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315 仙天來使

帝都,宮前廣場上,張伯謙再次自空而降,落地之時一個踉蹌,差點摔倒。一眾侍衛親隨沖過來,等帝都大陣的毫光消去,才敢扶住張伯謙,將他戰甲卸下。
  
  帝都大陣早已威力全開,不計壽命地在超負荷運轉,加執在張伯謙身上的毫光看似不起眼,實際上集大威力于平凡之中,神將以下,觸之立死。哪怕是親王大君一擊,威力也要被削去三成。
  
  這一次張伯謙飲下綠液后,卻不再睡,而是道:“請陛下來見。”
  
  當下就有侍從如飛而去。
  
  片刻之后,皓帝就出現在廣場上,看到張伯謙時臉色微變,急忙奔過來扶住,道:“怎么會傷成這樣?祖器呢?”
  
  他的目光望向張伯謙手腕,就是一呆。張伯謙的手腕上空空蕩蕩,什么都沒有。原本在那里的一只手鐲已然消失。
  
  張伯謙倒是很平靜,道:“祖器已經用掉了。”
  
  皓帝雙手冰冷,身體微微顫抖,道:“是夜之女王出手了嗎?”
  
  張伯謙點頭,道:“倒是沒想到她堂堂圣山之尊,居然也會出手偷襲。只不過她沒想到我有祖器護身,能當一擊而不死。她愣神功夫,我也還了她一拳,足可教她半日之內不能動手。”
  
  皓帝重重吐一口氣,嘆道:“只恨不能與青陽王并肩作戰!此時此刻,只能徒呼奈何!”
  
  “你有更重要的事,曜日已至,是福是禍,還要看你那邊。”
  
  皓帝緩緩點頭。
  
  “伯謙,你不休息一會嗎?”
  
  “不睡了,此次上去,沒有祖器,大概也回不來了。”張伯謙說得平靜,就像說的不是自己生死一樣。
  
  皓帝只有握緊了拳,卻不知該說什么。
  
  祖器乃是武祖手制,一共只有三件,其中一件已經在早年用掉。現下兩件,一件在青陽王手中,一件在北岳王手上。祖器之威,號稱可以當圣山一擊而不死,但也只能擋一擊而已。
  
  現在祖器已失,強如青陽王已是強弩之末,帝都已是岌岌可危。
  
  “曜輪還沒到嗎?”
  
  “還需……至少一日。”皓帝的聲音有些低沉,他頓了一頓,嘆道:“也不知為何,永夜竟然提前數日發現了載曜之始的真相,結果傾巢來攻。按理說,他們根本應該看不清曜日為何才是。”
  
  “永夜那邊,亦有天才。”
  
  就在這時,遠方天際忽有一道燃火流星,墜向大地。
  
  皓帝和青陽王同時心有所感,看著流星墜入大地,久久不語。
  
  還是張伯謙先道:“北岳隕落了。”
  
  “你在內守正,他在外擊奇,原本不應該隕落的,除非……”皓帝沒有說下去。
  
  除非什么,他和張伯謙都很清楚。只看燃火流星旁飄落的成片火雨,就知永夜一方必是付出沉重代價,只是不知道隕落的是誰而已。
  
  北岳王是無須死戰,只是此刻已是最后關頭,再不死戰,更待何時?
  
  張伯謙緩緩站起,道:“我上去再拖些時間。”
  
  皓帝下意識地伸手攔阻,張伯謙雙眉一揚,道:“這是為何?”
  
