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卷二彼岸花開章五十鷹擊

為首的血族是個中年男人,他一身黑色的長風衣,衣領和袖口上繡著血色薔薇的圖案。他的臉色格外蒼白,雙瞳則是宛若紅寶石般的純凈艷紅。
  
  這赫然是一名有爵位的上位血族!
  
  他看到了一地的血族戰士尸體,身形一掠,閃爍幾次后就出現在血族老者的尸體旁。當發現所有血族戰士的吸血獠牙都被敲下取走,他臉上頓時掠過一抹狂怒,重重地哼了一聲!周圍草木突然詭異地倒伏又彈起。
  
  他深深吸了口氣,分辨著空氣尚未散盡的味道,然后就盯住了千夜離開的方向。不過他的臉上閃過疑惑,“奇怪!怎么會有上位血族的味道?這種味道......這種味道......”
  
  他舉步就要追下去,然而就在這時,極遠方的天際處突然閃過幾點火光,片刻后方有隱隱雷鳴傳來。
  
  一艘黑底紅紋的飛艇燃燒著從空中墜落,數艘猙獰巨艦突破云層緊追其后,銀白色的光芒一波一波地持續擊打在不斷下墜的飛艇身上。
  
  前方的飛艇明顯是血族風格,艇身上的血色薔薇和這名上位血族身上的裝飾一模一樣。他臉色當即一變,隨即遠方又響起尖銳的蜂鳴,一聲比一聲尖銳。
  
  中年男子雙瞳中血氣翻涌,怒道:“這些卑鄙齷齪的人類!就知道依靠數量取勝!哼!”
  
  旁邊一名血族少女說:“伯爵大人,這是緊急召集的命令,我們需要在規定時間內趕到!”
  
  中年血族又哼了一聲,猶不甘心地再向千夜逃離的方向掃了一眼,才朝著蜂鳴聲響起的地方趕去。十余名血族戰士簇擁前后,倏忽遠揚。
  
  千夜此刻正在荒原上狂奔,完全顧不上隱藏行跡。就在剛才,有一道極為強橫的意識先后兩次掃過了他,并且將他牢牢鎖定。如此威能,千夜知道遇上了完全無法抗衡的敵人,惟有全力逃離。
  
  好在那道意識似乎遇到了什么事,又或者對弱小的千夜不感興趣,忽然退去,然后就再也沒有出現過。可是千夜卻絲毫不敢停留,全速狂奔上百公里,直到逃進帝國遠征軍的控制區域才算松了口氣。
  
  短暫休息之后,千夜又向暗血城趕去。最近荒原上好象發生了什么大事,黑暗種族的上位強者不斷現身,而人類帝國的紅蝎軍團也出現在這塊區域。一場巨大的風暴漩渦正在成型,現在的荒原上已經不適合獵人活動了。
  
  這個時候離開磐石領也不是個好選擇,公共交通艇恐怕已經停航,地面更是危機四伏。千夜準備依附著暗血城蟄伏一段時間,閉關潛修精進一下原力。只是不知道那只迷糊得有些可愛的小菜鳥順利回去了沒有。
  
  即使荒原上正風起云涌,暗血城也依舊四門大開,霸氣無倫。不過千夜現在卻是知道了,面對黑暗種族那些可怕的上位強者,關不關城門都沒什么區別。
  
  當千夜整理好衣裝準備進城時,正好遇到大隊遠征軍正源源不絕地開進暗血城。
  
  這支綿延無際的隊伍足有近萬戰士,上百輛戰車拱衛著中軍,而高高飄揚的帝國軍旗赫然屬于一名少將。此時,他正站在指揮車上,負手而立,軍姿挺拔,神態威嚴。雖然他的頭發已經斑白,但是一身殺氣濃得如有實質,一看就是殺人如麻的狠人。
  
  看來遠征軍終于對荒原局勢作出了反應,大舉增強暗血城的守衛力量。千夜等了整整半個小時,待遠征軍全部入城后,才混在人群里面進城。
  
  城中遠征軍軍力驟然翻倍,頓時打破了平衡格局,各方勢力都小心翼翼地收斂了活動。就連幾大幫派的小混混們都在街面上看不到幾個了。
  
  千夜當然不會再回自己那棟房子,他避開了南塘區,在東湖區靠近貧民窟的地方找了個小旅館住下。然后就前往玄銅街.千夜一走進阿一槍械,就隨手鎖死了店門。
  
  老頭阿一正戴著一個多用途眼鏡,觀察著手中一塊殘破的金屬片。聽到動靜一抬頭,看到走進來的是千夜,他臉色立刻顯得有些難看,說:“怎么又是你?”
  
  千夜這次做了全套易容,不但面容改變,還在衣服里動了點手腳,讓體型也看起來大不相同,可還是被老頭一眼認了出來。
  
  千夜現在也知道了這個老頭并不是簡單人物,不過對他的觀感卻怎么都好不起來,也就無法以尊重的態度對待。
  
  千夜靠在柜臺上,點燃了一支煙,說:“怎么,有生意也不想做?”
  
  “天蛇現在恨不得拆了你!你殺掉他那么多手下,不僅黑狼死了,還把飛鳥給嚇了回來,那個小子還從來沒聽說過害怕誰。現在絕殺令如果再沒個結果,天蛇可就聲望掃地了。所以他已經把賞金提高了十倍,你的腦袋現在整整值一千帝國金幣。而且天蛇還放出話來,誰敢和你交易,那就是天蛇幫的死敵。你說,我還怎么敢做你的生意?”
  
