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285 信仰

千夜返回圣地時,又有一個阿圖瓦部落的支援到了。其余的阿圖瓦部落駐地都相當遙遠,就算母樹之間可以即時傳遞消息,他們趕過來至少也要十幾天甚至更久。
  
  新到的瑪門氏族,這一次足足來了近三千人,幾乎是所有成年男女全部趕到,甚至連差一點就成年的孩子都過來了。據長者說,族中留下的就只有老人和孩子,總計不到一千。
  
  這是傾巢而出,據說其它部族也是如此。
  
  阿圖瓦人正在全族動員,留下的老人都沒有多少壽命了,只能勉強把最大的一批孩子帶至成年,然后再靠成年的新一代照顧更幼小的弟弟妹妹們。
  
  此刻圣地集中了四個部族,已經顯得有些擁擠,好幾個廣場上都搭起了臨時房屋。千夜穿過廣場時,忽然聞到了濃重的血腥味。
  
  這是新鮮的血,而不是傷者散發的腐血味道。
  
  循著味道,千夜走進旁邊一間石屋,看到床上躺著兩個阿圖瓦戰士,一個蒼老一個壯年,幾個醫師長者正在忙碌,將一種混合了多種草藥的藥汁倒入他們胸前的傷口。藥汁有著近乎神奇的效力,一倒入傷口,就立刻激發出血肉生機,令傷口血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生長,轉眼間就封閉了傷口。
  
  千夜卻是看出,這種藥汁藥力極為霸道,本身進補功效其實很一般,完全是靠消耗阿圖瓦人自身的生命力來達到治療效果。從損耗的生命力與達到的療效來看,根本不成比例。往往要消耗百份生命力,才能達到一份的療效。
  
  它惟一的好處就是見效快,效果立竿見影,用不了一個小時,那個阿圖瓦精壯戰士就能正常戰斗。
  
  但那個老人原本就所余無幾的壽命幾乎消耗殆盡,隨時都有可能死去。
  
  千夜拉過身邊一名醫師,問:“這里在做什么?”
  
  “移植戰晶?”
  
  醫師指了指精壯戰士,說:“阿亞沒有戰晶,穆拉老爹有。我們就把穆拉老爹的戰晶移到阿亞身上,這樣阿亞在戰場上就能夠奉獻自己了。”
  
  阿圖瓦人的奉獻,就是在戰場上自爆。
  
  被移出戰晶的老人還能活多久,可想而知。
  
  千夜沒有叫停,戰晶都已經移植完成了,這時再叫停已經沒用了。他快步奔向大殿,片刻后在大殿上層找到了門羅部族的長者,問:“為什么要移植戰晶?”
  
  長者見是千夜,帶著他走到窗前,向著下方各部族戰士一指,說:“各族的勇士都已經到來。我們門羅身為守護部族,必須在守衛圣峰的戰斗中有所表現。”
  
  “門羅在此前的戰斗中已經犧牲很多了。”
  
  長者卻很平靜,說:“我們應該是守衛圣地的第一道也是最后一道屏障,應該在每一場戰斗中都犧牲最多,戰果最大。如若圣地受到侵犯,我族應
  
  該戰至最后一人,無分男女,無論老幼。這是守護圣族的職責,也是我們的信仰。”
  
  無論千夜怎么勸,長者都是堅持如此。其實千夜知道,都這個時候了,合適移植的戰晶估計早都移植完了。
  
  看著圣城中的阿圖瓦戰士,千夜心底一聲暗嘆,說:“也許我們應該放棄圣峰。”
  
  “怎么可能?”
  
  “圣地實際上是圣峰的附屬,圣峰云端之上、圣靈的居所,我都已經去過了,所以清楚那里有什么。那些東西我們先拿走,圣峰日后再奪回來就是。”
  
  千夜看來,圣峰上真正重要的就是那些可以產生幻朧原力的異樹。現在千夜已經取出了一部分樹液,存入黑之書,用于補充黎明原力。以幻朧原力的特性,幾是可以直接疊加到黎明原力上,所以整個轉化的過程都還不需要半天。是以千夜只要再去圣峰一次,將所有樹液取走即可。
  
  而取光樹液后,異樹想要再生滿樹液,恐怕又要幾百年。
  
  千夜怕的并不是幻朧原力為人所知,安度亞與三圣山大戰一場,幻朧原力的威力肯定已被圣山熟知。千夜擔心的是如果異樹被發現,永夜說不定會有哪個驚才絕艷的天才能夠從異樹的構造中推出幻朧原力的修煉方法。
  
  永夜絕不缺乏天才,比如安文。而安度亞更是已經修出幻朧原力,取得過永夜之主的封號。
  
  不過下一個安度亞的出現,還不知道會是多久之后的事。眼下阿圖瓦部族的生死存亡,卻就在眼前。
  
  所以千夜想要帶著阿圖瓦部族先離開,將圣地拱手讓給永夜。如此一來,雙方攻守之勢就會調轉。反正永夜就算占了圣峰,一時半會也找不到回去的路。千夜有的是時間和他們周旋。
  
  更為重要的是,千夜現在每時每刻的原力都在增強,得到幻朧原力補充,晨曦啟明已相當于22級,距離天王一步之遙。以晨曦啟明為基,永夜一側終于可以不受限制,突飛猛進,用不了多久就可正式沖擊大君之境。
  
  只要再有一些時間,哪怕是永燃之焰,千夜也有信心一戰。
  
  然而意外的是,無論千夜如何勸說,長者卻都不同意離開圣地,誓死都要保護圣地,哪怕戰至最后一人也絕不后退。
  
  問及原因,長者僅有一句:“這是信仰。”
  
  千夜見過雷克斯,也見過安度亞,這段時間還抽空了解了阿圖瓦部族的歷史傳說。實際上,千夜已經發現了一個事實。
  
  那就是阿圖瓦人的歷史和智慧,實際上都是雷克斯和安度亞暗中引導的結果,而在他們開啟智慧和文明的過程中,守衛圣峰、抵御毀滅黑魔鬼的信仰已經深深刻入他們的精神世界。而另一方面,千夜也發現阿圖瓦人的節儉、樸素、崇拜自然等觀念也有外來植入的痕跡。
  
  勤儉節約在物質匱乏的時代自是美德,然而位居整個里世界食物鏈頂端的阿圖瓦部族,卻是毫無節儉的必要,反而會讓他們失去推動社會進步的動力。崇拜自然,也就阻礙了他們對工具的使用,特別是大規模生產難以萌芽,最終停留在原始部落時代。
  
  千夜已經隱隱猜到了安度亞這樣做的目的,只有原始且蒙昧,才更容易有堅定不移的信仰。
  
  阿圖瓦人真正的使命,就是阻擋永夜強者,防止他們取得黑暗本源。
  
  阿圖瓦本該是里世界的命運之子,可是命運軌跡卻被雷克斯和安度亞暗中改變,變成狙擊永夜議會的工具。他們永遠都不會知道,部族甘愿戰至最后一人也要守護的,其實不是圣峰,而是另一個世界中另一個種族的存續。
  
  一時之間,千夜有些猶豫,要不要告訴他們真相。
  
  但是當他看到長者眼中明亮且純凈無暇的光芒時,忽然明白了信仰是什么。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