
  千夜對哈布斯僅有的了解絕非愉快的記憶,聞言皺了皺眉,道:“哈布斯還活著?”
  
  “應該是活著。”威廉道:“這個承諾可不是件小事。圣戰是有規則的,也有底線和限制,而在目前形勢下,遵守圣戰規則對血族有利,占領區不會被屠殺,其它的至少能多撐一段時間吧!”
  
  威廉有些感慨地道:“想不到血族里還有這樣的人物,能讓魔皇對他許下承諾。”他拍拍千夜肩膀道:“如果這個消息是真的,你可以放下一半的心了。若按規則,圣山不會參戰,也就是說,你至少不用擔心魔皇會直接降臨到你面前。”
  
  此刻兩人都不知道千夜被通緝實際上和他參與血族戰爭沒有一點關系,也不知道這個小道消息背后大人物們的種種交鋒,但威廉的分析結果也算是歪打正著,與真實相差無幾了。
  
  千夜若有所思地道:“難怪索薩會給我加了個上古符文信標。”
  
  “上古符文信標?”威廉皺眉,道:“這倒是有些奇怪了,完全多此一舉啊?圣山找人,只要有點線索,判斷大致方位還是辦得到的。而魔裔無輝之魘的大預言師又出來活動了,那位年輕的普瑞特蒂克親王威能極為強大,據說已經超過了他的叔叔,上一任議會首席預言師格雷大師。如果是他出手來推算你的方位,同樣會得到比較精確的結果。無論哪一種,精度都不會比符文信標更差。”
  
  兩人對索薩的奇怪舉動,討論了一會兒,并無結果,而魔皇對待這場戰爭的態度,更讓兩人一頭霧水。威廉就問起千夜接下來的打算。
  
  “逃,一直逃。”千夜笑道。
  
  威廉點頭,“那我就放心了。什么時候開始?”
  
  千夜起身,道:“現在。”
  
  “不見見其他人?”威廉有些驚訝。
  
  “我露了這個面,先看看各方的反應吧。至于其他人,有很多機會見面的。”
  
  威廉恍然,道:“墉陸確實是個好地方。”
  
  千夜這么說,顯是短時間內不會離開墉陸。墉陸環境惡劣,凌亂躁動的原力讓強者的修煉大打折扣,同樣追蹤類法術,乃至預言術和天機術的效果也會大打折扣,就和中立之地相似。
  
  然而墉陸是一整塊大陸,比中立之地所有浮陸加起來還要大得多,在這里游走,騰挪余地更大,也更容易擺脫追蹤。而且魔裔在墉陸的本土勢力幾乎為零,和已經經營了一段時間的千夜相比,就是純粹的外來者。
  
  與威廉見過面,對狼人的立場有所了解,千夜就離開了碧波之城,消失在茫茫墉陸深處伺機而動。如今他變成了魔裔通緝令上的頭號人物,若能牽制住大量追捕他的議會部隊,也算另一個層面上的好事。
  
  此時此刻,在哈布斯的熔巖古堡,魔皇放下手中的古書,對索薩溫和地道:“你能告訴我,為什么要用符文信標嗎?”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