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卷二彼岸花開章四彼岸之花

“遠征軍啊......不要緊的,我只是進去看一眼而已。”隨后響起的聲音干凈清澈,說不出的柔和悅耳,仿佛夏日陽光午后的一道微風吹動了水晶風鈴。
  
  “如果您堅持的話,那么給老奴一點時間,我把里面的遠征軍和血奴都清掃干凈,您再進去吧。”
  
  “不要!我只是看看,沒必要殺那么多的人!”
  
  “......好吧。”
  
  酒吧的大門無聲無息地化灰湮滅,廳內的溫度突然降了十幾度,所有的人,包括遠征軍戰士們,發現自己突然失去了行動能力,只有眼睛能夠轉動。
  
  一個少女走進了酒吧。
  
  她的身材略顯纖弱嬌小,黑色修身的大衣將那張絕色的小臉映襯得仿佛泛起了一層柔和光芒,宛若最上等的瓷器。她有著一雙大大的眼睛,清麗而且純凈。那是一雙根本不屬于這個混亂、血腥且骯臟世界的眼睛。
  
  當她走進來時,整個曼殊沙華突然變成了人間凈土,不再寒冷,不再骯臟。所有的變化,都來自這個神秘的少女,她似乎有洗滌靈魂的強大力量。
  
  她好象異常強大,卻又象無比柔弱,仿佛只要荒原上一陣風掠過,就能把她吹得碎了。在看到她的瞬間,許多人居然會有莫名心痛,就象這個精致純凈的女孩隨時都會隕落。
  
  她的目光緩緩掃過酒吧中的每一個人,每一個角落,任何細節都沒有放過。在看到千夜里,她的目光微微一亮,透出一絲驚喜,但隨即又暗淡下去,輕輕嘆了口氣。
  
  她輕聲說:“我以為叫曼殊沙華的地方,會有些不同......唉!也許是我多心了。走吧,王伯。”
  
  隨著少女的呼喚,一個滿頭如雪銀發的老人悄然出現在她的身邊。他其實一直站在少女身邊,只是所有人都下意識地忽略了他的存在。
  
  老人向千夜看了一眼,對少女說:“這里不過是間普通的酒吧,和所有酒吧一樣藏污納垢。也許他只是湊巧知道了這個詞,根本不清楚它的真正含義。”
  
  少女裹了裹大衣,輕嘆道:“也許吧!不過,能夠在遺棄之地看到這個詞,總是一個小小的驚喜。”
  
  王伯露出微笑:“難得小姐喜歡,那就讓他分享一點您的喜悅好了。一個幸運的小子,呵呵。”
  
  “是啊,是一個幸運的家伙呢!”少女輕聲說。
  
  少女離開了酒吧,老人則拿出一個黑絲絨的小袋子,放到了吧臺上,對千夜意味深長說:“既然你讓小姐心情愉悅,那不管你身上有什么,都值得獎賞。這是你的了。”
  
  當老人離開之后,酒吧里的人才恢復了行動能力,可是人們依然象是被石化,都忘了移動和說話。剛才那不能動,也不能說的經歷,宛若夢魘。而少女則是夢魘世界中惟一閃爍的光。
  
  千夜臉色蒼白,他的手按在老人留下的黑絲絲袋上,過了很久才打開往里面看了一眼。
  
  里面是滿滿一袋的帝國金幣!
  
  幾十枚帝國金幣,在荒原上是一筆會讓人瘋狂的巨大財富。
  
  在這片無法無天的土地上,三枚銀幣就可以買下一條人命,五枚銀幣幾乎可以讓任何女人掀起裙子。而一枚帝國金幣卻能夠兌換到整整一百枚銀幣。單純的帝國金幣,是花不出去的,沒有任何東西值得上一枚帝國金幣。
  
  金幣并沒有讓千夜目眩神迷,他的目光死死盯在金幣中半埋著的一個水晶盒上。水晶盒只有三指寬,表面鏤刻著一朵好似薔薇的花朵,做工極致精美。透過盒蓋,可以看到里面放著三顆銀制子彈。
  
  這三顆子彈彈頭同樣是用透明水晶制成,里面流動著銀白色的液體,銀制彈殼上同樣鐫刻著一朵類似薔薇的花。
  
  這種非制式的銀彈一看就是帝國豪門世家私制的原力彈,對于黑暗種族有特殊殺傷效果,對血族的殺傷力尤其恐怖。
  
  看到這三顆銀彈,千夜的面容卻剎那間變得慘白如紙,猛然出了一身冷汗,濕透了全身上下的衣衫。
  
  酒吧里許多人都對黑絲袋中的東西有些好奇,探頭探腦的,有不少人都露出貪婪神色,可是卻又不敢真的湊到前面去。好奇心和貪欲雖然會讓人們變得大膽而瘋狂,但是在絕對差距的力量面前,人類又會很好地收斂起來。
  
  而帝國軍的戰士們放下只吃了一半的食物,默默整隊,押送著血奴們離開酒吧。
  
  一名帝國軍士兵走到吧臺前,冷冷地說:“小子,你運氣不錯,不過剛才那老......”
  
  他本想說“那老頭給了你什么,拿出來看看?”但話才說了一半就被劉江打斷。
  
  中校竟然直接將一個帝國金幣放在吧臺上!
  
