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卷二彼岸花開章十五狼人初現

千夜此刻正躲在一座廢棄的浮空艇里,主艙只剩下半截,撕裂的邊緣都是一個個鋒銳無比的金屬刃口。各種各樣的廢棄物掛在上面,隨風飄起,象一面面凌亂的旗幟,也遮擋了視線。
  
  此刻千夜就透過原本是舷窗的空洞向外望著,他很謹慎地把自己完全藏在金屬壁后,包括眼睛都不直視,探在窗外的只有一個望遠鏡的黑色鏡頭。
  
  視界中,王爾德的身影透著暗紅色,顏色很淡,說明他身上外溢的黑暗原力并不多。這是真正上位血族的標志,血族中的真正強者可以收斂血氣和原力,根本不會被區區一個戰術瞄準鏡偵測出來。
  
  看來這就是夜瞳所說的那個有爵位的血族了。千夜仔細觀察著王爾德,連他動作中最細微的部分都不放過。
  
  在千夜的認知中,上位血族和血族戰士完全是兩種不同的生物。有爵位的血族,哪怕是最低等的血騎士也都在七級以上,絕不是千夜所能抗衡的。雖然對手因為輕敵傲慢被引到了垃圾場內,但是他深知自己只有一次機會。
  
  必須一擊命中!
  
  千夜的機會,就在于對手不會想到一個二級的人類手里會有蝎針和破魔秘銀彈這種大殺器!
  
  千夜看到王爾德在盲目搜索,有幾次甚至背對著他,但始終沒有動手攻擊。上位血族都反應極快,而此時的王爾德剛進入垃圾場不久,還處于最警覺的狀態,并非最佳狙擊時間。
  
  早在黃泉訓練營的時候,千夜就學會了什么是耐心,而對于已經沒有未來的他,此刻生命中最有意義的事就是殺死眼前那個上位血族。
  
  在垃圾場這個環境下,王爾德引以為傲的嗅覺反而變成了負擔。線索到這里就斷了,他只能依靠對血液和生命力的共鳴,靠眼睛和經驗去搜尋對手。
  
  但在如此龐大的垃圾場內,舉目望去亂七八糟形狀各異的物件比比皆是,用種種匪夷所思的方式堆疊擁擠在一起,要找一個刻意隱藏的人,又談何容易?
  
  王爾德走著走著,突然停步,抬頭望向對面一座戰艦殘骸的頂端。在傾斜高高翹起到半空中的舷梯上,出現了一個窈窕的身影。
  
  “夜瞳?你居然也會進來!”王爾德顯得極為驚訝。
  
  他知道夜瞳的身份特殊,象她這樣的人原本是絕對不會踏入如此污穢的地方的。沒想到她不但來了,而且看來還有意和自己在這里一戰。
  
  “我為什么不能來?”夜瞳冷冷地說。
  
  王爾德忽然脫下了筆挺的禮服,隨手扔到地上,然后笑著說:“既然你都不怕臟,那我還怕什么!不過,這個人類小蟲子難道對你來說這么重要?”
  
  說完,王爾德抽出一支軟劍,抖得筆直,整個人突然拔地而起,迎向了夜瞳。
  
  而夜瞳則拔出短刀,從數十米的高處一躍而下,在半空中時她忽然用力在飛艇艇壁上一踏,詭異地變了方向,瞬間撲向王爾德一側!
  
  兩個人化作兩道虛影,如閃電般騰挪纏戰,每一秒都不知道向對方遞出多少記攻擊,但是卻罕有兵刃交擊之聲。
  
  千夜觀察了一會雙方的戰斗,用望遠鏡對準了夜瞳。
  
  在血族視界中,夜瞳幾乎沒有一點紅光,和隱形相去無幾。千夜皺了皺眉,按理說這已經能夠確認她的人類身份了,可是不知為什么,他總是覺得有些什么地方不對勁。
  
  千夜和血族戰斗過不下數十場,對他們的戰斗風格爛熟于胸。血族的戰斗兼顧力量、速度與戰斗技藝,特別是他們那非人的速度以及和體形不符的巨大力量,是和人族同級戰士最本質的區別。只看場面,分明就是兩個上位血族在搏殺,可是夜瞳身上卻毫無應有的黑暗原力反應。
  
  認定了夜瞳是人類,卻看到她以純正上位血族的方式在戰斗,這一幕總讓千夜有種說不出的別扭感覺。
  
  千夜悄悄退入飛艇的機械室,那個空間基本完好,希望屏蔽效果也能留下一點。他取出蝎針,然后極為小心地把水晶彈盒卡上補彈倉,將一發破魔秘銀彈壓入槍膛。
  
  他稍等了幾秒,一切正常,破魔秘銀彈并沒有受到他身上黑暗之血影響而波動。蝎針的制作工藝果然是頂尖的,全部位密閉,沒有絲毫泄漏。
  
  千夜露出一個淡得幾乎看不見的微笑,還能正常使用破魔武器,真是一個好消息。然后他手握槍把,緩緩注入原力。
  
  槍身上亮起一條條暗紅色的紋路,原力所到之處,千夜的感知也隨之延伸過去。此刻他的原力沿著紋路一點點激活了蝎針內置的原力陣列部件,形成了一層特殊的能量膜,把破魔秘銀彈包裹起來。
  
  這是千夜在二級戰兵時得到的能力:重型彈頭。
  
  重型彈頭是射手中很常見的能力,但很實用。那層能量膜將在彈頭發射出去并爆裂的時候大幅提升傷害。千夜的原力原本就極為凝練、狂烈,因此重型彈頭的加成更是可觀。和破魔秘銀彈疊加起來絕對能夠重創子爵以下的吸血鬼,命中要害的話就是秒殺!
  
