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27 帝國雙璧

“這樣的事我看過很多次了。第一次‘上課’的時候,我比你的表現還差,那時我還吐了,然后因為這件事被嘲笑了很久。”老兵說。
  
  千夜能夠感覺到老兵的關心和善意,有些虛弱地笑了笑。
  
  老兵向大火指了指,沉重地說:“這不能怪任何人,所有人的死,都是因為血族。你知道嗎,我曾經親手射穿自己哥哥的心臟,因為他被一個吸血鬼給咬了!從那一天起,我就發誓,在殺光這個世界上所有該死的黑血雜種之前,我絕不退役!就算老死,我也要老死在戰場上!”
  
  運兵車上一片寂靜,菜鳥們都為之震動,而許多老兵則被勾起許多的陳年往事。每一個人,都可以講出一些和血奴有關的故事。
  
  燃燒的城市漸漸消失在地平線上,但是烈火卻留在千夜的心頭。
  
  回到基地后,千夜得到了一個壞消息和一個好消息。
  
  壞消息是,林熙棠兩天前剛剛經過秦陸,轉道前往帝都述職,當他的副官與紅蝎總部聯系的時候,千夜已經在戰場上了。
  
  好消息是,千夜收到了第一封家信,如果來自魏破天的信也能算是家信的話。信封是雪白的道林紙,底紋竟然用暗金細絲壓成,仔細看,能夠分辨出那是一個無頭有翼天使的圖案。
  
  南霸天看到的時候,從鼻子里出了聲氣,“那家鳥人的東西,就是這么華而不實。”
  
  千夜從信封里倒出來一個銀制空彈殼,神情立刻變得有些微妙。
  
  展開信后才知道,這個東西是魏破天親手做的。或者準確地說,彈殼還是工業化制品,里面用以原力壓縮的陣列,是他親手蝕刻成功的第一件作品,立刻拿來炫耀。
  
  在折翼天使的這些日子,魏破天也沒有虛度,他突破到了三級戰兵。并且由于擁有家族秘術的緣故,很快就掌握了原力蝕刻能力,可以親手制作實體原力彈了。信中魏破天不忘發出挑戰,但也苦惱于如何先還債,還是三次!
  
  千夜把信紙和信封揉成一團,扔進廢紙簍,高高拋起彈殼,銀光在空中劃過一個倒U形軌跡,又落回他手心。
  
  軍中大比,還有半年。
  
  接下來的幾個月中,千夜連續申請任務,幾乎都在各處戰場上奔波穿梭。他如彗星般迅速崛起,戰場風格則以極度冷靜和無情殺戮而著稱。
  
  死在千夜手下的黑暗種族迅速增加,他的戰績也一路飆升,終于登頂,壓倒了紅蝎菜鳥中無數閃耀天才,以及眾多世家門閥子弟!
  
  千夜好象天生就是個戰士,也是一名殺手。他的團體配合戰打得很棒,但獨行時會變得更加危險。在任何環境下,千夜都能找到可以利用的地方,從而將自己在戰斗的優勢不斷放大。
  
  隨著千夜獨自殺掉了一個相當于四級戰兵的血族戰士,他戰斗本能中偏向于殺手的部分好象就此覺醒。從此在千夜出沒的地方,黑暗種族中級戰士的傷亡率就開始飆升。
  
  對于千夜的變化,南霸天又喜又憂。他不得不以命令的方式強迫千夜減少出任務的次數。因為千夜尚未滿十八歲,他還有更遠大前程,在這個階段,南霸天認為千夜需要更多時間修煉原力,那才是通向最強者的正確道路。
  
  對于虎蝎營長的命令,千夜自然無條件服從。
  
  就這樣,在這一屆的新人菜鳥中,千夜的名聲逐漸傳開,據說已經引起了幾名副軍團長的注意。
  
  在很多人眼中,千夜就是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未來必將在帝國軍界綻放異彩光芒。他的名字已經上了一些門閥貴族的觀察名單,某些家族甚至已經討論過,是否要把他納入招攬范圍。
  
  一條光輝大道,正在千夜面前鋪開!
  
  千夜心中惟一一個遺憾,就是直到現在也沒能和林熙棠見上一面。在輾轉的任務中,千夜逐漸熟悉了原本只存在于資料上的軍方,也才慢慢深刻體會到那一聲‘林帥’稱呼背后的份量。
  
  林熙棠出身并不算出眾,林家世代軍旅,卻大多是中下級軍官,到他父親那一輩,也不過是個世襲的子爵。在帝國公候伯子男的爵位制度下,僅僅是擦到了上流社會的一點邊而已。
  
  這樣的家族,給林熙棠的幫助僅僅是提供了一個不錯的起步平臺。起步之后,一切就只能靠自己。
  
  林熙棠近三十年軍旅生涯,大大小小打了數百仗,平生極少敗績。就是面對最強大的黑暗種族時,敗也敗得讓帝國軍部都無法挑刺。
  
  然而林熙棠并不僅僅有軍事上的才華,他在處理地方政務時局上更有大才,同時因為修煉大衍天機訣的緣故,也為帝國發掘了無數人才。總而言之,林熙棠幾乎可以算是個全才型的人物。
  
  就這樣,他因為積功在四十剛剛出頭的時候就晉升元帥,成為帝國十大元帥中最年輕的一個,與同齡的張伯謙并稱帝國雙璧!
  