  老頭一口氣嘮叨了一大堆,然后千夜就淡淡地說:“我手上有血族武器。”
  
  “拿出來看看,全部!”老頭臉上表情刷的一下就換了。
  
  看著一爺那張笑得春花綻放的老臉,千夜只覺得陣陣無力,實在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他默默打開背包,拿出五把一級原力槍和兩把原力長劍放在柜臺上。
  
  一爺只掃了一眼,立刻全身一震,失聲說:“血薔薇家族的*!這兩把長劍也是戰隊制式武器。難道你干掉了一個血薔薇的小隊?!”
  
  “這不重要。”千夜并不打算和一爺說太多,他現在已經對這個老人有所戒備。對方的眼力太好了,本來就能看出許多蛛絲馬跡,如果再從自己嘴里露出片言只語,恐怕會被發現不該被知道的東西。
  
  一爺定了定神,拿起一把原力槍,仔細地看著,一邊喃喃地說:“這個做工,沒錯,是血薔薇的氏族軍團。嗯,這里還有一個記號......是三年前的作品。”
  
  一爺十指忽然靈動飛舞,瞬間就把這把原力槍拆成零件,然后又在幾秒鐘之內完全裝了回去。這一系列動作,看得千夜都有些眼花,心中對一爺的戒心又多了幾分。
  
  把手中原力槍放下,一爺深深看了千夜一眼,說:“血薔薇的小隊長至少也是五級戰士。他配備的應該是二級原力槍和原力劍,你不打算拿出來嗎?”
  
  千夜雙眉揚了揚,雖然已有心理準備,卻還是暗自驚訝于一爺的博學多識。不過他只是淡淡地說:“在你這里賣不出好價錢。”
  
  “只有我這里才能吃下你手上那批貨。如果你拿到其它家去賣,幾分鐘后就可以看到天蛇了。”一爺冷冷地說,威脅意味十足。
  
  千夜對一爺的不善口氣毫不在意:“我也可以等等再賣,甚至干脆自己用。而且說不定過段時間,天蛇就會突然發生點什么意外。這個世界變化很快,不是嗎?”
  
  一爺雙眉一皺,忽然說:“我給你上層大陸市價的兩成!”
  
  “三成。”千夜回道。
  
  “兩成五!但是接下來三個月里,你每個月給我弄一瓶酒和三包煙,要特殊加料的那種。”
  
  “兩成七。我直接給你五十毫升那種特殊興奮劑原液,主力軍團級別的。”
  
  “成交!”
  
  千夜這才從背包里拿出那把二級血族原力槍和原力劍,以及一堆從雜兵身上收獲的零碎東西,全部堆在柜臺上。千夜又掏出兩個錢袋,嘩拉拉把上百枚金幣和水晶幣堆在柜臺上。
  
  這時柜臺上堆著的東西價值已經接近一千帝國金幣。千夜把它們往前一推,緊盯著一爺,說:“我要一把鷹擊!”
  
  一爺眼角一陣抽動,緩緩地說:“這些可不夠弄一把鷹擊。”
  
  “你總會有辦法的。我只要八成新的。”
  
  “五成新!”
  
  “不行,至少七成,絕不能再低了。鷹擊不能太舊。”
  
  一爺輕輕用手指著柜面,說:“行家啊,小家伙!我都對你有些好奇了。”
  
  “那并不重要,至少沒有生意重要。”
  
  “你怎么知道我能弄到鷹擊?”
  
  “感覺。”
  
  一爺呵呵笑了起來,片刻后才說:“三天后來拿貨吧。”
  
  千夜沒有多說,直接把還剩半包的煙放在柜臺上,然后就出了阿一槍械。
  
  鷹擊是帝國主力軍團的制式遠程狙擊槍,屬于四級原力槍。這個等級的槍械只會配發給中校級別以上的軍官。遠征軍雖然也被列入主力軍團,但是因為私下規模膨脹得厲害,因此只有上校才能配到鷹擊。
  
  雖然遠征軍中的制式武器通過各種渠道源源不絕地流向黑市,但是四級原力槍,特別是威力巨大的遠程狙擊槍依然極為稀少。一方面是來源受到限制,另一方面民間并沒有那么多阻擊手能夠使用。
  
  遠程狙擊槍不同于普通原力槍,它們必須足夠新,才能夠保持精度。六成新以下,精確度就會直線下降。而且鷹擊這種等級的槍械配件幾乎無法單獨搞全,也沒有辦法用民間手工制品來替代。
  
  千夜原本也沒有抱太大希望,如果沒有鷹擊,那么一把三級的‘探針’也勉強對付。可是這個最早以坑蒙拐騙形象出現的老頭竟然有這種渠道,不光能夠消化得了那么多的血族武器,還能夠弄到七成新的鷹擊。
  
  千夜在修煉中過了三天,又換了一副樣子,來到了阿一槍械。
  
  一爺直接扔過來一個破舊的帆布包,包面上還蹭著大片機械潤滑油的污跡。千夜打開看了看,里面裝的全是各種零件。
  
  此刻店里還有幾名客人,千夜若無其事地拿出一個零件仔細看著。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