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249 圣星下(漏章已補今日兩更)

V10m0803
  
  巨人看看千夜,再看看手上斷矛,眼中滿是難以置信。他完全想不到還沒他一條腿高的千夜會有如此偉力。
  
  無論怎么看,他都覺得千夜瘦弱得像個螞蟻,被一只螞蟻打斷兵器,實在是一種羞辱。
  
  他揚起巨掌,重重拍下,拍到半途,這才想起不對。
  
  不過已經晚了,巨掌落下,手背上立刻多出一個突起,就像拍在釘子上一樣。他手背肌膚被撐到極致,隨后破開,血霧炸開,一截劍鋒凸現,千夜持劍沖天而起。
  
  青金血劍無比鋒利,且被霍華德以血氣淬煉多年,材質堅不可摧。巨人那兩根粗若樹干的長矛硬砸下來都毫發無傷,這巨人手掌肌膚再怎么堅硬,總硬不過里世界的特殊木材,所以拍千夜的結果,就是把自己的手給扎穿。
  
  千夜在空中一個盤旋,瞬間閃爍到巨人身后,如原力彈般合身撞在巨人腰后。巨人如被虛空巨獸撞中,直接飛了出去。但它反應極快,背后一雙黑翼張開,在空中詭異的凝停,然后反腿一蹬,把千夜踢飛。
  
  千夜這一次倒飛百米,撞倒多棵異樹,方才停下。
  
  雙方交換一擊,都受創不輕。巨人眼中早已沒了輕視和傲慢,代之以震驚和凝重。
  
  而千夜的目光則落在他的雙翼上。黑翼雖短,但似乎有一點操縱空間之力,能讓巨人在空中做出種種匪夷所思的動作。
  
  看著這雙黑翼,千夜總有種莫名的熟悉感。
  
  巨人落地,不斷檢視著自己的后腰。那里此刻多了一個血洞,正如泉涌般向外淌血。區區一件獸皮衣,可擋不住青金血劍的鋒銳。
  
  千夜從地上爬起來,活動了一下身體,就將青金血劍收起,向巨人勾了勾手指。
  
  盡管語言不通,可是這挑釁的姿態是各族都通用的。巨人原本還有些遲疑,見狀暴怒,狂吼一聲就撲了上來。
  
  這一次千夜也不用劍,揮拳就迎了上去。雙方頓時一場大戰,拳拳到肉,殺得天昏地暗。
  
  也不知打了多久,千夜一聲暴喝,抓著巨人的一支長腳,將他整個輪了起來,就像揮舞重錘般狠狠砸在地上,頓時在地面上砸出一個數十米的大坑,揚起一陣灰塵。這一擊用力過猛,以至于千夜脫手將巨人甩飛出去。
  
  巨人翻翻滾滾,不知撞斷了多少巨木,直到數百米外方才停下。他掙扎著想要站起來,可是試了幾次,都是栽了回去。
  
  千夜臉色略顯蒼白,這場純靠力量的肉搏也消耗不少。不過他氣息開始快速攀升,大步向巨人走去。有混沌原力凝煉過的身體,千夜的續戰力實是無以倫比。
  
  千夜依舊沒有出劍,他更想活捉這個巨人。巨人明顯是智慧生物,雖然語言不通,但慢慢總能找到溝通方式。力量強大到一定程度時,還可以直接以意志感知的方式交流。拿下這個巨人,里世界的秘密就會揭開一小半。
  
  眼見巨人結局已定,千夜卻突然感覺到陣陣如針刺般的威脅。他當即停步,望向左右。
  
  森林中響起陣陣異樣的沙沙聲,漸漸的,無數影影綽綽的身影浮現。那是一個個和千夜原本追蹤目標類似的生物,就如縮小的巨人。
  
  這一次,千夜終于看清了他們的樣子。
  
  他們身高大約兩米左右,過長的手腳和狹小的身體拼接在一起顯得有些滑稽。他們大多身上裹著獸皮甲,手中拿著長矛或是投槍。武器和衣甲同樣原始簡陋,和巨人所用的差不多。
  
  這些小一號的家伙背后都有兩個突起,好像沒有發育完全的翼翅。
  
  他們雖然武具簡陋,但是速度極快,在速度加持下,無論長矛穿刺還是投槍飛擲都變得極有威力,哪怕是千夜也不能無視。當他們數量多到一定程度,就變得極具威脅。
  
  而此時此刻,在千夜面前至少出現數百個。
  
  他們出現后,并沒有立刻進攻,而是嗚嗚地叫著,眼中即有兇狠也有忌憚,拼命向千夜揮舞著手中的武器,等人數多了之后,才一步步逼了過來。
  
  有些更加高大強壯的,干脆從腰間皮袋里掏出一把慘白色的灰粉,直接涂在臉上。這種粉末有著濃烈刺鼻的臭氣,哪怕千夜站得不近,也覺得那股味道撲面而來。
  
  他們涂了白色粉末,似乎覺得千夜應該害怕,一下子逼近的速度快了不少。
  
  千夜只覺得莫名其妙,不明白這些里世界的原始戰士們是何用意。難道他們覺得可以憑著惡臭將自己熏跑?千夜再怎么不濟,大半天不呼吸也是沒有問題的,更長時間也不是不可能,只要吞吐原力即可。
  
