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43 出城

一爺這才松了口氣,“我聽說老二那最近加入了一個很有潛力的小家伙,但是也非常能惹麻煩,最近還讓天蛇幫發出了絕殺令。那個人就是你吧?”
  
  千夜笑了,說:“麻煩嗎?只是感覺沒必要忍這口鳥氣。就憑一個天蛇幫,還不配!”
  
  一爺上下打量了千夜一眼,哂道:“口氣不小,可是實力不夠,又能有什么用?你打不過天蛇的,天蛇幫里還有好幾個四級的高手。”
  
  “打不過難道就不打了?”千夜反問。
  
  一爺嘆了口氣:“我年輕的時候,也和你是一樣的想法。但是現在才知道,打不過最好就不要打,這才是聰明人的做法。”
  
  千夜微笑著說:“那我就不做聰明人好了。”
  
  一爺搖了搖頭,“說吧,你想要什么?”
  
  “有件東西想賣給你。”
  
  千夜拿出流金玫瑰,放在柜臺上,推了過去。
  
  一爺立刻站了起來,失聲道:“流金玫瑰!”
  
  他拿出一個放大鏡,逐寸逐寸細看著流金玫瑰的每一個細節,許久之后才說:“沒錯!是尼德柴爾家族手制的流金玫瑰,在這個系列的原力槍中稱得上是精品中的精品。”
  
  一爺抬頭看了千夜一眼,說:“聽說天蛇幫也丟了一把流金玫瑰。所以現在這個東西可不好出手。”
  
  千夜在煙霧后有點模糊的面容上有淡淡笑意,說:“既然見過了二爺,我就知道一爺你一定有渠道把這個賣掉。”
  
  一爺倒是點了點頭,說:“這話倒是沒錯,只是有些麻煩而已。不過這把流金玫瑰倒也值得麻煩一次。但是你知道的,以現在的情況,價格上不可能太好。你想要什么?”
  
  千夜沉吟了一下,說:“我要一把三級的手槍或者是霰彈槍,要威力大的,射速和射程可以不考慮。另外還要一些原力彈,空白或灌注的都可以。”
  
  這個交易實際上相當于用流金玫瑰換了一把同級的普通原力槍。而在上層大陸,流金玫瑰完全可以換四把精品的三級原力槍。
  
  一爺收起了流金玫瑰,回到后間,片刻后走了出來,把一個手槍袋和一個彈盒放在千夜面前。
  
  “屠夫三型,翻新過,但是原力陣列加裝了附件,殺傷力略有提升。這是一盒空白原力彈,里面有十發。”
  
  千夜拿起屠夫手槍,大致檢視了一遍。這是一把左輪型手槍,但是彈輪中只能裝四發實體原力彈。它口徑格外的大,槍長達四十厘米。槍口大得簡直能塞進去一個小孩拳頭,看上去就殺力無比,不愧屠夫這個名字。
  
  屠夫系列也是流傳頗廣的手槍型原力槍。這是一把單純追求大威力的手槍,三級屠夫打出的最高能量級相當于火藥武器中的大口徑機炮,簡直就是一門握在手里的小鋼炮。一槍轟出,可以輕易洞穿裝甲車的裝甲。
  
  這把槍大約七成新,從內部修磨的痕跡判斷,改裝它的是個高手,讓這把槍的威力又提高了一成。
  
  千夜對這把‘屠夫’十分滿意,當下把它插回專用槍套,掛在腰間。
  
  “你最好立刻離開暗血城。”一爺說。
  
  “我這就出城。”千夜說。“不過城外城內,對我來說沒什么區別。”
  
  離開阿一槍械,沒走出多遠,千夜就看到對面街區走來幾個天蛇幫幫眾。這幾個人可不再是閑逛的樣子,槍都握在手中,手指放在扳機旁邊,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在身后,千夜也感覺到有幾個人正在快速接近,看樣子是打算前后包抄。
  
  千夜并未隱藏行蹤,所以天蛇幫的人立刻發現了他。
  
  “是那個小崽子!”
  
  “別讓他逃了!”
  
  對面的天蛇幫幫眾紛紛揣起槍,拔出砍刀大叫著從街對面撲過來,身后也響起銳器破空的聲音。
  
  在玄銅街上不能動槍,這是條不成文的規矩,否則會被視為和這條街上所有的店主為敵。過去敢于打破這個規矩的人,都很快變成了尸體,然后在臭水溝中被人發現。
  
  雖然玄銅街上都是小店,可都是賣軍火的小店。
  
  千夜也很清楚這個規矩,他站在原地沒動,只右手一抄,把小斧握在手里。
  
  兩撥人瘋狂沖上,眼看著就要把千夜夾在中間,只需再兩三步,沖在最前面的人的刀尖就能抵到他的后背。
  
  千夜這時動了起來,一個跨步前沖,狠狠撞進正面的人群中,直接把兩個人撞得倒飛出去。然后寒光一閃,手斧劃出一個平弧,掠過余下三人腰間!
  
  千夜剎那間已經沖出十米開外,然后剎住腳步,緩緩轉身。
  
  撲通兩聲,被千夜撞飛出去的兩個幫眾摔在地上,他們抽搐掙扎著,卻再也爬不起來。另外三個人捂住腰間,也慢慢倒下,鮮血迅速漫流。
  
  從千夜身后沖上的三個幫眾愕然止步,駭然看著千夜,再也挪不動腳步。對面五個人都被一瞬間解決,他們這三個人上去還不是送死?他們突然一聲叫喊,掉頭就跑!
  
  千夜隨手撿起一把砍刀,發勁擲出!砍刀飛旋如電,嗚嗚尖嘯著,瞬間沒入一名幫眾的后心!
  
