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51 狙擊

那幾個客人一眼就看到了零件上十分明顯的磨損痕跡,頓時失去興趣,看向千夜的眼神也有些鄙夷。
  
  一名年輕傭兵掃了眼柜臺里面的原力槍,直接說:“媽的,這是家什么爛店。連把二級的好貨都找不到。”
  
  一爺臉色頓時一沉,指了指千夜面前的破帆布包,說:“我這里可有比二級更厲害的猛貨!”
  
  那幾名傭兵看看破帆布包,再看看千夜手上那幾個磨損嚴重的舊零件,頓時哈哈大笑,只當這個老頭已經窮的瘋了。
  
  等這批人離開,千夜這才嘴角浮現一抹冷笑。
  
  這個零件其實幾乎是全新的,只是表面用特殊手法做舊處理。這把鷹擊整體大致有七成新,但是幾處關鍵部件卻是八成新。光是這幾個部件,就可以把鷹擊的精準度提高一成左右。
  
  這些傭兵可能一輩子也見不到一次鷹擊,當然更不可能認得出鷹擊的那些獨有部件。而千夜卻學過帝國所有制式槍械的使用、維修和內部結構,永夜陣營一側幾乎所有五級以下的槍械也都在學習內容里。所以對于紅蝎戰士來說,即使手上的蝎針毀了,撿起任何一把黑暗種族的槍都能夠立刻使用。
  
  千夜一個個檢視著鷹擊的部件,一爺看著他的目光也就越來越奇怪。
  
  當千夜把最后一個零件放回包內,扣上搭扣時,一爺終于忍不住問:“你難道不準備組裝起來試試嗎?”
  
  “零件都在,不用組裝了。”千夜將帆布包背到身后。
  
  一爺眼中閃著精芒,別有用心地說:“見過鷹擊的人就已經很少了。能夠這么了解它內部結構的人就更少了。”
  
  “能夠搞來鷹擊的人也不多,不是嗎?”
  
  一老一少互相盯了一會,然后千夜就揚長而去。
  
  回到小旅館,千夜叫了些食物,吃完后把自己的模樣再次轉變了一下,然后就開始組裝鷹擊。
  
  片刻后一把長近兩米的狙擊槍就出現在千夜手中。
  
  千夜微微輸入原力,黑沉沉的槍身連反光都沒有,但是他能夠感覺到能量壓縮倉里的原力陣列正在依次點亮,要正對著槍口才能看到槍管內含著一團青芒,沒有絲毫亮光泄露出來。這才是真正的兇器!千夜對槍況非常滿意。
  
  夜色已深,然而暗血城里卻是十分熱鬧。在這座城市里,任何時候都有大把尋歡作樂的人。傭兵、獵人以及冒險者們都是時時刻刻行走在死亡線上的職業,他們過了今天,就不知道還有沒有明天。所以這些人會更加肆意地放縱自己的欲望。
  
  在這座城市中,遠征軍的地位也并沒有比獵人高出多少。遠征軍駐軍戰力兇悍,但是軍紀渙散,各大軍團各自為政,派系林立,形同于一個大幫會。上到軍官,下到戰士,那點微薄的津貼也不足以支撐他們的生活。所以駐軍從上到下人人都在各顯身手,大撈外快,這已經是公開的秘密。若非如此,這把鷹擊也不會落到千夜手里。
  
  千夜用布將鷹擊包起來,背在身后,就在夜色下離開了旅館。他很快就融入到暗血城的夜幕中,成為成千上萬行人中的一員。
  
  片刻之后,千夜出現在天蛇幫的院落旁邊。他繞著院落悄無聲息地走了一圈,就爬上了旁邊一棟大樓。這棟大樓足有二十層,外表又臟又黑,顯然多年失修。樓里面塞進了無數人家,一間小小的房子里就有可能擠住著七八個人。
  
  樓道里面到處都是垃圾、臟水和雜物,千夜一路拾級而上,踢開了一具已經發臭的尸體,又打昏了兩個找茬的醉鬼,這才爬到了頂層。千夜從樓道轉角沒有玻璃的窗戶向街上看了看,找到合適的位置,直接破門而入。
  
  這是一個局促的小房間,擺了兩張行軍床就幾乎占滿了所有空間。里面住著四個人,兩男兩女。當千夜闖進的時候,兩個人在睡覺,而另外一男一女正摟在一起,做到了要死要活的時候。男人看到千夜,被驟然一嚇,立刻一個哆嗦,一泄如注。
  
  在黑洞洞槍口的威脅下,四個人老實讓千夜綁好,蹲到墻角。而兩個幾乎全裸的女人不斷扭動著身體,使勁往千夜大腿上蹭。
  
  但是千夜實在對這兩個體貌驚悚,又可能幾個月都沒洗過澡的女人不感興趣。他把鷹擊直接抵上雪白但明顯松弛的胸脯,推開了她們。女人似乎感覺到了那根長長的金屬管不是可以伸縮的棍棒,顫抖了一下,就老實縮到旁邊不動了。
  
