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26 額外獎勵

變故突如其來,滿場皆驚!
  
  琪琪也一時怔住,不明白發生了什么。
  
  只聽見千夜冷冽的聲音漠然道:“我是平民,只有四級,那又如何?你不是想教訓我這個貧民窟出來的雜種嗎?那就站起來,繼續!”
  
  那年輕人四肢抽動,幾次掙扎著想要爬起來,最終還是一頭栽在地上,暈了過去。
  
  帝國武風極盛,宴會中決斗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驚訝過后,首先爆出喝彩聲的大都是少女,投過來的目光火辣大膽,閃閃生輝。貴族青年們則大多臉色不豫,進門時琪琪拉的那手仇恨還未減退,此刻聽說千夜竟然只是個平民,大部分人都有一種被冒犯的感覺。
  
  千夜抬了抬右臂,過于束身的禮服實在礙事,他索性扯掉寶石袖扣,解開了上衣。然后目光掃過剛才和那年輕人站在一起的幾個同伴,冷冷道:“還有誰來?”
  
  琪琪兩眼異彩閃動,一副期待好戲上演的樣子。袁澤宇搖了搖頭,什么話都沒有說。
  
  那幾名年輕人僵在原地,不安地看看自己倒地的同伴,又看看千夜,一時不知道該怎么應對。被一拳打得倒地不起的同伴是五級戰兵,不但是他們中等級最高的,也是武力最高的,年輕人們完全不能理解,同伴為什么會敗得這么快,但至少他們知道,換自己上去也是白給。
  
  這時,大廳南側人群中響起憤怒的聲音,一名貴族青年叫道:“這里不是你一個區區四級戰兵可以囂張放肆的地方?我如果給你個教訓,相信琪琪小姐也是可以理解的!”
  
  千夜抬眼望去,直接了當地說:“那就來吧!”
  
  那青年怒極,向前跨了一大步,突然被一只手按住肩膀,再也無法動彈,他回頭一看,愕然:“堂兄?”
  
  出現在身側的是一名略為年長,與他面貌有三分相似的貴族青年,后者先是遙遙向千夜頷首示意,然后轉頭冷冷斥道:“你倒是長進了,六級對四級?哼!是想把我們沈家的臉丟光嗎?”他說完,手上一用力,就把那個沖動的貴族青年拖回人群中。
  
  樓上的琪琪吹了聲口哨,說:“沈容安還真是只狐貍!他那個族弟雖然六級,真要下場,可不見得能贏了我的小千夜!”
  
  袁澤宇緩緩點頭道:“你帶來的這個小家伙力大無窮,而且他的原力竟然凝練到如此地步,確實罕見。恐怕一般的六級戰兵稍微大意的話,還真不是他的對手。”
  
  下面大廳里已經徹底冷場。
  
  沈容安拉走自己族弟的舉動,給不少頭腦發熱躍躍欲試的貴族青年澆了盆冷水。
  
  能夠參加城主宴會的大多不是草包,剛才千夜那一拳剛猛狂暴,五級戰兵都被一擊而潰。而且那個倒地的家伙可不是那種空有原力的水貨。在這名門云集的場合,沒點自信的人怎么會貿然出頭挑事?
  
  五級的已經不敢再下場了,而六級戰兵如果下場,無論輸贏都是太丟臉了。
  
  琪琪笑盈盈地道:“袁叔叔,不好意思,弄亂了你的宴會,我改日再向你賠禮吧!”她雖然如此說,臉上卻滿是歡暢,看著墻根下那剛被同伴們抬起來的年輕人。
  
  袁澤宇苦笑,他也認出來那個被千夜打昏的人是葉慕藍的堂兄。還好葉慕藍已經被琪琪氣走了,否則的話,必然再起沖突,那時局面可就不好收拾了。
  
  片刻之后,琪琪帶著千夜提前離場。坐進銀色轎車后,琪琪立刻興高采烈地詢問起因經過。
  
  事情其實非常簡單,當一眾人等都在千夜這里打聽不出任何實質性內容的時候,葉慕藍的這位堂兄突然出現。他顯然已經從某個渠道得到了消息,張口就問千夜是否平民。
  
  對千夜來說,他可以不透露自己的資料,但也不打算為此說謊,于是坦然承認。
  
  葉慕藍的堂兄立刻毫不留情地嘲諷千夜,說一個貧民窟出身的窮鬼,也就只能靠一張臉混口飯吃,這四級原力還不知道是吃了琪琪多少藥劑才得來的。
  
  千夜覺得沒有必要和這種人多說,只是冷冷地問:“你以為自己很強?”
  
