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31 獵人之家

千夜心情頓時如有一群猛犸巨象奔騰而過,不知道說什么好。那個老頭不是開槍械店的嗎,怎么突然跑到獵人之家來了?
  
  千夜當即決定離開,至于討回公道,他想都沒想過。在暗血城這種地方和一個開武器店的地頭蛇講公道?而且他也不算被騙得太厲害,那把突擊手修理修理還能值個五十金幣。
  
  不過千夜剛剛轉身,柜臺后的老頭忽然抬頭,目光落在千夜身上。
  
  千夜全身一震,立刻僵硬不動,邁出的一步就此停在空中,再也落不下去!
  
  千夜的行動自然不曾受限,但是此刻不要說去摸武器,連腳趾頭都不敢動一根。背后那道鋒利如刀的氣機已經完全鎖定了他,只要稍有動作,就有可能招來暴風驟雨般的致命攻擊。
  
  而凝神靜氣,等待對手先出手,在氣機牽引下尋覓縫隙,還能有一線生機。這是他從七歲開始,無數次出生入死方才得來的戰斗本能。
  
  這就樣僵持了數秒,那道銳利氣機突然消失了,千夜這才一腳落地,然后緩緩轉身。
  
  廳中的三名大漢都望向千夜,眼中露出贊賞之意。
  
  而老頭則是站了起來,說:“小家伙,看你剛剛的表情,想必是去過阿一槍械。”
  
  千夜看著老人,這時終于發現了一點細微不同。
  
  槍械店的老頭一副世外高人模樣,但是臉上的皺紋似乎要多一點點,事后回想起來眼中還偶有狡詐之光閃過。而眼前的老人臉上則多了一道小小傷疤,盡管非常不起眼,但是在訓練過辨識人臉的千夜眼中,這一點點區別就是異常鮮明。
  
  老人又說:“阿一槍械的老板是我的孿生哥哥,他叫阿一,我叫阿二。這里的人都叫我二爺。”
  
  千夜覺得自己臉上的表情一定很精彩,因為他現在實在不知道該說什么。
  
  “你想當獵人?”二爺問。
  
  “......是的。”千夜答到。他覺得這位二爺似乎不象是個騙子,但是阿一槍械的經歷始終不停地在腦中回響。
  
  沒有哪個騙子看起來象是騙子。
  
  二爺低頭在柜臺里面摸了幾下,拿出一個六芒星形狀的銅牌扔了過來,說:“你通過了考驗,現在已經是一個獵人了,一星獵人。”
  
  千夜下意識地接過銅牌,有些茫然地問:“考驗?”
  
  “就是剛才,我看了你一眼。那就是考驗,你表現得很不錯。所以現在已經是獵人之家的一員了。收好那塊東西,那是你的信物,也是獵人的資格證明。”二爺依然淡淡地說。
  
  千夜又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銅牌,這東西被摩擦得發亮,顯然已經很有些年頭了。盡管如此,仍然掩蓋不了它的粗糙工藝。中心處那顆星星鑄造得高低不平不說,形狀都是扭曲的。就象模具是小孩子刻出來的一樣。
  
  “好吧,我這個......一星獵人,能夠干些什么?”千夜終于接受現實。接下來,只要不是先交什么入會費,那他也就不介意加入這個獵人之家。
  
  他這樣想著的時候,二爺就說:“先交一個季度的會費,每月一個金幣。”
  
  二爺說得漫不經心,千夜心里卻是一跳。
  
  “那我的權利是什么?”
  
  二爺指了指墻壁上掛著的一個破爛本子,說:“都在那上面寫著。”
  
  千夜打開本子,里面是手寫的一條條規定。本子雖然破爛,但是字跡卻是清新雋秀,每個字都透著難以言喻的力量,看得千夜心神動蕩,不得不暗暗流轉原力才能站穩。
  
  規定其實很簡單,獵人交納的會費多少,將是晉升星級的主要憑據。根據星級不同,權限也不同。
  
  獵人主要權利包括向獵人之家出售擊殺黑暗種族的證明,以換取賞金。另外可以向獵人之家購買一些特殊的武器盔甲,以及某些特殊材料。如果對獵人之家提供的東西不滿意,也可以由獵人之家代為聯系相關的匠師進行訂制。
  
  光是獵殺賞金,就足夠值回會費了。當然,這個前提是能夠獵殺到足夠的黑暗種族。獵人星級不同,能夠獲得賞金的上限也不同。比如一星獵人每個月可以拿到十個金幣的總賞金,二星獵人可以拿二十個,每升一星上限就翻一倍,以此類推。
  
  但是此刻千夜眼中卻全是那字跡中隱藏的驚人力量!
  
  好不容易他才平靜下來,問:“我可以看看能夠換什么樣的武器盔甲嗎?”
  
