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35 群蛇

余英男臉色難看,說:“等我出完這次任務就還錢!”
  
  花蛇一臉譏笑:“出完任務?誰知道你出完任務會是什么時候?何況前兩次你也是這么說的,結果呢?你出完任務回來,非但沒有還錢,反而欠的更多了。英男小姐,就以你這種任務成功率,要是換了你在我的位置上,你信你出完任務能還得上錢嗎?”
  
  余英男臉上越來越難看,右手捏起,似乎已經忍不住要出手揍人了。
  
  但花蛇沒有畏懼,反而把臉湊了上來,指著自己,說:“打!用力打!往這打,往死里打!千萬別留手!”
  
  砰的一聲,余英男腳下地面忽然龜裂,這是她忍不住原力外溢。可是面對決心無賴到底的花蛇,她卻是怎么都打不下去。
  
  她深深呼吸,胸脯起伏,勉強壓抑自己的情緒,喝道:“那你們想怎么樣?”
  
  花蛇作了個請的手勢,說:“怎么辦,那要老大說了算!跟我來吧。”
  
  片刻之后,余英男和千夜就走進隔壁街區的一座大宅院。
  
  一樓的客廳裝飾得金碧輝煌,兩側墻壁上各是一幅字畫和山水,居中則掛著一排重火力武器,三種風格集于一堂,彼此格格不入。
  
  大廳中忽然涌進數十名兇狠大漢,靠墻站好,然后個個瞪圓了眼睛,怒視著余英男和千夜,氣勢頗為驚人。但是千夜只掃了一眼就不再看這些最多一級戰兵實力的雜魚,注意力集中到左側一架美人醉臥湖石的屏風處。
  
  等大廳中的陣勢擺完,才從屏風后轉出一個赤裸著上身的大漢。
  
  他比千夜要高了整整一個頭,紋著一條生有雙翅的巨蟒,纏繞整個上半身,蟒頭在胸口正中央。
  
  這就是天蛇幫的老大,綽號叫天蛇的家伙。至于他的本名是什么,反而沒人記得了。
  
  天蛇直接把自己龐大的身軀扔到了中央的沙發里,哈哈一笑,說:“英男,想找你可真不容易啊!”
  
  余英男冷冷地說:“少廢話,有事直說!別浪費我的時間!”
  
  天蛇重重拍了一下大腿,向余英男一指,說:“好,痛快!那我就不客氣了。你現在知道自己欠了我多少錢嗎?我想你根本沒有好好地算過吧,青蛇,把帳單拿給她看看!”
  
  一名身著短裙的長卷發女人扭動著豐滿的屁股走了過來,把一張帳單遞給余英男。
  
  她的長相其實不如余英男,可是勝在胸夠大腿夠長裙子夠短,風頭一下就蓋過了四星女獵人,吸引住廳里絕大多數男人的目光,就連千夜也不由自主地多看了幾眼。
  
  余英男立刻有所感覺,立刻狠狠瞪了千夜一眼,然后從青蛇手上一把搶過帳單,只掃了一眼,立刻驚呼起來:“怎么會這么多!”
  
  看到余英男的反應,天蛇終于笑得十分開懷,悠然說:“帳單上可是一筆筆都列出了明細。我天蛇做事向來公平公正,絕不會坑蒙拐騙!你要是不信,大可再找個人幫你好好算算!”
  
  余英男臉有難色,千夜在一旁看了,就知道這位性格非常爺們的男姐似乎對數字不是很精通,于是說:“給我看看。”
  
  余英男猶豫了一下,就把帳單遞給千夜。
  
  千夜的生活技能課程中包括基礎算術,而眼前的賬單其實也不復雜,他一條一條細看過去,只過了一小半,就知道這個賬單應該沒有什么大問題。
  
  欠賬的總金額雖然達到了驚人的五百金幣,但其中只有三分之一是利息和罰金。余英男已經欠了半年的錢,在這樣一個混亂城市,一年利息只要沒有超過100%,就不能說高了。
  
  千夜猶豫了一下,還是說:“這個賬單沒什么問題,假如你確實是陸續借了300多金幣的話。”
  
  余英男這下不作聲了,片刻后虎視著天蛇,沉聲道:“說吧,你想怎么樣?”
  
  天蛇又是一拍大腿,呵呵笑著說:“我可不想做什么。你看,我們都認識這么久了,你要是真還不出錢,我也不會強逼你是不是?要不這樣,我去找二爺......”
  
  不等天蛇說完,余英男就厲聲喝道:“想都別想!”
  
  “那我就沒辦法了,不過......”天蛇又靠在沙發上,玩味地看著余英男,打了個響指,花蛇就一路小跑過來,把另一張紙遞給了余英男。
  
  天蛇大手一揮,慷慨激昂地說:“很簡單!你簽了這張合約,債就一筆勾銷了!”
  
  余英男掃了一眼那頁紙,雙眉立刻鎖到一起,寒聲道:“死亡擂臺?”
  
  “對!就是死亡擂臺!你替我們去打死亡擂臺,只要能夠贏下五場,或者是打滿十場,你欠的所有錢就一筆勾銷,怎么樣?”天蛇盯著余英男,兩眼放光,那里面有*,但更多是看到金幣時的光芒。
  
  “這出場費好象高了點,就這么簡單?”余英男冷笑。
  
  天蛇大笑起來,說:“不高,一點不高!對其他四級戰士來說,這個價碼起碼高了三倍,但是英男你可不一樣!只要你肯出場,保證場場爆滿。”
  
  他頓了頓,把一張兇神惡煞的臉努力笑出慈和的感覺,“如果你還不放心,我甚至可以要求對方簽保底條款。也就是說,即便他們的人贏了,不能殺你也不許讓你殘疾,否則就要賠出一大筆錢來。你看怎么樣?”
  
