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卷二彼岸花開章八真正的軍中風范

在這個混亂的時代,混亂的地方,上位者大都是靠一身本事硬生生從尸山血海中殺出來的。在這塊遺棄大陸上,根本沒有那些無能庸碌的紈绔子弟生存余地。
  
  劉教官一出手,觀戰的大人物們就被吸引了。這才是戰場殺人的技術!
  
  和他相比,前兩場血腥戰斗完全是混混打架,有勇無謀。而殺手們的技藝相比之下殺力有余,卻缺乏正面對抗的能力,在真正的格斗場中根本上不了臺面。
  
  千夜卻是另一種風格。他十分靈動,繞著劉教官不斷移動換位,讓人眼花繚亂。但是十招里面倒有七八記虛招,加上千夜舒展開來形體優美,不由得懷疑那是從哪個世家流傳出來的表演拳。不要說大人物,甚至連許多觀眾都不由自主地浮上‘花拳繡腿’這個形容詞。
  
  劉教官的格斗風格按理說最是克制千夜華而不實的打法,可是讓眾人意想不到的卻是雙方竟然斗了個旗鼓相當,戰局陷入僵持。
  
  雖然是虛擬格斗系統,但是力場反饋的卻是真實一級戰兵的力量。劉教官打著打著,額頭已經微微見汗。
  
  千夜可以說破綻百出,但是每次劉教官都會因為某些原因無法抓住這些破綻。一次兩次還可以說是偶然,次數多了,要是他還不明白戰局不正常,那也就不配教官這個稱呼了。
  
  劉教官臉色陰沉,已然明了千夜是值得全力對付的高手。他忽然一聲長嘯,臉上變得古井無波,呼吸也綿長深沉,居然是一副打算持久戰的樣子。
  
  劉教官的鄭重讓許多觀眾為之一怔,這才開始仔細打量千夜。
  
  在一間包廂中,某個大人物緩緩地說:“這個千夜很不簡單。”
  
  另一間包廂中坐著一位年輕人,聞言轉頭笑道:“難道您認為劉子凡會輸?他可是遠征軍的現役格斗教官。”
  
  “身份并不說明什么。”
  
  年輕人玩味地看了看千夜,說:“我倒是看好劉子凡。要不我們打個賭?”
  
  那位面容全部隱沒在陰影中的大人物想了想,點頭道:“也好。”
  
  年輕人淺笑,說:“賭小了沒意思。這樣吧,一百帝國金幣如何?”
  
  “就象你說的,賭小了沒意思。除了一百金幣,我還要你手上那把‘黑牙’,如何?”
  
  年輕人眼中殺機驟現,然后徐徐斂去,淡淡地說:“如果你肯拿‘燃火’來賭,我沒問題。”
  
  “那就這么說定了。”
  
  兩個包廂都沉靜下來,雙方不再說話,而是專心觀看戰局。
  
  格斗已經進行了十五分鐘,還沒有任何分出勝負的跡象。雙方都是額頭見汗,但是動作絲毫沒有走樣變形,看來再這樣打上一兩個小時都沒有什么問題。
  
  激發原力節點后,身體素質都會大幅度提升,體力也遠超常人。在一場漫長的戰斗中,一級戰兵往往可以連續斬殺數十名普通士兵,仍然有余力繼續戰斗。
  
  劉子凡仍然是洗練的軍中風格,千夜依然花哨華麗,只是開始少了許多跳躍翻滾的動作。
  
  觀眾們喝彩聲已不多,但也沒有人不耐煩。
  
  這簡直就是一場格斗教學比賽,許多人都在暗中學習揣摩雙方的戰技,頗有所得。就是千夜使用的一些小花招小技巧,在實戰中也非常有價值。
  
  但是嚴老虎卻有些坐立不安。他忽然轉頭對一名手下說了些什么,那人立刻離開,片刻后又返回,不過手里卻抓著一個女人。
  
  女人年輕美麗,而且有著難以馴服的野性,即使放在黑流城里也能算上一號美女了。她臉色蒼白,被硬拖進格斗場,拉到了嚴老虎身邊。
  
  嚴老虎忽然提高聲音,叫道:“小子!你叫千夜是吧?你給我好好看看這個女人,她好象和你有點關系!”
  
  千夜轉頭一望,頓時一怔。嚴老虎身邊的正是敏兒,可是她平時都不太出燈塔鎮的,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這么一分神的功夫,千夜的動作稍稍慢了一拍,立刻被劉子凡抓住機會,一記鞭腳掃中他的大腿外側。千夜一個踉蹌,劉子凡立刻抓住時機一陣狂風暴雨般的疾攻。千夜又連中數拳,雙方這才分開。
  
  千夜的虛擬戰士身上已經出現了幾塊微紅區域,那是受傷判定。如果傷勢到了紅色就代表不能使用那個部位。若是腦袋,胸口,下身等要害紅了,就會直接判輸。
  
  趙公子臉色一下變得極為難看,騰地站起,喝道:“嚴老虎,你還要不要臉?想跟我玩陰的嗎?”
  
  嚴老虎哈哈一笑,攤手說:“我可沒讓那小子故意輸!千夜,你聽到沒有,給我狠狠打,往死里打!打啊!哈哈!”
  
