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54 故人

天蛇幫在暗血城經營多年,當然不可能在總部周圍留下隱患,附近凡是能夠狙擊的制高點都在他們控制之中。
  
  但這里說的狙擊距離是以帝國黑石重工出品的曙光手持小鋼炮為界限的,那基本上是暗血城內各種勢力能夠搞到的最大威力單兵武器。天蛇所防備的無非是幫戰,至于冒險者、傭兵和獵人再厲害也不被他放在眼里,暗血城有暗血城的規矩,亂子太大會引來軍方干涉。
  
  然而,現在天蛇就在一個不可能的地點被狙擊了,比預設的安全距離要遠整整一倍。
  
  是什么樣的槍械,才能夠在如此遠的距離上命中,并且一槍重創天蛇?要知道原力彈隨著射距的增加,威力和精度都是劇烈下降,這可和普通狙擊槍不一樣。
  
  在場大多數人都是混混起家,生于貧民窟,長于街頭,又各有際遇,修煉到今天的等級,摸得最多的就是砍刀和匕首,哪里玩過狙擊槍這么高深的玩意兒?
  
  不少人佩槍大多還是為了威風,暗血城魚龍混雜,不能用槍的地方其實不止一個玄銅街。對他們來說軍方制式槍械固然有面子,但殺傷力夠大的土槍也不錯。射程能夠達到千米級別的,天蛇手下這些人,別說見過,就連聽都沒有聽說過。
  
  還有另外一個問題,是什么樣的人才能夠打出這樣一槍?
  
  這個問題的答案倒是很容易,大多數人都已經想到了。
  
  惟有帝國軍隊傾注大量資源培養出的特殊射手,才能在這個距離上一擊命中!
  
  這樣的射手,起始的軍銜就至少得是少校!
  
  那些從社會底層起家,靠自己摸索修煉的人,憑借天賦和努力,有可能在原力、格斗甚至是暗殺等領域取得驚人成就,卻惟獨難以成為超遠程的狙擊手。
  
  天蛇現在明白了天蛇幫眾人異常表情的原因,也明白了野蜂為什么會在這個時候脫離天蛇幫。
  
  千夜,那個看上去不知道是否成年了的小毛孩子,被天蛇強搶過流金玫瑰,又下了絕殺令的一個小獵人,真實身份很有可能是帝國主力軍團的特級射手!在等級森嚴的帝國,這樣一個人物絕非是憑空冒出來的,他背后必然牽扯著龐大的軍方勢力。
  
  天蛇嘴里全是苦澀味道,心中更是有種說不清的感覺。那似乎是種特殊的怨恨。
  
  那股怨恨是對千夜的,也是對某個暗示他把余英男搞上死亡擂臺的大人物。如果不是為了逼余英男上擂臺,就不會遇到千夜。如果千夜早些透露一絲半點軍方背景,天蛇也絕不會黑他的東西。
  
  天蛇突然想起一件幾乎快忘記的小事,他曾聽人說過關于余家來歷的片言只語,所以才覺得只要在規則范圍內就沒必要太過忌憚獵人之家,但是現在怎么出現了千夜這樣一個可能有軍方背景的家伙?
  
  天蛇不算太復雜的腦子轉了轉,只覺得一股涼意從脊背上竄起,不管他是不是被人當槍使了,但眼下已經陷入危局。
  
  帝國軍和黑暗種族正面對戰上千年,里面可謂藏龍臥虎,人才輩出。任何一個軍中帶肩銜的人物走出來,都可以橫掃一片他們這樣的幫派混混。象千夜這樣的特級射手就更為可怕,只要一槍在手,他周圍千米之內都是死域!
  
  天蛇已經可以想象自己今后的日子,那得時刻警惕,不敢出門,不敢露頭,甚至不敢在窗前出現,就連睡覺都只能睡在沒有窗戶的房間里!自己都得如此,那其他人呢?就算千夜一天只能發出一槍,但是,誰又知道今天他的目標是哪一個?
  
  飛鳥的額頭在冒著冷汗,他不動聲色地悄悄平移了兩步,把自己從窗前的空曠處移開。他可還記得清清楚楚,當初千夜說過絕不會放過他。
  
  看著手下們這個樣子,天蛇忽然覺得心灰意冷,沉重地說:“你們有什么想法,都這個時候了,就都說說吧!”
  
  眾人你看看我,我推推你,最后又是那名元老被推了出來。他說:“幫主,我們天蛇幫沒有可能和帝國軍團對抗,除非......除非您身后那位大人物肯出來為我們說句話。”
  
  誰都知道,元老最后一句話根本就是廢話。
  
  天蛇苦笑,緩緩地說:“立刻撤消絕殺令,讓幫里的人先都不要出去。然后,明天一早,我會親自去找二爺。就這樣,都散了吧!”
  
  一眾天蛇幫的高層默然離去,在場只剩下天蛇和那名元老。那元老實力一般,只是二級戰兵,卻是和天蛇當年一起出道打拼的兄弟,所以也比較敢在他面前說話。
  
  天蛇看著他,嘆道:“我們都老了。”
  
  那元老一怔,立刻說:“不!只要過了這道關口,天蛇幫還會蒸蒸日上的!”
  
