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卷一在永夜與黎明之間章三大人物的選擇

林熙棠的大衍天機訣奧妙無窮,功效之一,便是可以引導激發人族修煉潛質。一些真正有超卓天賦的人往往會在大衍天機訣的激發下產生異象。
  
  這些異象分為五等,如垃圾場上這些星點微弱光芒只是最末一等,表明有潛質修煉出原力而已。第一等天資會出現各色光柱,并且光柱旁有異相環繞,是為眾星捧月之意,并且異相也預示未來此人天賦方向。二等天資則只有光柱而無異相。三等光芒熾熱,如烈焰奔騰,四等則無任何異相,僅是閃耀明亮。
  
  而在一等之上,還有超等之說。那才是真正天資橫溢的大才,出現的異相或是山川大河,或有異獸珍禽,栩栩如生。
  
  夜幕下那道光柱雖然是紅色,屬于一等中最末流的天資,然而就算如此,在帝國無數修煉者中擁有一等天資的人也是十萬中無一,每出現一個都值得帝國精心培養,未來都會成為軍方的中流砥柱。
  
  這道紅色光柱就如一記耳光,扇的顧拓海臉上火辣辣的。
  
  “過去看看!”林熙棠不等飛舟轉向,就出了艙室,直接從數百米高空躍落。
  
  飛舟上十余個全副武裝的衛隊衛士也跟著躍下,緊隨林熙棠而去。顧拓海則是恨恨地拍了下窗欞,最終還是跟了過去。
  
  小男孩身上的異變明顯嚇到了那些大孩子,但是小女孩只是呆了呆,發現自己力氣突然變大了之后,就又奔向另一塊更大的石頭,吃力地拖了過來。
  
  小男孩迷迷糊糊的,一聲呻吟,翻了個身。
  
  在他身邊,忽然出現一雙麂皮厚底軍靴。
  
  軍靴并未真正落地,而是浮在離地數公分的空中,一道無形力場悄然擴散,把所有塵埃、泥土和垃圾都遠遠推開。
  
  小女孩駭然停步,看著不知何時出現的銀發男人。她睜大美麗而無辜的眼睛,露出天真無害的表情,同時迅速地悄悄地將手中的石塊扔下。
  
  小女孩身上有光芒透體而出,連她自己都沒注意到,原本滿手心的汗已經徹底蒸干。不過銀發男人連眼角都沒向她瞥一下。
  
  林熙棠皺眉看著小男孩身上的累累傷痕,有幾處地方怕已經波及內臟,傷勢比預想的還要重。他伸手一揮,空中就出現一片光霧,里面灑落點點青色雨滴,落在小男孩身上,融入肌膚。
  
  這些青色雨滴含有龐大原力,小男孩身上的傷立刻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愈合,他一聲呻吟,慢慢睜開了眼睛,完全清醒過來。
  
  小男孩恢復意識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銀發男人那張威嚴堅毅的臉。
  
  他一時沒有弄明白究竟發生了什么,但本能得不愿脆弱地躺在地上,于是又一次掙扎著站起。他向左右一望,又看到了那些大孩子,立刻想起前事,臉色頓時大變。
  
  林熙棠順著小男孩的目光望去,看到了周圍的大孩子,和地上殘留的新鮮油紙包裝,已經明白小男孩為什么會傷成這個樣子。這在垃圾場里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情了。
  
  林熙棠微微斂目,然后俯下身,向小男孩伸出了手,溫和地說:“過來,把手給我。你叫什么名字?”
  
  小男孩卻有些畏縮,好不容易才鼓足勇氣,輕聲說:“千......千夜。”但是他的小手伸到一半,卻不敢再往前遞了。
  
  那只小手臟兮兮的,上面全是泥污。雖然傷口在光雨滋養下已經不再流血,但是血泥和污漬都還在。
  
  無論如何,他也不敢把手放到銀發男人那只一塵不染的大手中去。雖然在小千夜的眼中,那只攤放在面前的大手,就是此刻世界上惟一能夠感覺到溫暖的地方。
  
  林熙棠笑了笑,鼓勵道:“沒關系的,把手給我。”
  
