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255 這是戰爭

在第一個阿圖瓦戰士自爆后,又有幾名阿圖瓦戰士先后自爆,每名戰士自爆后都會猛烈沖擊死域,為后續戰友開出更深入的通路。
  
  并不是每個阿圖瓦戰士體內都有晶體,只有那些實力明顯強出一截的戰士才會有晶體,也只有他們才有自爆的能力。這些明顯更加優秀的戰士都是沖在最前,直到難以前進時就會毫不猶豫地的自爆,為后面的戰友爭得數米乃至一米的前進空間。
  
  一輪輪的自爆沖擊,讓帕洛奇亞也為之動容,那高高在上的死域都有所動搖。
  
  不得不說,阿圖瓦勇士們找到了最能夠發揮自己實力的方式,那就是自爆。只有自爆,才能避開在裝備和戰術上的巨大劣勢。只是這種方式,過于悲壯。
  
  沖鋒中的阿圖瓦戰士們卻不覺得,所有目光都集中在帕洛奇亞身上。他們前赴后繼,只是為了用血肉鋪就一條通向帕洛奇亞身邊的道路。
  
  只是,當到了帕洛奇亞身邊之后,又能會如何?
  
  “還能怎樣?”在最初的震驚過后,梅斯菲爾德之主的臉上只剩下冷笑。
  
  轉眼之間,還在沖鋒的只剩下百余戰士,他們中已經沒有了能夠自爆的戰士。而失去自爆沖擊,帕洛奇亞的死域重新變得無可抵抗,一眾阿圖瓦戰士迅速褪去色彩。
  
  一直蓄勢待發的魔裔強者再次出擊,借死域之威肆意收割著殘存阿圖瓦戰士的生命。一時之間,死域當中成為了無情的屠殺場。
  
  這個時候,最靠近的阿圖瓦戰士距離帕洛奇亞還有三十米。這是一躍可至的距離,此刻卻成天塹。
  
  “再勇敢的螻蟻,也仍然是螻蟻。”魔裔君主冰冷地下了斷語。
  
  魔裔強者正在收割生命,眼前卻忽然一暗,兩個極為高大的身影幾乎遮蔽了天空!兩位巨戰神凌空撲擊,合身砸向帕洛奇亞直屬的魔裔強者。
  
  這些魔裔強者大多出自梅斯菲爾德家族,許多還與帕洛奇亞有著相當近的血緣嫡親關系。他們久經戰陣,歷戰經驗無比豐富。凌空撲擊的巨戰神雖然聲勢浩大,可是在他們眼中,全身各處都是破綻。
  
  這些強者都是極為果斷,出手如電,剎那之間兩位巨戰神各處要害就多出無數傷口。
  
  一擊得手,幾個經驗豐富的魔裔強者卻并沒有感到高興,勝利似乎來得太容易了,巨戰神根本就沒有還手,甚至連抵抗都沒有。
  
  一名魔裔榮耀侯爵眼尖,瞬間看到巨戰神的手居然是插進自己的胸口,一剎那間腦中完全空白,失聲叫道:“快躲!”
  
  然而已經晚完了。
  
  兩團血肉風暴瞬間淹沒了一切,然后竟然在死域中形成兩朵蘑菇云,在一聲響徹云霄的驚爆聲當中,冉冉上升。
  
  如此奇景下,凡是被涉及到的魔裔強者在都被撕得粉碎,化為血肉風暴的一部分。甚至數十米內,死域都被滌蕩一空!
  
  兩位大公級強者的悍然自爆,無論怎樣形容其威力都不為過。就在帕洛奇亞遽然動容之時,最后一位巨戰神瞬間出現在魔裔大君面前,一手插向自己胸膛。
  
  然而,一只蒼白、修長、骨節分明的手,搭在了他的手腕上,巨戰神的手就此凝停,再也無法深入。他已經觸摸到自己的晶體,卻永遠都失去了捏碎它的力量。
  
  帕洛奇亞凝視著近在咫尺的巨戰神雙眼,緩緩地道:“螻蟻就是螻蟻。你以為,你們的犧牲會有意義?只要我屹立不倒,梅斯菲爾德哪怕只剩下最后一個族人,也永遠是魔裔名門。”
  
  最后的巨戰神勉強張了張嘴,可是卻沒有任何聲音發出。他身體早已僵硬,勉強能夠轉動的眼珠望向周圍,看著滿地不分彼此的血肉碎末,眼角終于流下兩顆熱淚。
  
  死域雖然動搖,可是帕洛奇亞的防御幾乎完好無損,巨戰神也就遲遲沒有等來期待中的驚天一擊。
  
  這一仗,還是敗了。
  
  千夜手如磐石,搭在扳機上的食指紋絲不動,始終沒有壓下去。這個時候,是帕洛奇亞死域最弱的時候,卻也是他戒備和身體防護最強的時候,哪怕一擊命中,也難以給他帶來多少傷害,下次卻不可能再有類似機會了。
  
  帕洛奇亞忽然抬頭,冷笑:“我就知道不會只有這點花樣。”
  
  空中出現一道若隱若現的身影,以不可思議的高速落下,直撲帕洛奇亞!
  
  帕洛奇亞眉心中突然射出一道灰氣,仿若一柄極為銳利的灰刃,直刺撲來的身影。那道身影卻不閃不避,任由鋒銳無匹的灰氣自眉心中穿過,自己如驚虹落下,雙手持矛,插在帕洛奇亞肩頭!
  