  天蛇聽了,臉色漸漸轉為開朗,咧嘴笑道:“沒錯!這不過是道小關口而已!當年我們兄弟幾個能夠打下這么大的基業,也一樣能夠再次崛起!”
  
  兩個昔日兄弟一前一后離開了房間。然而天蛇看著那元老的側影,眼中卻有了不易覺察的殺意。是的,大人物的話很管用,但不是白說的,而如果不想被拋出來做替死鬼,就必須證明自己有價值。
  
  千夜沿著擬定路線,正向天蛇幫總部接近,忽然看到遠處有個身影一閃而過。他心中微微一動,認出了那是野蜂。千夜還不知道野蜂已經脫離了天蛇幫,不過就算知道了也不妨礙他要殺掉這個人。
  
  千夜一個轉身,不動聲色地穿入一條平行的小巷,邊走邊留心著隔壁街道上野蜂的行走方向。野蜂好像有心事,行色匆匆。很快南塘區被甩到身后,前面道路開闊起來,但是兩邊人跡也漸漸稀少。
  
  這里是貧民窟、南塘區和東湖區交界的三不管地帶,也是地下黑市一個繁榮交易點的所在地。以往每個晚上都會產生十多具尸體。不過在荒原風暴席卷磐石領的時刻,遠征軍已經對于城內秩序進行了嚴厲壓制,以至于此地竟然變得有點冷清。
  
  千夜從兩棟建筑的縫隙里看到野蜂踏入東湖區方向的街道,于是準備在前面的岔口轉彎,不出五十米就可以和野蜂走上同一條路了。
  
  不過千夜才走了兩步,忽然一個急停,身影毫無止滯地升起,在左側矮墻上一搭,輕盈地翻身躍上平房屋頂,伏下身去,立刻與夜色融為一體。
  
  就在不遠處的一間酒吧中,突然走出幾個傭兵裝束的年輕人,他們個個都喝得酒氣沖天,連路都有些走不穩了。
  
  這些年輕人高唱著不成調的歌,大吼著讓人發笑的豪言壯語,還時不時揚起手中的酒瓶,嘴對著瓶嘴一頓猛灌。
  
  千夜從里面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雖然他的體形更加魁梧雄壯,面孔更是完全不同。可是千夜仍然一眼認出,這個鬧騰得最厲害的傭兵其實就是魏破天。
  
  魏破天作為襄陽考點最被看好的天才,當初是被折翼天使選走的。他也確實天賦潛力非凡,加入不久就突破了三級,現在看他的樣子已經點燃了第四個節點。
  
  看著魏破天歪歪斜斜地撞到一個同伴身上,然后就勢抓住對方肩背角力起來。千夜不由想起當年那場無緣參加的軍中大比,也想起了魏破天輸給自己的三個承諾,還有那顆他親手做的,最后被自己踩入泥地的銀質彈頭。
  
  如今千夜已經不會被普通的純銀灼傷了,往事種種,竟然恍若隔世。但是千夜根本無法現身,他估計自己在帝國軍部的檔案中應該早已被列入陣亡名單了。
  
  千夜從那次救下紅蝎的小菜鳥后,意識到永夜大陸也會是精英軍團任務區域,就想過多次是否會與昔日戰友重逢,卻從來沒有想到過居然會在暗血城見到魏破天。
  
  這名世家子弟,精英軍團的后起之秀當然不會無緣無故地出現在這里。實際上,那幾個年輕人雖然醉態酩酊,卻個個腳步都異常沉穩,原力凝煉雄厚,居然沒有一個弱者,均是四級戰兵水準。要知道這些可是折翼天使的戰士,和同級冒險者或傭兵對上,完全就是碾壓性的實力。
  
  千夜沒有動,看著那群裝醉的年輕人在大街上行走嬉鬧。折翼天使突然出現在暗血城,還帶上了偽裝,當然不可能是來度假的。
  
  沒走出幾步,這群年輕人前方突然出現淡淡白霧,將所有前路都遮斷。魏破天和角力的同伴還在大呼小叫地裝醉,但是其他幾個年輕人已經發現周圍環境生變,紛紛站直身體,擺出了戒備的姿勢。
  
  從前方霧氣中緩步走出一個高瘦男子,他戴著一張金屬假面,手中握著一把長度驚人的二米長劍,劍鋒上黑氣繚繞,有如實質!
  
  他剛一出現,一道幾乎無可匹敵的氣勢就籠罩全場!那男人身周如有黑火升騰,縷縷火焰直升上數米高!
  
  這時神經粗大的魏破天也發覺了不對,愕然望向那個神秘男人。
  
  他在年輕人們面前站定,發出沙啞且低沉的笑聲,說:“折翼天使的小家伙們,你們的膽子很大,可是運氣卻并不好。”
  
  魏破天臉色難看,在對方當頭罩來的氣勢壓迫下臉上頓時血色全失,全身骨骼都在喀喀作響。另外幾個年輕戰士比魏破天的情況更糟糕,其中有一個鼻中已經開始往外滲血了。
  
  霧氣沒有影響千夜的黑暗視覺,他遠遠地看著,心中極是駭然,原力顯形!那神秘男人竟是戰將級別的強者!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