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卷二彼岸花開章十六轟殺

千夜覺得這個爵位血族也有些奇怪,雖然表現出來的只有四五級力量,但是戰技和反應卻遠超高級血族戰士。
  
  聯想到之前死在自己手上的那兩名血族戰士,千夜隱隱感覺到,這名上位血族可能是同樣的情況,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被壓制了實力。對方至少也應該是一名血騎士,甚至有可能是八級的爵士。
  
  不過千夜還在等,等王爾德松懈的一刻。
  
  眼看大局已定,王爾德終于松了口氣,微笑著說:“夜瞳小姐,現在大局已定,你連逃都逃不了!如果你肯束手就擒,然后勸你的父親放棄抵抗的話,那么子爵閣下會非常高興,并且愿意給你一個相當不錯的位置,也許子爵夫人很適合您?但是......”
  
  王爾德臉忽然就沉了下來,陰冷地說:“但是,如果你不配合的話,那么把你的尸體送回給你的父親也是一樣的。而且那個時候,我可不能保證你會變成什么樣。你知道,我們那些黑毛的朋友非常痛恨血族,他們什么事情都干得出來。你就算變成尸體,該有的待遇也一樣都逃不掉!我想我們的朋友并不介意死的還是活的。或許你可以試試等援兵,比如說,那個二級的小家伙......”
  
  夜瞳的指尖在微微顫抖,顯然已是極為憤怒,她轉開目光,臉上滿是輕蔑的神色,根本不愿意和王爾德再多說一句話。
  
  她的目光掃向周圍,尋找著可能的逃跑機會。但是那些黑色巨狼和血族戰士封堵了所有通路,在被血鏈枷鎖鎖定的情況下,她根本跑不過這些四條腿的兇惡家伙。
  
  王爾德滿意地看著夜瞳,目光開始肆無忌憚地在她全身上下游走。即使以血族的標準,夜瞳也有傾城魅力。她更是具有天然的魅惑異能,難怪連子爵那種冰冷嗜血、野心勃勃的大人物也對她動了心,不顧將來可能的復仇風險而想把她收入私房。
  
  “她最好是抵抗到底,這樣或許我也能有機會試一試味道......”王爾德撫摸著下頜,出神地想著。
  
  就在這時,一聲尖厲的狼嗥驚醒了王爾德的美夢!他立刻感覺到頭皮發炸,瀕臨死亡的危險直覺不斷尖叫著,讓他幾乎發狂!
  
  王爾德本能地轉頭望向危險襲來的方向,身體則已經開始做出規避動作。
  
  眼角的余光中一點刺眼銀色閃光在不斷放大!
  
  是銀色的光芒!
  
  血族最痛恨的就是銀色,在黑暗中的銀色光芒往往意味著最糟糕的事。王爾德一掃到銀色,本能地就向前一撲,根本來不及去想這是從何而來的襲擊。
  
  王爾德一瞬間只覺得仿佛有一柄大錘狠狠砸在腿上,把自己整個人都砸飛出去,而右腿則立刻失去了知覺。
  
  埋在垃圾層中的千夜透過瞄準鏡,看著一團銀光火焰炸開,然后王爾德的一條右腿就脫離了身體,凌空飛了起來,那截物體嘶嘶作響著,迅速彌漫上一層黑氣。王爾德本身則在空中翻滾著,被沖擊力炸上了天空。
  
  這一槍沒有射偏,只是王爾德的反應實在太快,居然在不可能的瞬間還能做出最正確的閃避動作,躲開了致命的要害。光是從這種戰技等級來看,他就起碼得是個爵士。
  
  而破魔秘銀彈的威力遠遠超出千夜想象,有“重型彈頭”威力加成的這一槍要是擊中了身體,立刻就能要了王爾德的命。
  
  千夜顧不上遺憾,迅速壓入第二顆破魔秘銀彈,在過程中他的眼睛始終沒有離開瞄準鏡。當裝填完成時,準星已經指向了王爾德落地的位置。這種極限裝彈,極限瞄準,極限射擊的技巧,是千夜經過無數次苦練才磨礪出來的。
  
  當王爾德摔落在地的時候,第二發破魔秘銀彈已經呼嘯而出,化為一團銀光,轟在他的胸口!
  
  這一槍王爾德再也沒有余力躲閃,他一聲嘶喊慘呼,胸口處立刻開了一個大洞。迸發的銀光照在他的臉上,就象潑了濃酸,瞬間就讓王爾德的整個臉融化,露出森森白骨。
  
  王爾德發出垂死的慘叫,凄厲的聲音刺破了夜空,遠遠傳開。
  
  千夜還冷靜地觀察了整整一秒鐘,確定就算浸泡在傳說中的吸血鬼始祖血池里也救不了王爾德的命之后,才挪動槍口,指向了另一個方向上的狼人。
  
  在觀察和移槍的過程中,他又把第三顆破魔秘銀彈壓入槍膛,然后開始瘋狂地催動原力潮汐,不顧劇痛強行席卷過胸口區域,向蝎針中注入最后的原力。
  
  兵伐訣之所以壓倒其它功法,成為帝國軍中下層主流的修煉法,除了能夠在初期迅速提升實力之外,還在于它能夠比其它功法更快地向原力槍充能。在眼前這種情況下,時間差上一秒都是生死之差!
  
