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卷二彼岸花開章三遠征軍

從鎮外的方向走來一隊黑色制服的戰士,雖然只有十幾個人,但是每個人身上都透著濃濃的血腥味道。他們臂章上是火槍與染血刺刀交叉的圖案,那是帝國遠征軍的徽章!
  
  小鎮的大門已經徹底倒塌,斷裂的管道徒勞地向外噴著蒸汽,鎮門周圍的幾棟房子都被爆炸的氣流掀開。而禿頭警長則半個身子被埋在廢墟里,低聲呻吟著。
  
  就因為鎮門擋了這隊帝國遠征軍的路,所以他們干脆就直接把燈塔鎮的大門給轟開了。
  
  在遠征軍戰士身后,還有幾十個踉蹌跟著的人,他們遍體鱗傷,雙手都被鐵絲綁著,并且鎖成了一串。銹跡斑斑的鐵絲深深勒進他們的肉里,傷口還在不斷地滴著血。這些人走得稍慢,旁邊的遠征軍戰士就會一鞭子抽上來。
  
  在黑暗中,曼殊沙華發光的招牌和破碎窗戶中的昏暗燈火顯得格外醒目,這隊帝國士兵就轉了方向,向酒吧走來。
  
  兩名高大戰士先行走進酒吧,四下掃視。
  
  他們的目光如鷹一樣銳利,整個酒吧里沒有任何人敢和他們對視。這兩名戰士手中的自動步槍威力巨大,用不了一分鐘就能夠把整個酒吧里的人都變成尸體。
  
  一名戰士向千夜指了指,冷冷地說:“準備二十個人吃的東西。要快!”
  
  另一名戰士則用槍口向拾荒者們一指,喝道:“你們這些骯臟的豬,把桌子收拾干凈,然后滾出去!立刻!”
  
  拾荒者們拼命陪著笑,以閃電般的速度擦干凈桌子,然后逃出了酒吧。另外的人們則自覺讓出了位置最好的幾個桌子,躲到了角落里。帝國軍沒讓他們走,他們可誰都不敢動。
  
  一名身材高大的軍官緩步走進酒吧,經過門框時還低了低頭。
  
  他有著一雙濃重劍眉,眼神就象永夜之域的最兇殘狡猾的夜鷹,用看獵物的眼光掃過酒吧里的每一個人,然后選了中央的一張桌子,坐下。
  
  外面傳來一陣打罵聲,那幾十個人被遠征軍士兵驅趕進來,然后在角落里擁擠著站好。
  
  那名軍官看了一眼酒吧里的人,以低沉沙啞的聲音說:“看看他們!這些都是被黑暗之血污染的家伙,等待他們的將是暗無天日的黑礦!他們會在那里挖礦到死,直到黑血發作,變成只知道渴求新鮮血肉的怪物,然后被守衛殺掉。睜開你們的眼睛,好好看看!任何向永夜一側墮落的人,都會是這個下場!”
  
  所有人眼中都浮上恐懼。
  
  這些被捕捉的人都有一個共同的稱謂,血奴。被吸血鬼咬傷的人,都會被黑暗之血污染,變成失去神智的野獸。它們到了進餐的時間會渴求新鮮血肉,在上位者命令會瘋狂攻擊目標物,直到戰死為止。
  
  在帝國統治的任何地方,只要發現了血奴,大都會被就地處死。少數還沒有發作的,則會被送進黑礦挖礦,直到死在礦坑里為止。
  
  純種的血族十分罕見,但血奴也是高危的生物,傳說中,只要被血奴抓傷咬傷,甚至是離他們近了些,都有很大可能被黑暗之血污染。酒吧原先的客人和女人們擠在一起瑟瑟發抖,拼命想要離那些血奴遠一些。
  
  這時從被捕獲的血奴中突然沖出一個中年男人,撲通一聲跪在那名軍官面前,大聲叫道:“我不是血奴,我沒有被黑暗之血污染!”
  
  軍官臉上浮起有些扭曲的獰笑,說:“我知道。”
  
  中年男人一怔,愕然抬頭,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迎接他的,是深黑的槍口!
  
  砰的一聲巨響,酒吧里所有的酒瓶酒杯都在震動,那個中年男人猶然跪著,但是頭顱已經被徹底轟碎,血與腦漿濺了一地。
  
  軍官吹了吹槍口的青煙,對無頭的尸體說:“我知道你不是血奴,但是窩藏血奴的罪是一樣的。”
  
  一名戰士走上一步,問:“劉中校,他的兩個兒子要不要一起處理了?”
  
  軍官向血奴群里掃了一眼,那里站著兩個臉色蒼白的年輕人,就是中年男人的兒子。他們瑟縮著,想要往別人的身后躲。
  
  劉姓的軍官向他們一指,說:“你們兩個出來,把這具尸體扔出去喂狗,然后再把地洗干凈!我討厭血腥味。”
  
  兩個年輕男人戰戰兢兢地走出來,順從地抬著自己父親的尸體走了出去。這里所有的人都知道,如果反抗的話,帝國遠征軍有幾百種辦法可以讓人生不如死。
  
  就在劉姓軍官和帝國戰士的目光都被吸引時,血奴群中突然有個人尖叫一聲“我不要去黑礦!”猛然沖向酒吧的后門,想要從那里逃走。
  
  軍官臉上又露出獰笑,摘下背后一支奇特的步槍,瞄準了逃跑血奴的后背。他的動作似緩實快,步槍槍身上幾道藍色紋路點亮時,那個血奴才沖過半個大廳。
  
  這時千夜端著餐盤,剛好從門內走出。
  
  這一瞬間,千夜、血奴和軍官的槍口就連成一條直線!
  
