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卷一在永夜與黎明之間章二十摧枯拉朽

這一場,當然是千夜贏了。
  
  擔任裁判的上尉宣布了千夜的勝利,看向千夜的目光中多了些欣賞。
  
  魏破天吐完后幾近虛脫,被他的同伴架了下去。
  
  沒過多久,千夜就又迎來了新的對手,一個二級戰兵。千夜沖上去就是一頓風暴般的攻擊,打得對手毫無還手余地,這位看起來比魏破天還弱,還沒堅持過一分鐘就被千夜一腳踢出了格斗場。
  
  隨后對手一個個上來,又一個個下去,千夜轉眼間就拿到了五連勝。
  
  從圍觀考生的反應和竊竊私語看,這些前來參加考核的學員中有不少人是所謂的格斗高手,和千夜戰斗過的另一個家伙居然也掌握了秘傳格斗術。
  
  不過這個家伙剛剛上場,千夜就和他連對三拳,徹底將這家伙的滔天氣勢打成了龜縮防守。隨后在千夜氣若長虹的一頓拳打腳踢下,才一分鐘這個格斗術高手就被打昏過去。
  
  如果不是這小子一上場就先高聲叫出秘傳格斗術的名稱,千夜根本不會想到他居然也是身懷秘術。
  
  可是由始至終,千夜也沒能見識到這個名為“流火銷金萬重破”的秘拳究竟長什么樣。
  
  幾場交手下來,千夜發現這些所謂的高手全都出人意料的弱,簡直就是不堪一擊。相比之下,魏破天算是他們中最強的了,千夜還是認真花了點力氣,才把他擺平的。也因為魏破天是第一陣,所以后面千夜出手都留了大半的力,總算沒出人命。
  
  五場打過,千夜方覺得剛剛活動開了筋骨,胸中戰意正熊熊燃燒,于是虎視耽耽地看著周圍,等待著下一個對手出現。
  
  不過他沒有等來對手,只等來了裁判的一聲怒吼:“你已經通過了,到邊上呆著去,別在這占地方!”
  
  千夜這才明白,原來不知不覺間已經五連勝了。
  
  這場考核給千夜的感覺就象小孩子在做游戲,和黃泉訓練營中那種拳拳到肉、招招致命的格斗訓練簡直是天上地下的分別。
  
  千夜離開了格斗場,看過他格斗的考生們此刻眼中都有了深深的畏懼。
  
  千夜的出手乍一看平平無奇,只不過夠快,夠狠,夠準而已。偶爾用點格斗技巧,也都是些格斗初學者都會的粗淺招數。要說特別之處,他也就是能夠抓住對手哪怕是最微小的破綻,窮追猛打、一舉破敵而已。
  
  然而人群中幾個真正的強者,包括考官在內,實際上全都變了臉色。他們很清楚千夜用的是戰場殺人的格斗術!
  
  這種格斗術沒有花招,也沒有什么技巧,就是追求最簡單直接地轟殺對手。這種直接到了簡單粗暴程度的格斗技,才是最難應對的東西。
  
  這人是誰?來自何處?
  
  一些考官心底已經浮上了幾個答案。其中有黃泉訓練營,也有幾個不遜色于黃泉訓練營的神秘地方。
  
  千夜還不知道,此刻他在考生中已經悄悄有了一個新的綽號,瘋子。千夜這個看上去清秀得甚至有些柔弱的少年,真的踏上格斗場時,卻會打得如此瘋狂!
  
  千夜是最快結束格斗考核的,他必須等這批考生全都考完,才能夠一起整隊去參加最后一項考試。
  
  千夜走到場邊的休息區,隨便找個地方坐下,拿起一杯水慢慢喝著。沒有多久,就陸續有考生來到休息區。他們看到千夜,都有濃濃忌憚,不約而同地和千夜保持了距離。
  
  再過了幾分鐘,魏破天居然也走了過來,然后一屁股坐到千夜身邊。
  
  “你居然也過了?”千夜看著他,饒有興味地問。
  
  魏破天雙眼一瞪,怒道:“什么叫居然?!你也不看看我魏破天是誰!想我魏氏秘拳千重山那是何等威力,怎么會應付不了這種小場面?所謂千重山,即是......”
  
  這番話想來魏破天不是第一次顯擺了,說得又急又快,一轉眼間就全倒了出來。魏破天忽然張口結舌地住了嘴,一張臉憋得難看之極。
  
  剛剛在格斗場上,魏破天可是被千夜打得毫無還手之力,甚至當場被打到吐。他現在越是吹噓千重山的厲害,臉就丟得越狠。
  
  魏破天一下子想起了輸給千夜的項鏈和手鏈,臉色立刻變得青中有黑。光看臉色就可以知道,他在家族中的權限地位恐怕還不低。
  
  瞪著千夜,魏破天實在不知道該說什么,可是心中那口悶氣卻又著實咽不下去,當下哼了一聲,道:“你也沒什么了不起的!如果......如果......”
  
