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38 得手

千夜一個輕盈翻身,落到十米之外,冷冷看著在原地瘋狂翻騰,想要做出瀕死一擊的狼人。但是狼人神經中樞已經完全損壞,跌跌撞撞地每一個動作都歪到了一邊,根本抓不到千夜。它掙扎了一會兒,噗咚一聲倒地,就再也爬不起來了。
  
  千夜慢慢走回去,撿起自己的‘突擊手’,繼續向洞穴深處走去。只走出幾步,他就陡然停住,然后全身一震。他赫然想起,剛才根本就不是自己常用的戰斗風格!
  
  徒手......撕裂......活生生的血肉之軀!這分明是血族強者屠戮狼人時的慣用手法!
  
  千夜忽然顫抖,這是發自靈魂本能的戰栗。
  
  在這一刻,千夜心頭涌上從未有過的惶惑,有些分不清自己究竟算是人類還是血族。如果一定要變成血族,那么他寧可立刻終結自己的生命。
  
  哪怕剛被黑血污染生命只在旦夕的時候,他都不曾如此恐懼。
  
  這無關利益,只是信仰。
  
  停步片刻,千夜重新向狼人洞穴深處走去。無論是否會變成真正的血族,他都要先把這個任務完成。
  
  岔路越來越多,宛若迷宮。但是千夜的沖勢依然如風般迅疾,毫不猶豫亦不減速。他在紅蝎時曾參加過近十次狼人圍剿行動,對這類洞穴的布局再熟悉不過。只憑一點蛛絲馬跡,他就能找到正確道路。
  
  一路上又干掉了幾個狼人。
  
  看到這些人形生物伏地現出滿身皮毛的戰斗形態后,千夜仍然忍不住沖上去,直接用手撕碎了他們。連續幾次后,他也放棄了掙扎,完全聽從戰斗本能選擇最有效率的方式速戰速決。
  
  此時千夜已經發現,余英男得到的這個狼巢情報還是有些不準確,部落戰士力量比戰前預計的要強一些。如果再稍有耽擱,突擊不成就會變為送菜上門了。
  
  忽然間,千夜就沖進一座大廳。
  
  這里比之前經過的所有洞穴都要寬敞,大廳中央有一座祭壇,上面擺放著一個木制圖騰,繚繞著重重黑氣。
  
  在祭壇四周,圍著數個狼人老者。
  
  此刻大廳中也有淡淡的黃色煙霧彌漫,那是其他甬道或者風洞中彌漫過來的原力藥劑,雖然擴散到這里已經淡薄了許多,但顯然效果還沒消失。幾名狼人長老在煙霧中不斷打著噴嚏,頗為難受,但絲毫沒有離開的打算。
  
  千夜突然沖入大廳,四位狼人長老都吃驚地轉過頭來。其中反應最快的兩個,已經作勢撲擊,可是淡黃煙霧干擾了他們的行動,雖然只是閉息吐氣間一點點多余的小動作。
  
  生死之間哪容得下這一點點誤差?
  
  千夜保持著高速然后從容躍起,劃出一道輕盈的弧度直接越過半個大廳,落點離狼人長老們近得極度危險。他在空中就變換姿勢,著地時已是半跪,平舉著‘突擊手’,穩穩地扣下扳機。
  
  一枚千夜手制的原力彈離膛飛出,直接將一個狼人長老的頭顱轟碎。
  
  千夜瘋狂催動原力,‘突擊手’槍膛中瑩然黃光四射,幾乎要透出金屬槍管,那是原力陣列被極限激活。隨即第二發原力彈轟然噴出,一團夾雜著一縷紅線的黃光重重打在另一名沖上來的狼人長老左胸和肩膀。
  
  雖然槍里還有一發原力實體彈,但是已經來不及射出,第三名狼人長老已經撲到了千夜上空。千夜悍然不懼方位劣勢,左手一按地面,整個身體倏然彈起,和那名狼人長老全力對撞,然后兩人全部倒飛出去。
  
  還在空中時,千夜就射出得自夜瞳的棱刺,釘在第四名狼人長老身上。
  
  被虛體原力彈轟中和被棱刺打中的狼人長老原來還不在乎這點小傷,其中一個還現出了狼形戰斗姿態,可是它們沖了幾步,卻突然倒在地上,然后不停抽搐著,竟然爬不起來了。
  
  千夜心中大定,自己手制原力彈中的血氣看來對狼人也有殺傷加成,這真是個不錯的消息。而夜瞳棱刺上的劇毒本來就對狼人有特效,只可惜用過這一次后,棱刺上的毒性應該消褪得差不多了。
  
  這次被千夜撞飛的狼人長老晃了晃頭,迅速從眩暈中清醒過來,低吼幾聲,亮出獠牙,又撲向千夜!
  
