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232 風卷殘云

千夜目光在四位秘劍使者身上掃過,點頭道:“有點意思。”
  
  方才那秘劍使者自爆威力極大,已經相當于大公出手一擊,而且自爆方向指向性極強,利用一口魔氣,大部分威力都鎖在千夜身上。
  
  還不止如此,在自爆同時,利用爆炸威力,那名秘劍使者還牽引了附近的幾位同伴抵達。最后,有一段意義不明的訊息,被送向虛空。千夜稍加猜測,就知該是自爆之前的最后影像。
  
  現在他就明白秘劍使者是什么性質的存在。這是一支不計生死,不擇手段,以自爆和圍攻等手段剿殺強敵的自殺性部隊。他們這種戰斗方式,已可以越過位階殺傷敵人。
  
  圍著千夜的四位秘劍使者并不都是魔裔,其中甚至還有一位血族。千夜目光在他身上略微停留,道:“身為血族,也要來圍殺我?”
  
  那名秘劍使大部分的臉都隱藏在面罩下,眼睛則是肅殺和木然,看不出絲毫情緒波動,只是冰冷地道:“成為秘劍使者之時,我的一切,就都已奉獻給了永夜議會。”
  
  “原來如此。”千夜不再理會。
  
  一名魔裔秘劍使者道:“千夜大人,如若可以,最好跟我們走一趟,面見魔皇陛下。”
  
  “你們覺得可能嗎?”千夜冷笑。
  
  那秘劍使者嘆了口氣,緩道:“既然如此,那就沒什么好說的了。千夜大人,這里就是您的隕落之地。”
  
  “就憑你們?”
  
  “或許我們四個還不夠,可是很快就會有更多同伴到來。更何況,四位秘劍使者,已經足夠擊殺一位大公了。”
  
  千夜冷笑,單手握拳,就這樣一個簡單動作,竟讓手心中的空氣產生不斷爆響。
  
  那魔裔秘劍使者眼皮跳動,道:“這,這種力量!不好,不要讓他出手……”
  
  然而他話音未落,千夜已到面前,一拳砸下!在他拳鋒上,竟出現片片陰影,產生極大引力,牽引著四名秘劍使者自行撞來,逃無可逃。
  
  為首秘劍使者全身魔氣鼓蕩,還未來得及自爆,甚至一口定位魔氣都沒有噴,就是眼前一黑,旋即被如山重壓壓得粉碎。
  
  左右兩名秘劍使者方攻到半途,就看到為首使者被一拳擊爆,大驚之際,各自噴出一口魔氣。剛落到千夜身上,眼前灰光一閃,青金血劍如電掠過,已將他們掃成兩截。
  
  只有在千夜身后的血族完成了自爆,滾滾原力洪流狠狠撞在千夜身上,將他身上戰甲撕得粉碎。但也僅此而已,那血族秘劍使者沒有看到,他傾盡生命轟出的原力洪流,撞在千夜身上,也就是造成了一些淺淺傷口而已。
  
  千夜深吸一口氣,原力流轉,轉眼間背上的傷口就消失無蹤。
  
  小朱姬早在秘劍使出現時,就被千夜拋得遠遠的,雙方動手又是極快,她根本沒能趕上這場戰斗,直到此刻才趕了回來。
  
  “現在怎么辦?”她一邊問,一邊撲到沒來得及自爆就被千夜斬殺的秘劍使者尸體上,大肆搜刮戰利品。
  
  千夜一把拎起這個小財迷,隨意一指,道:“跟我沖!”
  
