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2861 顆心怎愛兩人

多少年來,圣峰就是所有阿圖瓦人的精神支柱,是凝聚所有人的圖騰。進犯圣峰,就是侵犯了所有阿圖瓦人的心中凈土,破了最后底線。
  
  這和圣峰上有多少異樹沒有關系,也和安度亞與雷克斯的暗中引導沒有關系,阿圖瓦人天性如此,寧折不彎。
  
  他們的文明或許原始,見識或許不夠廣博,甚至想象不出世界之外有還有世界。但這并不妨礙他們構筑心中凈土,守護精神圖騰。守護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守護和信仰本身。
  
  黑翼君王不過是順應了這一過程,才會如此順利。并不是黑翼引導了阿圖瓦,而是順應了阿圖瓦的天性,阿圖瓦人才接納了這份信仰。
  
  安度亞所做的,是將人族命運間接地掛在了這份信仰上。
  
  明白了這一點,千夜也就知道了當下的處境,不再試圖勸阿圖瓦人放棄圣地。
  
  時已至此,多說無益。何以解憂?惟有一戰。
  
  他與長者道別,全力施展虛空閃爍,趕往圣峰。不過半日,千夜就又站在異樹中間,初遇安度亞的地方。
  
  以前的黑翼君王,其后的永夜之主,已經永遠消失在天地之間。這個天資橫絕一世的天才,卻在力量的頂點毅然挑戰整個圣山。哪怕已將永夜之主的封號收入囊中,這個舉動也無異自殺。
  
  事實也如此。
  
  安度亞并不是為了整個人族,他不過是為了南宮語晴一人而已。只能說,擁有足夠高的天賦,足夠高的力量,就可以任性了吧?
  
  千夜靜立片刻,算是對亦師亦友,卻從未謀面的安度亞的最后緬想。
  
  靜立之中,圣地上忽然飄起一縷灰羽,飄飄蕩蕩,卻永不飄落。
  
  灰羽一出,整個圣地都為之震動,所有異樹都無風自動,絲絲縷縷無形力量纏繞而上,落在灰羽上,想要將它牽落大地。
  
  灰羽一沉,千夜有所感應,身體一彎,差點跪在地上。
  
  他所料不錯,混沌原力與幻朧原力果然是另一個層面的天然對立。完整的混沌原力一出,整個圣峰所有孕育幻朧原力的異樹都開始異動。
  
  這是世界本原層面的對立,沒有逃避或隱藏的余地,哪怕是深藏土下,還沒有萌芽的異樹,都出了一分力,想要同化混沌原力所化的那片灰羽。
  
  千夜雙膝即將落地時,終于停住。他一聲沉喝,血核和心臟全力發動,澎湃原力洶涌而出,與整個圣地異樹相抗衡。
  
  若是再過一段時間,等他把所有樹液都消化完畢,此消彼長,就不會有這么吃力。只是千夜已經沒有時間了,一點都沒有。
  
  千夜再一聲低喝,膝蓋發出喀喀嚓嚓的聲音,但終于一分一分的站了起來。
  
  千夜一起,所有異樹都相應提起一截。
  
  空中灰羽不斷震顫,灰色的表面開始布滿龜裂,有些極小的灰色色塊竟微微浮起,似是被幻朧原力生生剝下來一樣。
  
  終于有一塊灰色脫落,被幻朧原力撕下,吞噬。有了開始,就有后續,轉眼間灰羽片片崩解,化為無數碎塊,散落大地。
  
  灰氣褪盡,千夜卻是全身一震,忽然感覺到身上的束縛似是輕了不少。如此時機,他怎會抓不住?當下原力再度爆發,洶涌而出的混沌原力化為無邊大力,瞬間將所有異樹全部連根拔起,浮在空中,繞著千夜緩緩旋轉。
  
  這一刻,千夜就似是宇宙萬物的中心。
  
  然而變故突生,所有異樹離開大地之后,樹干上突然爬滿裂紋,瞬間碎成無數碎片。每一片碎片中,都浮出一點溢彩流光。那是點點幻朧原力,變幻無盡,也是小到了極致。無盡的幻朧原力連成一張撲天蓋地的大網,向千夜壓下。
  
  “糟了!”千夜瞬間就意識到了不對。
  
  異樹所剩樹液不多,就算全部轉化為幻朧原力,千夜自也不懼。可是他沒想到所有異樹本體都能瞬間釋放出所有幻朧原力,這種效率和無損釋放根本就不應該出現。
  
  這種情況的出現只有一種可能,千夜想要毀掉異樹,盡收幻朧原力的行為威脅到了里世界的根基,所以整個世界開始自發的反擊。恰好千夜又驅使的是混沌原力,結果一下成了再明顯不過的標靶,逃無可逃。
  
  事已至此,千夜瞬間蜷縮成一團,身周散發朦朦微光,拼死抵御著幻朧原力大網。大網越收越緊,轉眼間千夜骨骼都開始發出細微裂音。
  
  此時此刻,無論晨曦啟明還是暗金血氣,都在幻朧原力面前一觸即潰,惟有混沌原力能夠一爭高下。
  
  千夜源源不斷地催動著混沌原力,咬牙苦撐。他當然不是整個世界的對手,但是里世界能夠威脅到他的,也就外面這點幻朧原力而已。只要耗干這些幻朧原力,千夜就算逃出生天了。現在只看誰能先耗死誰了。
  
