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256 潛入營地

什么是戰爭?
  
  蘇石顯然不太理解千夜這句話,千夜也不想解釋。阿圖瓦部落之間也有沖突,但那不是戰爭。
  
  戰爭的目的是最終的勝利,而不是某個人的生死。
  
  梅斯菲爾德之主被千夜一槍重創,在短期內無法返回戰場,但是具體傷有多重,千夜也不清楚。如他這樣的大君,保命能力無以倫比,別說是千夜,就是張伯謙在場,林熙棠復生,也不見得能夠留得下他。
  
  與其追上去沒結果,還不如擊殺這些永夜視為棟梁的強者,可以有效削弱永夜的戰爭潛力,也是能真正讓永夜議會感到痛的方法。
  
  阿圖瓦以眾多生命堆積,尤其是蘇文的最后自爆,方才換來千夜出手一擊的機會。蘇石自是對帕洛奇亞恨之入骨。只是千夜不可能照顧他的心情,因為這是戰爭。
  
  蘇石跪地,無聲抽泣,他不知道是該怪千夜還是該怪自己。到了最后,他終于調整好心情,低聲道:“我先回去了,這里有太多我的族人,需要帶人來收拾他們的尸骨。”
  
  千夜理解他的心情,嘆了口氣,道:“像帕洛奇亞那樣的家伙,永夜不止一個。”
  
  蘇石全身一震,點了點頭,就沒入林中。
  
  千夜在戰場上走了一圈,簡單打掃了一下戰場。剛剛他連著擊殺了八名永夜強者,包括一名公爵、三名侯爵和四名伯爵。這些強者又給千夜增添了不少身家,特別是貢獻的戰備物資和彈藥,讓千夜在很長時間內都不用考慮后勤了。
  
  蘇石的離開在千夜意料之中,用不了多久,阿圖瓦部落就又會找上門來。永夜大君數量,恐怕遠不是阿圖瓦們所能想象的。
  
  無論大君天王,每一個放開了打,都是可以毀滅一片區域的戰爭機器。帕洛奇亞在里世界大地上留下的那道傷痕就是明證。哪怕有活性原力消蝕,這道原力恐怕也要幾十甚至是上百年才能被自然慢慢消融。
  
  以往帝國與永夜爭戰,這些至高強者間戰斗時都很注意分寸,盡量不給世界造成不可逆轉的傷害。哪怕是在對方地盤上也很注意,以免將來受到報復。
  
  而且無論帝國還是永夜,都把對方疆域視為自己未來領土,自然不會干千里焦土的事,畢竟永夜世界就那么大,可居大陸數量更少。
  
  但是里世界就不一樣,這個無比巨大神秘的新世界,有著遠超永夜世界的恢復力,而且這里土著的阿圖瓦部落文明原始落后,天王大君更不會對他們有多大的同情心。就算想要收服,也得狠狠殺掉一批,才能完全讓他們放棄抵抗之心。
  
  離開戰場,千夜就向高塔所在的位置奔去。這一次他絲毫沒有保留,速度全開,貼著森林樹梢掠行,入夜時分高塔已遙遙在望。
  
  千夜潛行,接近,暴起突擊,無聲無息地解決了外圍守衛放哨的兩名伯爵。看到伯爵全身的防護戰甲,以及把整張臉都遮住的頭盔,千夜就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他將其中一個身材與自己相似的伯爵盔甲扒下,套在自己身上,就向高塔走去。
  
  高塔下已經建起一座營地,很具規模。門口站著幾名伯爵把守,內部營房排列整齊,夜里已經點上了搖曳的燈光。
  
  千夜走入大門時,門口的伯爵只是向他看了一眼,并未多做盤問。此次進入新世界,所有伯爵的防護裝具都是制式裝備,外表看起來一模一樣。
  
  自己穿戴之后,千夜感覺這套裝備并不怎么合身,主要是隔絕效果也不算太好。一般伯爵穿了裝備,也仍然會被活性原力折磨,并不舒服。再加上他們也不知道何時才能返回永夜,士氣自然低落。無論外面守衛,還是營區內看到的伯爵,個個都有些垂頭喪氣。
  
  千夜不疾不徐,從營地中間走過。
  
  營地修建基本材料大多是在里世界取材,每座營房都相當寬敞,甚至堪稱奢華,以致若大營地內,總共也就是一百套不到的居處。
  
  想想也對,永夜此次進入里世界的最差也是伯爵,而且是伯爵中的佼佼者。放到永夜世界,他們也都算是大人物了,哪會委屈自己?
  
