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23 漂亮的明餌

千夜點頭道:“這就夠了。我需要周邊黑暗種族城市和據點的分布情況,以及所有一年內發生的關于黑暗種族的大事。”
  
  “你比我想象中還要專業。”季中校由衷地說了一句。
  
  送走了季元嘉,又是一名少校走進來,將一個手提箱放在桌上,說:“這是配發給您的物資,請查收!”
  
  千夜簽字后打開箱子,看到一排整整齊齊的藥劑,共有十支,標簽上寫著四型原力激發的字樣,這竟然是四級戰兵的修煉藥劑!
  
  內蓋角落里那個徽記屬于帝國曙光生物,這是軍工行業中與黑石重工同級別的巨頭。這家公司出產的原力激活藥劑一向是供不應求的上等貨,主力軍團也只能獲得少量供應。只有象紅蝎這樣的精英軍團,才能得到不限量供應,但是要用軍功兌換。
  
  這樣一箱藥劑所消耗的積分,如千夜般的菜鳥要奮斗一年才能夠存滿,還是在不補充其它積分軍備的情況下。
  
  千夜沉默了一下,然后對少校說:“請轉告琪琪小姐,我很感激。”
  
  少校微笑道:“一定原話轉達。”
  
  既然禮儀老師要到第二天才到,接下來的時間千夜就打算全部用來修煉。在正式執行任務前,實力增加一點就是一點。
  
  現在一切都還沒開始,琪琪就預先拋出來這么多好處,已經遠超千夜想象。可是他也相信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報酬越高,就說明這個任務的危險度越高,雖然現在他還無法判斷危險來自何處。如果僅僅是和黑暗種族作戰以獲取軍功,似乎用不著雇傭一名獵人,并且附加這么多資源。
  
  千夜關上院門,拿起藥劑,就進入了修煉室。
  
  在后花園最大的水榭中,殷琪琪正伸著一雙長腿,懶洋洋地躺著,有些昏昏欲睡。兩名侍女正在給她捶著腿,而季元嘉站在一旁,報告與千夜的交談經過,特別說明了對方當時的每一個反應。
  
  “現在就把131連的全部權限都移交給他吧!”殷琪琪仍然是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
  
  “可是,我們畢竟對他還不了解,是不是再稍稍觀察一下?”季元嘉婉轉地勸著。
  
  殷琪琪抬手掩住唇,打了個哈欠,說:“我們用不著了解,余英男了解他就行了。等級不高,實力卻還行,背景干凈,不屬于任何一邊。余英男也說過,千夜這個人只要收了錢就會把事情做到最好。啊,對了,長得真不錯,我們還需要什么呢?”
  
  季元嘉眉頭一跳,目光移到自己腳尖,假裝沒聽到最后一句話。
  
  “一個加強連不算什么,就給他玩玩吧,說不定還能夠給我個驚喜呢!”
  
  季元嘉面帶微笑,語調溫和,繼續努力勸道:“可是,大小姐,您只有一個加強營的兵力。現在一下就給了他三分之一......”
  
  琪琪慵懶地說:“那種炮灰數量再多又有什么用?過段時間顧立羽就會動用他的關系,送一個中隊的烈焰兵鋒過來。當然,他們會換個名字。”
  
  聽到顧立羽的名字,季元嘉臉上的笑容頓時顯得有些不自然,不過琪琪的目光沒在他身上,他立刻把失態掩飾下去,仿佛發自內心地說:“能夠有一個中隊的烈焰兵鋒,那情況就會好很多了。”
  
  五十名烈焰兵鋒戰士確實很有用,但是在殷家繼承人大考這種層面的競爭上,卻還沒有能夠決定勝負的力量。所以季元嘉出于公心私望兩方面考慮,小心地提醒了一下。
  
  他的表達方式很隱晦,但是琪琪卻一下就聽明白了言下之意,淡淡一笑,說:“不要緊,顧立羽只是個中間人而已。雇傭一個中隊烈焰兵鋒的錢他可拿不出來,就算把他整個家族賣了也值不了這么多。”
  
  季元嘉立刻附和地笑了,說:“一個普通士族,并不比寒門強多少。這里最主要還是小姐您的作用,否則的話就靠顧中校自己的能力,即便有錢,烈焰兵鋒也不可能接下這個任務。”
  
  琪琪笑了笑,說:“要想壓倒我那幾位沒什么本事、野心卻很大的兄弟姐妹們,還是需要稍稍動點腦筋,并且略微付出一些代價的。烈焰兵鋒不過是先期的準備,過些時候你就能看到我真正的底牌是什么了。現在,你好好配合小千夜,讓他放手去玩,這個漂亮的小東西,或許不僅僅只能做一枚明餌。除了吸引注意力之外,我總覺得他會給我們帶來意外驚喜的。”
  
  “我會安排好一切。”
  
  琪琪揮了揮手,季元嘉就退了出去。
  
  修煉室內,千夜已經將藥劑注入身體,安靜等待著藥力生效。在這幾分鐘時間里,他沒再去想那個詭異的任務,而是在思索另外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那就是琪琪身邊的高手太多了。
  
  這位大小姐并沒有收斂原力氣息,明晃晃地能看到她已經點燃了七個原力節點,也就是說她的中校軍銜貨真價實。而她身邊的副官都是少校中校,顯然也應該有與軍銜相符合的實力。
  
  那位蘭姨的實力千夜根本就看不透,意味著雙方等級差超過三級以上,很可能是八級的高手。這只是擺在明面上的力量,如果暗中另行隱藏實力的話,說不定會有戰將級的真正強者。
  
  千夜在晉升四級后,平時體內黑血完全蟄伏,就象和血脈融為一體,再不會露出一絲外溢氣息,就連他接觸秘銀類物質,只要不是見血的傷口都沒有絲毫波動。但這仍然不是長久之計,特別是當千夜受重傷后,鮮血之力的氣息多半無法掩蓋,那時該怎么辦呢?
  
