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3 讓步

千夜自虛空浮現,四下看看,發現身處虛空,前后左右皆是空空蕩蕩,沒有預想中滔滔而來的攻擊,也沒見有人埋伏的跡象。
  
  他再回頭一看,見身后的通道口依舊存在,正源源不絕地噴吐著活性黑暗原力。這種活性原力一進入永夜世界,立刻就如失去控制的猛獸,拼命與一切原力廝殺,當然更多的還是與黎明原力相斗。
  
  千夜倒也有耐心,索性停下來,觀察了一會原力相斗的過程。
  
  活性黑暗原力就如一頭沒有發育好的野獸,拼命吞噬著遇到的一切原力。可是吞噬之后又無法消化,彼此消融之后,若吞的是黑暗原力,就會吐出更多的黑暗原力。吞的是黎明原力,則彼此湮滅,化為虛無。
  
  看到這里,千夜升起一個疑問,黎明永夜原力互相碰撞,最終湮滅,然后就什么都沒有了?如果是這樣,那么世界到了最后應該是既沒有黎明,也
  
  沒有永夜才對。可是現實顯然不是這樣。
  
  那么,原力又是如何產生的?
  
  這個問題,千夜知道自己回答不出,它顯然也屬于永夜世界最根本的問題之一,也許未來安文可以找到答案。
  
  就在這時,千夜抬頭,望向虛空深處。自那里飛出一葉飛舟,舟頭立著一人。剎那間,千夜仿佛又回到了在永夜垃圾場的那晚,也是看著同樣的飛舟浮于半空,林熙棠自舟中走下,向他伸出了手。
  
  恍惚只是剎那間事,千夜隨即就平復心境,說:“真沒想到,來的會是你。”
  
  船是林熙棠的船,船頭立著的卻不再是林熙棠,而是宋子寧。此刻的他或許是歷經血火洗煉,少了許多風流浮華,多了些許沉凝智慧,有若絕世好玉,神華內蘊。
  
  “不是我來,還能是誰?”宋子寧微笑。
  
  “除了你,誰來都好吧?”
  
  “這不就是怕你一言不合,動手開打嗎?你手那么重,現在可真沒幾個人經得住你打。”
  
  “我很有分寸的。”
  
  “嗯,我知道,不會一下打死,頂多半死。”
  
  千夜哭笑不得,無奈搖頭,說:“好了,少貧嘴。直說吧,你來找我是為何事?”
  
  宋子寧說:“到船上說吧。”
  
  “好。”千夜一步登舟,隨著宋子寧走入艙內,然后在一張臨窗的案幾前坐下。
  
  千夜環視周圍,看得非常仔細。
  
  宋子寧道:“當年林帥在永夜垃圾場撿到你時,就是和顧拓海顧大師坐在這里下棋。”
  
  “哪個是義父位置,哪個又是顧大師的位置?”
  
  “你坐的就是林帥當時的位置。”
  
  “你怎么知道?”千夜雙眼閃過一抹光芒。
  
  “我們精研天機術的,只要看一眼自然就知道了。這倒不是說我的天機術比林帥更高明,而是他不介意讓我看到,所以沒有抹除痕跡。”
  
  千夜仔細看著宋子寧,目光似要將他全身穿透,片刻后方道:“你選擇了天機術?”
  
  “是的。”
  
  “你知道代價。”
  
  “當然。”
  
  “為什么還要這么做?”
  
  “這種臟活累活,總要有人去做的。”
  
  千夜默然不語,片刻后道:“你知道,我現在很討厭天機術。”
  
  宋子寧雙眉一揚,說:“哦,是嗎?”
  
  千夜抬起了手。抬手時,一切正常,但是在抬起的過程中,他就隱隱有了束縛感覺,仿佛有許多蛛絲粘在他的手上,阻止著他的動作。
  
  一根根蛛絲從虛無中出現,上面帶著點點璀璨光芒。而這些絲線,只有宋子寧和千夜能夠看到。
  
  宋子寧微顯驚訝,道:“你居然能讓命運軌線顯形?”
  
  “當初你教過我天機術,現在還記得一點。”千夜道。
  
  “你還知道什么。”
  
  “我還知道,這些軌線中哪些是本來就有的,哪些是后來添加的。”千夜手輕輕一抖,所有絲線產生漣漪,一圈圈蕩開。其中一些顯得格外脆弱,紛紛斷裂,但仍有幾根頑強地粘連不斷。
  
  宋子寧眼神一凝,說:“看來你真的收獲不少。”
  
  “有所收獲本來就是安排好的,只是安排的人大概也沒想到,我會收獲那么多而已。“
  
  宋子寧伸手,挑起了僅存絲線中的一根,說:“能斷了它嗎?”
  
  “有何不可?”千夜指尖浮起一點黑意,伸指一點,那根命運軌線就斷為兩截。
  
  看到軌線切斷,宋子寧吐了口氣,顯得輕松很多,笑道:“要是那些人看到你切得如此輕松,恐怕很多事就不敢做了。”
  
  “這個很難嗎?”千夜沒覺得切斷這根軌線,比扯斷一根真正的蛛絲難多少。
  
  “舉重若輕,真的很難。恐怕此刻數遍帝國,能讓命運軌線顯現的都不會超過五個,更不用說斬斷了。你現在感覺如何?”
  
  千夜細細體會,片刻后方道:“感覺輕松不少。這根線代表著什么?”
  
  宋子寧笑了笑,說:“用不了多久,你自會知道。”
  
  千夜四下看看,道:“話說,為何這里一個人都沒有?帝國難道不知道通道出口在這里?”
  
  “能打得過你的都在忙著別的事,沒事的又打不過你,來了也是無用。”
  
  “永夜怎么也沒有人來?”
  
  “理由和帝國一樣。”
  
  千夜這才明白,原來無論永夜帝國,都是知道他要回來,所以早早把人都撤了,以免被他順手宰了。
  
  但千夜盯住宋子寧,緩道:“永夜怕我也就罷了,帝國為何也怕我?你們又做了什么,連出現在我面前都不敢?”
  
  “我不是來了嗎?”
  
  “你不算人。”
  
  宋子寧想要哈哈一笑,但看到千夜仿佛能夠穿透一切的目光,臉上笑意漸去,最后嘆了口氣,說:“我來找你,其實就是想要告訴你一件事。”
  
  “說吧。”
  
  “你得先答應我,知道之后不能生氣,也不能發作。就算要發作,也要克制。”
  
  “你都這么了說,覺得我會不會生氣呢?”千夜反問。
  
  宋子寧嘆道:“那你總得為我做點讓步吧?”
  
  “好,只要和夜瞳無關,我就算再生氣,也會少殺兩個。”
  
  宋子寧沉默。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