  顧拓海這時也從天上飛落,他平素多以和善面目示人,此刻看到千夜滿身是傷的模樣,卻是明顯的怒意外露,忍不住重重哼了一聲,冷冷向周圍的大孩子們橫了一眼。
  
  旁邊慢慢聚攏并擠作一團的大孩子們現出恐懼的神色,但是十多名衛隊戰士鎖住了這片區域所有通路,他們連逃跑也不敢。
  
  林熙棠微彎著腰,伸出手,耐心地等待。在他清澈平靜的目光下,千夜終于有了勇氣,把手放進那只溫暖、干燥、有力的大手中。
  
  林熙棠輕輕捏住還不到他一半大小的小手,閉上眼睛,默默感知著。
  
  顧拓海看著千夜,忽然皺緊了雙眉,若有所思。
  
  林熙棠咦了一聲,也張開了雙眼。他上下打量了一下千夜,然后伸手撩開小男孩上身的布片,頓時目光凝住。
  
  在千夜瘦得顯出肋骨的胸膛上,有一道巨大傷疤,從心房下半寸直開到肚臍。只看這丑陋突起的痕跡,就知道這里原本是一道開膛破腹的恐怖傷口!
  
  可是千夜才多大?他又是怎么活下來的?
  
  怔了一刻,林熙棠直起身,說:“拓海兄,你精通醫道,來幫我看看。”
  
  顧拓海一言不發,來到千夜身前,顧不得骯臟,伸手在他全身上下摸了一遍。他一雙大手所到之處,都似有根根燒紅的鋼針刺入身體。可是千夜咬緊了牙,硬是一聲都沒有吭。
  
  顧拓海眼中閃過驚訝,贊道:“這么小的年紀居然就這么有種,有點意思!”
  
  他站了起來,對林熙棠說:“這孩子原本確實是一等天資,但是這里傷得太狠,直接毀了根本。不僅于此,我還懷疑,這孩子體內原本可能有一塊原力結晶。”
  
  林熙棠立刻想到一個禁忌的詞,原力掠奪!他微微瞇了瞇眼睛,森然道:“你是說......”
  
  顧拓海凝重地說:“不,我只是猜測。你也知道,那種事是大忌諱。不過他這傷已經有好幾年了,受傷的時候應該還不到三歲。至于現在,你也看到了,他的根基受到重創,修煉天資就算比這里的人都強,但也不再是一等天賦了。”
  
  千夜舊傷如此沉重,還能夠激發出紅色原能柱,意味著原本天資之強甚至可能達到超等。然而現在,綜合他的身體情況,列為四等也只是勉強而已。
  
  這種只比普通人略強的天賦,對他們兩個帝國軍方的大人物來說根本毫無價值。況且千夜身上的巨創已留下隱患,是否能挺過嚴酷的修煉也未可知。
  
  顧拓海無比惋惜地嘆了口氣。
  
  林熙棠看著小小的千夜,后者仰頭回望他,或許掌心中那絲溫暖尚未完全消散,小男孩的眼中有自己都沒有意識到的依賴。
  
  林熙棠心中輕輕一動,緩緩地說:“能夠在這里遇到,也算是緣分。這樣吧,我帶你離開,至于去哪里,你自己來選。”
  
  他拿出幾塊光潔的玉牌,伸手一抹,玉牌向上一面就有了字跡。他把有字的一面朝下放在手里,然后遞向千夜。
  
  千夜猶豫了一下,抽出中間一塊玉牌,翻過來,上面有兩個字,但他不認識。
  
  顧拓海見了,只是嘆了口氣,然后又搖了搖頭。
  
  林熙棠輕輕念給千夜聽,“黃泉。”然后從他手中拿回玉牌,伸手摸了摸他的頭,問:“你姓什么?”
  
  “我......沒有姓。我叫千夜。”
  
  林熙棠點點頭,溫和地說:“好,如果以后你從那個地方活著回來,就可以用我的姓,林!”
  
