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268 瘋狂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千夜知道不能指望阿圖瓦部落能有什么戰爭概念,圣山的概念對他們來說更多的是一種信仰。凡事牽扯到了信仰,也就意味著沒有什么商量的余地,哪怕千夜有圣靈口諭的光環加身,那也不行。
  
  千夜打消了撤回前線部隊,收縮戰場,在圣地和梅丹佐打一場的想法。但也不會坐視阿圖瓦添油式的愚蠢戰術。此刻再趕過去怎么都來不及了,無光君王真要發威的話,幾百阿圖瓦戰士加上巨戰神也支撐不了多久。
  
  是以千夜抓住長者,幾乎是在他耳邊吼著:“如果你不想讓這些戰士白死的話,那就聽我的。只有我才能對付毀滅黑魔鬼,聽明白了嗎?”
  
  長者盯著千夜,片刻后方道:“我不是相信你,而是相信圣靈。”
  
  “如果不是為了殺掉那個毀滅黑魔鬼,我也不需要你們相信我。”和這群原始且固執的阿圖瓦人打交道,也讓千夜感到十分疲勞。他剛剛經歷了安度亞的永別,此刻心情十分不好。
  
  不知是意識到自身的不足,還是此前一役的慘重損失讓長者改變了心意,他放緩聲音,道:“這一戰我們會聽你的。請你記住,我們阿圖瓦的勇士無懼犧牲。”
  
  “犧牲和送死是兩個概念。”這句話含義有些過于復雜,千夜也不知道長者能不能聽得懂。
  
  拿到指揮權,千夜即刻重新整編部隊,將所有能夠出發的部隊集結在一起,重新指定了指揮官。這一次他集結了整整五百戰士,外加三名巨戰神。這批部隊離開,圣地中就只剩下老弱病殘。
  
  面對整編完畢的部隊,千夜猶豫了一下,方道:“有結晶的戰士站出來。”
  
  大約一百余名戰士應聲而出,千夜道:“戰斗開始,你們的任務都清楚了吧?”
  
  “盡可能沖近毀滅黑魔鬼,削弱他的防御。”為首的戰士大聲道。他就像在說一個再普通不過的戰術,而不是要用自己和戰友的生命去鋪出一條路。
  
  千夜點頭,最后檢查了一遍他們的裝備。其實也沒有什么好檢查的,阿圖瓦戰士的裝備原始
  
  而簡陋,這么短的時間內也開發不出什么新裝備。
  
  戰前準備完成,千夜就命部隊沿預定路線向戰場進發,只是他限制了行軍的速度,這樣預計會在一處相對復雜的地域相遇梅丹佐。地形的復雜,對于生活在里世界里面的土著戰士們是絕對的優勢。
  
  此刻在遠方,無光君王凝立空中,腳下是成片的尸體。兩名巨戰神還保持著戰斗姿態,顯然奮戰到了最后。只是他們的死狀也是最慘,肢體都沒能保全。
  
  血族下屬們正在打掃戰場,梅丹佐不知在想著什么,片刻后回過神來,道:“這些土著身上能有什么好東西?不用收拾了,直接出發。”
  
  血族們自然不敢質疑,但一頭蛛魔侯爵卻道:“陛下,這些土著戰力不低,他們本身就非常有價值。”
  
  梅丹佐雙眉微挑,沉聲道:“你這是在質疑我的命令?”
  
  “不敢,只是提一個建議,供您參考。”
  
  梅丹佐雙眼深處隱約閃動著危險的光芒,聲音變得平靜柔和:“你別忘了,哪怕是純凈世界的新秩序建立之后,夜之女王也會是最重要的支柱,你們蛛魔還沒有資格凌駕于現在的血族之上,更不用說你一個小小侯爵,戰死在里世界實在是再正常不過了。”
  
  蛛魔侯爵并不如何畏懼,道:“我是蛛后的直系血裔。”
  
  梅丹佐眼中閃過奇異的神色,柔聲道:“看來劣等物種就是劣等物種,你始終不會明白,擁有蛛后血裔并不能讓你變得更加安全,而只會使你顯得更加可口。”
  
  蛛魔侯爵臉色瞬間大變,正想逃跑,眼前的梅丹佐一陣模糊,就此消失。而他胸口則是突出一截劍鋒。
  
  梅丹佐手腕下壓,一下將蛛魔侯爵切成兩半。鮮血噴了他一聲,梅丹佐卻是雙眼微閉,顯得非常享受。許久之后,他才睜開雙眼,自語道:“蛛后的味道,果然是世間至味!”
  
  所有血族下屬都默默地做著自己的事,好像都變成了聾子和瞎子,什么都看不到,什么也沒
  
  聽見。
  
  梅丹佐忽然笑了笑,道:“不用害怕,也不必擔心。蛛魔以前不過是下等種族,和我們高貴的血族根本無法相提并論。其實你們并不清楚血族的歷史和底蘊,也不清楚鮮血長河曾經造就過多少偉大人物。哪怕是魔裔,未來也只能成為我們的附庸。”
  
  血族下屬們紛紛點頭,一副與有榮焉的樣子。可是他們心中怎么想,就是另一回事了。至少現在這些跟著梅丹佐的,都是在暮光之役當中甚至是之前就投降了的,這樣的行為怎么都和高貴沾不上邊。
  
  他們實力放在那里,也都有起碼的自知之明,知道血族就算如梅丹佐說的那樣日后能夠崛起,也肯定和他們無關。
  
  梅丹佐也不勉強,紫黑血氣一卷,將身上鮮血全部吸收。
  
  他望向圣山的方向,帶著近乎有些癲狂的神情,以無人聽得清楚的聲音喃喃自語:“你們永遠不會知道,血族曾經同時有過兩位圣山!你們永遠不會知道……”
  
  所有血族下屬都很有默契地向遠方搜索,盡量遠離梅丹佐。他們只是些小人物,既不清楚梅丹佐和夜之女王的關系,也不知道梅丹佐敢于斬殺蛛后血裔的底氣。作為長生種,特別是戰爭開始前就投降的長生種,他們只想活下去,活著離開這該死的里世界。
  
  “不必收拾了,我們出發。我想在前面,會有更多的土著等著我們。”梅丹佐說罷,緩緩向前,一眾血族下屬加快腳步,急忙跟上。
  
  剛剛起步,梅丹佐忽然停步,揮手間灑著數片紫黑血刃,將周圍數棵異樹斬斷。
  
  “看得夠多了吧?”梅丹佐冷笑。
  
  一眾血族下屬不知道無光君王在說什么,只是默默跟在他身后,一個個戰戰兢兢,眼神都不敢四處張望。
  
  遠方,千夜的意志依舊和母樹鏈接在一起,冷冷地注視著梅丹佐。幾株異樹被斬倒,讓母樹的視界出現幾片黑區,但是很快被其它異樹的視界填補。除非梅丹佐將里世界所有異樹都砍光,否則不可能逃脫母樹的監視。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