  這句話本來該是如果我們再打一場,那就如何如何。可是話已經說了一半,魏破天才想起來,恐怕不管再打多少場結果都是一樣。千夜這種格斗方式,只要原力無法壓制他,那根本就是無解。
  
  憋了許久,眼看著一口血都要噴出來了,魏破天才啐了一口,恨恨地罵了句“真他奶奶的!”。至于這句話到底在罵誰,就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魏破天沉默,可不代表著千夜也一定要沉默。
  
  千夜忽然轉頭說:“那個......魏兄。”
  
  魏破天頓時一個寒戰,身體瞬間挺得筆直,往旁邊挪開少許,遠離了千夜。
  
  果然,千夜說:“第三場還要不要賭?我看你身上還有條腰帶很有點意思。”
  
  魏破天頓時死的心都有了,嘴張了張,無論如何也吼不出那個豪氣干云的“賭”字。
  
  好在這時他們這一隊全部的格斗考試都已完成,一名考官匆匆趕來,喝令全部考生集合,趕往修煉營地,進行最后一個項目的考核。
  
  最后一場考核,是測試原力的深厚程度以及是否有特殊能力。
  
  這場考試內容很簡單,就是讓考生在修煉室內修煉兩個小時,并且盡可能地引導激發自已的特殊能力。修煉時間內,考生的一切表現都會被觀察并紀錄,以作綜合評價。
  
  千夜走進修煉室坐定,然后想起這次考試要求中還有一條特殊規定。那些已經修煉了兵伐訣的考生不需要考核特殊能力,只要展示出自己能夠承受得住多少輪原力潮汐就夠了。
  
  帝國地方軍團收人的標準是七輪,正規軍團則是十輪,普通特種部隊是十五輪,而精銳特種部隊是十七輪。至于那幾支向來高高在上的頂級精英軍團,征召的最低標準是二十輪!
  
  但這只是加入幾大特殊軍團的基礎條件。就算能夠承受二十輪原力潮汐,也不代表著就立即就能夠進入這些萬眾矚目的地方。還需要參考其它兩門科目的成績,甚至有時候需要通過一些額外的測試。
  
  沒有人知道,二十輪原力潮汐,對千夜的考驗其實和普通人完全不同。
  
  不過千夜沒有更多時間了,他已經接近十七歲,要想加入這幾支頂級的特殊軍團,這是惟一一次機會。他平心靜氣,將身心徹底放松,才緩緩開始引動原力。
  
  慢慢地,千夜體內原力開始一浪浪涌動,匯聚成潮,開始向右手的原力節點涌去。
  
  一波波原力浪濤不斷生成,當九浪過后,就是一輪完整的原力潮汐。當第一輪原力潮汐退潮時,引動了修煉室內的原力共鳴,推動齒輪轉動,在修煉室外的一個表盤中,數字相應翻動,從0變成了1。
  
  原力潮汐不斷起伏,千夜的身體也震顫得越來越厲害。他的臉色慘白,冷汗不斷從身體各處涌出,然而他的面容依舊平靜,平靜得讓人難以相信。
  
  修煉室外的數字不斷跳動,17,18,19......
  
  終于到了最關鍵的時刻!第二十輪原力潮汐,完全是席卷天地的滔天洪水!巨大的反震力讓千夜全身轉而暈紅,從鼻孔、眼角、耳中不斷滲出細細血線。
  
  才到第七浪,千夜就已經承受不住,內臟都開始滲血。他還從來沒有嘗試過完整的二十輪原力潮汐,按現在這個趨勢下去,到第九浪時,原力反震就會徹底震碎千夜的心臟!
  
  到時考試通過了,可人卻死了,又有什么用?但是到了這個時候再放棄嗎?
  
  一瞬間,千夜忽然靈光一現,立刻引導著原力浪濤換了個路線,轉而通過胸前傷痕區域。這里和其它部位相比,依然是原力的泥沼。狂暴的原力浪濤在經過這里后,頓時沖力被減緩少許。然而,這樣做的后果就是加倍的劇痛。
  
  千夜眼前一黑,差點就昏過去!
  
  他猛一咬牙,做好了昏死的準備,繼續引動第九浪!
  
  “啊!!!”
  
  修煉室中發出一聲凄厲吼叫,室外計數表盤顫動幾下,終于翻過了黑色的十九,露出猩紅的二十!
  
  一名考官微微皺眉,推開了千夜修煉室的大門,問:“你沒事吧?還醒著嗎?”
  
  千夜靠在墻壁上,已經沒有了站起來的力氣。他的衣服全都濕透,而且胸口還有觸目驚心的大灘血漬。
  
  看到這一幕,考官的雙眉皺得更緊了。就在他想要在手中本子上記下一筆時,千夜忽然抬起了頭,用微弱的聲音說:“我沒事。”
  
  考官狐疑地看著千夜,這個樣子也叫沒事?不過這不是他該理會的,只要考生在完整運行完兵伐訣后還能夠保持清醒意識,那就算考試通過,成績有效。
  
  考官在本子上記下20這個數字,就轉身離去。而千夜又呆了整整十分鐘,才勉強從修煉室中走出。
  
  參加完全部科目的考生被帶回了宿營地,受傷的考生會得到免費的救治。帝國軍方同樣代表著醫學的最高成就,只要不是過重的傷勢,都能夠治愈。千夜的內腑受傷其實相當沉重,結果在特殊的肌體修復液里泡了整整一天,傷勢就好了七七八八。
  
  當千夜在修復液中沉睡時,軍營主樓的一間會議室內,正在召開一場特殊的會議。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