  身為五級戰兵的年輕人冷笑回答:“當然!怎么,想打一場試試?”
  
  “好。”
  
  然后千夜提氣,聚力,出拳,重若山巒,快逾閃電,一拳就將那年輕人打昏。若不是千夜及時收了收力,而且也沒向要害招呼,只這一拳就能把那年輕人打進瀕死狀態。
  
  千夜說得很簡單,琪琪卻明顯沒有聽夠,繼續追問:“就這些?肯定不止!你可都在晚宴上打架了!他還說什么了?”
  
  千夜苦笑:“他說......我是從貧民窟出來的雜種。”
  
  “這......”琪琪有些不明白。這只是一句普通的罵人話,何以千夜的反應會如此之大。
  
  千夜沉默片刻,說:“我在垃圾場長大,從來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誰。”
  
  琪琪臉上笑容頓時一斂,然后逐漸舒展,宛若春花綻放,似笑非笑地說:“不管那么多,你今晚讓我很高興,所以就會有獎勵。把眼睛閉上!”
  
  千夜不明所以地閉眼。鼻端忽然香風來襲,左臉上感到一陣溫軟濕膩,竟是被親了一記!
  
  返程的這個小插曲,很快就被千夜拋到了腦后。這位性格癖好乃至取向都有異于常人的大小姐,現在無論做出什么都不再令他驚訝。
  
  象她這種身份的大小姐,什么東西都來得太容易,所以為了追求刺激,往往會有這樣那樣的怪癖。不過千夜覺得她的私人愛好與自己無關,他需要做的就是好好完成任務,對得起自己拿到的豐厚酬勞。
  
  千夜花了四天提前完成基本的禮儀培訓,琪琪那邊再沒有新的指令下來,于是他就把自己每天的日程表分成了修煉和戰地分析兩個大類。
  
  接下來的日子里,千夜用完了所有藥劑,但是距離正式沖擊五級還有一段距離。在此期間,千夜只見過琪琪一次,她突然問起是否還需要藥劑,不知是注意到他用了足夠劑量卻沒有點燃新的原力節點,還是僅僅隨口一提。不過千夜拒絕了,他不想得到太多不該得到的。
  
  修煉之外的時間里,千夜不斷調閱情報,很快對西昌城周圍區域有了大致的了解。
  
  這天臨近中午,季元嘉來到千夜的居處,邀請他出去共進午餐。
  
  千夜正好也想了解更多關于琪琪考核任務的內容,因為他已經開始著手計劃上戰場了,于是欣然同意,隨著季元嘉來到城中的‘銅雀臺’食府。
  
  這是一座氣勢恢宏的復古建筑,臺高十丈,臺上建五層樓,窗棱門欄都用黃銅嵌條裝飾,正午太陽最盛時,流光照耀。
  
  高臺兩側寬闊可以降落小型浮空艇,臺下引河水經暗道蓄入樓頂天池,再從側墻高空泄落,硬生生造出流瀑濺玉的壯觀景象。據說這家食府的廚師和很多食材是從上層大陸運來的,價格甚至比上層大陸還要貴。
  
  季元嘉將越野車停好,帶著千夜向大門走去,一邊笑著說:“這里可是真正上層大陸的品質,當然價格也是。所以一會你可不能放開了吃,否則的話我會付不起賬的。”
  
  千夜微微一笑,對季元嘉多了幾分好感,他喜歡和說話直接了當的人打交道。
  
  兩人選了個靠窗的位置坐定,流瀑就在眼前。由于隔音設計得好,只有一點仿佛自極遠方傳來的隆隆聲,既營造出了意境,又不會影響客人交談。
  
  服務生送上菜單后,千夜隨手一翻,就知道了這個地方究竟有多貴。哪怕最便宜的一個菜都要一個金幣,貴的則直接飆上了三位數。也就是說一個中校大半年的薪水,點上一道大菜就沒了。
  