  這,就是千夜給王爾德準備的禮物!
  
  千夜仔細地檢查了一下全身,確認沒有阻礙行動的地方,然后在飛艇內悄悄移動起來,很快就從另一個開口處鉆出。他直接頂開了一層垃圾,緩緩把頭探了出來。
  
  在他前下方,王爾德正和夜瞳死戰。
  
  這是一個非常好的位置,千夜一進入垃圾場,就看中了這里。這里最大的好處就是有厚厚的一層正在腐爛的有機質垃圾,它對于血族來說簡直就是天然的絕對屏障。就算伯爵也別想感知到垃圾下還藏著一個人。
  
  至于腐臭和骯臟,千夜卻是毫不在乎。因為從記事的時候起,他就是在這樣的垃圾場中長大。甚至如果沒有這些巨大的垃圾場,沒有上層大陸定期傾倒的廢棄物,他也不可能找到足夠的食物,讓自己活下來。
  
  在垃圾的掩護下,蝎針的槍管緩緩探出,但剛剛露了一點頭就凝停不動,然后緩緩下壓,指向了一片空地。然后千夜就開始耐心等待。
  
  王爾德和夜瞳忽然分開,各自盯著對方。兩個人同時受了傷,王爾德是傷在大腿上,一根棱刺深深刺入,直釘到大腿骨上。而夜瞳的左臂也出現了一條大口子,深可見骨。
  
  王爾德忽然笑了起來,表情十分夸張:“你現在跑不掉了!有了這些血的味道,無論你逃到哪里,都會被黑魘部落的戰士給抓出來!”
  
  夜瞳冷冷地說:“你居然真的勾結了那些惡臭的大狗!氏族的榮耀都被你給丟盡了!”
  
  “你懂什么?等我們把你的父親從那個位置上拉下來,我看你還能如此目中無人多久!”
  
  夜瞳正想說什么,忽然間臉色一變。從垃圾場外圍傳來陣陣拉長的狼嗥聲,隨后幾頭黑色戰狼就出現在一座飛艇殘骸頂端。
  
  千夜遠在數百米外,聽不到夜瞳和王爾德在說什么。但當他看見那個上位血族竟然彬彬有禮地向那些黑狼揮手致意時,也不禁臉色一變!
  
  狼人!
  
  這是黑暗種族中另一個主要大族,實力僅比血族略差。但是從歷史到現在,乃至可見的未來,狼族和血族都世代為敵,有時候仇恨甚至比和人族之間的還要強烈。所以看到血族和狼人仿佛站在同一立場,這幅場景無比怪異。
  
  這就更加說明了夜瞳的身份并不簡單,以致于狼人和血族都需要聯手來對付她。
  
  出現的幾頭黑狼體形巨大,都是狼族中的正式戰士,同樣有著二級戰兵的實力。而其中一頭黑狼格外的大,它從頭到尾長達四米,高近兩米,已和雄獅差不了多少。這是狼族的精英戰士,有相當于人類五級戰兵的實力。
  
  這個時候,十余名血族戰士終于追了上來,從垃圾場的外圍出現。他們雖然實力僅有兩級,但是勝在數量眾多。他們的站位填補了狼人戰士的空白區域,封堵了夜瞳的所有退路。
  
  局勢一下就變得無比惡劣,這種力量對比完全是有死無生。夜瞳速度再快,也難以逃出包圍圈。更何況她也受了傷,淋漓的血就是狼人追蹤的路標。在荒原上,狼族是最好的獵手,比血族還要難纏。
  
  千夜完全沒有想到會是這種場面,看樣子附近地帶隱藏的高級黑暗種族全都冒出來了。要知道這里可還算是帝國遠征軍的勢力范圍!一下子出現這么多的高級黑暗種族戰士,肯定會引起遠征軍的強硬反彈,多半會出動大軍對這里實行徹底清洗。
  
  遠征軍大軍所過之處,用生靈涂炭來形容也不為過,對人族來說也是如此。
  
  在黑暗種族活躍過的區域,遠征軍往往都會在當地居民中大肆搜捕血奴。被捕的血奴中,真正的被污染的或許還不到一半,余下的都是有可能受到感染,或者是窩藏血奴的,甚至還有不少是單純因為遠征軍軍官看他們不順眼,而當成血奴給順手抓了的。
  
  一旦遠征軍大軍出動,那么燈塔鎮就算毀了一半。
  
  不過燈塔鎮的未來卻不是千夜所能夠關心的了。隨著黑暗之血發作越來越頻繁,控制越來越困難,千夜就已經做好了準備,當哪一次他抵抗不住嗜血饑渴,行將大肆殺戮吸血的時候,就是他終結自己生命的時刻。
  
  這也是聽說有有爵位的吸血鬼出沒時,千夜執意要跟夜瞳一起行動的原因。在他心目中,如果能用自己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會嘎然而止的生命換來一個上位吸血鬼的毀滅,那確實是再劃算不過的生意。
  
  用二級戰兵去換一個起碼是七級的上位吸血鬼,任何一名指揮官都會毫不猶豫地去做。
  
  千夜輕輕挪動著槍口,耐心地把王爾德鎖定。
  
  PS:晚上還有一更。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