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28 繁榮昌盛

能夠在舊時代筑就如此堅城,帝國之昌盛可見一斑,也難怪人族最終在眾多被奴役的種族中脫穎而出,擊敗黑暗之裔,生生在永夜大陸上殺出一方天地。
  
  帝國立國千余年中,英雄輩出,無數驚才絕艷的大能之士如長虹經天般照亮星路,撕破纏繞著人族歷史的無盡黑幕,開拓出一片片新的生存空間。
  
  帝國第二十三任皇帝曾有一句豪氣沖天的名言:如果我們的世界沒有陽光,那么就為自己造一個太陽!他也是迄今為止唯一一個深入過黑暗種族最上層大陸的人族強者,雖然他最后的行蹤與虛谷星的脫軌隕落一起消失在了歷史中。
  
  即使今時今日,帝國已橫跨四塊大陸,漸漸變得守成有余,進取不足,但依然人才鼎盛。
  
  廟堂之上,帝國雙璧林熙棠和張伯謙,一內一外,一文一武,鎮守大局。軍伍之中,八大元帥分別鎮守四方。身為人族頂級強者的四位天王更是不世出的強者,如定海神針般的存在,與黑暗種族眾大君遙相對峙。每一個名字都是需要仰望的傳奇!
  
  此刻已是后半夜,這座古老雄城的門樓下依然行人如梭。微涼的風吹來,呼吸間不若荒原上的腐敗之息,而是帶著鮮活蓬勃的昂然血氣。
  
  千夜胸膛間象有什么在跳躍著,那不是對血肉的焦躁饑渴,而是一種久違了的熱血沸騰。
  
  眼前占據了全部視野的就是傳說中的,永恒之門!
  
  除非適逢與黑暗種族的大決戰,否則這座城市的城門是永遠不關閉的。無論是誰,只要拿得出一枚銀幣的入城稅,就可以隨意進城。哪怕城衛軍明知道那個家伙的偽裝下是一個黑暗種族,只要交了稅,就會放你進去。至于喊打喊殺,也先等進城后再說。
  
  這個霸氣的傳統來自于七百年暗血城當時的城主,彭懷遠。
  
  那位帝國準將草莽出身,一生戎馬,身經大小戰事無數。當時暗血城被魔裔和狼人聯軍進攻,城中諸將都主張閉門堅守,但是彭懷遠卻拍桌大罵,喝道:“老子今日就是要四門大開,且看有誰敢來一戰!”
  
  鼓懷遠果然大開城門,親率三百死士出關,直沖黑暗聯軍的中軍,親手斬下聯軍主將首級,再一刀砍倒中軍大旗!二十萬黑暗聯軍就此潰敗,退兵千里。
  
  此戰之后,彭懷遠傷重不治,七日后死于城主府,帝國再折一員猛將。
  
  當時的帝國皇帝知悉此事,曾親筆題下一聯:“誰敢橫刀立馬,惟我彭大將軍!”
  
  自此彭懷遠之名流傳天下。
  
  身為軍旅之人,沒有不知道彭大將軍的,千夜自然也對他的事跡十分熟悉。彭懷遠實力并不算如何強大,在當時軍中稱不上頂級,連一流都勉強。但是這一戰,他那敵之所在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勇烈之風,讓每一名軍人都為之心折。
  
  暗血城少有關閉城門的時候,卻讓黑暗諸族對它束手無策。在歷史上它曾經陷落過三次,但很快就又被帝國收復。每次大反攻時,不光是帝國遠征軍出動,那些平時不服管束的獵人、獨行者、冒險家,甚至還有幾百年來陰魂不散的叛軍,都會出一把力。
  
  千夜自從在紅蝎軍史課上聽說‘永恒之門’后,就一直很想有機會去親眼看一看。據說壘起城樓的每一塊青石上都鐫刻著許多名字,那是近千年來,為這座城市的建立、繁榮、存續而犧牲的英靈。當時他不曾想到,會以一個黑血污染者和逃亡者的身份站在這里。
  
  不過死亡的陰影正在漸漸淡去,之前阻殺嚴老虎和齊岳的兩場戰斗中,千夜幾乎沒有感覺到明顯的嗜血饑渴。垃圾場之戰后隱隱透出的黎明微曦似乎正在慢慢擴大成希望之光,于是曾一度被千夜壓進心底的那股屬于年輕人和軍人的執著和悍勇又開始慢慢抬頭,直到被齊岳和血族的交易內容徹底點燃。
  
  于是千夜放棄了原本想再找個偏僻小鎮安靜生活的想法。他曾經失去了一切,包括那個讓他始終引以為豪的‘林’姓,并且背負著紅蝎隊長最后下達的幾乎無望完成命令。現在他看到了重新開始的機會,又怎能不放手一搏!
  
  在這座充滿了傳說和現實、混亂與罪惡的城市里,有著最值得寶貴的東西,那就是自由和機會。
  
  這里缺乏秩序,但也沒有權貴;這里力量至上,卻也是另類的公平。在暗血城,只要有天份,夠努力,再加上一點小小的運氣,就有可能闖出一片廣闊世界。
  
  或許千夜現在還不是很清楚,要怎樣才能去揭開那個遙遠如中上層大陸的陰謀,但是他知道第一步應該回去,回到曾經讓他畏懼的人群中去。
  
  千夜簡單收拾一下,又變成一個普通的拾荒者,混在人流中進了暗血城。他在城門口的稅箱中投下一枚銀幣時,原本還擔心拾荒者拿出銀幣會不會太引人注意,結果卻發現守衛們連看都懶得看他一眼,臉上全是那種“早知道你小子化過妝”的表情。
  