  他沉聲說:“這是飯錢。你的運氣還真是不錯,討到了大人物的歡心。從今以后,遠征軍這邊絕不會有人打擾你的生意。不過如果你改了主意,隨時都可以到遠征軍的要塞來。記住我的名字,我叫劉江。你可以去找楚雄,也可以來找我。”
  
  千夜思索著什么,慢慢地說:“謝謝,我......會考慮。”
  
  劉江點了點頭,招呼一聲“走了!”就帶著遠征軍戰士離開了酒吧。
  
  城門處,禿頭的警長已經從廢墟中爬了出來。他滿臉血污,卻沒有擦,只是坐在一塊大石頭上,仰頭看著天空,喃喃地說:“我就知道最近不太平,我就知道......”
  
  此刻已經入夜,天空中那輪巨大圓月,月色緋紅如血!
  
  千夜提前關了酒吧,并且免了今晚所有人的酒錢。人們受了驚嚇,也想要早點回去休息壓驚。
  
  人們議論的中心話題還是那個小袋子里究竟有多少錢,另外也有很多人在討論曼殊沙華究竟是什么。但是鎮上的人連識字的都沒有幾個,他們無論怎么想象,都不會有任何結果。
  
  酒吧里面,千夜看著水晶彈盒上的花,久久不動。那朵花不是薔薇,而是一朵傳說中的花,曼殊沙華。
  
  曼殊沙華,又名彼岸之花,傳說中它只生長在冥河之中,引導靈魂歸于彼岸。
  
  夜漸漸深了,小鎮中逐漸安靜,人們次第進入夢鄉。禿頭警長也回到自己的家,用了半斤劣質烈酒將自己放翻,然后酣聲大作。
  
  小鎮的大門還處在損毀狀態,要修好可就不是幾天的事了。實際上小鎮那還不到五米高的城墻也就能阻擋普通野獸和血奴。
  
  不過今晚不用擔心,遠征軍顯然在附近進行了大掃蕩,希望能夠太平個十天半月。
  
  至于在厲害點的拾荒人、開拓者和冒險家眼中,就算是完好的燈塔鎮都和不設防沒什么區別,而遠征軍和黑暗種族的正規戰士們可以輕而易舉地將小鎮夷為平地。但是那些就不是禿頭警長要考慮的了,對于超過自己能力范圍的事情,警長一向很看得開。他就是看不開,也無能為力。
  
  千夜也睡下了,在朦朧中,他發現自己出現在一個寂靜無人的街區。
  
  這里沒有燈火,也沒有人,只有他孤獨的腳步聲在空曠的街道上回蕩著。天空中則有一輪巨大血月,占據了小半邊夜空。
  
  他本能地感覺到巨大的危險正在臨近,可是身上和周圍卻找不到任何武器。焦急中,他沖向路邊,試圖拔起一根插在地上的鐵管。然而他的手剛剛握上鐵管,從周圍的黑暗中突然躍出無數血奴,嚎叫著撲來!
  
  千夜只覺得自己的身體無比沉重,每一個動作都比平時緩慢了數倍。他根本來不及阻擋,就被一個血奴撲倒在地,一口咬在脖子上,鋒利的牙齒深深刺入了自己大動脈!
  
  千夜騰地坐了起來!
  
  他喘息很久,然后才看清是在自己的房間里,剛剛不過是個惡夢而已。
  
  可是這個夢實在太逼真,也太清晰了,吸血獠牙刺入脖子的感覺就和真的一樣。以致于明知道不過是夢,千夜還是忍不住去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那里的肌膚光滑,只有手指按摸上去才會覺察到還有兩個若有若無的凸起。那就是血族給他留下的傷痕。
  
  千夜的胸膛劇烈起伏著,全身大汗淋漓。
  
  他沒有躺在床上,而是裹著被子蜷縮在墻角。這是他在永夜大陸上養成的習慣,以避免在睡夢中被敵人突襲。而且出奇不意之下,還可以反過來擊殺措手不及的偷襲者。
  
  千夜站了起來,只覺得一陣虛弱眩暈,險些摔在地上。他定了定神,來到墻邊的柜架前,又拿起那個黑絲口袋,從里面取出水晶彈盒,猶豫了一下,終于把彈盒打開。
  
  在微弱的光線下,三顆銀色子彈的彈頭都散發著朦朦的光芒,十分瑰麗。水晶盒一打開,就有濃郁的原力氣息撲面而來。
  
  千夜輕聲自語:“果然......都是原力彈。”
  
  他伸手去觸摸原力銀彈,指尖剛剛觸碰到子彈,就發出嗤的一聲輕響,指尖上立刻被燒焦了一小塊。而彈頭內的原力凝結成的液體也劇烈動蕩起來,仿佛隨時都有可能炸開。
  
  千夜立刻把手收回,不再觸碰之后,原力銀彈的反應也就漸漸平息。他知道這三顆不是普通的原力銀彈,而是專門針對血族特制的破魔秘銀彈,從原力共鳴和激蕩程度來看,制作這三發破魔彈的人更是非同一般的強者。
  
  千夜看著自己的雙手,他的左手上泛著朦朦靈光,而右手上纏繞著濃郁血氣。
  
  那名少女的雙眼中有看破虛妄的可怕力量,而她身邊那位王伯更是極為可怕的高手,一身原力波動含而不發,是他生平所見最強者之一。
  
  他在帝國金幣中留下這么一盒特制的破魔秘銀彈,顯然是已經看破了千夜的秘密,只不過看在他的酒吧名叫曼殊沙華的份上,沒有揭穿罷了。
  
  然而曼殊沙華除了是帝國第一把名槍外,還有什么特別的地方?能讓那個之前想要凈化掉酒吧所有人的老者,就這樣輕飄飄地放過了可能是黑血污染者的千夜?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