  張伯謙則又是另外一類人,他和林熙棠幾乎在任何方面都處于兩個極端。張伯謙出身真正的門閥大家,先祖追隨開國皇帝立國,曾經獲封青陽王。
  
  到了現在,張家穩居帝國四大門閥之首,青陽張氏共有四大分支,每個分支的家主都是世襲國公。一族文成武功,榮耀之盛,僅在帝室之下。
  
  張伯謙在行軍征戰上是不世出的天才,這方面連林熙棠都要瞠乎其后。同時張伯謙本人也是帝國有數高手之一,武功不可一世。這個男人的風格嗜血狠辣,和名字格格不入,雙手沾染的鮮血之多,就連黑暗種族也要為之戰栗!
  
  然而,張伯謙在政事方面卻是一塌糊涂,他最討厭麻煩,解決麻煩的辦法就是滅殺。他經常說的一句話就是:把麻煩的人都殺光了,不就沒有麻煩了嗎?
  
  雖然知道了林熙棠的顯赫身份,但是千夜心中最清晰的印象,仍然是那只溫暖堅實的大手。
  
  但是林熙棠一直被牽制在西疆動彈不得,據說這次的叛軍動作不小,他親自前往坐鎮,居然也一直進退維艱。
  
  近日里更是聽說帝國軍部幾員大將都在蠢蠢欲動,想要取林熙棠而代之。而林熙棠已經二次被召入帝都述職,雖然都很快回轉,但誰也不知道下一次會怎樣。
  
  千夜最近一次聽到的消息是,西北大將趙魏煌已經開始動員他那名震西陸的狼煙軍團,隨時準備開赴叛亂行省。
  
  千夜隱約為林熙棠擔心,另外也有些好奇那些叛軍究竟是什么樣子,居然能夠和帝國作對長達幾百年。
  
  他在加入紅蝎之后,才深深感覺到帝國是個何等的龐然大物!以紅蝎軍團的實力,居然擠進前三都有些困難。整個帝國的軍力又該達到了何等地步!
  
  或許是命運之神一直在關注著千夜,就在他動了好奇心之后,一件小任務就落在了千夜頭上。
  
  這確實是件小任務,紅蝎只出動了五名黑蝎級老兵,外加千夜一個菜鳥,連地方軍都沒有被征召配合。由于并不是跨大陸的任務,所以負責此次陸內飛行的又是那名禿頭船長。
  
  在飛艇出發前,禿頭船長和負責行動指揮的臨時隊長核對了任務內容,禿頭船長一張胖臉立刻沉了下去,冷冷地說:“那些老爺們就會搞這種事情!叛軍?誰不知道這是怎么回事?”
  
  臨時隊長聳聳肩,說:“那有什么辦法?既然對方背景深厚到都能夠讓我們出動,這件事就不可能有更改的余地。反正是跑一次,快去快回吧!”
  
  禿頭船長忽然抬頭向千夜看了一眼,嘟囔道:“讓他去看看也好!菜鳥總要有長大的一天,需要看清楚光鮮背后的真實是什么。”
  
  千夜被他們之間的對話弄得有些茫然,禁不住對這次任務的內容更加好奇了。這恐怕不是一個簡單的任務。
  
  飛艇升上天空,照樣是脫韁野馬般的飛行風格。不過這一次千夜當然不會再被弄得嘔吐。他和其他老兵一樣,安然地坐在座位上養神,到后來還發出輕微的酣眠聲。
  
  在戰斗之前盡可能的養精蓄銳,是每個紅蝎戰士都懂的常識。
  
  這次航程持續了三天,終于在夜晚時分飛臨了任務地點。
  
  這是秦大陸邊緣行省,位置頗為偏僻。但是這個行省中有好幾個大門閥世家的領地,實際上直屬帝國管理的土地還不到一半。行省政治無比復雜。
  
  在山區有一個小鎮,因為位于一座寶石礦坑旁邊,鎮上大多數人都是礦工。這一次的任務地就在這座小鎮附近,據說一支叛軍襲擊了這里,造成慘重傷亡。
  
  這支叛軍很狡猾,他們躲進了人跡罕至的深山,還抓走了當地一名子爵領主的未婚妻。這位領主對叛軍束手無策,這才奏請帝國,出動了紅蝎軍團的一個小隊來解決此事。
  
  飛艇飛到小鎮上方,徐徐降低高度,然后懸停在距離地面三十米的空中。老兵們打開艙門,直接跳了下去,直墜數十米,然后穩穩落地。
  
  而千夜則抓住一根纜繩,飛墜而下,距離地面十米的時候用力一拉纜繩,止住墜勢,然后再松手落在地上。
  
  小鎮內已經駐扎了上千名領主的私軍,一名軍官策馬奔出,看到了落地的紅蝎戰士們不禁一怔:“就這么點人?”
  
  隊長雙眉一皺,冷冷地說:“廢物再多也是廢物!”
  
  那軍官年紀很輕,不過二十出頭的樣子,一臉倨傲。
  
  紅蝎隊長的話立刻讓他勃然大怒,叫道:“你說誰是廢物?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嗎?一個大頭兵,居然敢他媽的在這里叫囂!”
  
  說著,軍官一揮馬鞭,竟然一鞭向隊長頭上抽去!
  
  千夜不動聲色地摘下了火藥自動步槍,撥開安全栓。他并不關注這個軍官,注意力集中在那些貴族私軍身上。
  
  連同禿頭在內,紅蝎這次也只來了七個人,如果和上千名地方私軍起了沖突,要殺光他們還是挺麻煩的。
  
  PS:今天好象書評區有吐槽回復活動?除了網站的獎品外,俺加個彩頭如何?今天回復到1000樓,明天加更。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