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卷二彼岸花開章三十黑血異動

侍女大約三十余歲,還保有幾分姿色,身材豐滿火爆。
  
  聽到千夜如此干脆利落,她立刻堆起自認最嫵媚的笑容,挪動著身體往房門里擠,豐滿的胸脯幾乎要擱到千夜的手臂上,一邊膩膩地說:“小帥哥,這次可以半價,只要五十個銅幣就可以了哦!”
  
  千夜一怔,趕緊攔住這個身體寬度不比自己差的侍女,說:“不,我的意思是給我弄點吃的,要三個人的份量!我今天已經一天沒吃到東西了!”
  
  說完,千夜拿出一枚銀幣遞了過去,說:“多出來是你的。”
  
  侍女的笑臉僵了僵,看看銀幣,又看看千夜,神情變得很是幽怨,說:“吃的我馬上就給你拿來,但是吃完之后呢?這枚銀幣什么都夠了哦!”
  
  “不,就要吃的就好!”千夜在這健壯侍婦的嫵媚幽怨氣勢前,很有種招架不住的感覺。
  
  侍女一把抓住千夜的手,將銀幣和他的手一起塞進自己胸口,然后才一扭一扭地離開了。
  
  片刻后她把滿滿一托盤的食物送了過來,又想往房間里擠,千夜好不容易才攔住,然后把她哀怨的眼神關在了房門外。
  
  這間旅館的晚餐味道很不錯,打掃干凈食物,千夜就開始修煉兵伐訣。有血族體質作為后盾,兵伐訣原力潮汐威力過大會損傷修煉者身體的瓶頸就此消失。千夜甚至有些期待,如果單憑兵伐決突破九級,又會是怎樣一番情景。
  
  隨著兵伐訣的運行,原力開始從三處節點中涌出,在體內漸漸形成潮汐。在第三處節點沒有完全溫養好之前,原力潮汐會不斷填充這個全新的節點。
  
  在內視中,可以看到這個新生成的原力節點非常暗淡,剛剛有了一點形狀輪廓。而胸腹兩處節點則是光芒燦爛,特別是胸口氣海部位簡直就如一輪小小太陽,在明暗之間不斷向外噴涌著絲絲縷縷的原力。
  
  但是千夜突然發現這一次的原力潮汐沖擊比平時弱了不少,原本九浪疊加的強度削弱了三分之一左右。
  
  是修煉功法出了問題?
  
  他凝神一點一點檢查整個原力潮汐生成、涌動、奔騰的全過程,終于發現,當新生的潮汐從三個節點中涌出時,并沒能完全融入體內的原力大潮。有一部分被貌似靜止在體內的那道三色交織的血氣纏繞住,然后慢慢渾然一體。
  
  這個發現讓千夜為之愕然。難道黑血會吞噬原力?
  
  體內的黑血已經很久沒給他帶來什么麻煩了,即使在三天三夜的荒原極限奔跑后,突然進入血氣旺盛的大城市,也不曾再復發嗜血饑渴,這也讓千夜越來越安心。但這又是怎么回事?
  
  千夜沉默了一會兒,還是決定把今天的功課做完。
  
  二十輪原力潮汐過去了,千夜站起來活動一會兒身體,然后原地練了一小時軍中格斗術。幾個基本動作可以有效鍛煉力量、平衡感和柔韌性,格斗術練完,才算一次完整修煉過程的結束。如果是在紅蝎軍團的基地里,后續還要去肌體修復液里泡一泡,或者到醫生那里做個觀察型檢測,以免修煉過度留下傷患。
  
  千夜就這樣讓思緒盡量發散,直到修煉結束,才收斂心神,思索發現的問題。
  
  黑血仍然靜靜流淌在血脈中,表面波瀾不興,但是每一次原力潮汐奔騰而過,都會有一絲原力被吸入,這個過程絲毫不受千夜控制。被截留掉這些原力后,千夜一次原力潮汐的沖擊力大幅降低,已經降到比普通修煉者強不了多少的地步。
  
  而之前一輪潮汐的時候還不明顯,等到二十輪潮汐完畢,千夜發現血氣變得壯大了一些。目前可見的影響是修煉速度被拖慢,還沒有其他異常,然而千夜卻有隱約的憂慮,隨著黑血逐漸增強,自己會不會真變成血族。
  
  一直到天色發白,千夜也沒有得到結論。
  
  這個令人不快的插曲并沒有對千夜的新生活造成太大影響。他秉承一貫的務實作風,既然修煉速度慢了,那就加大強度。
  
  接下來的數日中,千夜一直埋頭苦修,足不出戶,一日三餐全部叫侍女送到房間。這也是到了一個新地方后,擺脫可能會有的追蹤者最簡單有效的辦法。
  
  七天轉眼過去,期間千夜的收獲是,終于掌握了在灌注原力彈時控制血氣注入的技巧。“阿一槍械”那個老頭贈送的三枚空白原力彈倒是真貨,但封裝盒十分符合老頭的風格,要拿在手里才會發現重量不對,還是個假貨。
  
  千夜拿出一枚空的原力彈,開始慢慢灌注原力。十幾分鐘后,這顆原力彈的彈頭內布滿了如氤氳霧氣般的原力,里面同樣可以看到一縷血氣正在緩緩游動。現在他已經能夠很熟練地在灌注時加入或者是不加入血氣了。
  