  雖然變故突如其來,但連開兩槍之后,千夜也暴露了自己的位置。血族戰士迅速向他藏身處撲來,一時之間夜瞳的包圍圈出現了漏洞。
  
  夜瞳并沒有乘機逃跑,反而一咬牙,如幽靈般追躡在一個血族戰士身后,短刀狠狠插入他的心臟。而同時兩根棱刺從她手中飛出,射入一頭想要過來撿便宜的狼人體內。棱刺上的劇毒立刻發作,那只巨狼沖出十余米,就一聲悲鳴,栽倒在地。
  
  狼人首領極度憤怒地一聲長號,所有的狼人都掉頭撲向夜瞳,而他自己則向千夜沖去。在它心目中,千夜的威脅比夜瞳要大得多。
  
  破魔秘銀彈的威力,大得讓每個黑暗種族都會膽戰心驚!
  
  千夜眼看著狼人首領飛速接近,卻并沒有射擊。狼人以狼形態奔行時的本能反應比血族更為迅捷,完全可以在他扣動扳機的瞬間就變向閃避。而且狼人的身體恢復能力也不比血族差,這一槍要是沒有打中要害,那它們過段時間就能夠恢復過來。
  
  “來吧!該死的家伙!一命換一命,還有得賺!”千夜在心中默念著,盯著狼人首領運動軌跡的目光冰冷而平穩。
  
  干掉了王爾德,千夜已經找回了全部生命的意義,現在要是再多一頭五級的狼人,那這輩子就值了!
  
  這就是軍人的算法!
  
  狼人首領已經沖進十米距離,它忽然一躍而起,凌空化出人形向千夜撲下!
  
  就是現在!
  
  千夜等的就是狼人的戰斗撲擊!
  
  他上身忽然后仰,槍口抬升,同時扣動扳機!時機、角度精準得仿佛事先預演過一般。
  
  破魔秘銀彈在夜空中劃出一道美麗耀眼的銀色光芒,瞬間射入狼人首領的胸口!
  
  隨即一大片銀光從狼人首領的后*出,留下一個如海碗大小的恐怖傷口!銀光如噴泉般灑向空中,點點液滴折射出光陸離奇的顏色。
  
  狼人首領仍然落到了預定位置,狠狠一爪揮下,蝎針脫手飛出,然后那記重擊再無阻礙地轟中千夜胸膛!不過這一擊沒有如預想的把那個脆弱的人類開膛,只是將他遠遠擊飛!
  
  狼人首領發出一聲受傷野獸的憤怒咆哮,再次躍起向千夜追去。但它只跑出幾米,就一聲哀鳴,撲倒在地。破魔秘銀彈透體而過時,已經把它的內臟全部燒焦。它的生命力再頑強,也無法抵抗出自人族真正強者之手的破壞性力量。
  
  千夜摔到了數十米外,噴出一口鮮血,隨即失去了知覺。
  
  另一個戰場上,夜瞳情況也不是很好,她終于擊殺了全部血族戰士,解除掉自己身上的血鏈枷鎖。但是此刻她身上也多了數十道傷口,左腿小腿更是不自然地扭曲,腿骨都被一只狼人咬斷。
  
  可是周圍還有四個狼人!
  
  夜瞳咬著牙,劇烈的疼痛讓她的額頭上全是冷汗。她的棱刺已經用光,惟一的武器就只剩下那把特殊材質的短刀。她向千夜的方向望了一眼,終于一咬牙,轉身向外逃走。
  
  千夜只有兩級,被狼人首領擊中,必死無疑。
  
  這批狼人的力量出乎意料的強,即使夜瞳解除了血鏈枷鎖,恢復力量也還需要時間。但是狼人們顯然不會留給她任何機會。夜瞳本來想帶走千夜的尸體,把他留在這里的話,就會變成充滿仇恨的狼人們的晚餐。但現在,她已經顧不上他了。
  
  四個狼人不緊不慢地在夜瞳身后跟著,他們并不擔心她拖延時間。在這樣重傷的情況下,夜瞳在恢復力量等級前就會消耗掉全部的體力。這是狼人的狩獵本能。
  
  夜瞳剛剛出了垃圾場,突然間一道若有若無的黑影從旁邊撲出,狠狠將她撲倒在地!
  
  影狼!
  
  這是狼人中最兇殘狡猾的殺手,它早就到了,卻一直埋伏到了現在。
  
  夜瞳臉上閃過絕望,然后突然變得兇狠。從她雙瞳深處忽然涌上濃濃血色,一道無形沖擊從她眼中射出,狠狠撞入影狼的腦袋!
  
  影狼一聲哀鳴,動作頓時僵滯了一下。夜瞳抓住這一點機會,將短刀用力刺入影狼的下腹!
  
  影狼怒吼起來,一爪打飛了夜瞳的短刀,然后咬在她的手臂上,喀喀幾聲將她雙臂臂骨全部咬斷!
  
  等夜瞳失去了反抗能力,并且意識陷入昏迷,它才逐漸改變形態,變成一個充滿野性味道的青年男人。他看了看腹部的創口,顯得極度憤怒,狠狠踢了夜瞳幾腳。
  
  “夠了!把她弄死了,價值可就沒有那么大了。”從黑暗中走出一個老人,在他身后跟著十余個狼人。
  
  影狼向夜瞳一指,怒道:“但是這個冷血種的女人根本不可能屈服!而且她殺了我們這么多的族人!”
  
  “那是杜克子爵需要考慮的事情,和我們無關。我們需要交給他一個活著的夜瞳,而且不能缺少任何重要部位,否則的話就不算完成了交易。”老人緩緩地說。
  
  影狼胸口起伏不定,怒視夜瞳一眼,一口口水就向她吐去。
  
  然而詭異的是,這口口水飛到一半,就懸浮在空中,開始緩緩旋轉。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