  “要打架?!”小家伙一臉興奮,扣上羅勒的金盔,架起羅勒的臂盾,再揚起羅勒的戰斧。
  
  “保護好自己。”話音未落,千夜身影閃爍,已在遠方。
  
  “等等我!”小朱姬一躍而起,趕緊跟上。
  
  兩人身影剛自林中消失,原地空間扭曲,瞬間出現了七八名秘劍使者。而且空間波蕩不停,看來更多的秘劍使者正在傳送趕來。
  
  然而他們出現后,面對的只有空曠戰場,三具秘劍使者的尸體倒在地上。說三具也有些不恰當,被千夜正面擊中的秘劍使者大半個身體都爆成血霧,只余下一雙腳。
  
  “他走不遠,給我搜!”為首的秘劍使者喝道。
  
  就在這時,遠方森林中突然連續響起數聲驚天動地的爆炸,成片的古樹在爆炸沖擊波中倒下。隨著爆炸聲,在場的秘劍使者身影再度模糊,轉眼間就出現在爆炸現場。
  
  他們剛剛自虛空踏出,眼前就灑下層層劍光。
  
  秘劍使者們不及思索為何在自爆沖擊之下,千夜還能有反擊之力,一個個只是全力施為,拼命擋下劍光。
  
  劍光之后,世間忽然變得灰蒙蒙一片,縷縷灰氣飄來蕩去,還待反擊的秘劍使者一粘上灰氣,身上立刻如壓了數噸重物,動作就有些生澀了。
  
  千夜身影直到這時才清晰,再度催運混沌領域,縷縷灰氣憑空飛出,掛在周圍秘劍使者身上。每多一縷灰氣,秘劍使者們就會搖晃一下,動作更加遲鈍。
  
  領域一動,千夜身上驟然射出無數血線,瞬間洞穿了六七名秘劍使者的身體!等血線撤出時,這些秘劍使者已身體干枯,一身精血盡被掠走。
  
  其余秘劍使者雖然擋住生機掠奪,但多多少少有些狼狽。數名秘劍使者當機立斷,抓住瞬息機會自爆,先后四道原力洪流狠狠轟在千夜身上。
  
  煙塵散去,場中又有五名秘劍使者出現,他們愕然地看著一片狼藉的戰場,看到居然依然挺立的千夜,一時間竟有些呆滯。
  
  千夜此刻周身浴血,全身上下不知添了多少傷口。他已經接連承受了七八名秘劍使者的自爆沖擊,不可避免地受了傷。
  
  居中那氣息明顯強過同儕的魔裔秘劍使者緩緩摘下面具,道:“我是三號。”
  
  “那么還應該有二號和一號?叫他們出來吧。”
  
  “他們……應該已經死了。”
  
  千夜揚了揚眉,道:“是嗎?可惜了,我還以為你們之間沒什么區別。”
  
  三號一時說不出話來。秘劍使者之間彼此之間都有感應,身為三位指揮使之一,他自然知道有多少同僚就在這短短瞬間隕命。然而真正讓他悲痛的是,超過二十位同僚戰死,其中僅僅不到半數成功自爆。
  
  三號盯著千夜,終于道:“你竟然……這么強大。我那么多的同僚們竟然連自爆的機會都沒有。”
  
  “你們不應該找上我。”
  
  三號道:“確實,你是我們最不想遇到那種敵人。不過,我們的犧牲終有價值,你也將在此隕落!”
  
  他越說越是狂熱,千夜卻是有些無語,指了指殘存的幾位秘劍使,道:“你們沒有更多的人了吧?如果沒有,那么從今天開始,秘劍使者就要從議會的序列中消失了。”
  
  千夜體內,剛剛用生機掠奪奪到的精血悉數被黑之書吸納,又化為混沌原力吐出,肉體上的傷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痊愈。而且他身影閃爍不定,隨時可以以虛空閃爍遁走。
  
  千夜已經領教過這些瘋子了,若在混沌領域大成之前,他恐怕捱到第二組人出現就要想辦法逃跑,而且在秘劍使者獨特的組合追蹤技能下,虛空閃爍能不能徹底甩掉他們還很難說。
  
  不過哪怕是如今的千夜,也不愿意被他們再炸上一下。
  
  看到千夜迅速恢復,三號難掩震驚,同時又顯露出深深怨恨,道:“情報不準!你的真實戰力已經遠遠超過大公,我們并不應該被用在這個戰場。”
  