  千夜打開盒子把原力彈放進去,不過沒有封閉效果,這顆原力彈會在三天后失去大部分效果。他突然想起那個名叫王伯的老人留下的水晶盒,好像也在‘曼殊沙華’被破壞后一起不見了。這個思緒只在千夜腦海中停頓了一剎那,就連同許多記憶一起沉淀下去。
  
  收拾完所有的東西,千夜終于準備出去走走,打聽一下周邊情況。他既然打算在這個城市長期居住下來,就需要想辦法賺些錢。暗血城的物價不要說小鎮,和黑流城比起來都象是兩個國度。如果說黑流城的計量單位是銅幣的話,暗血城的計量單位就是銀幣。
  
  出門之前,千夜照例把自己的面容改了改,經過多次令人惱火的失敗后,他終于摸索到一點訣竅,那就是把膚色弄得盡量黯淡黑黃。這樣不會有太明顯的易容感覺,但又能讓容貌看上去不同。
  
  千夜倒是不知道,他躲在旅館里專心修煉的這幾天,余仁彥曾經有兩次在他所住的旅館門口路過。七天過去了,余仁彥已經按自己的計劃把整個暗血城都梳理了一遍,但是絲毫沒有找到對方蹤跡。
  
  這讓余仁彥回到自己的住處,閉門思索。
  
  片刻后他叫來一名暗刃部下,讓他速度給武正南送去了一封信。信中余仁彥說已經找到兇手的一些線索,但是對方非常狡猾,他需要更多時間。
  
  至于需要多少時間,余仁彥用一個詞來概括:不定。在信的最后,余仁彥則詢問這個任務是否還要繼續。
  
  一天后,武正南的回復到了,上面只有很簡單的一句話:“繼續,直到完成。”
  
  余仁彥立刻明白了武正南的決心。不過他有自己的辦事風格和方式,悠然出去轉了一圈,弄了一大堆東西回來。
  
  一個小時后,余仁彥就把自己變成了一個高瘦的金發男人,眼睛也變了顏色。這位暗刃的大首領又給自己在城里買下了一座帶有獨立院落的小房子,然后到傭兵公會用假名注冊了一個自由傭兵,然后再去獵人之家注冊了一個獵人資格,居然就這樣出城打獵去了。
  
  這次任務,顯然被余仁彥當成了一次順路的假期。
  
  余仁彥離開暗血城的時候,千夜剛好從旅館里出來。
  
  他先是隨便找了家防具店,買了一身獵裝皮甲。這種皮甲非常適合野外獵殺,輕便靈活,還有說得過去的防御力。當千夜換上這身皮甲后,終于顯得稍微具有野性和屬于男人的強悍了。
  
  中午時分,千夜隨便進了一家飯店,上到二樓,找了個臨窗的位置坐下。
  
  他利用難得的短暫白晝,一邊吃東西,一邊觀察著來來往往的路人,以熟悉這座城市居民的一些生活習慣。等飯菜吃完,千夜拿出幾頁宣傳材料,翻看起來。
  
  這些是傭兵公會,冒險者聯盟,獵人之家等的宣傳冊。最終,千夜的目光停留在獵人之家上。
  
  以黑暗種族為獵物的獵人才是適合他的職業。至于有雇傭兵性質的傭兵公會和冒險者聯盟都被千夜放棄。
  
  前者是因為千夜不想再去做哪個權貴的打手,有了太過清晰的立場就意味著接踵而來的麻煩。后者是因為當冒險者往往需要某些專業技能,比如機械維修等等。千夜的機械課成績一向挺好,不過他可沒興趣天天站在工作臺前打磨零件。這種細膩的活讓別人去干吧,千夜對直接轟爆黑暗種族的腦袋更感興趣。
  
  千夜離開飯店后,按圖索驥,七轉八繞,最終走進了一個黑沉沉的小巷,站到了一座三層小樓前。
  
  一塊橫匾上書“獵人之家”,千夜反復看了幾遍,才確定這是自己要找的地方。
  
  這座小樓實在太破舊了,都有些要倒塌的意思。似乎管理者也沒有心情修繕,前墻上赫然一條大大的裂紋,還露出了一眼看去材質就不怎么純的金屬支架。
  
  大門是開著的,千夜猶豫了一下,還是走了進去。上次在“阿一槍械”的經歷實在給他留下了一點心理陰影。獵人之家應該是分支遍布永夜大陸的著名獵殺組織,但是眼前這座,看上去好像又是誰家借了個名字。
  
  進門后是一間不大的廳,里面放著兩張桌子和幾把椅子,三個大漢正懶洋洋地圍坐在一起,中間桌上放著幾大杯啤酒。
  
  大廳盡頭是個柜臺,一個干瘦老頭戴著一副老花鏡,正坐在后面專心看著什么。他半禿的頭在汽燈的光芒下顯得格外閃亮。
  
  千夜一看到這個禿頭,頓時心里一跳。用不著太好的記憶力,這個形狀,這個光澤,如此特色鮮明,沒錯,這就是“阿一槍械”里那個老頭的禿頂!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