  長笑聲中,嚴老虎也站了起來,拔出短刀,插入敏兒領口,用力往下一劃!嗤的一聲,敏兒上衣全部劃開。嚴老虎兩下扯掉她的上衣,把她的上身全部裸露出來。
  
  敏兒本能地雙手抱胸,卻挨了一記耳光。
  
  “誰讓你擋的?一個婊子而已,既然收了我的錢,還裝他/媽的什么純情?給我把手放下!”嚴老虎怒吼道。
  
  敏兒臉色蒼白,半邊臉迅速腫了起來,嘴角更是不斷流出鮮血。她顫抖著,放下雙手,任由滿場的觀眾肆意觀看自己的身體。
  
  格斗場上傳來幾聲沉悶的交擊,千夜的虛擬戰士身上又有兩塊區域瀕于全紅。千夜本體的嘴角也腫了起來,開始流血。力場反饋的可是真實一級戰兵的力量。
  
  看到這一幕,嚴老虎頓時狂笑,短刀又插入敏兒的褲腰,聲嘶力竭地叫起來:“你們還想不想看點更精彩的?這個婊子可不便宜,睡一晚要一個銀幣!”
  
  這個價格在黑流城中也不便宜了。敏兒有著出眾的容貌身材,也同樣有著出眾的價格。已經有許多觀眾不斷怪叫,口哨聲四起。
  
  趙公子臉色鐵青,狠狠盯了敏兒一眼,然后對嚴老虎說:“好,很好!算你狠,這次事情之后,你給我好好等著!”
  
  嚴老虎向趙公子狠狠比了個中指,狂笑道:“輸了這場,你還有什么資格和我叫板?老子不去滅了你已經算是仁慈的了!”
  
  包廂中,那年輕人微笑道:“嚴老虎夠無恥!怎么樣,您要是覺得不公平,我這就讓人把那個女人帶走,讓他們重新打一場如何?”
  
  那個人淡淡地說:“不必。要是一個女人都能夠讓他分心,也不值得我為他下重注。”
  
  “是嗎?那我們就繼續看下去吧。”年輕人安然坐下。
  
  格斗場上,千夜輕盈地避過劉教官的一次撲擊,乘雙方換位的時候,忽然向嚴老虎看了一眼,說:“聽說你賭得很大。”
  
  千夜的聲音極為平靜,穿透喧囂的人群進入嚴老虎耳中,讓后者心中莫名一寒。
  
  嚴老虎旋即跳了起來,叫道:“那又怎樣?!老子輸得起!”
  
  千夜嘴角牽了牽,就算是笑了,說:“是嗎?那你就輸吧!”
  
  格斗場上,千夜驟然一退,然后突然由極快變為極靜!
  
  劉子凡心中忽然升起強烈警兆,那是被狼盯上的感覺!在對手殺機的刺激下,他再也壓不住自己的戰意,一聲狂吼,猛地向千夜撲去!
  
  千夜同樣一聲低吼,沉腰發力,首次不閃不避,正面迎戰!兩個人毫無花巧地撞在一起,攻勢隨即如狂風暴雨般砸向對手!
  
  轟的一聲,觀眾席上的人全都站了起來,就連包廂里的年輕人也失聲驚呼,不由自主地站起,沖到窗前俯身觀戰。
  
  此時此刻,千夜和劉子凡幾乎緊貼在一起,雙方的招數一模一樣,風格也完全相同。拳打,膝撞,肘擊,每一下都直奔要害,招招致命!
  
  千夜用的是和劉子凡完全一樣的軍中格斗術,但招招后發先至,幾下就擊潰劉子凡的架勢,撞入他的懷中,左肘隨即閃電般在他胸口連砸三記!
  
  通通通!
  
  三記沉悶聲音幾乎完全連在一起,成為一聲略長的轟鳴。
  
  千夜第一下肘擊就已經把劉子凡砸到胸前全紅,第二下讓整個軀干全紅,而第三記肘擊則是直接轟散了劉子凡的虛擬戰士!
  
  包廂中的年輕人用力雙手拍打窗框,失聲道:“好厲害的軍中格斗術!這小子是高手!”
  
  連他都失態,觀眾席上更是鴉雀無聲,沉寂片刻后,才轟的一聲引爆全場,驚呼聲此起彼伏!
  
  在控制圓臺中,劉子凡臉上一陣潮紅,猛然吐出一大口鮮血!雖然他有二級戰兵的實力,但是反饋的力量也相當于一級戰兵的全力一擊,連續三次轟在胸口,他體魄再強橫也承受不了,當場就是重傷。
  
  千夜依然平靜,連目光都沒有一絲波動的,只是在看到格斗場中的鮮血時,眼瞳深處會有微不可察的血光涌動。
  
  這時,他垂下雙手,雙腿仍然微分站立,和對面劉子凡一模一樣的軍姿。然后轉頭望向嚴老虎,淡淡地說:“輸得愉快嗎?”
  
  嚴老虎一時失神,根本說不出話。
  
  這次失敗,對他來說損失實在是太慘重了,光是請動劉子凡下場,付出的費用和動用的人情就和賭注本身差不多了。
  
  嚴老虎輸掉了整整五年的收益!這次失敗后,他已經無法再在自己的老巢東興鎮立足。不早謀退路,用不了多久趙公子的人就會打上門來。就是趙公子不來,也自然會有其它虎視眈眈的勢力出手。
  
  兩個相鄰的包廂中,那個始終隱藏在陰影中的男人呵呵一笑,說:“看來我的眼光還不錯!”
  
  PS:明天應該就可以恢復更新時間了,中午12點保底一更,晚上8點左右第二更。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