  除了營房居處,營地內倉庫、防御和娛樂設施一應俱全,甚至一些營房還加裝了隔絕原力的設備,可以讓強者們在沒有活性黑暗原力的環境下放松休息。
  
  營地邊緣,則是建起了一整排的工坊。工坊中全都是移動式生產設備,價格可比同類型固定式設備要貴上十倍不止。當是這排工坊,就比千夜在墉陸上的領地加在一起都要有價值。
  
  高塔已經修建完成,上面還有幾個工匠,正在做最后的調試。
  
  一名工匠剛剛從塔上下來,走進一座營帳。千夜心中一動,裝作無事閑逛,慢慢走向營帳。
  
  工匠在營帳內沐浴換衣,換上平時的衣甲,就走向營區角落的一座營房。他并沒有戴面具,顯然是位侯爵。
  
  一位侯爵級的工匠,千夜在心中略一思忖,就行若無事地改變了路線,跟著那名侯爵工匠,等他進入房間后,就走過去敲了敲門。
  
  片刻后,侯爵開門,看到門外的伯爵,當即一臉不耐煩,斥道:“今天的活不是已經干完了嗎?我早就說過,沒什么事不要來煩我!……哦……”
  
  他低頭,看著憑空出現、抵住自己胸口的短槍,臉色漸漸變得慘白,道:“曼殊沙華?”
  
  “眼力不錯,不請我進去坐坐嗎?”
  
  侯爵默默地讓開了路,等千夜走進,就小心地關好房門。
  
  千夜在房間里轉了一圈,贊道:“真不錯。”
  
  這間營房包括一間臥室,有獨立的客廳餐廳及廚房,甚至還有一間書房。條件之完善,哪像是異世界開拓的暫時住所?相比之下,帝國就要簡樸得多。至于千夜自己,基本一人行動時都是露宿野外,連營帳都省了。
  
  侯爵工匠有些局促不安,試探著道:“千夜大人,您有什么要求我會盡量配合。不過我也要提醒您一下,帕洛奇亞陛下很快就會回來了。”
  
  千夜淡道:“他剛傷在我手里,一時半會恐怕回不來了。你也不用等他了。”
  
  侯爵全身一震,有些將信將疑,卻不敢置疑。千夜用手指了指沙發,他只得老老實實在千夜對面坐下。
  
  千夜淡道:“你好好回答我的問題,我就不為難你。這座塔是干什么的?”
  
  工匠有些遲疑,道:“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
  
  千夜笑了笑,道:“不清楚也沒關系,只要你清楚一件事就好,那就是我殺了你也能從這里出去。帕洛奇亞不會出現,而其他的家伙,沒有人敢真正站在我的面前。”
  
  侯爵工匠苦笑,“您有虛空閃爍,原初之槍,還有曼殊沙華在手。誰攔誰死,這個我怎么會不知道?只是我真的說不太清楚這座高塔的用途。”
  
  “這些工匠中,你的修為已經是很靠前的了。還跟我說不知道?”
  
  “不瞞您說,高塔都是普瑞特蒂克大師親自設計的,我們只是學會了建造和組裝的方法。里面最重要的核心部件全都是從永夜運進來的,已經預先造好封裝,一旦封印有所損傷,立刻就會報廢。我也只能憑著經驗,猜測一些高塔的用途。”
  
  “好,那你猜測的用途是什么?”千夜繼續問。
  
  “這座高塔似乎是發射某個特殊頻率的原力波動,然后接收和分析特定的波動訊息。它發射的原力波動頻率極高,而且耗能巨大,瞬間釋放的最高原力相當于大君出手一擊。這樣大功率的原力波動,應該不僅僅是為了傳遞得更遠,還應該有引發某種共鳴的作用。”
  
  “誰負責高塔的使用?”
  
  “是帕洛奇亞陛下自己。啟動裝置只有陛下的氣息才能開啟。”
  
  千夜若有所思,“那現在修建到哪一步了?”
  
  “設備安裝已經全部完成,分項測試也已完成大半,只需要半天時間就可完成。最后一步,則是需要陛下親自開啟。”
  
  千夜換了個姿勢,手指輕敲扶手,道:“這樣的高塔,一共要修多少座?”
  
  “最少一座,最多三座。目前我們的進度很順利,所以已經派人出去探索,尋找合適地址修建新的高塔了。”
  
  “最后一個問題,你們準備怎么回永夜?”
  
  侯爵一臉無奈,攤手道:“不知道”
  
  “真不知道?”
  
  “或許魔皇陛下或者帕洛奇亞陛下知道,至少和我交好的大公洛倫佐也不知道怎么樣才能回去。”
  
  “那你們能夠和永夜那邊聯系嗎?”
  
  “通過高塔能夠聯系,我們剛剛測試過通訊功能。不過能夠發送和接收的訊息都很有限。”
  
  千夜凝思片刻,道:“不對吧,里世界和外面明明有通道相連,通訊應該不會那么困難才對。你別跟我說這里和大漩渦一樣。”
  
  侯爵道:“其實我也一直感到奇怪。通訊過程出乎意料的困難,就好像有人在刻意地干擾一樣。我們不是聯系不上永夜,而是根本聽不清對面在說什么,發送過來的訊息和圖像也是一片混亂,幾乎無法辨識。”
  
  千夜來到窗前,看著不遠處的高塔,問:“它最核心的部件在哪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