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卷一在永夜與黎明之間章十二往事的代價

聽了孫倪的話,張靜立刻放松下來,聳了聳肩,說:“那是大人物們的游戲,和我們無關吧?”
  
  陰影沒說話,卻點了點頭。
  
  孫倪的目光落在千夜身上,說:“有些關系,但也不大。我們不用去管這個孩子為什么會活下來,但是現在該怎么辦就怎么辦。給他最正常的訓練,一切照規矩辦。如果他能夠活著從這里走出去,那就是他自己的本事。如果中途死了,也和我們黃泉無關。”
  
  頓了一頓,孫倪說:“總而言之,我們就當原力掠奪這件事完全不存在。不管這是哪個厲害人物的手筆,都和我們黃泉沒關系。那人真要為此來找我們的麻煩,我們黃泉可也不怕!所以在這件事的處理上,用不著畏首畏尾。這是......總長的意思。”
  
  這下連張靜也收起漫不經心的表情,所有人全是一驚,問:“總長回來了?”
  
  孫倪沒有回答,只是微不可察地點了點頭。
  
  所有教官立刻變得極度振奮,龍海還嘿嘿傻笑。
  
  孫倪負手繞著千夜走了一圈,說:“不過現在也不妨給他一點小小的照顧,要不然他多半過不了眼下這一關。現在這個時間很不好,要是讓他就這么死了,別人說不定會以為我們黃泉真的怕了那幾家!嗯,我已經檢查過了他的身體,兵伐訣沖擊氣海節點的部分需要修改一下,具體就是這樣......張靜,等這孩子醒了,你就單獨教給他吧!”
  
  “好。”
  
  孫倪點了點頭,轉身離去。
  
  幾名教官對望一眼,然后申屠開始為千夜治療。
  
  這個時候,張靜等教官看著千夜的目光已經有些惋惜。這原本該是一個何等天資橫溢的孩子,才會被人看中,悍然施展了原力掠奪這等禁忌之術!
  
  可惜一切都已過去,就算是舉世無雙的天縱之才,中了原力掠奪之后都會變成平庸之輩,比普通修煉者強不了多少。
  
  當千夜醒來時,入目的景物有點熟悉,當發現自己正躺在生物構造課室的金屬臺上,心臟立刻劇烈大跳了幾下。若非他還是全身麻木,動彈不得,只怕會直接滾落到地上。
  
  隨即他感覺到胸口仍然火辣辣的,不時傳來幾下劇烈的抽痛。
  
  “你醒了?自己下來吧!”
  
  千夜轉頭一看,張靜正背對著他,上半身趴在一張實驗臺上,脊背彎曲成一條誘人的曲線,不停地寫著什么。
  
  千夜試著動了動手指,然后勉強坐起,再下了臺子。但是雙腳一落地,立刻就是一軟,直接摔在地上。
  
  張靜咦了一聲,恍然道:“我忘了你身上的麻藥藥效還沒過去。”
  
  張靜走過來一把把千夜提起,放到椅子里,然后遞給千夜一張紙,說:“把這個東西背下來,就在這里,然后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可以問我。這張東西只能在這里看,不能帶出去。”
  
  張靜出人意料的和藹并沒有讓千夜感覺到舒服,反而生起濃濃不安。她可絕不象表面看起來的那樣溫柔親近,手段即黑且毒,就連龍海見了她也要避如蛇蝎。
  
  紙上寫著一長段口訣,下面還有詳細注解說明。千夜看了一會就明白了這段口訣是對兵伐訣的部分修改,內容都是和沖擊胸前氣海節點相關。
  
  “你今后就按照這個方法修煉,直到點燃氣海節點為止。不過過程可能會有點痛。如果還有其它不舒服的地方,你隨時可以到我住的地方來找我。我會跟守衛打招呼,放你進行的。”
  
  說完,張靜就離開了房間,留下千夜一個人默默背誦口訣。
  
  半小時后,千夜把紙上所有內容記下,按照張靜的要求把口訣撕得粉碎,所有碎片都小心翼翼地放在桌上,然后離開。
  
  張靜住的地方距離營地不遠。在穿出一片樹林時,千夜忽然看到宋子寧靠在林邊一棵大樹上,正仰頭看著天空。
  
  千夜順著他的視線也抬頭望了一眼,除了藍天白云,什么都沒有,連只鳥都看不見。
  
  “你在看什么?”千夜好奇地問。
  
  “大道和未來。”宋子寧給了個意外的答案。
  
  未來這個詞的意思千夜懂,但是大道不懂。
  
  還沒等千夜再說什么,宋子寧就似乎若無其事地問:“你沒事吧?”
  
  千夜猶豫了一下,說:“教官說我原本修煉方法有問題,給我作了些調整。”
  
  宋子寧神色忽然有些緊張,問:“哪個教官?”
  
  “張靜。”
  
  “是她就好!”宋子寧神情放松下來,說:“你也別擔心,每個人的資質都不相同,所以通用修煉功法往往不是最適合的。如果有條件的話,都需要對通用功法作細微調整的。張靜可不簡單,如果有她來指導你的修煉,對你只會是好事。不過......”
  
  看到宋子寧欲言又止的樣子,千夜連忙問:“不過什么?”
  
  宋子寧卻沒有回答,只是玩味地上下看著千夜,然后說:“沒什么,你到時候就知道了。嘿嘿!”
  
  他笑得有些古怪,然后就不理千夜,揚長而去。
  
  千夜看著宋子寧遠去的身影,根本不相信他會突然跑到這里來看天空中的什么大道和未來。或許這家伙是在擔心著什么,所以才跑到這里來專門等千夜吧?
  