  那是蘇文。
  
  帕洛奇亞雙眼抬起,望向蘇文美麗而又充滿英氣的雙眼,帶著贊賞道:“你傷到我了,非常不錯!”
  
  蘇文的長矛穿透了帕洛奇亞的防御領域,又刺穿了他的肩甲,大概入肉一指,僅此而已。
  
  能夠傷到梅斯菲爾德之主,以阿圖瓦守護圣族的實力,已經算是奇跡。可是這場戰爭,卻是輸了。原本雙方的實力就不對等,能夠戰到這一步,可說雖敗猶榮。
  
  可是蘇文卻不這樣想,她一聲高呼:“阿圖瓦寧死不敗!”左手閃電般插進自己的胸膛,血肉風暴旋即淹沒了帕洛奇亞!
  
  片刻之后,梅斯菲爾德之主的身影再次浮現,周圍血肉飄散,肩上只剩下空蕩蕩的擲矛,握矛的少女,已然消逝。
  
  那些飄散的血肉,沒有一絲一毫沾在帕洛奇亞身上。身為梅斯菲爾德之主,被原始土著的血肉沾到身上,都是奇恥大辱。
  
  帕洛奇亞臉色鐵青,連續的打擊已經徹底激怒了他,他正想回頭,尋找那些廢物手下,忽然間感覺到了什么,一頭長發猛然飄飛!
  
  瞬息之間,他轉身,回首,就看到一顆被一雙黑翼環繞著的子彈徐徐而來。
  
  帕洛奇亞不及拔劍,只有抬手,擋住了那顆奇異的原力彈。他耳中響起撲的一聲悶響,那顆原力彈直接穿透了他的手掌,代價僅僅是上面環繞著的黑翼消失。
  
  原力彈繼續向前,穿透帕落奇亞已經跌到谷底的防御領域,洞穿胸甲,毫不停留地沒入胸膛,又自背后透出。
  
  帕洛奇亞的身軀突然膨脹,仿佛吹了氣一樣,脹大到原本的數倍。但他臉上浮起灰黑魔氣,脹大的身體竟一分一分地被壓了回去,漸漸恢復原狀。
  
  又是撲的一聲,他胸前背后的傷口炸開,爆出一團灰氣。這些都是原力彈中所含的混沌原力,被帕洛奇亞以驚天魔氣強行逼出體外。
  
  看著一縷混沌原力緩緩下落,帕洛奇亞下意識地伸手去接,入手時才發現,這縷原力竟是驚人的沉重。極端的沉重帶來的是極致的鋒銳,這縷混沌原力直接切開了帕洛奇亞的手掌,落向地面,又在地面上切出一道細細裂口,就此消失。
  
  帕洛奇亞面無表情,忽然騰空而起,飛向遠方天際。
  
  他居然逃走了,絲毫不顧還有二十多位幸存的手下。
  
  一切都發生得太快,直到帕洛奇亞升到云端,蘇石一聲撕心裂肺的叫喊才沖出喉嚨:“不要!!”
  
  千夜也一躍而起,身影閃爍,直接出現在帕洛奇亞原本所在的位置。只是他也沒想到梅斯菲爾德之主竟如此的果決,居然毫不猶豫地直接遁走,讓千夜的后續追擊撲了個空。
  
  千夜抬頭,看了看緊貼云層,迅速遠去的帕洛奇亞,沒有去追,而是將目光落在還留在原地的永夜強者們身上。
  
  所有的永夜強者都來不及反應,直到千夜出現,也只有寥寥數個明白過來發生了什么。他們轉身就逃,絲毫沒有留下來一戰的想法。連梅斯菲爾德之主都跑了,他們這些公爵侯爵留下來干什么,送死嗎?
  
  其他它永夜強者雖是慢了一拍,但也都反應過來,剎時一哄而散。
  
  實在是劇變驟生,千夜又威名在外,這些永夜強者本能地都選擇了逃跑。千夜戰力早已壓倒普通公爵,已是共識。而且他出手又是威力極大,往往一擊之下見生死,和千夜對上,敗就是死,幾乎沒有幸存余地。
  
  這也使得千夜變成永夜強者心目中最不愿意遇到的敵人。相比之下,哪怕夜瞳實力戰力很可能在千夜之上,他們也更愿意面對夜瞳。
  
  雖然永夜強者們都很清楚,如果留下來全力一戰,敗的會是千夜。但是千夜敗了能夠退走,也不妨礙敗走之前收割幾條生命。永夜強者都是生命悠長,誰也不希望倒霉的會是自己。
  
  眼見眾強者作鳥獸散,千夜早有腹案,身影如電,來回穿梭,轉眼間就將七八名強者斬殺。而其余的強者則借機逃得不知去向。
  
  戰局已定,千夜返回原處,見蘇石跪坐在戰場中央,雙手捧著混合了血肉的泥土,全身都在顫抖。
  
  他手中這捧泥土,不知都混了誰的血肉,肯定有蘇文,也有三位巨戰神,以及那些魔裔強者。他們生前為死敵,死時卻為一體,你中有我,難分彼此。
  
  聽到千夜的腳步聲,蘇石抬頭,顫聲道:“你為什么不去追毀滅黑魔鬼?”
  
  千夜默然片刻,方道:“這是戰爭。”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