  另兩名幫眾跑得更快了,轉眼間就消失在玄銅街的盡頭。千夜有心動手的話,這兩個家伙也逃不掉。不過千夜也懶得去追趕他們,快步離開了玄銅街,然后借著夜色掩護,在一處密集的建筑群落后,攀上了空中蛛網般的管線。
  
  后半夜,千夜毫無預兆地在城門一側出現,從天蛇幫一個定點哨卡前晃過,大搖大擺地通過雄偉的城樓,一路遠去。
  
  這個晚上,天蛇睡得很不安穩,總覺得心神不寧,時不時會醒來一會。
  
  睡了大半夜,不光沒有恢復精神,反而覺得更加疲累了。天蛇今天的心情自然極度不好,心愛的兒子還躺在床上,不知道能不能完全治得好。
  
  千夜下手非常狠,一槍幾乎打碎了年輕人的膝蓋。
  
  這種傷很難痊愈,骨頭里的金屬殘片需要分好幾次才能完全清理干凈,這種細致活本城的醫生其實是干不好的,想要不留后遺癥就只能送到遠征軍的總部要塞,甚至前往上層大陸。
  
  一想到可能要花費的巨額費用,天蛇就覺得煩燥不安。
  
  如果不是這個兒子很有些天賦,年紀輕輕就摸到了三級的門檻,并且有晉升五級的潛質,天蛇都想把他徹底放棄,再生幾個兒子就是。但是一個五級的兒子,可不是想生就生得出來的,那是將來要繼承他位置的。所以天蛇現在對千夜已經痛恨到了骨子里。
  
  在天蛇眼中,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不但不感激當初讓他活著走出了天蛇幫,居然用這樣的惡劣的手段打傷他兒子,還膽敢在獵人之家與他公然對抗,那無論如何都要殺掉!
  
  在憤怒和煩惱雙重折磨下,天蛇幾乎陷入失眠邊緣。每當他清醒一些時,總會聽到外面不斷傳來隱隱腳步聲,還時不時有些嘈雜人聲。
  
  “這群廢物!什么事都處理不好!”天蛇在心中大罵。
  
  可是外面并沒有如他期待的那樣安靜下來,反而越來越亂,聲音也漸漸更大了。
  
  天蛇終于再也睡不著,騰地坐起,運起原力暴吼一聲:“都他媽的在吵什么?!”
  
  外面一下就寂靜了。
  
  天蛇陰沉著臉,披衣出屋,目光如電,掃過外面的守衛。那幾個人立刻打了個寒戰,臉色青白,站得筆直。
  
  天蛇走到環形樓梯邊,俯瞰下面的大廳,那里是天蛇幫高層聚會和議事的地方。
  
  現在大廳里站滿了人,幾個今天沒當值的人也出現了。他們睡眼惺忪,顯然是剛剛被叫起來。
  
  天蛇居高臨下,雙目如電,冷冷掃過眾人,含怒喝道:“出什么事了?”
  
  面對天蛇的震怒,廳中的人都下意識地一顫。天蛇發怒的時候,沒有人會不懼怕。
  
  終于有一個人站了出來,說:“幫主,今晚我們的人傷亡很多。”
  
  “很多是多少?”天蛇幾乎是在咆哮了。
  
  “一百......一百三十人。”那人頂著壓力,終于把數字報了出來。
  
  驟然聽到這個數字,天蛇也是一驚,然后立刻冷靜下來,問:“誰干的?”
  
  “是那個小子,千夜。”
  
  砰!天蛇一拳砸碎了樓梯的扶手!他直接從二樓躍下,震得整個大廳都晃了晃。
  
  天蛇目光掃過自己手下的這些得力干將,沉聲喝道:“我們死了這么多人,那千夜的尸體在哪?”
  
  沒有人出聲。天蛇的臉更加陰沉了。
  
  沉甸甸的數字讓所有人明白,這次天蛇幫絕對招惹到了一個真正的狠角色。千夜等級雖然不高,可是在一夜之間就殺了天蛇幫這么多幫眾,這絕不是一般人的手段。就是天蛇自問,他在三級的時候,也無法如此干脆利落地殺掉這么多人。
  
  這個小子,絕不能留!
  
  天蛇冷靜下來,問:“那他現在人呢?”
  
  “有人看到他出城去了。”
  
  “看到?”天蛇眼中殺機一閃。
  
  那回答的人立刻心中暗叫糟糕,忙補救道:“是幫外的人看到的。”
  
  天蛇下了絕殺令,天蛇幫幫眾看到千夜就該當場斬殺,看到而不動手,那就是抗命。當然普通幫眾肯定是怕了千夜,但是幫令之前可不管你怕不怕。
  
  見這人改口得快,天蛇也不追究。他回身走到中央沙發邊,一屁股坐下,開始沉思。
  
  片刻之后,天蛇緩緩地說:“黑狼,飛鳥,你們兩個帶上執法堂的絕殺隊,到城外去,把那小子給我抓回來。”
  
  一名皮膚黝黑的男人被叫到名字的時候跨上前一步,什么都沒說,只是點了點頭。
  
  飛鳥是個白凈的年輕人,一直在拋玩著一把薄如蟬翼的飛刀。聽到天蛇的命令,飛鳥雙眉一皺,說:“那個小崽子不過是個三級菜鳥,用得著我和黑狼一齊出動嗎?”
  
  “這小子很狡猾,而且手段不簡單。飛鳥,別太大意了!”
  
  聽到天蛇的話,飛鳥聳聳肩,就不說話了。
  
  “余英男那邊有什么動靜沒有?”天蛇問。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