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282 抬舉

行走在森林中,千夜也時時刻刻能夠得到母樹傳遞過來的信息。這意味著不知不覺間,他在里世界的權限得到提升,獲得了深度認可。現在他不再僅僅能從母樹那里得到信息,通過任何一棵和母樹有聯系的異樹,千夜就能接收到母樹的傳訊。
  
  在母樹傳遞的信息中,到處都是透明的,然而在前方的山谷中卻有一片濃濃的黑色,里面什么都看不到。
  
  這意味著在那片區域,異樹和母樹之間的聯系全部被切斷。類似的情況并不止這一處,永夜正在修建的高塔基地也是一樣。
  
  這樣確實可以防止資訊泄露,但是相應形成的信息黑洞也暴露了自己的位置。能夠形成另一個信息黑洞,又從來沒見過永夜強者在周圍活動,那么黑洞內隱藏者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
  
  千夜身影不斷閃爍,速度極快,卻并沒有刻意控制自己的氣息。
  
  轉眼之間,他已到了信息黑洞的邊緣。
  
  隨著一聲咳嗽,一名中年儒雅男子從樹后轉出,攔住了千夜去路。
  
  他看到千夜,怔了一怔,然后苦笑搖頭,道:“真的是你。”
  
  千夜也認出了這名儒雅中年男子,原來是衛國公,說起來兩人還曾經有過一段交集。
  
  衛國公看著千夜,神色復雜,緩道:“當年天玄春狩之時,你尚是少年。那個時候,子寧還四處活動,想要說和你與我孫女之間的姻緣。沒想到轉眼之間,你就已經是能夠獨鎮一方的人物了。唉,只能說她沒有福分吧。”
  
  千夜卻道:“國公不要這樣想,若是當年那段姻緣成了,才是麻煩。我畢竟有血族血統,未見得能融入人族。太祖遺訓,可都一直在朝堂上掛著呢!”
  
  衛國公喟然長嘆,道:“觀你過去所作所為,為帝國做下多少大事!為人族立了多少功勞!若連你都不能算是人族,那么,那些滿口大義、其實只為一已之私的混蛋,就能算作人族了?只因為他們長了一顆人族的心,流著人族的血?”
  
  千夜平靜道:“有人心,流人血,確實就是人族。”
  
  “他們做的事呢?”
  
  “這個后世當有公論吧。記得以前有位前輩曾經說過,只要心在人族,那就夠了。”
  
  衛國公卻是嘿的一聲,道:“再堅定的心,若是澆多了冷水,遲早也會冷的。”
  
  千夜笑了笑,道:“也許。”
  
  衛國公臉色微變,向千夜凝視片刻,方道:“兩位王爺都在里面,你進去吧。”
  
  千夜點了點頭,緩步入谷。他自是知道,衛國公剛剛那些話有試探之意,想來說的什么,都已經聽在谷中兩位天王的耳中了。
  
  只是除了定玄王外,還有哪位天王在?
  
  千夜走入谷中,宛若一步踏入仙境,頓覺心曠神怡。小池邊,水霧中,綠樹如蓋,怪石如峰,兩位天王還在對奕。這一局棋已不知下了多久。
  
  千夜站在桌邊,負手而立,靜觀棋局。
  
  定玄王與指極王都是耐心無限。定玄王拈子思索,似乎天地之間除眼前棋局外,已是空無一物,更不知千夜已至。
  
  他這一子不知何時才會落下,也不知思索了多久。而指極王則閉目養神,絲毫也不焦急,更不催促,好像能夠等到地老天荒。
  
  千夜終是忍不住,冷笑道:“兩位這一局棋,是下給誰看呢?”
  
  定玄王雙眼不抬,淡然道:“年輕人總是毛毛躁躁,等你再過些時日就會知道,耐心是個好東西。”
  
  “我若不急,恐怕現在也不能站在這里看棋了。年紀雖然是個好東西,但也不總是越大越好。”
  
  指極王長眉一揚,似有笑意。
  
  定玄王卻是有些慍怒,不過怒色只是一閃,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他依舊看著棋局,淡道:“局已擺下,愿不愿意,都要應這一手。既然我在局中,如何應,何時應,自由我定。小友是觀局者,總是要看下去的。所以說,耐心沒有壞處。”
  
  “這話由長生種來說,倒還差不多。”千夜冷笑。
  
  定玄王指尖摩挲著棋子,淡道:“小友這是自甘墜落,想要墜入永夜了?”
  
  “我倒想問問,王爺耐心從何而來?這局若是下個三五十年,怕是您老也該隕落了吧?”
  
  定玄王收回棋子,道:“古云觀棋不語真君子,小友現下是觀棋,不是下棋。等到小友能夠入局之時,想怎么下,自是隨你。”
  
  千夜道:“我現在雖然入不了局,但也不一定非要觀棋不可。或許一腳踢了你們的棋盤,更為好些。”
  
  “時機未道,強要入局,這是何苦?”
  
  “等時機到了,阿圖瓦十萬族人大概都化作枯骨了。”
  
  “那些不過是蠻夷之輩,正好為王前驅,亦算死得其所。”
  
  “就算為王前驅,但現下他們也不是死得其所。至少本有更能發揮他們戰力的方式,為何不用?”
  
  “此乃朝堂大事……”
  
  定玄王與千夜越辯越是激烈,不過都是千夜態度激烈,定玄王始終云淡風清,不疾不徐。千夜越是激動,他就越是淡定從容。
  
  千夜忽然掃過有若仙境般的小谷,提高聲音,森然道:“若不是黑翼君王拼死擋下圣山,就憑你們,擋得住聯合起來的永夜議會?!”
  
  這話已是極不客氣,定玄王涵養再好,亦是色變。更有神將國公從隱身處走出,怒斥千夜狂妄。
  
  對于周圍喝罵,千夜一聲長笑,然后冷道:“一直以來,都是永夜那邊懼我怕我,帝國這邊卻是什么人都敢跳出來對我指手劃腳。是我殺的人不夠多么?”
  
  當下就有軍部元老神將大怒,戧指喝罵:“大膽!你竟敢說這等大逆不道之語,就不怕大禍臨頭?帝國用你,那是抬舉你,何時輪到你這黃口小兒在這放厥詞?”
  
  “原來是抬舉我啊……“千夜望著老神將,柔聲道:“您老又是何東西,有資格這里放厥詞了?或者這樣,我們切磋切磋,您若是能接我一擊不死,我就跟您的姓,如何?”
  
  老神將氣得全身顫抖,指著千夜說不出話來,只是道:“囂張!真是囂張!”但要他下場,那是說什么也不肯的。
  
  千夜笑了笑,環顧左右,道:“若不敢動手,就都給我閉嘴。”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