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252 約定完成

看到這時,千夜已經對戰局心中有數。
  
  永夜一方應是公爵帶隊,整支隊伍大約在十人左右,是正常三支小分隊的實力。而阿圖瓦則是出動了數百戰士,并以一位巨人押陣。雙方不知為何起了沖突,血戰一場。
  
  從紙面實力來看,阿圖瓦戰士無疑占盡優勢,他們普通成年戰士就有伯爵水準,一級戰士普遍接近或是達到侯爵級。如蘇石這樣的精銳一級戰士,實力能夠逼近實力侯爵。
  
  但紙面實力只是紙面實力,和真正戰斗力不能劃等號。
  
  從這一戰的結果看,雙方在裝備上的代差已經大到了決定戰局的程度,永夜一方的強者以傷數位,隕落一位榮耀侯爵為代價,擊殺了過百實力伯爵以上的阿圖瓦戰士,以及一位堪比大公的巨人。
  
  阿圖瓦人所用的木矛投槍,幾乎無法攻破永夜強者的重盾,突破戰甲也相當吃力,刺在甲上,留下的基本都是輕傷。但另一方面,永夜強者的原力彈幾乎一槍就是一個血洞,佩劍斬斧也能輕易剖開阿圖瓦戰士那不算強橫的身體。
  
  即使是巨人,也經不過原力槍的反復轟擊。
  
  戰斗起始在半日之前,阿圖瓦損失慘重,應是不得不撤退。而永夜一隊強者則是繼續未竟的路線。
  
  千夜收斂氣息,一路追了下去。永夜強者都算是他的老熟人了,阿圖瓦戰士解決不了的事,他可是很拿手的。
  
  里世界十分奇異,千夜奔行追蹤半日,周圍的景物就沒怎么變過,還是那些遮天蔽日的巨樹,那些遍布在森林中草木圓石,以及那些充滿危險的小獸。如果不是千夜目力和記憶力都極為驚人,都要錯認為自己一直在原地兜圈子。
  
  在這樣一成不變的環境里呆久了,正常點的人恐怕都會變成瘋子。時間稍久,就會失去對方向和距離的判斷。
  
  不過千夜已是追蹤大師,自然能夠克服這些意識上的問題。到后來他索性雙眼微閉,更多憑借感知去判斷方位距離。
  
  就這樣追下去,千夜終于看到了一抹不一樣的痕跡。
  
  在一株巨樹上,留有一條淺淺刻痕,刻痕雖十分微淺,但就像是被尖銳的尖爪劃到,并且還殘余著一絲微不可察的永夜黑暗原力。千夜一看,就知道是蛛魔強者節足留下來的。只是痕跡已經變得很淺,再過一段時間就會消失不見。里世界的一切都有很強的自愈能力,在活性原力環境中,外來原力留下的任何痕跡都會被漸漸消磨。
  
  看到這道痕跡,千夜就知道自己沒有追錯方向,驟然加速,身影消逝在遠方。
  
  遠方林海中,一名魔裔強者望著似乎永遠不會變化的景致,突然變得暴躁,猛地拔劍,一劍斬下側方伸出來的異樹巨葉。
  
  長劍斬到半途,忽然被另一把長劍架住。原本在隊伍前方的魔裔老人忽然出現,揮劍攔下了這名強者的佩劍。
  
  “不要留下無謂的痕跡。”老人緩道。
  
  那魔裔強者看著老人深沉雙眼,額頭見汗,解釋道:“我,我只是……”
  
  “不用解釋。不過,你要記住,我們的敵人并不僅僅是那些土著,這些異樹、灌木、野獸飛蟲,甚至整個里世界都是我們的敵人。”
  
  魔裔強者吃了一驚,“里世界是我們的敵人?”
  
  老公爵點頭,道:“沒錯。”
  
  “但它們又動不了……難道那些沒有生命的石頭也是?”
  
  “在世界意志的加持下,任何東西都會有意識,有智慧,甚至有自己的靈魂。”
  
  魔裔強者將信將疑,但是不知怎么,此刻再看周圍的一切,都覺得這些草木樹石,似乎都長了眼睛,在默默地注視著自己。
  
  他這才發覺,為何自己會變得易怒,其實真正原因還是來自于隱隱的不安,來自那種不知危險從何而來的恐懼。
  
  “走吧,不要讓自己的一時失控暴露了蹤跡。”老公爵收了劍,回到隊伍前方,繼續前進。
  
  一名蛛魔榮耀侯爵來到魔裔強者身邊,放低了聲音,問:“佩德大人,我們要去尋找什么?”
  
