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卷一在永夜與黎明之間章九夜襲

圍住千夜的是幾個大孩子,他們是從其它連隊合并到這個班里來的,平時經常走在一起。
  
  一個滿頭卷發的高大孩子湊近了千夜,用審視獵物的目光打量著他。
  
  這個孩子名叫陳雷,性格兇悍大膽。他各項體能成績都在前十,只是知識類的科目總是差強人意,所以綜合排名前段時間已經被千夜超過。
  
  陳雷向前靠了靠,兩個人的鼻尖幾乎碰到了一起。
  
  他壓低了聲音,惡狠狠地說:“你聽著!以后給我老老實實把知識課的成績降下來!‘朱顏血’給你這種軟蛋廢物用,完全是浪費。你/他/媽的要是敢不聽,以后每次格斗課上我的人都會把你往死里打,每天睡覺之前,也再給你加頓小灶。今天就是第一次!”
  
  話音未落,陳雷狠狠一拳轟在千夜肚子上!
  
  這一拳極為兇狠,他幾乎用上了全力!
  
  千夜胃部頓時抽搐,強烈的嘔吐感橫在胸口,可是咽喉被死死卡著,根本就吐不出來。一瞬間,千夜的臉就憋成了深紫色!
  
  陳雷摸出一張膠帶,拍在千夜嘴上,然后說:“好了,這下他叫不了了!用力打!”
  
  千夜轉眼間就被打倒在地,七八個孩子圍著他猛踢。和格斗課程相配合的一門課叫做生物結構,里面最先講解的就是人體結構。已經學過人體結構的孩子們下手格*狠,招招都往能夠傷及內臟的位置去,卻避開了頭臉容易被看出來的地方。
  
  如果任由他們這樣打下去,千夜就會留下永久性的損傷,根本承受不住高強度的訓練,用不了幾天就會變成尸體。陳雷他們,并不是僅僅是想給千夜一個教訓,而想直接廢掉這個礙眼的垃圾場小子!
  
  寢室里其他的孩子們都冷冷地看著,沒有人出來制止,也沒有人向外面的守衛和教官們報告。這些孩子中比陳雷還強的也有幾個,此時他們掃向陳雷的眼光中,已經多了戒備和陰冷。
  
  訓練營不允許在格斗場之外的地方私下斗毆,但是大部分人都很清楚陳雷為什么選千夜下手,因為他是孤兒,并且出身帝國最下層的垃圾星球。從開始上知識課后,各個學員的資料就開始被有意無意地泄漏,只要留心,就能夠知道對方的來歷和身份。
  
  終于陳雷開了這個先例,一個危險的先例。所有的孩子都開始重新思考彼此的關系和定位。
  
  千夜就象又回到了垃圾場,被一群大孩子圍著痛打的時候。那時因為他從來不肯低頭,所以經常挨打。
  
  他盡力保護著要害,等待著機會。身上在不斷傳來劇痛,但是身上越痛,千夜反而越是冷靜。
  
  “冷靜!冷靜!只在需要的時候憤怒,然后把所有的怒火用更冷靜的方法表達出來!”教官的吼叫又一次在千夜腦中回想。
  
  就在這時,千夜忽然感覺到身上受到的打擊輕了不少。那些孩子們也覺得差不多了,更是害怕把他打出太明顯的傷勢。
  
  “將來你們有的是自相殘殺機會,但不是現在!現在誰敢自相殘殺,我就先讓他死!”這是龍海重復了不知道多少次的原話。
  
  陳雷也認為夠了,他手一揮,說:“行了!一個垃圾場里長大的雜種,也想跟我們爭......”
  
  但他下面的話還沒有說完,千夜突然如獵豹般從地上彈起,合身撞進一個大孩子懷里,右手一把就抓住了他的下身要害!
  
  所有孩子一時間全都呆住了,那個被抓住要害的孩子更不敢稍動。
  
  千夜用左手撕下封嘴的膠帶。他的動作不快,更看得出連站著都很勉強。
  
  膠帶撕下,所有人都在等著千夜的后續動作。陳雷臉上卻重新顯出狠色,然后開始給自己的同伴打眼色,只要千夜把守衛叫進來,他們就會一齊指認這是千夜挑起的斗毆!在缺乏直接證據的情況下,根據訓練營的規矩,雙方都要受罰。
  
  千夜平靜地看著陳雷,他的雙眼依舊清澈,里面沒有憤怒,沒有怨恨,什么都沒有,就那樣冰冰冷冷、毫無表情地看著陳雷。
  
  “我不會叫的。”千夜突然極輕地說。
  
  陳雷忽然心底一寒,第一次感覺到了真正的恐懼。
  
  千夜右手忽然收攏,然后開始慢慢絞緊!
  
  那個被抓了下身要害的大孩子小臉突然變得慘白,嘴張大得可以吞下一個鵝蛋!他的喉嚨中只有吸氣的聲音,但誰都知道,下一刻從那里就會發出驚天動地的慘叫!
  
  一下子,所有孩子們都明白了!最先出聲的那個,會因為明確違反了熄燈后不得喧嘩的禁令,被罰得最重!在訓練營里,求救是要付出代價的!
  
  那個大孩子自己顯然也知道叫出聲的后果,拼命地忍著。可是千夜的手在毫不留情地繼續收緊,就象手里握的只是一團破毛巾。
  
  那個大孩子突然明白了,千夜真的會捏爆他的蛋!這個長相秀氣得象個小娘們的垃圾場小子,骨子里才是個不折不扣的瘋子!
  