  然而幻朧原力還多,千夜的混沌原力也未干涸,他的身體內骨骼突然發出陣陣細密之極的噼啪聲,無數裂痕出現,密如蛛網。
  
  千夜心中一沉。
  
  他的原力還能支撐,可是身體畢竟還沒到大君,沒有強悍到內外無有死角的地步。在這場與里世界角力的戰爭中,千夜的身體先要崩潰了。
  
  一聲嘆息起自虛冥,安度亞從虛空中步出,搖頭道:“就知道你會忍不住。還好我留了后手。”
  
  他伸手凌空虛抓,再輕輕一提,原本織成大網的幻朧原力就突然缺了一角,竟被安度亞撕了一塊下來。
  
  那塊原力網在安度亞手中,又化為無數絢爛光點,變回幻朧原力應有的形態。安度亞再一指,這些幻朧原力就化為光河,注入到千夜體內。這些無屬性的幻朧原力立刻被千夜引導,轉化為晨曦啟明,注入到黑之書封底的心臟中。
  
  安度亞連連虛抓,從大網上將塊塊幻朧原力撕下,抹去上面的里世界意志,再送給千夜。
  
  海量晨曦啟明涌入心臟,第六根原晶終于緩慢出頭,漸漸成型。第六根原晶的出現,似是打破了某種平衡,所有原晶都開始向一起聚攏。
  
  千夜臉色驟然變得蒼白,全身微微顫抖。
  
  原晶聚攏的過程,就是心臟不斷撕裂和愈合的過程。而且原晶所過之處,生機盡滅,幾可用寸草不生來形容。直到這一刻,千夜才明白,為何踏入天王至境會如此困難。
  
  除了原力要足夠精純,至少能夠支撐六根原晶出現之外,自身的體質亦需極為強悍,要經得住原晶合而為一的過程。對于天生身體孱弱的人族來說,跨越天王至境已經是能夠承受的最極致程度。
  
  當然,永夜一側的兇險和困難亦不惶多讓,甚至猶有過之。在永夜,成就大君的條件就是依靠血脈之力對身體由內而外的徹底改造,最終達到能夠以一已之力撬動天地的境界。在這一過程中,血脈之力即是源動力,也是天然枷鎖。由特定血脈強化出的身體,承載力天然就有頂點,能夠引起的原力共鳴也就有了上限。
  
  一旦成形,哪怕有經天緯地之才,也難以寸進分毫。這就像已經造好的殿堂,地基承載力自有限度,想要蓋得更高,就要將殿堂推翻,重挖地基一樣。
  
  所以梅丹佐再如何才華橫溢,受血脈所限,也不過是無光君王。血族之中,若無蹊徑,作為夜之女王的莉莉絲就永遠是鮮血長河中的第二滴血,無人可以超越。安度亞也是掌握了幻朧原力,等如超脫了血族身份,才有了挑戰整個圣山的實力。
  
  不管怎么說,此刻千夜身體經由混沌原力初步改造,承載力別說人族無人可敵,就是放眼永夜也沒幾個能說穩勝。也就里世界世界意志以幻朧原力施壓,才能讓千夜身軀瀕于崩潰。
  
  六根原晶終于合而為一,化為一株晶簇。融合之后,心臟都有些包裹不住晶簇,雙方雖仍是共生關系,此刻卻是以晶簇為主導。
  
  晶簇一成,千夜眼前仿佛張開了一雙無形之眼,能夠看到、感覺到許多以前不曾注意的細節,意識也逐漸飄散,似能隱隱觸摸整個世界的深層。
  
  這就是天王之境?
  
  千夜還沒有來得及細細體會,安度亞就出現在他面前,揮了揮手,說:“這是我最后的意識,就要消散了。最后有件事,要拜托你。”
  
  千夜有些疑惑地看著安度亞,“你已經說過好幾次這是你最后的意識了……”
  
  “這次真的是最后一次。”
  
  “真的嗎?”
  
  “自然是真的!”
  
  千夜臉上有陰郁掠過,勉強說:“我倒是希望,你還在其它地方留有意識。”
  
  “最后的幻朧原力已經消失,就再也沒有承載我意志的基礎。這一點,你以后自然會明白。”
  
  “好吧,你想要我幫你做什么?”
  
  安度亞沉默許久,方道:“當年我年少之時,格外年輕氣盛。那時我曾對莉莉絲說,會在鮮血長河的盡頭等她。只是后來,我遇到語晴,她只有短短幾十年的時光。再后來,我就有了幻朧原力,已經不能再算是純粹的血族,也就無法回歸鮮血長河。”
  
  “所以,如果你以后見到莉莉絲,替我告訴她,我不能在鮮血長河的盡頭等她了。”
  
  千夜愕然,不知該如何回答。
  
  nbsp;安度亞忽然問:“你們人族是有心的,你說,一顆心能夠愛上兩個人嗎?”
  
  千夜更不知該如何回答。
  
  安度亞也不期待千夜的回復,只是悵然若失,然后一聲嘆息,就此消逝。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九天神皇手機版閱讀網址: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