  千夜抓起‘突擊手’,極速充能,然后從從容容地轟出最后一顆原力實體彈。
  
  狼人長老的利爪眼看著就要按到千夜的頭頂,卻被原力彈轟中腹部,在巨大沖力下立刻倒飛出去。
  
  這一槍傷勢并不致命,但也讓它一時之間失去了行動能力。
  
  千夜拉動槍栓,他手制的原能彈已經全部打完,這一次上膛的就是得自余英男的原能彈了。但他并沒有向狼人長老補槍,而是直接抓了圖騰就跑。
  
  祭祀大廳中,那名狼人長老嘶聲嗥叫,極度悲憤。可是千夜卻不會去管他的情緒,迅速沿著原路返回,并且在聽到急促密集的腳步聲時,轉過一個彎道,才往身后連續扔出了兩顆原力藥劑手雷。
  
  淡黃色的煙霧立刻覆蓋了千夜身后的通道,還是雙倍效果的。數頭聞訊追擊的狼人轉過彎來才發現前方有陷阱,一時剎不住腳步,一頭沖進了煙霧,立刻發出痛苦之極的哀鳴,全都滿地打滾。這種藥劑在狹窄封閉空間里對狼人脆弱的鼻子殺傷力實在太大了。
  
  此時狼穴外圍,離外界通道最近的一個三岔路口處,余英男、楊天和李倫哲三人正背靠著背,與不斷從洞穴中沖出的狼人們殊死搏殺著。
  
  他們腳下已經堆了十幾具狼人尸體,看似戰果卓著,但是三人的火藥彈和原能彈全都打空,所剩不多的原力要用來應付近戰搏殺,因此全都換了近戰兵器。
  
  余英男帶上了一副指尖有利刺的指套,雙膝雙肘的護甲上也加裝了尖刺,完全是大開大合剛猛肉搏戰的作派。而楊天手握短刀,戰斗風格也是細膩小巧,但是每次撲擊,都會有一只狼人身上血花四濺。李倫哲則只能算是中規中矩。
  
  “*!”余英男一聲大吼,她的技擊手法硬打硬開最為兇狠,牽制了大半狼人,因此所承受的壓力也最大。
  
  楊天迅速扔出一顆煙霧手雷,然后叫道:“最后一顆了!”
  
  “該死的!我們支撐不了多久了,那個千夜怎么還不出來?”李倫哲也忍不住叫。
  
  “他才剛進去,現在應該還沒到祭祀大廳!從之前的情報推算,要探索完狼穴再沖出來起碼也得十幾分鐘。我們無論如何都得再堅持十分鐘,否則他就死定了!”楊天回道。
  
  在場眾人中他是對付狼人的專家,但是個人正面戰力較弱。
  
  “十分鐘!我們能夠堅持五分鐘已經是奇跡了!”李倫哲大吼。
  
  “必須等千夜回來!哪怕我們都戰死在這里,也要等他出來!”余英男斬釘截鐵的態度終結了這場爭論。
  
  李倫哲眼中閃過一絲陰狠,他把滿腔努力發泄到面前的狼人身上,但是眼角余光卻忍不住瞄向余英男的后背要害。
  
  李倫哲突然爆發,狂吼著連續數刀刺入狼人胸腹!鮮血噴濺了他一頭一臉,在狼人臨死前的慘號中,李倫哲雙眼通紅。沒有人聽到他心中正在反復重復著,“我得不到你,其他人也別想得到你!”
  
  李倫哲放開狼人尸體,然后彈起,突然身體有些失去平衡,踉蹌幾步就向余英男的方向摔去。
  
  余英男感覺到李倫哲的異樣,急忙后退兩步,用后背一靠,穩住他的身體,急問:“你怎么樣?”
  
  “我......”李倫哲喘息著,好象受了傷,但是他的手已經握緊了斬刀!
  
  就在這時,千夜如風般狼穴深處奔來,他毫不停留,一路沖向外洞,然后高呼道:“拿到圖騰了!快走!”
  
  他的聲音轟轟隆隆,在石壁中來回震蕩遠遠傳開。
  
  楊天失聲道:“這么快!他應該還沒到祭祀大廳才對......”
  
  千夜此時直撲出口,根本不和阻攔的狼人纏戰,借著奔勢和蠻力,直接把那些灰皮大家伙一一撞飛,轉眼之間就沖出了狼穴!
  
  千夜在半空中轉身,向著狼穴扔出最后一顆煙霧手雷。
  
  在彌漫煙氣中,幾頭緊追不舍的狼人翻滾著摔出洞口,然后千夜手中的原力步槍就連續不斷地轟鳴著,三顆實體原力彈外加一顆秘銀彈分別放倒了四只狼人。然后千夜一邊側身跑,一邊將原力輸入‘突擊手’,又轟出兩槍。
  
  這次他的運氣用完了,兩次灌注都沒能催入血氣,普通的原力虛體彈自然威力大減,但也足夠傷到最后一只狼人。
  
  千夜抓著‘突擊手’的背帶往肩上一扔,如風雷般沖向這只狼人,中途已經把手斧拔出握在手中。
  
  當受傷的狼人擺出架勢對戰時,迎面撞來的是千夜整個身體。狼人如被小山丘般的巨石碾過,被撞得踉蹌后退。此時戰斧當頭落下,狼頭應斧而開!
  
  殺掉這只狼人,千夜一下覺得疲累欲死,只想倒在地上好好地睡一覺。他知道這是體力消耗過度的跡象,立刻從口袋里摸出一支針劑,拔去套管,一下釘入自己的頸側,將里面的藥劑全部推入。
  
  隨著藥劑注入,一股熾熱火流迅速燃遍全身,千夜頓時精神一振。這是軍用興奮劑,當然是他自己私下配制的。興奮劑的效力可以持續半個小時,足夠讓千夜暫時脫離險境,不過接下來的虛弱時刻就會變得十分難受。
  
  隨即千夜與余英男等人匯合,立刻沿著山谷中設好的標記曲曲彎彎地沖向谷外。身后陸續有狼人沖出狼穴,緊追而來。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