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233 凝滯國度

變故突如其來,連千夜都反應不及,沒能抓住這大好時機給洛薩補上一擊。
  
  小家伙還站在原處,一臉懵懂。千夜不及和她細說,喝道:“躲起來。”一把拎著她的后頸,拋向遠處。
  
  洛薩的目光隨著她遠去,直到她消失在遠方森林,方才回頭,盯著千夜,神態不明。
  
  千夜持劍而立,凝望著洛薩。
  
  洛薩緩道:“你想和我一戰?”
  
  “躲得掉嗎?”
  
  “說得也是。”洛薩戰槍一揚,揮槍橫掃,剎那間一道槍芒直射百米。
  
  然而周圍忽然出現道道灰氣,凌厲無匹的槍芒在灰氣中層層削弱,等到千夜面前時,已不到一半威力,被千夜揮劍擋下。
  
  洛薩遽然動容:“這種領域,這種原力……”
  
  他手中盾斧相擊,周圍頓時騰起蒙蒙金色光華,宛若張張蛛網,覆蓋天地。蛛魔大督軍的領域,堪稱遮天蔽日,一出就覆蓋了周圍數千米范圍。
  
  看這架勢,怕是連范圍內的空間法則都有所變化,也就是說千夜即使用上虛空閃爍,也難以逃出領域覆蓋。
  
  虛空中不斷有蛛網出現,飄落,粘在千夜身上。隨著層層蛛網出現,千夜感覺舉手抬足都有種粘粘膩膩的感覺,說不出的別扭。這就是洛薩的領域,凝滯國度。
  
  好在粘度也不是很大,千夜試著揮手踢腿,感覺并不是特別影響動作,一躍而起,向洛薩撲去。
  
  洛薩神色如常,可是遠處觀戰的秘劍使者個個目瞪口呆。
  
  洛薩的領域對行動的限制之強,在整個永夜都是聞名的,普通公爵被蛛網粘上,根本就動彈不得,也只有大公方能行走,可也會跟放了慢動作一樣。不擺脫領域,就只有和極限近戰的洛薩大督軍貼身廝殺,想想就知道結局會是怎樣。
  
  可是千夜血脈氣息似是公爵,又似是大公,看上去完全是行動自如,洛薩的領域對他不說毫無影響,也是影響甚微。
  
  千夜躍空撲擊,洛薩則是一聲低吼,手中戰斧高揚,居高臨下,一斧斬下。
  
  千夜揮劍攔住,整個人被洛薩一斧從半空斬落,墜在大地。
  
  這一次雙方都沒有留力,斧劍交擊,一道沖擊波瞬間擴散,將方圓百米內的一切樹石悉數推平。而兩人站立之地,則是憑空下沉一米。
  
  洛薩雙眉一揚,道:“好力量!再試試這個!”
  
  他揚起戰槍,也不刺擊,而是以槍為棍,當頭向千夜砸下。千夜此刻右手持劍,正架住洛薩戰斧,又見戰槍砸下,當即左手一拳,開山勁層層爆發,轟中戰槍。
  
  又是一聲轟鳴,整個大地都在顫動,山脈中央出現近千米的空白,迅速下陷,直到十余米方才停止。而沖擊波則席卷了周圍萬米,所有古樹巨石,都被推得東倒西歪,四處傾斜。
  
  大坑中央,千夜一手架斧,一手握槍,和洛薩開始角力。
  
  以區區公爵血脈和蛛魔大督軍正面角力,沒有被一巴掌拍死,已是足以名動永夜的壯舉,而千夜連接兩擊,都接下來了。要知道洛薩可不是普通大君,純以力量而論,還要在索薩之上,更是碾壓一眾血族和魔裔大君。
  