  “啊!!”慘叫聲響徹整個營地。
  
  劇痛和恐懼讓大孩子瞬間崩潰,開始歇斯底里地慘叫。他已經沒有任何力氣反抗或者攻擊千夜,所有的感官都被無法忍受的疼痛所淹沒。
  
  轉眼之間慘叫聲就嘎然而止,大孩子已經痛暈過去。千夜這才松了手,任由他倒在地上。
  
  砰的一聲,寢室的門被一腳踹開。
  
  沖進來的守衛皺眉看著這一幕,臉上隨即化為猙獰,從腰間摘下鞭子,不懷好意地看著房間里的男孩女孩們。
  
  三分鐘后,只穿著一條皮褲的龍海走了進來。他掃了一眼現場,當看到千夜嘴里鼻中都在不斷溢血,卻還倔強站著的時候,不禁雙眉一皺,忽然一鞭子甩過去,啪的一聲將千夜抽倒。
  
  這一鞭打得千夜全身酥軟,一點力氣都用不上,完全癱在地上。鞭子抽在身上的感覺依然十分痛,但是鞭中附著的原力震蕩開千夜體內郁積的血,讓他驟然感覺輕松許多。
  
  一名大漢走到昏迷不醒的那個大孩子身邊,彎腰扒拉了兩下,然后又解開他的褲子看了看,聳肩道:“碎了。”
  
  龍海微微一怔,然后就點了點頭,說:“那一會拖走。”
  
  然后龍海用皮鞭輕輕拍打著手心,說:“現在,誰來告訴我剛才究竟發生了什么事?”
  
  陳雷半垂著頭,但是眼角卻陰鶩地掃了一眼其他的孩子,眼中兇光畢露,威脅之意溢于言表。
  
  忽然啪的一聲,龍海手中的長鞭如毒龍般抽在陳雷背上,將他一下抽倒在地。這一記比落在千夜身上的兇狠多了,頓時陳雷上衣碎裂,皮開肉綻,痛得死去活來。所幸他知道厲害,死咬緊牙關沒敢發出聲來,一時間幾乎背過氣去。
  
  “在我面前還玩這種小花樣,找死嗎?”龍海獰笑,不過沒有補第二鞭。
  
  并不是每個孩子都怕陳雷,當下就有兩個實力更強的把剛才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這下不光是陳雷,還有和他一起毆打千夜的大孩子們全都臉色慘白。
  
  龍海踢了踢被千夜重創昏迷的大孩子,冰冷地說:“原來是這樣!那就是說,這個倒霉的家伙不但沒有欺負到人,反而被搞得半死不活?真是廢物!我們這里不需要廢物,拖出去!”
  
  接下來對其他孩子們的處置延續了龍海的殘忍風格,除了陳雷外,所有參與圍毆千夜的大孩子們全都被吊到操場上,每個人都挨了十鞭。十鞭足以把他們打個半死,但是第二天訓練課程一點也不會減少。
  
  這也就意味著在接下來的一兩周里,他們根本沒有可能排進前五十,而且還得想辦法克服傷痛,不要在格斗課上被其他人打殘。
  
  可以預見,圍毆千夜的這些家伙大半會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內被淘汰。
  
  當慘叫聲不斷響起的時候,陳雷有些茫然地站在寢室里,不敢相信除了那痛徹骨髓的一鞭外,龍海居然沒有給自己額外的懲罰。直到龍海帶著守衛們離開,他才確認這件事好象就過去了。
  
  千夜也慢慢站了起來,還有些搖晃。龍海那一鞭的余勁仍在,讓他全身都有些無力。但是傷及內臟的傷勢也在這一鞭下好了小半。
  
  陳雷忽然走到千夜面前,一把揪住他的衣領,惡狠狠地說:“這件事還沒完!”
  
  千夜很平靜地看著他,回道:“這件事是沒完。要不你現在就殺了我,否則的話,今后你睡覺的時候就都得小心了,說不定哪一天你就會變得和那個倒霉的家伙一樣。”
  
  千夜無論口氣和表情都十分自然,仿佛平常日子里的閑聊。可是在這令人毛骨悚然的平靜之后,卻讓所有的孩子們都感覺到真正的狠辣和危險。
  
  一想到剛剛那個大孩子的遭遇,男孩子們都下意識地夾緊了雙腿。
  
  陳雷臉色變幻不定,他可不想哪天睡夢中突然被捏爆了蛋。就算事后把千夜打死,也于事無補。還是現在索性做掉他?
  
  這是一個極難做出的決定,陳雷最終還是沒能下定決心和千夜同歸于盡。于是他背上火辣辣的鞭痕仿佛疼得更厲害了。
  
  這件事好象就這么過去了,已經沒有人再來挑釁千夜。孩子們都有種預感,要是不能把千夜當場干掉,那接下來就是無窮無盡的惡夢。
  
  就這樣,一個月在平靜中過去。千夜穩住了自己前一半的位置,這也得益于原本幾個屬于陳雷一方的大孩子全都掉到了榜尾。
  
  有了‘朱顏血’的幫助,千夜修煉的速度又開始加快。原力潮汐的沖擊力越來越大,已經隱隱有驚濤拍岸的感覺。
  
  在小腹位置,千夜已經感覺到了原力節點的存在。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