  “這句話,你應該向魔皇去說。”
  
  三號還未回答,忽然神情一僵,低頭看著自己胸口,就在剛剛,一根黑色光羽自這里沒入。他全身生機迅速消散,眼中雖有明顯不甘,卻什么都說不出了。
  
  千夜緩道:“我可不想再承受一位榮耀侯爵的自爆了,所以,請你安心去吧。”
  
  三號倒下,其余四位秘劍使者卻沒有動。他們眼中閃過悲哀,但是看著千夜的眼神,卻如同看一個死人。
  
  千夜微微皺眉,只剩下四個秘劍使者了,他們就算全部自爆,同一時間沖擊在千夜身上,千夜也不會死。
  
  就在這時,虛空涌動,一個龐大身影、攜無邊威嚴,徐徐自虛空浮現。他的高度超過千夜三倍,身軀更是可以龐大得可以裝得下幾十個千夜。
  
  他低頭俯身,如雷鳴般的聲音響徹整個雪域山脈,“能夠隕落在我洛薩手上,你也算是擁有應得的榮耀了。”
  
  千夜這時突然明白過來,所謂秘劍使者的真正用途就是定位追蹤器,不受預言術和天機術干擾的追蹤器,他們互有聯絡、定位、傳送秘法,一旦有一組人發現目標,幾乎就等于所有人都張開了捕捉之網,所以就連黑之書的反跟蹤和擾亂作用都不好使了,而網絡收緊到最后出現的就是大君。
  
  這批人應該是永夜議會專門培養,用來對付個別身份特殊的人物的,居然舍得拿出來對付自己?可惜在千夜的混沌領域面前,這些本該大有所為的秘密部隊,只一次就被風卷殘云般消耗干凈了。那些秘劍使者自身是不會想到這個結局的,可不知道魔皇又是否預見了呢?
  
  千夜甩掉心中一絲潛在的不安,直面正在降臨的洛薩,這還是他第一次看到蛛魔大督軍真正的戰斗型態。
  
  洛薩此刻揚著四支手臂,每支手上各抓一樣武器,分別是原力手炮,重盾、戰斧和長槍。
  
  即使面對大君,千夜也依舊平靜,道:“這一戰之后,你們就再也沒有能夠追蹤我的力量了吧?”
  
  “此戰之后,也不再需要追蹤你了!”洛薩一聲咆哮,身上升騰暗紅原力火焰,氣息暴漲,面容也顯得猙獰。
  
  進入戰斗形態后,他明顯變得暴躁,抬手就是一炮,如水桶般的原力炮彈轟向千夜!
  
  千夜不閃不避,雙臂交叉護身,竟是硬抗。
  
  轟鳴之后,千夜姿勢不變,卻被轟出數十米,雙腳在地上犁出一道深溝。他雙臂上戰甲全被轟碎,露出肌肉分明的手臂。
  
  洛薩雙瞳微縮,他全力一炮,居然只在千夜手臂上轟出一些皮肉傷!什么時候血族能夠硬挨蛛魔一炮了?
  
  他哼了一聲,隨手將手炮拋到一邊,揚起戰槍,驟然加速,瞬間就到了千夜面前,戰槍當胸直刺!
  
  千夜雙瞳映出洛薩身影,掌控之瞳只讓蛛魔督軍的速度慢了微不可察的一瞬。與此同時,千夜身影已開始模糊。
  
  就在此時,一道身影閃電般沖來,擋在千夜身前,赫然是朱姬!
  
  千夜大驚,急忙伸手去抓朱姬,可是他動作雖快,洛薩也不慢,戰槍挾無邊威勢,直接點向朱姬胸口!
  
  千鈞一發之際,洛薩忽然臉色大變,戰槍全力向上一挑,強行改變了方向。而在巨大慣性下,他龐大身軀直接從千夜和朱姬頭頂越過,沖到數百米外。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