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卷三吾心安處章十一重回故地

“對,一個很適合你的任務,英男已經去找對方談條件。我看多半能成,你只需要等消息就好。”
  
  “什么樣的任務?”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千夜皺眉,他不喜歡二爺遮遮掩掩的態度,說:“但我為什么要接這個任務?”
  
  “因為你適合,而且,有錢為什么不賺呢?那是很大一筆錢,獵人的頂級任務都沒這么高的報酬。”二爺揚了揚手里的單子,又說:“況且這是一舉多得的好事,這上面的東西非常適合你的現狀,短時間里你可以得到很大提升。而我吃下這批貨,就能證明獵人之家的實力,以后就有資格從那個渠道繼續拿貨。尤其是那些藥劑,可以為獵人之家吸引到六星以上的頂級獵人。而且......這個任務,對英男也有好處。”
  
  千夜皺眉,片刻后才點頭道:“好,我答應你。不過這個任務要多長時間?”
  
  “可能半年,甚至會更久。”
  
  千夜點了點頭,感覺這才有點合理。一個能夠賺幾千金幣的任務,若是只需要一個月,那么不是騙局,就是陷阱。反正無論如何他區區一個二星獵人,是沒可能接到這種任務的。
  
  送走了二爺,千夜就準備待在家里好好修煉幾天。他的身體有些不對勁,格外虛弱。
  
  當天晚上,二爺就派人把五份藥劑送了過來。封裝的藥盒材質特殊,內部刻著原力陣列,用以保持藥力不會散失。藥盒打開之后,所有針劑都要在一周內用完,否則就會失去效果。
  
  千夜采購了儲備食物,重新檢查一遍余英男這所房子的外院和室內,布設好機關陷阱。一切就緒后,他就打開藥盒,取出一支針劑,注入自己的上臂,然后開始修煉兵伐訣。
  
  藥劑很快見效,千夜明顯感到自己對原力的感應敏銳很多,也更容易透過三個節點汲取原力。而藥力本身也會在脈絡中釋放出原力,這種力量除了讓原力潮汐更加活躍和澎湃,甚至還能直接融合進去。
  
  千夜的原力本就比同級者要雄厚得多,在打通最艱難的氣海節點后,再激活其它節點就不會那么困難,但是也需要將近兩倍的原力,才能夠成功沖破屏障。
  
  在藥力的作用下,一輪輪原力潮汐更加洶涌,威力更大,也更容易形成。轉眼之間就過了二十輪,千夜默數到最后一個數字時,突然意識到,今晚達到二十輪似乎格外容易和迅速。
  
  他注意了一下身體內部情況,這才發現只有兩道普通血氣在不斷截取著原力,而原本活動的可是七道血氣,金色和紫色兩道特殊血氣卻是完全沒有動靜。千夜突然有種荒謬的感覺,那兩道血氣似乎有思想般,知道此時普通血氣太少,所以要留著那兩道當種子。
  
  過了片刻,心臟才一震,又涌出一道新生的普通血氣,而這時原力潮汐已接近三十輪。
  
  千夜的體質已今非昔比,內臟和身體強度都成倍增長,三十輪的原力潮汐所產生的震蕩和痛苦,也就和過去二十輪的時候差不多。千夜咬了咬牙,就順利越過兵王大關,不再象第一次般五內俱傷。
  
  在藥劑和大幅增強的體質雙重作用下,這一次修煉千夜一路沖擊到三十三輪原力潮汐,才堅持不住,收功休息。
  
  現在千夜親身體會了為何帝國軍中會以承受原力潮汐的輪數論英雄。三十輪的兵王修煉效率是二十輪精英軍團入門新兵的一倍,而越過三十輪后,每多承受一輪,修煉效率又會大致增加一成。
  
  一般功法都講究循序漸進,厚積薄發,修煉越到后面,就越會受到天賦影響,潛力稍差的幾乎處處是瓶頸,寸步難行。而兵伐訣卻恰恰相反,從一開始就勇猛精進,在三十輪后效率提升依然不見緩慢,戰將以下幾乎無視任何瓶頸。
  
  如果說二十輪前的兵伐訣在速成方面可以稱得上第一流功法,那么三十五輪之后兵伐訣的進境速度,放眼整個帝國恐怕只有寥寥幾種秘法才能比肩。只不過絕大多數人根本撐不過二十輪,就會被原力潮汐的反震震死。
  
  千夜目前的血氣還正處于異常衰弱狀態,待恢復成七道后,血氣就能自行保護內臟,到時候或許就可以嘗試三十五輪的原力潮汐。如此一來,即便修煉的原力還會被血氣吞噬,他的修煉速度也不比兵王差多少了。
  
  這一輪修煉結束,千夜得到一個驚喜,他發現左手的原力節點屏障已經隱隱浮現,顯然原力積蓄已經接近臨界點,接下來就是不斷積累、沖擊屏障的過程,用不了多久就可以點燃第四個節點了。
  
  于是,千夜在接下來的幾天里足不出戶,只要身體能夠承受,他就一直處于修煉狀態。每支藥劑效果的持續時間是一整天,可千萬不能浪費了。
  
  距離暗血城數千公里之外,余英男正從一艘軍用浮空艇上走下來。這個飛艇基地有濃郁的軍方風格,民用客貨艇都擠在東北片的一個角落里,大部分區域中起落的飛艇,奔跑的車輛,都帶著令人眼花繚亂的各種軍團徽記。
  