  軍官看到了千夜,但是他的嘴角動了動,依然扣下了扳機!
  
  步槍槍口噴出的不是子彈,而是一團紅光!
  
  血奴的身體中央突然出現一個巨大空洞,血沫與碎肉中,那團紅光余力未盡,繼續向前,它接連轟穿了兩道墻壁,這才力盡消失。這團紅光的威力大得異乎尋常,完全可以和大口徑機炮相提并論!
  
  千夜的身體并沒有被轟碎,甚至沒有受傷。此刻他的身體詭異地側傾四十五度,雙腳則如釘子般插在地上,剛好讓過了軍官的射擊線路。
  
  嗒的一聲輕響,一滴鮮血從天而降,落在千夜的臉上,開出一朵小小的血花。在蒼白肌膚的映襯下,這點血花顯得格外刺眼。
  
  千夜的呼吸忽然重了一些,雙瞳深處閃過一抹不易覺察的深紅。不過這異狀只是一閃而逝,千夜的身體就象被無形的線牽動,重新站直,而餐盤中的酒水一滴都沒有灑出來。
  
  撲通一聲,血奴的身體這時才摔在地上,一只拼命前伸的手,距離千夜的腳尖只差了幾厘米。
  
  劉姓軍官雙瞳一縮,忽然笑了起來,說:“真沒想到在這么一個小地方居然還能看到一個覺醒了原力的真正高手!這可真讓人意外!”
  
  千夜低聲說:“勉強活著而已。”
  
  軍官的目光銳利如刀,緊盯著千夜,問:“你還不到十八歲吧?”
  
  “十七出頭。”千夜回答。
  
  軍官繞著千夜轉了幾圈,說:“剛十七歲就點燃了原力節點,這個天賦可是相當不錯啊!擁有原力、又這么年輕,你本來可以有大把前途,卻躲到這個小地方,看起來怎么這么不簡單呢?”
  
  千夜沉默著,沒有回答。
  
  軍官取出一塊印著遠征軍徽章的金屬銘牌,扔到了千夜的餐盤里,說:“我叫劉江。我不關心你是誰,以及做過什么。如果你愿意的話,可以拿著這張銘牌到遠征軍要塞,去找楚雄中校。他那里最近正缺人手。只要加入帝國遠征軍,不管你過去干過什么,哪怕是在上層大陸殺了貴族,都不算事,明白了嗎?”
  
  千夜微微欠身,說:“謝謝!”面對這個許多人求之不得的招募機會,他卻沒多大反應。
  
  劉江看出千夜對加入遠征軍似乎興趣不是很大,也沒有勉強的意思,回到座位上坐下。千夜將一大杯烈酒和一碟土豆熏肉放在他的面前。
  
  軍官端起酒杯聞了聞,雙眼一亮,說:“好酒!真沒想到在這個小地方還能夠遇到這么好的酒,楚雄要是知道了你的手藝,肯定非要你不可。”不過,他隨即放下了酒杯,說:“好了,去給我換杯水,出任務的時候我從不喝酒。”
  
  千夜于是收走了酒杯,為劉江換上了清水。
  
  這就是帝國駐扎在永夜大陸的遠征軍。他們一方面殘忍暴虐,兇悍強橫,殺人如麻。而另一方面,在整個永夜之域,人數高達數百萬的遠征軍團就是對抗黑暗種族的中流砥柱。有他們在,如燈塔小鎮這樣的人族聚集地才不會受到大量黑暗種族的沖擊。
  
  千夜將一盤盤食物端了出來,帝國戰士們埋頭大嚼,沒有一個人說話。酒吧中突然安靜下來,所有的人都覺得壓抑難耐,但是沒有一個人敢亂動,更沒有人敢離開酒吧。
  
  帝國戰士們才吃到一半,酒吧的門忽然無聲無息地打開,走進來兩名穿著黑色風衣的男人。
  
  他們全身上下一塵不染,干凈整潔得和荒野格格不入。而且詭異的是,在他們出現之間,沒有任何人發現他們的到來。
  
  一進入酒吧,兩個人就四下掃視著,每看到一樣東西,雙眉就會皺得更加緊一些,好象這里沒有一丁點地方能夠讓他們滿意,包括這些帝國軍在內。
  
  劉江看到他們風衣衣角上的一個標志,臉色一變,立刻站了起來。但他剛想說什么,一名黑衣男人就冷冷地說:“讓你站起來了嗎?”
  
  劉江大怒,但是和這個男人的目光一觸,忽然間仿佛受到重擊,當下悶哼一聲,跌坐回原位,臉色一下變得蒼白,顯然只這一下就受創不輕。
  
  那個男人哼了一聲,輕蔑地說:“一群廢物,難怪只能守在這個鬼地方,要是真靠你們對付黑暗種族,帝國早就滅亡了。”
  
  劉江嘴角抽動,抹去滲出的鮮血,抬手示意自己的戰士不要動,啞著嗓子問道:“兩位大人到這遺棄之地有何貴干?”
  
  另一個人冷冷地說:“你不配知道!再嗦一句,我就把你們全都殺了!”
  
  江脖子上青筋不斷跳動,手向背后的原力槍挪了挪,但還是明智地停了下來。
  
  看到這一幕,兩個包裹在黑風衣內的男人更加不屑了。
  
  這時門外響起了一個蒼老的聲音:“小姐,這里不干凈,里面不光有血奴,還有一些遠征軍的渣滓。您還是不要進去了吧?”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