  千夜并不明白林熙棠在說什么,只是懵懂地聽著。
  
  林熙棠也不需要他現在明白,轉頭吩咐道:“帶他回‘青鳥’,給他洗澡治傷,弄點吃的,再換身衣服。”
  
  吩咐完,林熙棠和顧拓海就緩緩升起,逐漸加速,飛向懸停在空中的輕舟。
  
  大孩子們在旁邊待了很久,把一切看在眼中,雖然他們可能也沒有完全聽懂大人們的話,但是洗澡、吃的、衣服,這幾個具有無比誘惑力的詞匯卻是再清楚不過。
  
  看到衛士們準備帶千夜走,那大孩子們的頭忽然沖了過來,尖聲大叫道:“帶我走!帶上我!我也要洗澡吃東西!”
  
  他試圖去抱衛士們的大腿,又伸手去扯千夜,想把千夜從衛士們的懷里拉下來。
  
  受傷的大孩子頭一邊用力拖千夜的腿,一邊叫道:“這是我的位置!你算什么東西?你們都過來,打死這個小雜種!他剛才居然敢用頭撞我!上面的吃的都是我的!”
  
  那個大孩子頭這次下手比之前還要兇狠,專找千夜的傷口抓上去。垃圾場只有一條生存法則,殺了他,就能得到他的一切。
  
  那幾名魁梧如山的衛士都沒有動,任由那大孩子頭鬧著。小女孩看了,又悄悄挪了過來。
  
  直到千夜被大孩子扯得小臉上露出痛苦之色,衛隊隊長才冰冷地說:“可以了,現在就是拓海先生也無話可說。”
  
  隊長話音一落,那抱著千夜的衛士原本木然的臉上突然泛起猙獰,狠狠一腳,直接把大孩子踢上數十米高空!
  
  這一腳含有狂猛暗勁,大孩子飛到空中后,突然爆成一團血霧!
  
  另一名衛士則獰笑著上前一步,伸腳重重一踏,說:“一堆小壞種,也敢來打擾林帥的事!”
  
  地面上突然起了一道漣漪,以他踏足處為中心,迅速向四周擴散。那群大孩子都被波及,一個個突然被地里涌出的大力沖上半空,狂噴鮮血,全身骨骼則喀喀嚓嚓地作響,瞬間扭曲得不成樣子!
  
  震波同樣掠過隊長和其他衛士,他們動都不動,全部若無其事地承受下來。
  
  那小女孩卻奇跡般地沒有被波及到。在隊長剛剛說出那句話的時候,其他大孩子有的還在發呆,有的則已經傻乎乎地聽了大孩子頭的話沖了上去。她卻轉身就逃,頭也不回地拼命跑!
  
  就這樣,她居然恰好逃出了震波的范圍,奇跡般地活了下來。
  
  見居然被一個小女孩逃掉了,那名衛士頓時老臉一紅,重重哼了一聲,抬腳又要踏下!剛才那一下他才使了三分力而已。但是隊長忽然伸手搭住了他的肩,沒有讓他這一腳踏落。
  
  隊長側耳似乎在聽著什么,然后點了點頭,抱過一直動也不動,只睜大眼睛看著的千夜,又掏出手槍,把千夜的小手放在扳機上。
  
  隊長托穩了手槍,瞄準小女孩的后心,對千夜說:“她已經好幾次想殺你了。來,把扳機往后拉,用力,然后她就會砰的一聲......死掉!”
  
  千夜用整個小手抓住扳機,看著不遠處踉蹌奔逃的小小身影,知道只要往后一拉,她身上就會綻放血花。
  
  他依然十分安靜,黑黝黝的眼睛看著前方,但最終,小千夜還是搖了搖頭,松開扳機。
  
  飛舟上,顧拓海一臉笑容,不住地說:“果然如我所料,哈哈!姓林的,難得你也會輸啊!來來,愿賭服輸,你那把‘水色煙華’是我的了!快拿出來!”
  
  林熙棠仍然是淡淡一笑,雙眼從頭到底靜若止水,清澈的似乎能夠倒映出世間萬象,卻唯獨沒有本物。
  
  衛士們帶著千夜回到了飛舟。飛舟徐徐轉向,拉高,沒入血月的光華,漸漸消失在天際。
  
  至于這座垃圾場,以及那還在拼命逃著的小小女孩,就這樣被遺忘,一如這片被遺棄的大陸。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