  在答應接下任務時,千夜并不知道琪琪居然擁有如此權勢。不過現在他已經不能毀約,預付的那些天價物資是一個方面,另外,二爺隱晦暗示過,有兩個家族的命運都掌握在這位琪琪大小姐手里,其中就有余英男的家族。
  
  現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倒也不是完全無法可想,比如說,他是一名獵人,也是遠程狙擊手,可以要求獨行的戰斗位置。
  
  藥力生效了,千夜立刻驅離腦海中多余的思緒,開始感知藥力轉化的原力強度。
  
  十支四型藥劑是標準一階段劑量,能夠讓一個處于平均線的修煉者從四級初期達到頂峰,開始嘗試激活第五個原力節點。但是對千夜來說,十支藥劑卻只夠他補充小半的原力,距離沖擊五級屏障還有相當遙遠的距離。
  
  濃郁的原力氣息使得血氣也開始燥動,一縷縷普通血氣從心臟中涌出,開始截留吞噬原力,并且變得更加飽滿。隨著金色血氣的沉睡,這些普通血氣不光恢復到了七縷,而且變得更加粗壯。此外千夜還感覺到心臟內有一絲異常脈動,好象又有新的血氣要生成了。
  
  就在這時,仿佛受到滿盈的普通血氣吸引,金色血氣化成的小繭突然震動起來,仿佛里面有什么東西正在沖撞繭壁,下一刻就要破繭而出。
  
  轉眼之間,金色小繭表面就布滿了龜裂,隨時有可能破開。
  
  普通血氣如同受驚的羊群,顧不得捕食原力,一哄而散,紛紛鉆入心臟中。而紫色血氣這時剛剛抓到了一縷普通血氣,正要吞噬,它如有生命般,一個扭動,好像看到了金色小繭的變化,竟然松開了已經到口的血氣,飛速縮回進階血族體質的符文內,盤成一團,頂端昂起,嚴陣以待。
  
  金色小繭終于破開一個小洞,從里面鉆出一縷極為細小的金色血氣,四處游動著。它除了體形縮水外,似乎沒有太大變化,然而當它高速拉出殘影的時候,卻會發現多了一根暗金色的線條。
  
  金色血氣瞬間繞著進階血族體質符文轉了十幾圈,似乎感覺到無機可趁,這才回到自己的符文內,開始吞吃金色小繭的殘片。
  
  當它吃完殘片后,又如一道金色閃電沖進心臟,拖出一道比自己粗壯了十幾倍的普通血氣,開始吞噬。轉眼之間一根普通血氣就徹底消失,這點餐品似乎完全不能填牙縫,金色血氣又如餓虎撲羊般沖入心臟,把一根根普通血氣拖出吃掉。七根普通血氣很快就只剩兩道了,而這一次金色血氣意猶未盡,竟然把第六根血氣從心臟里拖了出來,幾口吞下去。
  
  有了前幾次的經驗,千夜立刻感覺到眼前這個狀況不對。如果任由金色血氣繼續吞噬下去,豈不是所有普通血氣都會消失?
  
  體內三種血氣的平衡一旦被打破,根本不知道會產生什么后果!就算沒有后果,普通血氣的新生也需要時日,在此期間,失去保護的內臟肯定無法承受三十輪以上的兵伐決沖擊。
  
  “停下!”眼看著金色血氣再次沖向心臟,千夜大急,在意識中下了命令,同時運起原力,心臟外構筑起一道散發青光的黎明原力屏障。
  
  金色血氣在光幕上輕輕一撞,就把千夜全力構建的屏障鑿出了一個大洞,沖向心臟。但就在這時,它或許是感覺到了千夜的意志,半個身體都鉆進了心臟,最終還是有些不情不愿地游出來,放過了最后那道可憐的普通血氣。
  
  千夜頓時松了口氣,并且有隱約的喜悅。一直以來,無論是修煉還是戰斗,體內血氣基本都是自發活動,這是他第一次成功把自己的意志傳達給血氣,并且得到了有限的服從和回應。這是否意味著,他終有一日能夠控制鮮血之力,而不用擔心被黑暗浸染和影響。
  
  金色血氣并沒有閑下來,又繞著紫色血氣轉了十幾圈,一幅垂涎欲滴的模樣。紫色血氣盤踞在符文里,堅守不出,昂起的頂端如兇厲的巨蟒表達著戰意,金色血氣這才悻悻回到瞳術:夜視的符文里,盤踞起來。
  
  從它身上,開始散發出星星點點的金色光芒,不斷融入到符文里,符文的線條開始出現重影、延展,變得更加復雜,最終脫離出一個獨立的小符文,飄浮在瞳術的旁邊。兩個符文即相對獨立,又緊密聯系,就象主樓旁加蓋的一個房間。
  
  新符文呈現出一個新能力,血脈潛伏。隱藏鮮血之力,把折射出來的原力序列推動到黎明和永夜之間的灰色地帶。
  
  簡而言之,這個能力啟動后,無法用普通方法感知能力者的原力屬性。對于千夜來說,他的兵伐決是黎明原力,如果同時發動這個能力,將會徹底掩蓋掉鮮血之力的氣息,哪怕在戰斗中受傷后也同樣有效。
  
  但是,千夜忽然想起了夜瞳。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