  佩德搖頭,“我也不知道。這次一切行動都是由里嘉大人主掌。”
  
  蛛魔侯爵道:“剛剛里嘉大人的話我也聽到了。這見鬼的地方確實詭異,不過我們已經有了防備,那就不算什么了。危險?是指那群還未開化的土著嗎?我們在里世界的軍隊,能夠輕松掃平那群土著吧。”
  
  佩德神色稍稍放松了些,微笑道:“確實,那些家伙剛上來的時候還是挺嚇人的。不過他們就只會嚎叫和沖鋒,實在是和送死沒有分別。只是可惜了洛瑞。”
  
  蛛魔侯爵道:“他運氣不好。”
  
  “走吧,早點完成任務,早點回去。這見鬼的森林,我是一刻也不想多呆了。”
  
  “也對。”
  
  佩德和蛛魔侯爵加快腳步,跟上了前面的隊伍。從一株大樹樹下走過時,佩德忽然停步,抬頭,仿似感知到了什么,身體都在微微顫抖。
  
  “你怎么了?”蛛魔侯爵問。一位堂堂的魔裔榮耀侯爵竟然會顯出恐懼,實在是有些不可思議。
  
  “那,那有片葉子。”
  
  蛛魔順著他的目光望過去,看到一片長達數米的巨大樹葉,葉片寬厚,顏色墨綠,上面還有細細的絨毛,在光線之下清晰可見。不過森林中到處都是這樣的異樹,放眼望去,視野內同樣的葉片沒有一千,也有幾百。這片樹葉有何不同?
  
  佩德卻死盯著那片樹葉,手下意識地握緊了劍柄。
  
  他忽然意識到自己的失態,道了聲“沒什么”,就和蛛魔一起向已經走遠的隊伍追走。才走出幾步,佩德突然閃電般回頭,又盯住了那片樹葉。
  
  巨大的樹葉靜靜地懸掛著,就如先前一般。森林中沒有風,所以它沒有絲毫的動作。不止是它,所有的樹葉都一樣,以各種姿態伸展在空中,都凝如雕塑。
  
  放眼望去,整個里世界的時間好像凝固了一樣。除卻他們這些行走在其中的人,周圍的景物就像是從一個時間段里截取的某一刻,永遠定格。
  
  佩德又盯著那片樹葉看了好久,直到蛛魔侯爵忍不住催促,才收回目光,匆匆而去。
  
  “那不過是一片樹葉而已,有什么不對嗎?”蛛魔侯爵有些好奇地問。
  
  佩德猶豫了一下,才說:“我總覺得,它在看我。”
  
  “看你?”
  
  “是的,我們在路過的時候,它好像動了一下。就像……轉頭看了我一眼一樣。”
  
  “這些見鬼的樹葉還會動?”蛛魔侯爵是真正的好奇了。可是望向周圍,除了他們自己外,視野中哪還有一個會動的東西?
  
  “也許是我眼花了。”佩德自嘲。
  
  蛛魔侯爵臉色漸漸變得難看,佩德是魔裔中出名的狙擊手和殺手,眼力和感知自是格外出色,怎么可能會眼花看錯?
  
  不過他看到佩德雖然那么說,卻又向自己使了個眼色,便心下會意,點頭道:“可能是這幾天太累了吧。好好休息一下就好了。”
  
  “走吧,隊伍已經走遠了。”
  
  他們匆匆遠去,這個時候,身后那片樹葉緩緩彎曲,就像是轉頭,望著他們的背影。
  
  這個時候,在行將完工的高塔下,梅斯菲爾德之主帕洛奇亞靜靜站著,俯瞰著面前無限延伸的里世界。
  
  在他身后,一名魔裔公爵正在匯報:“所有零部件都已經安裝完畢,只剩下最后的測試和封裝。工期大約還需要三天左右。目前收攏到的部下共有七十六位,其中伯爵級的為三十位,他們需要佩戴必要的武器和護具才能在這里自由行動。不過經過這些天來的調試,我們的護甲已經更能夠適應這里的環境。伯爵們已經能夠變成相當有效的戰力。”
  
  公爵頓了一頓,見帕洛奇亞沒有反應,便進行下一項的匯報:“目前一共收集到一百一十套各種備用零件箱。修建完這座高塔后,我們還有足夠的備件修建兩座額外的高塔。有三座高塔,定位精度會提高很多。”
  
  “探索隊伍已經回來了一支,沒有有價值的收獲。不過他們發現了一些可以利用的材料,這樣在建筑后面的高塔時,工程進度會提高百分之三十。”
  
  梅斯菲爾德之主雙眼深邃,聽到這里,忽道:“外面的探索隊還有幾支?”
  
  “還有兩支,其中有一支剛剛派出去,還沒有到回報的時間。由里嘉大人率領的探索隊伍,應該在昨日返回,但是到現在還沒有消息。如果今晚還沒有消息,那么我會調派其它隊伍前往救援。”
  
  梅斯菲爾德之主緩道:“不用找了,他們已經回不來了。”
  
  公爵一怔,“這……”
  
  “召集戰斗部隊,今晚出發,由我親自帶隊。我倒要看看,這里世界究竟隱藏著什么秘密。”
  
  “魔皇陛下的意思,是希望你和永燃之焰大人匯合后,再進行下一步的行動。”
  
  “永燃之焰到現在都沒有消息,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而我們已經有了線索,那就先行動吧,不等他了。”
  
  公爵依然有些猶豫,“可是,您一走,高塔這邊的守備就空虛了。”
  
  “兩天之內我就會返回。”
  
  公爵這才松了口氣,不敢再多勸,匆匆離開,去做出戰準備。
  
  帕洛奇亞面無表情,始終凝望著遠方,誰也看不出他心里在想著什么,只有眼中深處,隱隱有光芒閃動。
  
  熔巖古堡內,魔皇手中的書恰好翻到了最后一頁。他合上了書,微笑道:“再好看的書也總有看完的時候。哈布斯卿,我們的約定已經達成了,不是嗎?”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