  “當然可以。小米,帶他去一星倉庫看看。”
  
  一個機靈的少年不知從哪鉆了出來,對千夜打了個響指,說:“跟我來。”
  
  千夜跟著少年走到地下室,進了一間庫房。
  
  這里說是一星獵人倉庫,但是裝備卻非常豐富,千夜甚至還看到了帝國上層大陸主力軍團的常規武器,地獄火原力機槍!這可是三級槍械,而且都是全新的家伙!
  
  不過這把槍上貼著四顆星,意為四星獵人才能購買,不知道怎么會混進這個庫房。除此之外,全套的戰術盔甲,多功能軍刀,全地形瞄準具應有盡有。這簡直就是一個小型的軍火庫。
  
  看到這個倉庫,千夜終于打消了疑慮,跟隨著那個少年回到大廳里,老實地交了會費。
  
  辦完手續后,千夜忍不住問:“如果有想加入的獵人交不起會費怎么辦?”
  
  “可以先欠著。但是每個月要加算一個金幣的利息。”二爺輕描淡寫地說。
  
  千夜又是一驚。三個金幣的季度會費,每個月就要交一個金幣利息,這個利率可是夠狠的。
  
  似乎是看出了千夜的想法,一個大漢插口道:“要是連會費都賺不出來,還當什么獵人,痛快回家抱孩子去吧!”
  
  這大漢說的話倒也在理。
  
  不過千夜卻不想就這么簡單被收了會費。他拿出一個小口袋,從里面倒出六根吸血獠牙。這些吸血獠牙就是和齊岳交易的那三個吸血鬼留下來的。
  
  千夜把吸血獠牙推到二爺面前,說:“這些東西應該可以換賞金吧?”
  
  按照獵人之家的兌換公式,一個普通血族戰士的吸血獠牙可以兌換一個金幣。其實也意味著,每個獵人每月至少要擊殺一名最低等的血族才算合格。
  
  看到這個規定,千夜就明白獵人之家為何會看起來如此冷清了。想要擊殺血族戰士,至少也得是二級戰兵,這個門檻其實相當的高,幾乎和紅蝎招新人的要求一樣了。當然一級戰兵也不是不能成為獵人,但是就要辛苦得多。
  
  這六根獠牙應該就夠值回會費而綽綽有余了,千夜這么想著。
  
  二爺忽然咦了一聲,伸手拿起一根獠牙,反復端詳一會,說:“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這根獠牙應該取自尼德柴爾氏族的一個正式成員。這個吸血鬼氏族出過伯爵,如果讓他們發展出足夠多的后裔會很麻煩。所以他們比普通的四級血族更加有威脅,光是這對獠牙就值十個金幣。”
  
  千夜倒沒有想到自己擊殺的那個血族老者居然還有不小的來頭。原本相當于四級戰兵的血族只能換四個金幣。現在聽二爺的意思,賞金多了一倍不止。
  
  二爺又在柜臺里翻了翻,拿出十個金幣和一把手斧,推給了千夜,說:“這個月你的賞金已經到上限,不能給你更多。不過這把斧子我覺得挺適合你的,就算是我個人的饋贈好了。”
  
  千夜拿過手斧,在手里掂了掂,然后仔細打量。
  
  斧子十分小巧,不過半米長,斧面只有手掌大小。入手沉甸甸的,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質制成,但肯定不是金屬。千夜用了好幾種辦法感知探測,都無法引起什么反應。在野外戰斗時,這把不會被各種儀器和能力探測出的斧子,無疑價值增加許多。
  
  千夜輕輕揮了揮,感覺十分順手,就好象是自己手臂的延伸一樣。他忽然用力虛劈了幾下,斧刃劃破空氣,居然發出隱隱尖嘯!
  
  千夜面露喜色,這把手斧用起來比匕首短刀順手多了。這才是真正適合他的武器,看來他的戰斗風格依然傾向于簡單直接。
  
  把手斧放回專門的皮包,掛在腰間后,千夜就說:“這東西不錯,我很喜歡。那我就出去狩獵了。”
  
  二爺微瞇著眼睛,仿佛馬上就要打盹,聞言略略點頭算是和千夜告別。先前他看到手斧運行軌跡時,眼底一閃而過的凌厲鋒芒早已消失得好像從來不曾存在過。
  
  千夜離開后,一名大漢說:“小家伙不錯,有潛力。”
  
  另一個卻冷冷地說:“我討厭他。他身上有一股帝國狗腿的味道。”
  
  第三個人聳聳肩,說:“狗腿也分高下,這個小家伙顯然是從一群頂級狗腿里出來的。”
  
  “頂級狗腿也是狗腿!”前一個人說。
  
  二爺不知從哪里摸出一個老式懷表,看了看時間,緩緩地說:“這小家伙倒是很適合那件任務。”
  
  “哪一件?”
  
  “有關琪琪小姐的那件任務。”
  
  三個大漢忽然打了個寒戰,望向千夜背影的目光中已經多了些同情。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