  余英男在原地站了幾分鐘,她對那些五花八門的軍徽并不陌生,可以隨口說出一半以上的準確隸屬。不過她很快就移開目光,向基地大門附近的一座兵站走去。
  
  她把一塊金屬銘牌遞給哨兵,說:“我要見琪琪小姐。”
  
  那名哨兵檢視了一番銘牌上的原力刻印,立刻變得神態恭敬,向余英男行了個軍禮,說:“請您稍等,這件事我需要向長官報告。”
  
  余英男點頭道:“沒關系,我可以等。”、
  
  哨兵隨即如風般跑進兵站。片刻之后,從兵站里駛出一輛輕型越野車,駕駛座上是一名上尉,他對余英男笑容可掬地說:“請您跟我來,琪琪小姐已經在等著您了。”
  
  余英男跳上越野車后座,默不做聲地看向窗外。那名上尉在車頭插上一面旗幟,然后發動引擎,加速駛離。風拉開了旗面,露出醒目的金色圭臬騰蛇標志。
  
  這是帝國軍主力軍團的軍徽。插上這面旗幟的車輛擁有軍方二級特權,在永夜大陸上,二級特權意味著可以在絕大多數城市中無視通行規則。
  
  果然,這個上尉把越野車開得象是飛起來一樣。已經進入鬧市區,但他仍然象在戰場上沖鋒。越野車所過之處,一路雞飛狗跳,行人閃避不迭,還發生了數起為了避讓車輛而產生的碰撞事故。
  
  但是人們看向越野車的神情都是敢怒而不敢言,即便受了輕傷,也只有自認倒霉。永夜大陸上,火槍與染血刺刀的遠征軍軍徽就已經可以橫行,何況帝國主力軍團。
  
  余英男看著窗外,依舊是熟悉的景象,甚至大多數店鋪都還是老樣子。她在幾年前到過這個城市,那時她還剛剛踏上永夜大陸不久。
  
  這座西昌城,距離帝國在永夜大陸上的最大城市渭陽不到三百公里,乘坐浮空艇幾小時就可到達,即便坐長途車也只是一天的路程。
  
  渭陽城有通向帝國本土‘秦’陸的跨域飛艇基地。而在西昌城里,除了余英男剛來的那個軍方基地,另有一座小型飛艇站,同樣可供跨域飛艇起落。渭陽掌握在帝國手里,而西昌和其它幾座類似的城市則是被上層世家所把持。這里勢力最大的不是軍方,而是各大世家。
  
  實際上,當初千夜來永夜大陸,也是降落在西昌城的那個小型飛艇站里。只要有利可圖,這些世家往往對很多事情都視而不見。搭載千夜前來的那艘飛艇明明是偷渡用的,但是只要交納了進港費,連乘客都不會受到盤查。
  
  象這種事,在世族的勢力范圍內實在是太多了。帝國直接掌控的區域還算好些,許多事還要講究起碼的體面,而在世家的地盤上,往往就連最后的遮羞布也不需要了。
  
  越野車一路橫沖直撞,甚至明顯繞了點遠路。那個上尉似乎很享受這種肆無忌憚的感覺,所以刻意想把這個過程拉長一點。不過最終,越野車還是在城郊一座規模恢宏的別院前停下。
  
  眼前的建筑群落高臺林立,圍廊亭閣綿延,顯然是某個世家的私人庭院,但是大門內外佇立的兩排衛兵居然都是帝國軍戰士,而且看服色徽章,還不是遠征軍序列,都是隸屬于帝國主力軍團。
  
  上尉跳下駕駛座,轉到后排殷勤地為余英男拉開車門,并且把她送到大門的臺階上。那里站著一名英挺的中校,他含笑迎上,說:“琪琪小姐已經等候多時。”
  
  這個別院采用了上層大陸最常見的庭院布局,門樓、殿閣、花墻、月門,按中軸線有序推進。只是或許由于永夜大陸缺乏光線的原因,造景的植物幾乎沒有喬木,多是叢生灌木,反而營造出別具一格的陽剛之美。
  
  余英男隨著中校一路走去,沒多久就離開中軸主建筑,轉入一片轉折亭廊間。她知道目的地就在前方,不由心臟稍稍抽緊。隨即前方的景物越發曲折幽深,細膩秀美起來。
  
  她突然看到前方一段走廊兩邊筆挺站立著不下十名帝國軍戰士,幾乎一般高矮,個個英俊挺拔,雖然個人實力看著不怎么樣,若論賣相倒確實是一等一的出眾。這是典型的琪琪風格,余英男說不上好氣還是好笑,但是緊張心情不再,轉而浮上淡淡的哀傷。
  
  引路的中校突然停了下來,前面是爬滿了紫藤花的月亮門,極目望去,鏤空影壁后是比湖小不了多少的荷花池,水面上隱約可見長橋通向兩座以短廊相連的水榭。
  
  那名笑容溫雅的中校就此再也不肯向前一步,只說琪琪小姐正在里面。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