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33 獵人們

千夜要的是一大杯淡啤酒,而余英男面前則是放了整整兩大瓷瓶的自釀谷酒。這種酒如其名,用谷物釀成,味道一般,可是酒性極烈。
  
  不容千夜分說,余英男直接倒上滿滿一大杯谷酒,推到了他面前。
  
  “我不喝烈酒。”千夜老老實實地說。
  
  “男人哪有不會喝酒的!”她怫然不悅。
  
  “我找不出和你喝酒的理由。”
  
  余英男一怔,“為什么......?”她看了看千夜幾乎沒什么表情臉,恍然道:“你不會是覺得不該殺那些人渣吧?”
  
  “進攻手雷,那是對付真正敵人時才用的武器。”千夜淡淡說。
  
  余英男哼了一聲,冷笑起來:“對那群渣滓來說,有區別嗎?你是覺得自己有能力從那里走出去吧,但是換個人呢?你有沒有想過會是什么下場?就是昨天,兩個外來女人不小心進了那里。你知道她們的尸體被找到時,已經變成什么樣子了嗎?!就這種家伙,殺他/媽的十次也不過分!反正都是殺人,還要分用什么武器?”
  
  “但是里面有孩子......”
  
  “那個小壞種在里面是最核心的角色!他會負責找出有價值的東西,然后決定是不是冒險殺掉東西的主人!”
  
  千夜張了張嘴,發現自己無法可說。
  
  “來!先喝一杯,小男人!真弄不明白你腦袋里都是些什么奇奇怪怪的念頭,這可一點不像個獵人!象你這樣的菜鳥,真上了戰場,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先干了!別扭扭捏捏地象個娘們!”
  
  “我......就是在這種地方長大的。”千夜突然想解釋一下。
  
  余英男有些詫異地看了他一眼,隨即說:“那我就明白了。看來你不是個軟蛋。來,干了這杯,算我道歉!”
  
  兩個酒杯重重碰在一起,然后千夜看著手里的杯子,有些發怔。
  
  這東西哪里是酒杯,分明是水杯!
  
  但余英男一仰頭,一大杯烈酒涓滴不剩。
  
  千夜臉色有些發苦,皺著眉,一小口一小口的,花了不少時間才慢慢把整杯酒喝下去。喝完之后,他吐出一口濃濃酒氣,臉上立刻泛起一層紅。
  
  又一個裝得滿滿的酒杯從桌面上滑了過來,穩穩停在千夜面前。
  
  千夜這下連話都有些說不出來了,剛剛端起酒杯,就被余英男重重碰了下杯:“干了!”
  
  她一仰頭,又是一口整杯下肚。
  
  千夜這次仍然是分成好幾口,才把酒給喝完,臉上已經通紅一片。
  
  就這兩輪過去,一瓶谷酒已經空了。余英男倒酒的架勢如在喝水,轉眼又來兩輪,第二瓶谷酒也見了底。
  
  余英男看著千夜的目光終于柔和了一些,說:“雖然有些扭扭捏捏的,但酒量還算是個男人。老板!再來兩瓶,漱漱口!”
  
  “漱口?!”千夜聽到了一個可怕的詞,立刻咳嗽起來。
  
  余英男右手一擺,說:“才兩瓶,不是漱口又是什么?哦,潤個喉?”
  
  無論漱口還是潤喉,都沒什么區別。
  
  酒吧的老板端了兩瓶谷酒,一路小跑著送了上來。
  
  千夜和余英男這一桌已經吸引了整個酒吧的目光。但是這個女孩似乎在這里人頭很熟,一眾半醉的家伙有拍手加油叫好起哄的,就是沒有敢上來挑釁的。
  
  漱完口還要潤喉,潤完喉繼續漱口。
  
  就這樣,兩人腳邊堆著的酒瓶越來越多。
  
  余英男越看千夜就越是順眼,已經開始稱兄道弟了,并且覺得他除了易容技術差了點,皮膚白了些,長得不夠健壯,等級不夠高,行事不夠狠辣,氣勢不太軒昂......之外,完全可以算得上十足男人,再沒啥其它缺點了。
  
  千夜自然哭笑不得,不知道把她說的這些都去掉之后,自己還能剩下點什么算是優點了。
  
  既然連話都不怎么插得上,千夜只有捧著水杯一樣大的酒杯,慢慢地,一口一口地把烈酒全都喝下去。
  
  每當他喝完一杯,余英男就會立刻再給他滿上一杯,然后就是重重碰杯,她一口干掉,然后看著千夜慢慢對付他那杯酒。
  
  千夜從第一杯開始就搖搖欲墜,隨時可能會栽倒。一直喝了大半夜,十多瓶酒過去,他的樣子還是搖搖欲墜,隨時有可能栽倒。
  
  千夜慢慢干掉了這一杯酒,然后把酒杯重重放在桌上。他等著余英男再給他滿上,但是過了一會,酒杯還是空的。千夜終于抬起頭,才看到余英男已經倒在了桌子下面。
  
  他怔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這位豪爽女獵人已經喝醉了,而且是不省人事。
  
  酒吧老板又是一路小跑過來,先是看了看余英男,才向千夜豎了個大拇指,低聲道:“厲害!你還是第一個能夠一對一把她放翻的。哦,這個,不好意思,小店就要關門了,能不能先把帳給結了?”
  