  房間里到處彌漫著激情過后的濃郁異味,還有常年不見陽光的霉氣,以及其它種種已經分辨不出來源的奇怪味道。
  
  千夜對這個環境反而十分滿意,這么濃的氣味可以完全壓住他身上的味道。這樣敵人就算搜索到了這里,也無法憑借氣味追蹤千夜,就等于平空少了一條線索。
  
  千夜把沒有玻璃只釘滿了木條的窗戶推開一點,向外望去。他的判斷果然沒錯,這里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天蛇幫總部大樓,整個正面都在射程之內。千夜拆斷幾根木板,留出了射擊和觀察空間,然后取出鷹擊,把這把巨大的殺器架在了窗臺上。
  
  千夜搬了把椅子,坐在窗前,耐心等待著。
  
  天蛇還在外面尋歡,他晚上是一定會回到總部的。
  
  從千夜坐的位置到天蛇總部大門處直線距離大約千米,超過了絕大多數原力槍的射程,就算鷹擊這樣優秀的原力狙擊槍,也是貼近了極限射程。或許黎明脈動炮、原力*之類的武器能夠做到遠程精確打擊,但那種野外大殺傷力的單兵武器,不要說遠征軍,就算帝國主力軍團都不是常規配置。整個暗血城可能都找不出一把。
  
  天蛇做夢也想不到,會在這個距離上遭到狙擊。
  
  兩個小時后,千夜終于看到一排六輛小車組成的車隊開回了天蛇幫。天蛇從居中一輛車上走下,然后伸了一個懶腰,看來十分疲倦。
  
  千夜已經把瞄準鏡中心的光環穩穩套在天蛇身上,原力瞬間充滿了整個原力陣列。千夜屏住呼吸,心情平靜,徐徐壓下扳機。
  
  鷹擊猛然一震,撞得千夜連人帶椅子向后平移一米,吞沒了一切的轟鳴聲響徹整棟大樓!一顆暗紅色的原力能量彈在夜幕上劃出一道淡淡軌跡,轟向天蛇。
  
  天蛇頓時魂飛魄散,只能憑多年戰斗本能勉強團身,原力瘋狂暴發,在身周凝成一層淡青色的護盾。
  
  轟的一聲,能量彈擊碎了原力護盾,然后將天蛇龐大的身軀轟飛出去。散溢的原力猛烈燃燒,星星點點的紅芒爆裂開來,簌簌飛舞飄落,如煙火般絢爛。天蛇橫飛數米,重重撞在墻壁上,然后滑落地面。
  
  生死之際,天蛇居然還能動彈,他奮身一滾,向側急翻,連滾帶爬地沖進總部大門,躲入了射擊的死角。一進入總部,天蛇就直接跪在地上,猛然噴出一大口鮮血。血浪竟激射出數米遠!
  
  天蛇晃了一晃,栽倒在地,昏了過去。
  
  鷹擊確實不愧狙擊王者之名,即使在射程極限,威力大幅下降的情況下也一槍重創了專門強化身體的五級天蛇。它雖然是四級狙擊槍,但單殺威力比同級槍械要大得太多,在帝國的槍械分類數據上,鷹擊的威力是十二,而普通四級槍的威力僅僅是八。
  
  千夜只能勉強驅動鷹擊,一槍就消耗了過半的原力,這還是他的原力遠比同級修煉者深厚的原因。一般的三級戰兵根本就用不了鷹擊。實際上鷹擊甚至不是給五級戰兵用的,那是有六級戰兵實力專業狙擊手的配槍。
  
  千夜早就知道這一槍殺不了天蛇,所以根本不看后續戰果,直接起身收槍。他把還熾熱的鷹擊拆開,分成兩截,重新包好。然后千夜掏出一小管興奮劑,仰頭喝下,立刻精神一振。因為原力消耗過度而產生的空虛灼燒感覺緩解了很多。
  
  千夜向外面走去,臨出門前忽然看了一眼被綁在屋角的幾人。他本能地浮上解決手段,那就是直接放一把火,就可以把所有活口和線索消得干干凈凈。千夜皺眉站定,心中在猶豫著。
  
  直到最后,千夜才搖了搖頭,否定了這個想法。這四個人都是平民,根本看不破自己的偽裝,就算讓他們活著也無法透露出去多少信息。諒天蛇也不可能憑這點線索找到自己。
  
  千夜拔出短刀,切斷了綁住幾人的繩子,壓低聲線淡淡說:“你們知道得越多,死得就越快。所以最好忘了剛才看到的一切。”
  
  說完,千夜就走出房間,并且替他們把房門關好。離開后,千夜才暗暗松了口氣。他知道,剛才如果評估結果中暴露蹤跡的可能性過大的話,那他就會滅口了。但是在他的認知中,平民和戰士終究還是不一樣的。
  
  千夜不急不忙地沿著狹小黑暗的樓梯向下走著,兩側甚至沒有多余打開的房門,剛才震動了整棟大樓的巨響似乎沒有引起任何特別的反應。看來這里的人們早已明白一個生存道理,在厄運還沒有來敲門的時候,那它就不存在。
  
  在走過拐角時,下面忽然沖上來一個年輕少女,差點和他撞個滿懷!
  
  一瞬間,千夜和少女同時一側身,彼此交錯而過。
  
  兩人同時感覺到了對方的巨大威脅!
  
  千夜眼底凌厲的暗紅光芒一閃,黑暗視覺啟動,手已經握住了腰間短刀刀柄。而少女則弓起了身子,雙手十指舒張。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