  千夜全身微顫,但如山重壓,居然抗下來了。然而,千夜只有一雙手,而洛薩的人蛛完全戰斗形態則有四條手臂。
  
  洛薩重盾呼嘯而至,砰的一聲,就將千夜拍到數百米外。
  
  拍飛千夜,洛薩毫不放松,追殺而至,手中槍斧盾揮舞如風,砸向千夜。他空著的那只手也沒閑著,拳掌連斬,有時則是雙手持槍,硬掄狠砸。
  
  千夜苦苦支撐,在如狂風暴雨般的攻勢下居然硬挺不倒。然而當洛薩兩根靠前的節足也用上時,千夜終于顧此失彼,再被洛薩一盾牌拍飛。
  
  千夜飛墜數百米外,又在地上砸出一個深坑。但他搖搖晃晃,又掙扎著爬了起來,活動了一下身體。
  
  洛薩目光一凝,冷道:“連骨頭都沒斷?很好!再試試本座秘法……”
  
  忽然砰的一聲,洛薩龐大身軀震了一震,向旁邊移了一個手掌的距離。他回頭一看,見小朱姬不知從哪里冒出來,合身持盾,一頭撞在他的后腿上。這一撞沖力極大,洛薩猝不及防之下,居然都沒有站穩。
  
  只是蛛魔大君的身體何等強悍,小朱姬撞動了洛薩,自己也被震得頭暈眼花。她手中重盾在恐怖沖撞下,裂開了幾道大口子,明顯已經報廢了。
  
  小家伙顧不得自己站都站不穩,將重盾扔開,取下背上大斧,雙手輪起,一聲呼喝,又是一斧斬在洛薩的節足上。
  
  洛薩見她如此,眼神瞬間萬變,最后竟是隱隱笑意。他站在那里,動都不動,任憑小家伙揮斧斬過來。
  
  一斧落下,洛薩龐大蛛軀又是一震,旋即雙眼一張。小朱姬這一斧,居然斬開了節足上的甲殼,斧面沒入大半!
  
  那可是洛薩的甲殼!蛛魔大督軍的甲殼,就是世間最佳護具,遠比什么九級十級的戰甲來得更加堅韌。剛剛和千夜激戰,被千夜以青金血劍斬傷的部位,也不過比這一斧深上一點。
  
  小朱姬傾盡全力的一斧,居然斬動了洛薩!
  
  她鼓著腮,用盡吃奶的勁,將戰斧拔出,再度高高舉起,又是準備一斧。
  
  洛薩既然已經試過,再不敢托大,趕緊把節足抬起,龐大身軀挪到了一邊。他蛛軀雖然龐大,可是節足也沒有多粗,讓小家伙伐木似的多砍上幾斧,說不定會被砍斷,到時候可就淪為笑話了。
  
  好在小朱姬揚起戰斧后,忽然手上一輕,戰斧斧面上出現道道裂痕,竟是碎了。這把戰斧得自羅勒,品質算是不錯,可在小朱姬恐怖巨力與洛薩強悍無匹的身軀間,終是承受不住,就此毀了。
  
  洛薩悄悄松了口氣。
  
  小朱姬不依不饒,合身撲上,眼前突然多出一面巨盾,她閃避不及,一頭撞在盾面上,被彈了出去,半空中一只大手伸來,將她抄在手里。
  
  洛薩拿住了小朱姬,忽然臉色微變,將重盾豎在身前。
  
  盾面上青金原力忽然大亮,一顆通體緋金,隱隱透著黑色光羽虛影的原力彈無聲而至,擊在盾面上。
  
  洛薩手中重盾忽然炸裂,無數碎片四下飛舞,狂暴的原力沖擊讓他也退了一步。
  
  百米之外,千夜背后光翼展開,手執龍葬,槍口對準洛薩,道:“把她放下!否則……”
  
  話說到一半,千夜忽然怔住,眼前的洛薩上半人身半轉,四只手臂將小朱姬包在里面,遮擋得嚴嚴實實。那些重盾碎片四處飛射,許多打在洛薩身上,被擋了下來,一點也沒傷到懷里的朱姬。
  