  雖然宋子寧幾個月來穩居榜首,可是身后的幾個孩子也追得很緊。在訓練營中時間是最寶貴的東西,不努力修煉的話隨時有可能被淘汰。在所有孩子們的心中,時間和‘朱顏血’都是最珍貴的東西。
  
  所以千夜把宋子寧的背影放到了心底。
  
  有些事情無須多說,時間到了,自然明白。
  
  這算是幾個月來他們說話最多的一次。宋子寧說的很多話都是千夜從來沒有聽到過的,看來這個孩子的身世并不象他自我介紹的那樣簡單。
  
  千夜看看時間,距離下一堂課還有十分鐘。于是他加快腳步,匆匆趕往小山谷。
  
  當‘朱顏血’的味道纏繞全身時,千夜已經晉入空靈心境,然后開始修煉。這一次他慢慢引導原力潮汐沿著新的口訣涌動,逐漸接近胸口的氣海節點。
  
  但是原力潮汐沖到傷口區域時,就象陷入了泥沼,每下涌動都變得艱難滯澀。原力在傷痕區域的每下涌動,都象用鐵刷子在刷新鮮的傷口,絲絲劇痛差點讓千夜再次暈過去。
  
  修改后的兵伐訣產生的痛苦比原版確實要小很多,這也讓千夜沒有象最初修煉時一樣立刻昏過去。
  
  千夜骨子里就有種狠辣和堅毅,當下一聲不吭,只是咬牙苦忍。然而很快千夜就發現,原力通過受傷區域時不止是會產生劇烈疼痛,運行速度也會變得相當緩慢,這樣沖擊力也就會變弱。只有積累出更深厚的原力,才有可能達到正常原力潮汐的沖擊力。
  
  而更深厚的沖擊力就意味著更多的痛苦。
  
  千夜索性豁了出去,只當這具身體不是自己的。然而這種劇痛簡直非人所能忍耐,兩個小時的修煉課還沒過去半小時,千夜就支持不住,體力耗盡而倒。
  
  不過這次修煉,還算有收獲,原力也有進展,只是進步幅度異常緩慢。千夜撫摸著胸前傷痕,心中掠過濃重陰影。他不知道是什么人,又是因為什么給自己留下了這樣一道傷痕。直到現在,它還無時無刻不在影響著千夜的命運,想要把千夜拖入泥沼,推向深淵!
  
  入夜時分,孩子們有了一段短暫的自由活動時間。這段時間是他們學習各種知識,或者是額外修煉的時候。從這時開始,孩子們實際上有了一點小小的自由,可以根據自己的喜好來決定未來的發展方向。
  
  而千夜則去找張靜。守衛們果然都得到了吩咐,并未攔阻千夜。
  
  張靜住在一座單獨的小院落里,與訓練營里隨處可見的以金屬和青石為主體的建筑不同,整個小院都是帝國復古風格,主建筑是一棟飛檐雕欄的二層小樓,布置得十分雅致。
  
  光是從住處,就可以看出她和其他教官的不同。龍海等人可都是住在公寓里,外型就象大大的鐵皮盒子。
  
  千夜伸手輕輕扣響了門上的獅首銅環,隨即他耳邊就傳來張靜的聲音:“門沒鎖,自己進來吧。”
  
  千夜穿過小院,走進正屋,并且小心翼翼地不去觸碰這里的任何東西。
  
  張靜并不在客廳,而是從臥室方向傳來嘩嘩水聲,好象她在洗澡。
  
  千夜沒有絲毫不耐煩,就那樣站著。在過去幾年中,他早就學會了服從和耐心。在沒有新的命令下來時,不動就是最好的選擇。
  
  片刻之后,張靜裹著浴袍從內間走出,向千夜看了一眼,就自行堆進沙發里。
  
  她的浴袍似乎有些小,下擺也異常的短,根本蓋不住那兩條超長且雪白的大腿。而她飽滿的胸部也擁擠在衣領處,好象隨時都要跳脫出來。
  
  在千夜的眼中,那兩條長腿此刻異常的耀眼,每一個動作都好象在他眼前亮起一片閃電。
  
  生于鄉野和戰亂中的孩子都很早熟,在帝國沒有立國之時,人族就為了繁衍出更多的戰士,不斷把婚育年紀提前。而人族為了生存,身體發育得也越來越快。就算是現在,十四、五歲成家生子的也比比皆是。
  
  十歲的千夜,也不能算太小了。而且訓練營的孩子們從小就修煉兵伐訣,這門功法熾熱爆烈,也對性情身體都有催生效果。生物構造課則給他們做了很徹底的人體啟蒙。
  
  但張靜好象根本不知道千夜已經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孩子,肆無忌憚地伸了個懶腰,雪白長腿伸得筆直,連不該露的地方都快要露出來了。
  
  千夜小小的心仿佛被重錘砸了一下,頓時感覺眼睛有些發花,腦袋也有些眩暈,似乎整個世界都變得有些不一樣了。但是變化的到底是世界呢,還是他的心情?
  
  “小千夜,你找我有什么事?”張靜帶著懶洋洋的味道在問。
  
  千夜不敢多看她,趕緊把修煉中遇到的問題說了。他不能確認,修煉過程中那些額外的痛苦,和原力運轉時的滯澀感覺是不是正常的反應。
  
  張靜稍稍認真了一些,向千夜招了招手,說:“站過來點。”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