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卷二彼岸花開章二燃火的青春

拾荒者突然訕訕地笑了幾聲,把火槍收了起來,然后掏出幾個銅子放在吧臺上,推到年輕人面前,說:“呵呵,我只是開個玩笑!玩笑而已!我身上就這些了,你看著隨便給我點什么,只要能夠讓我把自己灌醉就行!”
  
  酒吧里忽然又有了生氣,許多酒客遺憾地嘆著氣,覺得沒能看到一場好戲。
  
  拾荒者中最強壯兇猛的齙牙六哈哈大笑,說:“刀疤馮,我早就說過,就憑你這點德性也想找事?!”
  
  “是啊,一看就是個新來的。”
  
  “媽的,這家伙還挺聰明的!可惜沒看成好戲。這里已經好久沒出人命了,唉!”
  
  “哦,敢在千夜面前找事的家伙都已經死光了吧?”
  
  酒客們議論紛紛。既然沒有好戲可看,他們的話題很快就轉到了女人和吹噓自己的本事上。
  
  吧臺后的千夜仍然是面容平靜無波,收起刀疤馮那幾枚銅子,然后兌了一大杯烈酒,連同之前的調酒,用一個大得離譜的盤子托著,送到了拾荒者的桌子上。
  
  等千夜回到吧臺,刀疤馮心有余悸地向吧臺處看了一眼,壓低了聲音說:“這小子是什么來頭?我就是面對狼人和血奴時也沒有......沒有這么害怕過!”
  
  “他叫千夜,是半年前搬到燈塔鎮的,來了之后就開了這間酒吧,并且一直開到現在,你明白了嗎?”拾荒者中的老人悠悠地說,又補了一句:“當然,他這里的酒是真的不錯。”
  
  刀疤馮一臉恍然。
  
  能夠在這種每天都會見血的地方安安穩穩地開上半年酒吧,肯定沒有一個簡單人物。
  
  力量可不是光看外表的。聽說那些純血的血族外表個個都是弱不經風,但他們才是真正的魔鬼,據說一根手指就可以捻死一打的帝國遠征軍!而帝國遠征軍里隨便出來哪位大爺,哪怕是燒火做飯的,也能干掉幾十個他們這樣的拾荒者。
  
  吧臺后,千夜一動不動,又站得像個雕像,也不知道在發呆還是在沉思。這是他標志性的動作,沒有需要他干活的時候,千夜就會變成酒吧背景的一部分。
  
  在吧臺下面的抽屜中,放著一把柯爾大口徑手槍。這把沉重的大家伙做工精良,設計經典,能夠填裝七顆子彈,是帝國軍工巨頭黑石重工的出品,被稱為火藥手槍中的小鋼炮,威力根本不是拾荒者的老式火槍能夠相提并論的。
  
  在曼殊沙華剛開張的頭幾天里,這把柯爾曾經轟碎過六個家伙的腦袋,然后就沒有什么人再敢來找事了,至少鎮上的人不敢。
  
  酒吧里的聲浪越來越大,酒客們的動作也越來越大,不時響起女人憤怒的尖叫。
  
  但是只要把幾個銅子塞進她們的胸衣,這些女人就會反嗔為喜,再加上幾個銅子,她們就會扭動有力的腰肢,坐到男人們的大腿上,讓他們隨意摸個夠。至于更進一步的,就看雙方的意愿和價格了。
  
  曼珠沙華有客房,不過用的次數并不多,開房是件非常奢侈的事。能夠在草地里解決的事,干嘛要去房間里?這是大多數拾荒人的想法。
  
  千夜淡漠地看著,所有的一切好象距離他非常遙遠。
  
  這些女人都和他沒有關系,只是借了這塊地方招攬生意而已。有了她們在,客人們也會喝得更加盡興,一個個就像發情的公豬。
  
  已經有個拾荒者抱了女人迫不及待地從側門沖了出去。門還沒有關上,就有重物墜在地上的聲音響起,然后是男人的喘息和女人夸張的尖叫。
  
  剛剛回到城里的拾荒者腰包里都有點錢,朝不保夕的生活又讓他們比鎮民們出手更加大方,所以更受女人們的歡迎。當然,是在他們口袋里還有銅子的時候。
  
  酒吧內的氣氛一下就被點燃了。
  
  千夜開始變得忙碌,點酒的要求一個接一個飛來。但是他的動作嫻熟穩定,一杯杯烈酒就象在流水線上生產出來,所有的要求都嚴格按照先后順序滿足,沒有錯誤,也沒有遺漏,精密得好象一架機器。
  
  這時又走進來一個女人,她穿著短夾克,里面是一件黑色緊身胸衣,束縛著飽滿的胸部,下身則穿了一件冒險者中常見的帆布長褲,把纖細但有力的細腰小腹全都裸露出來。她的小腹上紋著一只黑蝎,給富有青春活力的肉體增添了野性的誘惑。
  
  要說她和酒吧里其他女人最大的不同,就是仿佛下一刻就會飛揚起來的青春,每一寸地方都充滿了雨后青草的新鮮味道。另外,她的唇紅如烈火,在這昏暗淫靡的地方,就是一抹最閃光的亮色。
  