  這個條件聽上去好得不可思議,但實際上卻并非如此。千夜對死亡擂臺略有所聞,那就是暗血城的血腥格斗,并且是公開舉行的。格斗者不僅限于人族之間,也會有人族和異族,甚至與兇獸之間的角斗。
  
  象余英男這樣名氣很大,又長得相當不錯的美女格斗者格外受觀眾歡迎。因為格斗過程沒有任何限制,什么招式和手段都可以使用,所以登場的美女格斗者如果實力不濟,往往會最終演變成一場公開的凌辱。
  
  為了保持死亡擂臺的熱度,在血腥之外增加點其他色彩的吸引力,每隔一段時間,主辦方就會投放幾個美女格斗者,把擂臺氣氛推向更激烈的高潮。
  
  若是余英男登場,那么為了有機會看到比賽中的‘余興節目’,觀眾必然蜂擁入場,票價翻個四五倍都很尋常。
  
  余英男臉色陣青陣白,她忽然一咬牙,說:“好,我簽!”
  
  就在天蛇大喜過望之際,千夜忽然說:“等一等!”
  
  當所有目光都集中到自己身上之后,千夜揚了揚手中的帳單,“這些帳目還有七天才到期吧?”
  
  天蛇不屑地說:“是又怎么樣?難道她還能湊得出這筆錢,或許能夠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完成一個大任務?我已經打聽過,你們最新的那個任務總酬勞才一百多金幣。還是說,你這么個小家伙想替她還錢?”
  
  千夜說:“七天時間不算太多,但是賣掉點東西應該夠了。”
  
  說著,他打開背包,從里面拿出那把流金玫瑰,緩緩放在天蛇面前。
  
  “取消她全部的債務,這把槍歸你。或者我去把它賣掉,然后拿五百金幣來還給你。你選吧!”千夜淡淡地說。
  
  天蛇臉色大變,拿起流金玫瑰左看右看,然后又謹慎地測試了一下原力轉換效率,才小心翼翼地放回到茶幾上,長出了一口氣,說:“居然是三級原力槍,還是血族手制的精品!”
  
  “果然識貨,那我剛才的提議怎么樣?”
  
  余英男一把抓住千夜的手臂,急道:“千夜!你不能......”
  
  千夜拍拍她的手,示意她安靜,又望向天蛇。
  
  這把流金玫瑰賣去帝國中上層大陸,售價有可能達到一千金幣。就算在暗血城里,也隨時都能叫價到六百金幣以上,抵付余英男的債務綽綽有余。
  
  天蛇沉吟了片刻,臉色忽然一變,露出一個有點猙獰的笑,說:“這把槍有點意思......但它真的屬于你嗎?我一個朋友最近好象剛剛丟了一件類似的貨色。”
  
  千夜毫不客氣地回了一句:“你的朋友是吸血鬼嗎?”
  
  聽到天蛇明顯不懷好意的話語,千夜倒沒多少憤怒的感覺,他早知道流金玫瑰拿出手必會有麻煩,但是也別無選擇。否則按余英男的性格,必然會當場簽下那張死亡擂臺的簽約。她是個出色的獵人,但不代表就會是一個出色的角斗士,更何況死亡擂臺的頂尖守擂者都有五級水準。
  
  天蛇用力一拍桌子,怒喝道:“你他媽的什么意思!想誣陷老子,你還嫩了點吧?”
  
  “這把槍是我在荒原上,從一個吸血鬼手里搶過來,所以我才會這么問。”千夜看著天蛇的眼睛,說得很云淡風輕,仿佛并不知道若是坐實了和血族勾結的罪名,天蛇幫立刻就會被遠征軍連根拔起。
  
  天蛇哼了一聲,冷笑道:“你說是就是了?我看你這把槍就是偷的!這樣吧,槍先留在這里,等我確定了它不是從我朋友那偷的,再來說抵債的事!”
  
  天蛇說著,俯身向前,大手伸出,把茶幾上的流金玫瑰牢牢按住。但是他表情突然一凜,忽然感覺到兩道森森殺氣壓到了身上,動作就那樣停住。
  
  天蛇緩緩抬頭,望向千夜的目光有些微驚訝。余英男殺氣重是很正常的事,她畢竟是四級戰兵,又有著多年獵人的生涯。
  
  可是讓天蛇意外的是,那股殺氣竟然來自千夜,這個之前幾乎被他忽略掉的大男孩,殺氣居然比余英男還要重得多!天蛇甚至隱隱聞到一股腥濕氣息,就象血瀑從他頭頂至腳踵沖刷而過。
  
  “天蛇幫就是這種信譽?”千夜冷冷地問。
  
  “信譽?”聽到這個詞天蛇想要大笑,可是在這個小家伙冷靜得近乎認真的目光注視下,居然覺得一點都不好笑了。
  
  但他畢竟是五級強者,當下臉一沉,冷然道:“我天蛇的名字放在這里,就是信譽!至于你,毛都沒長全的小家伙,區區一個一星獵人,也來跟我談信譽!”
  
  余英男已經取下了背后的突擊步槍,怒道:“天蛇!你不要太過份!”
  
  千夜心中暗嘆了口氣,知道余英男這句話反而把事情給搞砸了。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