  千夜看了帳單上那巨大的數字,才知道他們一共喝了多少酒。
  
  他無奈掏出三個金幣付了帳,才走過去把余英男扶了起來。她靠在千夜身上依然姿態豪爽,也異乎尋常地重,光是她那身盔甲大概就不下五十公斤。
  
  酒吧老板殷勤而詳細地給千夜指點了余英男住的地方,然后沖著他擠眉弄眼地笑,表情說不出的猥瑣,最后還想向千夜推銷一種‘絕對可以讓她明早下不了床’的猛藥。
  
  千夜哭笑不得,趕緊拒絕了老板的‘好意’。他要是真對這位四星女獵人做了點啥,醒來后她肯定會立刻打斷千夜雙腿,那時下不了床的就是千夜了。
  
  千夜扛著女獵人,按著老板給的地址,一路走到了一座小樓前。
  
  樓門根本就沒鎖,里面設置的幾個簡單陷阱也難不住千夜。他小心翼翼地避開從大門到走廊的警戒機關,走上三樓臥室,一把將余英男扔在床上,這才松了口氣。
  
  千夜打量了一下房間,這里的布置充分說明了這個女孩根本就是一個暴力狂。一面墻上掛滿了槍械,另一面則是各類刀具。看著象書櫥的一排柜子里,則有不少黑暗種族身上奇奇怪怪的部件,這些都是她戰績的證明。一般男人估計看了這些,會立刻對她敬而遠之。
  
  千夜這時開始感到喝一晚上烈酒的后遺癥了,口干舌燥的,他在桌上找到些冷水,也不管是否隔夜,連喝了幾大杯,這才算好過了些。
  
  他把自己扔到沙發里,慢慢放松,然后酒意陣陣上涌,也就睡了過去。
  
  迷迷糊糊之間,千夜突然感覺到有一陣隱晦的危險,他又出現在那空曠無人的街區。但這一次從黑暗小巷中走出的不是血奴,而是余英男!她面容冷峻,抬起手槍,指向千夜的額頭。
  
  千夜大驚,想要叫她住手,可是無論如何也發不出聲音!
  
  余英男一臉冷漠,食指壓下,扣動扳機。
  
  在她扳機擊發前的一瞬,千夜忽然從地上彈起,撞入她懷中,抱住她手臂,一個過肩摔就把余英男扔了出去!
  
  但是余英男雙腳剛要離地,忽然翻身扭動,以壓倒性的力量反而把千夜甩了出去!
  
  天旋地轉中,千夜立刻醒了過來,發現自己正在向墻壁疾速撞過去。多年形成的戰斗本能在這時發揮了作用,他四肢伸張,同時抵在墻壁上,輕巧化去了沖力,然后整個人一縮,就掛在了墻壁與天花板的夾角,回頭望去。
  
  余英男正站在房間里,還保持著拋擲的姿勢,一臉愕然地看著他。
  
  這一次不是夢,而是真實影像。
  
  余英男收了姿勢,有些尷尬地說:“那個......我實在不是有意的,只是想給你蓋點東西。沒想到你忽然......然后我就......還好你挺厲害的,沒受傷就好。”
  
  千夜貼著墻壁滑下,苦笑著說:“不怪你,是我經常做噩夢。剛才又做了一個噩夢,所以會有本能反應。”
  
  余英男點頭道:“不過你的感知真厲害,居然能夠在睡眠狀態下感覺到我的接近。看來夠資格在野外獨自活動了。”
  
  千夜看了看時間,已經是早上五點。這個時間,也是獵人們開始出動的時候。
  
  余英男忽然有些不好意思,抓了抓頭,說:“那個,昨天晚上有些失態了。真沒想到你的酒量這么好!你以前是干什么的?”
  
  “開酒吧的。”千夜的回答頓時讓余英男笑容一僵。
  
  片刻過后,兩個人一邊吃早餐,一邊開始談正事。
  
  余英男聽說獵人之家來了個新人,而且二爺評價頗高。正好她手上有一件十分棘手的任務,人手還不夠,于是就來找千夜,結果恰好在貧民窟看到那一幕。千夜的優柔寡斷讓她實在看不下去,于是用一慣的粗暴風格迅速解決了那些暴民。
  
  然后她提議去喝一杯,原本的打算是把千夜狠狠灌翻,給這位一星小獵人來個小小的教訓。沒想到這次陰溝里翻船,竟然遇到個開酒吧的!
  
  一向酒量罕逢敵手的余英男終于也被放倒,讓千夜扛了回家。
  
  但是這也讓余英男對千夜刮目相看,按她的說法,酒量好的人,人品也不會太差。
  
  雖然千夜對她這個理論實在難以茍同,但是明智地沒有和身為酒桶的她爭論,而是問起了此行的任務。
  
  原來余英男得到情報,在距離暗血城三百多公里的一處山谷中,有一個狼人的秘密巢穴。那里收藏著一座古老圖騰,據說這個圖騰有能夠提高狼人修煉速度的可怕力量。這種東西在帝國研究院收購名單上一向具有很高的優先度,可以用于研究黑暗原力。
  
  余英男就是打算把這件東西弄到手,但是覺得光靠自己現有的力量還是不夠。
  
  她原本已經初步組建了一支隊伍,包括一個四星獵人以及兩個三星獵人,然后就再也找不到合適的人了。她看得上的人都正在出任務,有空閑的她又看不上。最后實在沒辦法才找上了千夜這個新來的,主要原因還是二爺的那一句好評。
  
  千夜沒想到二爺的評價這樣被人重視。畢竟四星獵人可不簡單,死在余英男手上的黑暗種族少說也有三四十個,而且很可能有不少四級的厲害家伙。連她都如此信任二爺,說明二爺那人絕不簡單。
  
  “你先在這坐著,我去洗個澡。”
  
  余英男當著千夜的面脫得只剩下內衣,露出如獵豹般優雅性感的身體,走進了浴室。
  
  PS:正在出差,存稿箱看著自己的身材,思索4月份的更新計劃。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