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26 事發

千夜跳上卡車,里里外外仔細搜尋一遍,確定消除了自己所有痕跡,然后從護衛和齊岳身上各自搜出一支原力槍。
  
  齊岳佩帶的是手槍型原力槍。型號名為黃蜂,品質上佳,原力轉換率達到30%,已經可以算是二級槍械了。護衛那支則是突擊步槍型,從遠征軍團退役下來的二手貨,還是上個世紀的產品,雖然老舊,但勉強還能列入一級。
  
  帝國和黑暗種族劃分原力槍械等級的標準是一樣的,核心指標為原力轉換率。20%是最低起步線,達到20%的就是一級槍械,然后每增加10%轉換率就升一級。如紅蝎的蝎針特別版就是四級,千夜拿到的那把流金玫瑰基本版應該算是三級。至于老古董黎明之光第一型,在現如今根本不入流,連一級都算不上了。
  
  千夜還從護衛身上搜出了那顆秘銀彈,這個小家伙可是對付黑暗種族的利器。他打開密封盒看了看,濃郁的秘銀氣息仍然讓他一陣氣血翻騰,感覺不太舒服。
  
  不過之前那場和血族的戰斗,卻讓千夜看到了一種新的可能,如果能夠控制體內的鮮血之力來灌注原能彈,或許他今后對付血族時不用只依賴銀毒。按照對那個四級血族老者的戰果,啟用重型彈頭,再加上血氣對血族的額外傷害,基本可以一槍秒殺同級戰力的血族戰士。面對高一、兩級的血族戰士時,如果一槍命中要害,應該也能重創對方。
  
  千夜此時還不能理解自己身上的異常,但是他有一個軍人最樸素務實的作風,用一切手段去打擊敵人,只問戰績,不究因果。
  
  除此這些裝備外,千夜還找到十幾個帝國金幣。即使對齊岳這個身份地位來說,也算是一筆不小的財富了。
  
  千夜從護衛身上把戰術背包扯了下來,將里面用不上的雜物清空,只留下一套槍械保養的精密工具,然后就把血族的那支流金玫瑰以及所有戰術附件都放了進去。護衛的突擊步槍則被拆解,也裝進了背包。
  
  他只在身上帶了完整的黎明之光和黃蜂,開始折返。很快千夜找到了自己藏下的箱子,他坐在旁邊修煉了一會,就聽到皮箱的定時鎖發出清脆的鈴聲,三小時警戒時間已經到了。
  
  千夜在皮箱開關上輕輕一按,箱蓋自動彈開,露出用厚厚絨布蓋著的貨物,上面固定著一個小小的原力水平儀,藍色引線一頭是定時裝置,紅色引線則一直延伸到箱蓋。
  
  而翻起的箱蓋內部竟然全部填滿了塑能炸藥,這個當量足以把箱內貨物連同拿箱子的人一起炸得尸骨無存。
  
  千夜小心地拆掉水平儀、定時裝置和自動引爆器,然后掀開絨布,立刻倒吸了口冷氣,臉上漸漸泛起怒意。
  
  皮箱內整整齊齊地放著四塊黑色晶體,每塊都有手掌大小,約一厘米厚。
  
  黑晶!
  
  千夜完全沒想到齊岳和血族的交易竟然是用黑晶換原力槍!
  
  箱中的黑晶是標準切割單位,刻印標號為中等純度,這還不是普通的燃燒驅動能源,而是制造級黑晶!千夜所知道的重要用途之一就是制作原力槍械的能量壓縮彈倉。
  
  這批標號的黑晶如果用于三級原力槍械,每塊可以制造兩支,四級原力槍械則是兩塊制造造一支。
  
  看來齊岳身后的勢力有渠道獲得穩定黑晶來源,才會萌生和血族長期交易的想法。
  
  而那把配置齊全的流金玫瑰兼具藝術價值,如果拿到中上層大陸去拍賣,可以換回二十塊標準單位的黑晶。整整四倍的利潤,難怪他們敢冒這么大風險和血族交易。這條渠道一旦打通,金幣自然滾滾而來。
  
  然而讓千夜憤怒的是,這些黑晶落到血族手里,就會變成整整八支流金玫瑰!如果是不那么考究的普通三級原力槍,則可以造出十支!扣除其它費用,對血族來說這筆交易也有三倍以上的利潤。
  
  在黑暗諸族中,血族一直是人族最大的敵人,因為至今人類還是他們食譜上的主菜之一。在永夜大陸深處,以及黑暗種族控制的大陸上,還有無數人類象牲畜一樣被圈養著,給血族提供食物。
  
  千萬年來的仇恨,已經無法用任何方式來化解,惟有不死不休。
  
  但在這樣的背景下,齊家居然偷偷把黑晶這種戰略物資交易給血族。這種行為完全就是資敵!帝國律法中,和黑暗種族有任何聯系都是重罪,一旦發現,最輕也是終身監禁。而齊家現在的行為完全夠得上誅滅全族。
  
  然而千夜在紅蝎短暫的服役經歷卻告訴他,事情并沒有這么簡單。在遠離帝國本土的永夜大陸,帝國遠征軍就是主宰者。而齊家的背景就是帝國遠征軍,如果齊岳所言不虛,他還是遠征軍一位現役師長的私生子。
  