  “林師走后,在我心中,你就……相當于最親之人。”
  
  張伯謙笑了笑,推開了皓帝的手,道:“此時此刻,我等天王當為前驅,豈有縮頭保命之理?北岳如此,我是如此,你亦會如此。所有天王全部隕落也沒什么,只要我人族香火不絕,三十年后,自會有新的天王出世。”
  
  皓帝緩緩放手,道:“是我太執著了。”
  
  “你還有何想說之話,一起說了吧。”
  
  “我其實隱隱覺得,這一次載曜之始,或許我們做得有些過了。”
  
  張伯謙一怔,隨即道:“事已至此,多想無益。不先過了眼前這關,滿城的百姓全都保不住。我上去了。”
  
  皓帝立在當場,看著張伯謙一飛沖天。
  
  此時皓帝身后響起一個奇異的聲音:“居然到了這個時候,還敢懷疑,爾等果然是罪民之后!”
  
  皓帝全身微微一震,緩緩回頭,就見身后不知何時多出了一群人。為首是一個俊美得有些妖異的年輕人,頜下無須,正用一雙泛著水波的眼上下打量著皓帝。在他身后,還站了十余人,其中一左一右分別是戎裝男女,都年輕得分不出年紀,男子氣勢鋒銳,如同鞘之劍;女子則空靈淡漠,仿如不是人間之士。
  
  這一男一女,竟讓皓帝眼睛隱隱刺痛!皓帝亦是心下暗驚,不知他們的實力到了何等地步。
  
  他們身后的十余人,看穿著大概是親隨護衛一流,個個身著白底藍紋的衣袍。這些人的實力皓帝可以一眼看透,卻更是驚心。他們竟最差也有神將修為,其中四人更是上位神將!
  
  而為首的年輕人,則是根本看不出有任何實力。
  
  這十余人,實力已比整個帝國的高端戰力都要強了。他們如何出現在帝宮大殿前的廣場上,更是無人知曉,連皓帝和張伯謙都沒有覺察。這固然有戰火紛飛、四處嘈雜的因素,也是因為皓帝和張伯謙都到了強弩之末,但就算這樣,這手段也實是驚世駭俗。
  
  皓帝心中微凜,道:“祖地來使?”
  
  年輕人微微一笑,道:“我們確實來自仙天,你身上既有姬氏血脈,那么就當知道載曜之始中,有我的記載。”
  
  皓帝一禮到底,道:“上使來的實是好時候。我本以為,還要一天才能見到上使。不知上使如何稱呼?”
  
  “我叫徐然,道號東游。曜日走得實在是慢,所以我就先行一步,過來看看準備情況。”
  
  皓帝向天一指,道:“此刻帝國與永夜已戰至最后時刻,局勢實是岌岌可危。徐仙使可否出手逐離,這樣好能多救下些帝國將士?”
  
  徐然淡道:“也罷,就讓爾等看看仙天手段。”
  
  他做了個手勢,身后一男一女身影瞬間消失,轉眼間在天穹現身,旋即一道凌厲有若冰峰的劍氣縱橫天穹,而另一道劍氣則是曲曲彎彎,有若冰面開裂,無聲無息地就布滿了小半穹頂。
  
  剎那之際,滿天的永夜強者都是一僵,思緒中出現瞬時空白。
  
  下一刻,煙火血雨一團團在空中炸開,無數永夜強者墜落大地。在雙劍之下,雖然公爵尚能抽身,可是公爵以下卻毫無抵抗余地,連逃都不能逃,全部當場身殞。
  
  整個天穹都為之一清!
  
  以皓帝城府之深,亦是微微變色,這兩劍橫掃整個戰場,已不是普通天王手段,太祖武祖若在,大概也不過如此。
  
  兩個護衛都有如此修為,那仙使徐然,又該有何等手段?
  
  天穹之上,在最初的震驚之后,幸存的永夜艦隊和強者紛紛后撤,聚集在兩大圣山座艦周圍。片刻之后,整個永夜艦隊都開始后撤,離開了帝都戰場。此刻魔皇和夜之女王都不能出戰,而帝國一方突然出現兩個極強天王,即使永夜已集全境之力,也得暫避。
  
  徐然看看皓帝,淡道:“看來也不算難。”
  
  皓帝躬身施禮,道:“還請仙使入殿說話。”
  
  徐然點頭,當先向大殿走去。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