  不過千夜雖然不明白惡臭是何用意,但是對手的數量可是實實在在的多。
  
  眼見對方逼近到百米之內,千夜眼中光芒一閃,忽然一個閃爍突進到武士之中,一把將其中一個武士抓在手里,然后連續閃爍,消失在遠方天際。
  
  武士們頓時一片混亂,拼命向千夜離開的方向追去,連地上受傷不起的巨人都顧不上了。然而千夜虛空閃爍的速度何等之快,轉眼間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下方武士們卻是說什么都不肯放棄,拼命追著,哪怕已經不知道千夜在哪,也是追個不停。
  
  小半日之后,千夜出現在一處天然巖洞內,將手中提著的武士扔在地上。他一動不動,癱在地上,眼睛緊閉。
  
  “行了,別裝死了,我知道你醒著。”千夜道。他說話時,輔之以直接的意識沖擊,只要對方是智慧種族,就能夠大致理解話中意思。這是帝國和永夜強者面對未知智慧種族時的交流手段,最早還是自虛空巨獸身上學來的。
  
  那武士居然聽懂了千夜的話,大吃一驚,一下從地上彈了起來,直接貼到了山洞頂上,雙手雙腳關節反轉,就那樣將自己掛在洞頂。
  
  千夜有些不耐煩地道:“下來吧,別說這里是山洞,就是外面森林,我想抓你,你也逃不掉。”
  
  武士的緊張和戰意慢慢有所緩和,從洞頂落下,全身弓著,保持著時刻能夠逃跑的狀態,盡管這毫無意義。
  
  他盯著千夜,忽然道:“你想要……做什么?”
  
  千夜大為驚訝,沒想到這個家伙居然也會使用意志進行交流。他明明說的就是自己一族的語言,卻表達得清晰流利,單是以溝通交流的秘法而言,已經不在千夜之下。
  
  這種秘法,至少要公爵以上的強者才能掌握。而千夜面前這個家伙綜合實力只是勉強相當于侯爵而已。也就是說,他所掌握的交流秘法品階之高,還在一般永夜秘傳之上。
  
  不過既然能交流,那就好辦了。千夜索性在他面前坐下,道:“我想要知道這里的一切。比如這里是哪里,你們又是什么人,平時都是怎樣生活,太陽為什么是黑的,等等等等。”
  
  這一連串的問題明顯過于復雜,那武士眉頭擰在一起,露出痛苦表情,雙手捧頭,好不容易才弄懂了千夜的意思。
  
  “這里,就是這里……”他似乎并不知道該怎么表達。
  
  千夜轉念一想,也就明白過來。里世界對這個原生戰士來說,就像千夜生活的永夜世界,自然而然就在那里,要說有什么特點,反而不太說得出來。
  
  “好了,這個問題先放下。你們是什么人?”
  
  “人?”
  
  “人是我們對自己的稱呼。”
  
  他明白了,說:“我們是阿圖瓦,意思就是黑暗與黎明之子。我們一共有十三個部落,對應著黑暗與黎明之間的十三顆星辰。我是第二部落的酋長之子。”
  
  千夜走出山洞,抬頭望向天空。天空中一輪黑日高懸,只是沒有了周圍的光暈,所以現在算是夜晚。只不過天空中一片深邃黑暗,哪有半顆星星?
  
  “你說的星辰是什么意思?”千夜問。
  
  “星辰就是星辰,它們只在夜晚出現,放射光芒,為迷途的旅人指明方向……”阿圖瓦的酋長之子說了一大堆。
  
  千夜也聽明白了,這個酋長之子說的就是通常意義上的星星。當然,阿圖瓦語中有另外的稱謂和叫法,但是在意志交流秘法中,會自行轉換成千夜能夠理解的含義,有所偏差也是不大。
  
  千夜又到洞口往外看了看,依舊沒有看到天空中有什么星星。再看看阿圖瓦人特有的暗紅色瞳孔,千夜若有所思,開始切換不同的視界。
  
  可是無論切換到什么原力光譜,千夜都沒有發現夜空中有什么星辰,放眼望去,就只是一顆黑太陽壓倒一切,在那里源源不斷地散發著肉眼難見的原力光芒。
  
  千夜索性不找了,直接把酋長之子拎到洞口,往夜空一指,道:“你說的星辰在哪?”
  
  酋長之子指了指自己的頭,一臉奇怪地道:“星辰當然在我們的心中,你為什么要到天上去找?”
  
  “在你們心中?”千夜隱隱有怒意上涌。
  
  “當然,不在我們心中還能在哪?”酋長之子卻是不懼,反而是理所當然的樣子,又道:“十三圣星離我們的世界非常遙遠,看是看不到的,但如果你用心去感受,就能夠感覺到它們的存在。”
  
  說罷,他又補了一句:“不同血脈的部落,能夠感知到的圣星也是不同的。”
  
  PS:摯友、知己、經紀人和編輯楚懷沙已于16日夜離世。她走得突然,連一句話亦未留下,一切都定格在最后時刻。十五載情義,一朝而逝,心中之痛,無以言表。
  
  她此前亦名風無定,曾著有《大乘紀》和《黑武士皇帝》。當年老友,應都知曉。
  
  此際回想,她還在的時候,吐槽我最多的,大概就是更新了吧。這幾日處理后事,待身后事了,總要完了她的心愿。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