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293 為天下先

“絕不能讓他進入鮮血長河!”帕洛奇亞一聲咆哮,縱身撲向千夜。
  
  然而千夜身周的黑意突然擴散,仿佛萬物都變得暗淡了幾分。帕洛奇亞也被陰影籠罩,立刻就感覺到一種無可匹敵的恐怖引力,要牽引著他向那點黑意投去。
  
  他對抗著引力,奮力向千夜沖去。可是每前進一段,離千夜越近,也就是離那點黑意越近。而隨著距離拉近,引力強度則呈指數提升,轉眼之間,就連帕洛奇亞也感覺到了一絲危險。
  
  這是什么領域?他又驚又怒,接連擲出數柄魔槍,卻全都被黑意吸入,就此消失。而他自己,則再也不敢拉近和黑意之間的距離。
  
  永燃之焰一直沒有動,也沒有繼續開槍,就那樣看著帕洛奇亞在千夜的領域中掙扎,咆哮,徒勞攻擊。
  
  就在千夜將要踏入天之痕時,永燃之焰忽然道:“這個領域,叫什么?”
  
  千夜一怔,道:“名字?哦,這個倒確實還沒有想過。不過一個要起個名字的話,就叫做……萬物之始。”
  
  永燃之焰一怔,明明千夜的領域會吞噬幾乎所有一切,并化為虛無,融入黑意。怎么反而會命名為萬物之始?
  
  無論天王大君,除了青陽王這種世代繼承的封號外,名號都不是隨意起的,必有深意。思索之際,千夜已經邁入天之痕,踏入鮮血長河。
  
  這一瞬間,整個永夜世界的血族似乎都感覺到了什么,一齊抬頭望向虛空。無論老少強弱,所有血族都清晰感覺到了鮮血長河的存在!它溫暖,強大,又是那么的近,近到似乎縱身一躍,就可以投入它的懷抱。
  
  一時之間,所有血族反而都有些不知所措了。他們習慣了鮮血長河高高在上,只有最頂級血脈才有可能觸摸。現在這如此神圣的根源竟然真的出現在眼前,實是讓人難以相信。
  
  永燃之焰默默翻開古書,從里面撕下三張書頁,飛上天空,封在天之痕上,構成一個龐大無匹的三角陣列。
  
  他對帕洛奇亞說:“你守著這道封印,我去開啟世界的通道。不管他在鮮血長河中得到什么,等出來時也都晚了。”
  
  帕洛奇亞面容罕見的嚴肅,說:“難道已經是最后時刻了?”
  
  永燃之焰輕嘆,說:“或許是,或許不是。這要看另外兩位圣山的心情了。奴族就是奴族,即使登臨圣山,也依舊改不愚蠢的本質!”
  
  帕洛奇亞取出一顆黑色寶石,遞給永燃之焰,道:“若我隕落,代我把這顆傳承石交給我的后裔。”
  
  永燃之焰收好寶石,轉身飛向圣山。而帕洛奇亞則凝立在天之痕外的封印處,默默守候。
  
  鮮血長河于現世出現,指極王非但沒有驚恐,反而放聲長笑,朗聲道:“載曜之始,終在我輩手中完成!縱然身死,我姬問天也無愧于太祖之前。凱恩,可惜你多年謀劃,今日就要終結!”
  
  魔皇也抬頭仰望天之痕外的鮮血長河,當看到千夜走入鮮血長河的剎那,他忽然全身一震,仿佛看到了林熙棠的身影浮現,與千夜一起,踏入了鮮血長河。
  
  剎那間,他心頭如劃過一道閃電,許多不解之迷,一一有了答案。只是舊事清晰,卻又有新的迷團出現。
  
  “原來,你一直等待的,是這一刻。”魔皇有些自嘲的笑了笑,驚夢一振,說:“姬問天,其實我過去一直有些不明白,為何我圣族史上圣山如此之多,卻始終不能真正聯手,先滅了人族再說?每每有機會時,卻又總會出現這樣那樣的變故,以致功敗垂成。原來,就連我等圣山的心智,也在不知不覺中受了影響。迷失之季,嘿!好厲害的迷失之季,你們人族背后,原來也有大能啊!”
  
  指極王肅容道:“這話實是有失偏頗。我人族崛起,始于千年之前,雖說是大勢不可阻擋,然而這千年以來,我們每走一步,都是先人用尸骨鋪路、颯血為花。沒有代代先人以身開道,又哪里到得了今天,等得到載曜之始完成?”
  
  “太祖有云,黎明之路,我姬氏為先。世世代代,姬氏為國捐軀的早已不知有多少,時至今日,甚至血脈都日漸稀薄。按照你們永夜的說法,當年我姬氏自太祖始,以武祖興,血脈之強,冠絕黎明永夜,理當橫霸十方,何以會淪落至今日血脈凋零的地步?”
  
  魔皇收了驚夢,靜靜聆聽。
  
  指極王則是溫和褪盡,霸意盡顯,沉聲續道:“當年太祖創大秦,登帝位時,曾與諸公有言:若有一日,姬氏血脈斷絕,不能為國前驅,
  
  那就將大位傳于張公后人。若張氏血脈斷絕,則傳于趙公,以此類推。如九公盡絕,而人族仍不能興,那便是天意如此。所以帝國大位,并非僅是權柄,還有居者為天下先的承諾。此諾不毀,大位不易。”
  
  說到此處,指極王朗聲道:“如此大位,你永夜誰能居之?”
  
  魔皇怔在當場,片刻后方苦笑,說:“這,這……何必如此?”
  
  “若不如此,人族何以能興?”
  
  “所謂興盛,又是為何?你們已經占了四塊大陸,秦陸西陸環境之佳,也不比我們差了多少。還要怎么興?盡占27塊大陸嗎?”
  
  “不,永夜只是一隅之地。歷代先人念茲在茲,所想要的都是跳出此地,盡碎身上枷鎖,重登大道。”
  
  “你們說的大道,是更高級的生命形式吧。那樣又能得到什么,人人圣山?”
  
  “這個我也說不清,等到載曜之始現世,那時自然會知道,只可惜,我已經看不到了。”
  
  魔皇一聲長嘆,彈了彈驚夢刀刃,悵然道:“你們人族歷代披荊斬棘,總是有追尋目標。不像我們永夜圣族,前路已絕,修煉到血脈極限后空有千年壽命,卻不知道該干什么了。不管莉莉絲,還是我,登上圣山后才發現,世界竟是如此之小,邊界觸手可及。接下來該干什么?一統27塊大陸嗎?就是統一了又怎樣,接下來再要干什么?”
  
  他苦笑,“從開始就能看到結局的故事,真是無趣啊!我其實很羨慕你們,有自己的目標可以為之奮斗。或許,追尋未知就是生命的意義。”
  
  指極王道:“我等壽元有限,不知不覺就已遲暮,所以有時候也不愿想那么多,把眼前事做好即可。若有余力,再為后人謀點安穩富足,僅此而已。”
  
  魔皇搖頭,“聽著更羨慕了。”
  
  “好了,說了這么多,也該到解決的時候了。”
  
  魔皇緩退,驚夢指地,道:“請!”
  
  指極王身上雷音炸響,連鳴十聲,道:“九為數之極,我自開山勁修成以來,從未用過十層勁道。惟有十層,方能運使我三十年潛心修成的一劍。此劍名為:篳路藍縷,一劍開天!”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m.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