  無論這次被千夜攪局的交易背后是否有更大的黑手,僅上面這兩重關系在,不說把齊家繩之以法,他首先要擔心的是接下來必將面對的追殺。而且可能是以遠征軍名義發出的通緝。
  
  千夜考慮了一會兒,決定改變原定計劃,他收好黑晶,帶著箱子返回與血族的戰場,幸運的是現場沒有絲毫外人進入過的痕跡。
  
  他迅速清掃了一下周邊,把三具血族的尸體排放在一起,然后重新設置了皮箱蓋上的延時引爆器,放到尸體上,就轉身離開。
  
  幾分鐘后,千夜聽到身后傳來一聲轟鳴,爆炸的烈焰直沖上數十米。這些炸藥的威力確實足夠強勁,在這種程度的爆炸下,血族尸體肯定四分五裂,再也難以找出他們的死因。
  
  千夜辨別了一下方向,沒有回黑流城,而是向北方走去。從那個方向可以抵達磐石領,是遠征軍第三師的駐守區域。
  
  和相對平靜的黑流城不同,磐石領地處和黑暗種族沖突爭奪的第一線,諸多勢力魚龍混雜。到處是傭兵、獵人和大大小小的幫派組織,局勢要復雜得多,遠征軍的統治力也遠不如黑流城。
  
  到了那里,千夜將重新謀劃今后的道路。
  
  在距離黑流城不到兩百公里的云帆城內,武正南準將準時在五點起床,然后當大自鳴鐘叩響六點正的時候,走進了他的辦公室。在他從軍的三十多個年頭中,這個習慣從來沒有變過。
  
  此刻天依然是黑的,要再過五個小時陽光才能從中上層大陸的邊緣灑下來。但是上百盞熊熊燃燒的氣燈將校場照耀得有如白晝,一隊隊戰士已經在校場上出早操了,口號聲此起彼伏,殺氣騰騰。
  
  武正南準將身材不高,卻有如鋼鐵般結實。一雙濃眉宛如出鞘利刃,眼睛雖然不成比例的小,但是兩條細縫中精光四溢。
  
  他站在窗前,看著校場上一個個龍狼般精神的戰士,滿意地點了點頭,就回到自己辦公桌前,拿起最新的帝國驛報,看了起來。
  
  這時房門突然敲響,武正南臉色一沉,有些不悅,沉聲喝道:“進來!”
  
  早上六點到七點是他閱讀最新資訊以及思考帝國政局的時間,沒有重要事情,嚴禁打擾。
  
  房門輕輕推開,一個頗有姿色的女副官走了進來,說:“將軍,齊主任說有要事找您。”
  
  齊思成,第七師的后勤主任,辦事還算得力,貪錢的手段也還說得過去,從來沒有給武正南惹過什么麻煩。
  
  重要的是他還有一個相當妖媚的老婆,都二十多年了,一直讓武正南十分滿意,對她念念不忘。那個女人還悄悄給武正南生了個兒子,而這件事齊思成卻只當什么都不知道。
  
  武正南聲音緩和了些,說:“讓他進來吧。”
  
  齊思成雖然年近六十,但看上去只有四十出頭的樣子,而且高大英俊,充滿了中年男人的魅力。然而在中等身材的武正南面前,齊思成卻象是見到老虎的綿羊,不光彎腰賠笑,還始終給人一種畏畏縮縮的感覺。
  
  武正南卻正是喜歡他這種態度。但表面上,他還是堆起溫和笑容,說:“老齊啊,來坐,這里現在又沒有外人。”
  
  齊思成卻把腰板挺得筆直,正色說:“將軍,這里可是軍中。軍中上下分明,秩序千萬不能亂了!”
  
  武正南嘆了口氣,說:“老齊啊,你就總是這樣古板!我都說過你多少次了,沒有外人在的時候,放松隨意點嘛!唉,好了,你在這個時候來找我,一定是有什么事,說說吧!”
  
  齊思成放低了聲音,說:“昨晚的交易出事了,齊岳和隨從都死在城外。”
  
  “什么!”武正南騰地一下站了起來,臉色瞬間鐵青,“這是怎么回事?不是一切都安排妥當了嗎?難道是那些血族出爾反爾?”
  
  “不是那些冷血怪物。我的人在附近找到了三個吸血鬼的尸體殘骸,也找到了裝那批貨的箱子殘片。但是雙方交易的東西都不見了。”
  
  武正南的怒火迅速消退,冷靜下來,說:“這么說,是另外有人盯上了我們這次交易?”
  
  齊思成緩緩地說:“我覺得可能性也不大。這是初次交易,目的只是探探路,打通和這一面的渠道而已。交易的價值并不大,消息又是嚴格保密的,經過手的只有幾個人,還不是都知道全部環節的。我已經一一排查過,他們都沒什么問題。所以我覺得最大的可能,是恰好有某些人路過交易地點,然后動手劫了這批東西。”
  
  武正南面沉如水,冷冷地問:“那找到什么線索沒有?”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