  她一走進酒吧,立刻就成為男人目光的焦點。
  
  “小妞!多少錢睡一晚?”一個剛到燈塔鎮的拾荒者叫道。
  
  “一個帝國銀幣。”女人的回答和拾荒者的問話一樣直接,徑自走到吧臺前坐下。
  
  這個價格讓幾名新來的拾荒者臉色一變,那可是帝國銀幣!他們要在荒野上游蕩兩個月,才能賺回來一個帝國銀幣。
  
  不過女人全身上下都透著青春和野性的氣息,好象每一寸肌膚都在發光,讓男人們心里就象燃著火。從她走進來,酒吧里別的女人和她一比,立刻變得如同掉毛的老母雞。
  
  “難道你下面是原能合金做的?”有人開始不滿。但是隨即就被身邊朋友拉住。
  
  “那是敏兒,很夠勁,但是刺也很多!沒事別惹她!”那位朋友低聲說。
  
  敏兒敲了敲吧臺,說:“隨便來杯什么,只要夠刺激就行。”
  
  千夜沉默地調好了一大杯酒,然后摸出一個貼身的鋼制小壺,在酒杯中滴了一滴什么,才把酒推到了敏兒的面前。酒客們貪婪的目光立刻分了一大半到敏兒面前的那杯酒上。
  
  那把鋼制小壺就是酒吧的招牌配方,誰也不知道里面究竟裝的是什么。但是哪怕是最劣等的酒,只要加了一滴里面的東西,就會變得酒香撲鼻,喝下一小口就能讓人忘掉所有的煩惱。
  
  敏兒不管點什么,每次都能夠得到一滴,這算是她獨有的優待。
  
  她好象并不滿足,又伸出手,問:“有煙嗎?要特殊的那種。”
  
  千夜又從吧臺下摸出一根手制的卷煙,上面畫著一根醒目的紅線。
  
  敏兒一把搶過來,點燃,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屏住了呼吸。許久許久,直到她堅持不住,才噴出一口帶著特殊香氣的煙霧,臉上立刻泛起一層不正常的嫣紅。
  
  酒吧里許多人都伸長了脖子,用力吸著散溢的煙霧。
  
  這根煙很短,她只抽了三口,就燃到了盡頭。
  
  敏兒有些遺憾地看著熄滅的煙蒂,說:“再來一根!”
  
  但千夜卻沒有動:“每三天只能抽一根,否則你會死得很快。”
  
  “反正我也活夠了!”敏兒有些自暴自棄地說。可是不管她怎么說,都沒有得到第二根特殊的煙,而千夜到后面已經根本不搭理她的話了。
  
  敏兒的目光挪到了千夜的臉上,忽然似笑非笑地說:“小夜,你知道嗎,我好幾次都很想把你的臉給抓花了!我不喜歡看到比我還漂亮的東西!”
  
  千夜嘴角只是牽動了一下,就算是笑過了。
  
  敏兒投降似地舉起了手,然后盯著千夜,說:“好吧,我不要煙了。那這頓你請客?”
  
  千夜卻對她充滿期待的目光毫無反應,因為請客這句話還意味著其它的東西。在這個只有利益交換沒有交情一說的遺棄之地,從來沒有真正免費的東西,千夜請了這一頓,她就會付出自己的身體作為回報。
  
  見千夜全無反應,敏兒懊惱地砸了下吧臺,然后提高了聲音說:“今晚誰愿意替我付帳?”
  
  許多人都不由自主地咽著口水,火辣貪婪的目光不斷在敏兒身上游走,但是卻沒有人應聲。一個帝國銀幣!除非他們是真瘋了,才會把這筆大錢花在一個女人身上。
  
  終于,一個身高足有兩米的獨眼大漢走了過來,舔了舔嘴唇,把一枚帝國銀幣重重地拍在吧臺上,吼道:“我來!”
  
  敏兒哼了一聲,說:“我說過,我不喜歡你。你不行!”
  
  獨眼大漢卻沒有發作,只是嘿嘿笑了幾聲,又回到座位。
  
  敏兒把他的銀幣一彈,就劃出一道弧線落向他的腦袋,獨眼大漢一把抓住銀幣,叫道:“你早晚會喜歡我的!”
  
  “下輩子吧!”敏兒高聲回道。
  
  敏兒掏出幾十個銅子,拍在吧臺上,然后伸手一掃,那堆銅子就排成一排飛起來,長了眼睛似的一一落入千夜襯衣的口袋。她這手玩得很漂亮,頓時激起了一片喝彩聲。
  
  如果把銅板換成飛刀呢?
  
  之前那些想和她睡覺的拾荒者縮了縮腦袋,這女人果然是個辣手貨。
  
  “要一個房間!”敏兒說。
  
  “第三間空著。”千夜遞過來一把鑰匙,而他的話一向很少。
  
  敏兒用纖長手指挑著鑰匙圈,讓它飛旋著,然后用熱得可以把人燒焦的目光盯著千夜,似笑非笑地說:“我晚上不鎖門,有膽子你就進來!”
  
  “但我會鎖門的。”千夜回答。
  
  敏兒嘴里吐出一個臟字,然后懊惱地砸了下吧臺。但是她一拳落下,酒吧卻整個都震動了一下!
  
  酒吧里的人紛紛抬頭茫然看著周圍,千夜的眼中則有隱約的光芒一閃,隨即又恢復了正常。
  
  外面突然響起了禿頭警長異常驚恐的喊聲:“稍等!我這就開門!這就開門!”
  
  警長話音未落,外面忽然傳來驚天動地的爆炸聲,氣浪和沖擊波呼嘯而來,把曼殊沙華的窗戶全部震碎。飛濺的碎玻璃掉到了不少人頭上,還有些不幸運的家伙被割傷了,可是卻沒有人抱怨,人們都驚恐地望著外面。
  
  小鎮中響起沉重的腳步聲,那是軍靴踏地的聲音。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