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277 遠去的希望

安文臉色蒼白,不需要多高的智慧就能明白這筆恐怖的債務意味著什么,即使他將來順利成就大君,沒有百年時光也休想能還清欠帳。
  
  “你不能這樣!”
  
  “我當然可以,而且不是在開玩笑。”普瑞特蒂克的臉上看不出絲毫笑容。
  
  安文皺眉,“我做錯了什么?”
  
  “我很愿意幫你,但如果你始終是這種溝通的方式,那我也沒辦法幫你。至少,在花了議會如此多的資金,你有義務把整件事情解釋清楚。至少要讓我明白,建造這個工具的意義何在。我相信,你有辦法讓我聽明白。”
  
  安文也冷靜下來,想了想,說:“它的意義在于,讓我們有一種全新的、效率極大提升的方式去探索我們的世界。它一旦建成,不光可以用來計算原力的存在形式,還可以應用在各個方面。比如說,可以用來支持命運儀軌的結果分析,可以模擬虛空原力的運動,甚至可以用來預測各個大陸的天氣和災難。總而言之,凡是需要分析和計算的領域,它都可以派上用場。正是為了達到這一目的,我才會不斷調整設計,擴大規模。有了它,我個人的計算能力能夠提高百倍以上。而在將來還可以不斷改進,繼續提升。”
  
  面對安文的長篇大論,普瑞特蒂克閉目凝思,片刻后方道:“如果真能達到你說的效果,那也就意味著,議會將在技術上全面壓倒人族。也許幾百年后,憑借技術上的優勢,我們就能夠完全抵銷人族在修煉方面的優勢。至少,我們的戰艦主炮可以更新兩代。”
  
  安文嘆了口氣,道:“它完全可以優化彈道,但我并不希望它過多的用于殺戮。至少和殺戮人族相比,探索世界和虛空要有意義得多。”
  
  “什么東西有意義,你說了不算。也許一百年后,等你有資格決斷大事時,再來說這樣吧。眼下,我要看看你這個工具的效果。”
  
  安文想了想,道:“它已經完成大半了。計算天象災害或許還有些吃力,但是輔助命運儀軌足以勝任。”
  
  “好,我正要進行一次新的預言。準備好了就開始吧。”
  
  安文飛奔回到自己的房間,以眼花繚亂的動作啟動了那臺神異的機器。只是這臺機器的啟動實在太過復雜,光是撥動的齒輪和開關就有好幾百個。
  
  普瑞特蒂克耐心地等安文完成準備,然后就啟動了命運儀軌。和手忙腳亂的安文相比,普瑞特蒂克的動作就顯得云淡風清,只是一揮手,百道各不相同的黑暗原力就灑向命運儀軌,落在預定的節點上。
  
  虛空中的命運儀軌微放光芒,多條軌臂的運轉瞬間發生改變,在儀軌的中心處,隱隱出現閃爍光芒。
  
  在哈布斯看來,這些光芒似乎都是些毫無意義的光點和光帶,可是它們每一次閃爍,竟又在隱隱與他血核的脈動相響應。
  
  哈布斯微微皺眉,感覺這一次的命運預言或許和血族有關。
  
  普瑞特蒂克驅動命運儀軌后,雙瞳隨即擴散,布滿整個眼眶。在這種狀態下,他能夠窺視到一縷命運長河的變化。
  
  這是普瑞特蒂克的獨有天賦,也是他能夠成為新一代大預言師的理由。哪怕命運千變萬化,在短短剎那,普瑞特蒂克依然能夠抓到命運的流向。
  
  旁邊安文也緊盯著命運儀軌的變化,無數數據自他手中流出,化作光帶,源源不斷地送入那臺儀器中,而機械上每個齒輪、每個杠桿,乃至每顆晶體的閃爍都會產生數據,以難以理解的方式匯總后,再反饋給安文。就這樣,安文和機器間形成兩道數據洪流,往復不休。
  
  一邊觀察,普瑞特蒂克還有余力給哈布斯解釋:“我投向命運儀軌的原力,就是根據想要得到的預言結果專門挑選和準備的。在不同時間及節點,投入不同的原力,就代表著某個干涉命運的因素。諸多因素共同推動了命運的走向。其實影響命運的因素無窮無盡,我也只能是盡可能的模擬。當主要因素都具備時,命運儀軌就有可能為我們揭示未來的真正面目。”
  
  哈布斯忽然問:“我在這里,是不是也是一個因素?”
  
  “是的。”普瑞特蒂克面無表情地道。
  
  哈布斯馬上就明白了,這其實是普瑞特蒂克的一點私心。命運儀軌每一次啟動都是耗資巨大,就算他是主掌者,也不能隨心所欲地使用。然而現在局勢一日數變,血族更是牽動整個局勢的中心點。
  
  普瑞特蒂克不知是預感到什么還是聽到了點什么,想要在這一次的命運預言中將哈布斯也加進去。
  
  哈布斯并沒有拒絕,命運儀軌已經運行到一半,再拒絕已經晚了。而另一方面,就如普瑞特蒂克所擔心,身為火之冠冕,要用這種方式來窺視命運,也就說明,未來確實可能出現足以毀滅哈布斯的因素。
  
  見哈布斯保持沉默,普瑞特蒂克松了口氣,開始全神貫注地觀看命運儀軌。
  
  加諸在儀軌上的原力不斷消耗,片刻后儀軌上的光芒就漸漸消失,恢復原有的運行形態。
  
  僅僅是片刻功夫,普瑞特蒂克卻已臉色發白,氣息不穩。看來窺視命運的代價不小。
  
  他皺著眉,道:“這次的命運十分混亂,變化非常多。關于血族,更加難以確定。似乎在不遠的將來,血族的命運會有多次轉折,但最終的走向……”
  
  看來普瑞特蒂克也無法理清血族的命運。事實也是如此,想要預言四大種族之一,還有夜之女王坐鎮的血族,普瑞特蒂克還力有未逮。
  
  然而就在這時,安文忽然一聲驚呼:“鮮血長河正在遠去!”
  
  “什么?”哈布斯大吃一驚。
  
  普瑞特蒂克臉色不預,道:“鮮血長河幾十年來一直在遠離,已經不是新鮮事了。你難道不知道?”
  
  安文卻道:“不,不是這樣!鮮血長河過去雖然在遠離,但實際上仍然按照自己的軌跡在運行,再過一段時間就又會靠近。但是剛才,我忽然發現,它已經改變了原有的軌道,躍遷到另一條軌道上!而這條軌道,只會遠離,不會回歸!”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m.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