  這時在千夜身后,一隊乞丐走了過來,人人都若無其事地往稅箱里投了銀幣,蜂擁入城。倒是把第一次來的千夜看得目瞪口呆。
  
  在燈塔鎮,乞丐就是乞丐,他們手上連銅子都沒有幾個。哪里象這里的乞丐,掏錢時口袋里甚至有金光閃耀。
  
  看來出城辦事的猛人們化成各種樣子的都有,難怪守衛們見怪不怪了。
  
  千夜進了暗血城,到處打聽一番,就在鄰接著貧民窟的南塘區內找了家小旅館住下。
  
  這里的位置很方便,周圍魚龍混雜,酒吧,傭兵公會,以及兩個較大的幫派都分布在這一區。再往城中心走兩個街區,就有著名的玄銅街,那里是武器裝備一條街。
  
  千夜在自己的房間里研究了一會城市地圖,就決定先把手上的黑貨處理掉。
  
  黃蜂是齊岳的個人配槍,最好不要留在手上。黎明之光和那支一級原力步槍太差,千夜還看不大上。而流金玫瑰確實是好東西,但是它奢華過頭的裝飾更適合賣掉換錢。如果在戰斗中刮花了上面的花紋裝飾,槍的價值會立刻縮水三分之一,那實在是毫無意義的浪費。
  
  至于黑晶卻不能貿貿然拿出去脫手,那幾塊東西上的問題很大。照理說和血族做黑交易的貨物絕對不會留下任何可以追蹤的標記,但是整個帝國能夠流通這種制造級黑晶的渠道其實是有數的,千夜不清楚,不代表銷贓者看不出來,只怕會驚動幕后之人。
  
  在出門之前,千夜決定再改變一下自己的容貌。在這種魚龍混雜,人口眾多的大城中活動,時時改動些面容細節是個很實用的小技巧。也不用做多大修飾,稍動眉型、眼型,加上胡須或者改動頭發,就會讓一個人的整體觀感發生很大變化。
  
  千夜取出易容的小包,站在鏡子前,開始用心修改自己的面容。首先要對付的眉毛和眼睛。他覺得自己的眉毛似乎有些不夠濃,于是小心地勾了幾筆,整張臉的風格立刻為之一變。
  
  現在他的雙眉修然,宛若長劍,整張臉平添了許多英氣,變成英姿颯爽的......漂亮。
  
  千夜對最后一個形容詞非常不滿意,于是把眉毛洗了,重新勾了幾筆,線條頓時變得柔和許多。然后整個人就顯得異樣嫵媚,而且非常的......漂亮。
  
  千夜再試了幾次后,臉色頓時發黑。
  
  他此時發現一件很糟糕的事情。如果索性把自己改頭換面,到是沒多大問題,如果只是想靠修飾臉部細節來影響其他人的視覺判斷,卻會得到比較怪異的結果,也就是說達到了女人化妝后的效果,美化,而且是不分性別的那種。
  
  這可能是大多數女人夢寐以求的效果,千夜卻是氣不打一出來,一拳砸倒鏡子,怒道:“見鬼!怎么會變成這樣!”他幾乎想要回去重修偽裝課。
  
  千夜的模樣確實變了許多,和剛進入燈塔鎮時都有很大變化。他的容貌原本清秀,以往在軍中傳承了虎蝎的陽剛風格,算是個英俊少年。但是被黑血污染后,體質雖然越來越強韌,體型卻反而變得看似單薄起來。
  
  千夜剛到燈塔鎮時,就沒少因為容貌問題被騷擾。后來他狠狠教訓了幾個不開眼的家伙,才算免了麻煩。但是他從來沒想到有一天,自己的容貌會加一點點修飾就變得如此漂亮!
  
  現在就算站在紅蝎昔日同僚面前,恐怕都沒幾個人認得出千夜。
  
  “算了,這樣也好,應該不會有人再認得出我了吧?媽的,大不了老子扮成女人!”千夜一邊自我安慰地想著,一邊認命地拿出假須假發之類的裝飾物,決定不再偷懶,來個全套易容。
  
  這個時候,余仁彥和幾名暗刃戰士也出現在暗血城門口。既然不用再追蹤氣味和痕跡,這位專家自然不會虧待自己,他帶著同伴用槍口和金幣搭乘了一輛順風車。這次他和千夜之間的距離縮短到了兩個小時。
  
  余仁彥穿著單身冒險者常見的罩帽斗篷,只露出兩只眼睛。
  
  他看了看人流熙熙攘攘的街道,忽然冷笑幾聲,狠狠地自語道:“不管你變成什么樣,我都能把你抓出來。老子找人,從不看臉!”
  
  余仁彥手一揮,化身為普通獵人和冒險者的暗刃戰士們就分散到城市各處,潛伏下來,等候著他的召集。而余仁彥則是不慌不忙地向中心城區走去,尋找落腳的地方。
  
  這次的獵物非同一般的狡猾,余仁彥已經做好了長期周旋的準備。這么好玩的一場游戲,可不能隨意錯過了。在獵人和獵物之間,真正決定勝負的并不是力量,而是耐心。
  
  余仁彥選擇暗血城純粹是出于直覺,雖然最后等于是失去了追蹤的直接痕跡,但他就是認為對方的目的地是這座城市。另外,他搭乘的那輛順風車也是來這個城市送貨的,更讓他感到了命運的指引。
  
  千夜走出小旅館,并不知道自己身后追蹤的可怕獵人已經如此接近。
  
  此刻他一副標準冒險者的打扮,臉上多了一層濃密的短須,束著的馬尾末梢處染成了棕色。他肩上甩著破舊的背包,不急不忙地走進了玄銅街,一家一家看過去。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