  剛剛與洛薩交手,千夜只是勉強支撐不倒而已,幾是被巨力震得五臟移位。等回過神來,才發現小朱姬不知什么時候又偷跑回來,還對洛薩動手,結果轉眼間就落到對方手里。
  
  千夜一時大急,直接以龍葬轟了一記原初之槍過去,卻被洛薩擋下。
  
  現在來看,倒是他先前出手威力太大,差點波及小朱姬。
  
  洛薩轉身,看看手中的小朱姬。小家伙正在拼命掙扎,一舉一動虎虎生風,連洛薩都覺得有點抓不住她。
  
  看到她如此有活力,洛薩就放下了心,笑道:“別亂動,等會我在和你細說……嗯?”
  
  小家伙掙扎不脫,忽然一口咬在了洛薩大手上。她那一口鋼牙落下,洛薩大手頓時就見了血。
  
  哪怕是蛛魔大督軍,吃痛之下也差點松手。洛薩一手抓著小家伙,想把她摘下來,可是小家伙抱住洛薩的大手,就是死咬著不松口。
  
  洛薩哭笑不得,趕緊運起原力護手,不然的話真會被小家伙咬下一塊肉來。這小家伙力大無窮,一口鋼牙比羅勒的戰斧還要鋒利得多。
  
  這可是個精細活,洛薩一時都吃不準該用多大力氣,生怕把小家伙的一口好牙給弄壞了。
  
  好不容易把小家伙摘下來,洛薩松了口氣,忽然間心生警兆,抬頭望天。
  
  千夜出現在他頭頂,身周是片片濃密如羽的灰氣,雙手倒持長劍,自天而降!
  
  身為永夜世界的巔峰強者,洛薩隱約認得出霍華德的佩劍青金血劍。然而這把劍劍刃通體轉成毫不起眼的灰色后,反而帶給他濃烈得多的危險感覺。就算霍華德持劍在此,也不曾帶來過這么強烈的不安。
  
  蛛魔大都憑強悍本能戰斗,洛薩也不例外,感知到危險的瞬間,他就平移數十米,快得幾乎等同瞬移。
  
  避過千夜那威力出奇的一劍后,洛薩才發現自己兩手空空,小朱姬不知什么時候已經到了千夜的手里。
  
  千夜一手抱著朱姬,一手持劍,緩緩退后。
  
  “居然能從我手里搶人,真是難得。”洛薩忽然低沉地笑了,大步向千夜迫近。他龐大的身軀撞開層層飄蕩的灰羽,轉眼間就到了千夜面前。
  
  千夜看了看身上粘著的金色蛛網。這些蛛網嚴重限制了他的行動,不過此刻千夜體內不斷涌出灰色的混沌原力,化成片片羽毛,粘在蛛網上。每當粘上灰羽,蛛網就會消失。一直消耗掉三四張蛛網,灰羽才會消失。
  
  由此也可見,洛薩的領域,其實對千夜限制不大。
  
  千夜抬頭,望著洛薩,道:“本想好好一戰,但現在有了個麻煩的小家伙。那么,再見了。”
  
  千夜身影模糊,帶著小朱姬在原地消失。此刻千夜前所未有地全力施為,趁著洛薩的領域被削弱之際,這一次虛空閃爍的距離,將直接超出洛薩的領域廣度。
  
  然而虛空涌動,當千夜從虛空浮現時,第一眼看到的還是洛薩。
  
  這時頭頂傳來一個聲音:“這么急著走嗎?”
  
  那聲音極為獨特,清冷中帶著沙啞,就像粘膩潮濕天氣里,一縷清爽的風,讓人聽了身體沉重,偏偏心頭發癢,那感覺完全無法形容。
  
  這是一個完全陌生的聲音,陌生的氣息,卻獨特到哪怕之前從未遇見過的人,都會第一時間從心頭蹦出答案。
  
  千夜臉色瞬間變得十分難看。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