  千夜只點了兩個最便宜的菜,就放下了菜單,而季元嘉其實比他自己說的要大方許多,加了三、四個食府的特色菜。這頓飯肯定要把他一個月的薪水給吃掉了。
  
  當飯菜端上來后,千夜體會到了何謂上層大陸品質。菜量少到不可思議,卻也精致到不可思議。
  
  主菜本是一條魚,卻做成龍頭模樣,而餐盤上則有萬里云海作為裝飾。這可是貨真價實手繪的云海圖,水墨畫風,就是千夜這種不懂繪畫的家伙也可以看出布局筆觸的不凡氣勢。光是這點,裝飾餐盤的就是一位造詣不低的畫家。
  
  “感覺怎樣?”季元嘉笑著問。
  
  “我覺得,盤子上的裝飾比菜還貴。”千夜實話實說。
  
  季元嘉笑道:“和我最開始的想法一樣,但后來我才知道,其實還是菜更貴一點。”
  
  千夜看著一道道宛若書畫般的菜品,苦笑道:“我現在知道為什么不能放開吃了。這點東西,還不夠打個底的。”
  
  季元嘉笑得更加歡暢,說:“對我們來說,到這個地方的意義不過是見識一下而已。吃過比吃得怎么樣更加重要,至少以后說起來,不會因為一無所知而被嘲笑。”
  
  “為什么會被嘲笑?”千夜有些不解。
  
  季元嘉略帶自嘲地說:“因為我是寒門,而你是平民。雖然寒門比平民好上一點點,但在士族眼中,我們都是一樣的。對那些士族而言,評價一個人的標準十分簡單:上面的和下面的。上面的需要巴結,下面的就是比不上他們的。所以在他們眼里,寒門和貧民沒有區別,因為我們都比不上士族。”
  
  這是一個很強大的邏輯,讓千夜頗有種眼界大開的感覺。
  
  “知道為什么我要請你來這里吃飯?”
  
  “為什么?”
  
  “因為那天宴會上,你那一拳實在太他媽的解恨了!”一向溫文爾雅的季元嘉也難得地爆了句粗口。
  
  “那人和你有仇?”千夜疑惑地問。
  
  季元嘉重重吐了口氣,說:“有仇倒談不上。以后你就會明白那群人有多么讓人厭惡了。來,先干!”
  
  兩個人你來我往,很快就喝掉了一瓶酒。千夜臉色微紅,動作明顯有些遲鈍,而季元嘉臉上也泛起一陣潮紅,看來他的酒量也不算特別好。
  
  季元嘉搖搖已經空了的酒瓶,叫道:“再來兩瓶!”
  
  服務生很快就送了過來,這里的米酒確實不錯,更難得是價格不貴。一個金幣一瓶的價格,在這個地方簡直公道得過份。
  
  “千夜,你有沒有女人?”季元嘉忽然問。
  
  “沒有,怎么?”千夜有些莫名其妙地問。
  
  “啊,沒什么。我只是隨便問問。”
  
  季元嘉隨口敷衍了過去。他本想把幾個認識的不錯的女孩子介紹給千夜,作為琪琪真正的副官,他當然知道千夜那個情人身份是假的。
  
  可是話到嘴邊,他卻忽然想起,從宴會返回殷家別院當晚,千夜下車時臉頰上那個異常明顯的唇印。淡淡藍偏紫的顏色,那是琪琪最喜歡的一種特別色彩,季元嘉絕不會認錯。
  
  想到這里,季元嘉心里不由得輕微抽搐和疼痛,他隨即將這點小小的不愉快壓下,將那個唇印扔到心底的角落去。
  
  不過他也稍微清醒了點,雖然琪琪可能只是暫時找了個新鮮的玩具,過一陣就會拋下,但是在她新鮮感還沒有消退的時候,季元嘉可不會做給千夜介紹女孩的蠢事。
  
  千夜有些奇怪地看著忽然開始走神的季元嘉。
  
  “千夜,琪琪小姐是最值得珍惜的那種女人,如果有一點機會的話,也值得全力去爭取。你明白我的意思嗎?”季元嘉這次說得就異常直白了。
  
  千夜微微皺眉,說:“這對我來說只是一個任務。另外我和她之間的地位差距實在太大,沒有任何可能。”
  
  “你是那種會在意身份地位差距的人?”
  
  “是的。”千夜笑笑。
  
  季元嘉聳肩,千夜如果在意身份地位,就不會在晚宴上一拳砸到那個貴族小子臉上去了。只不過對很多人來說,齊大非偶是一道跨不過去的門檻,他自己不也這樣。
  
  “啊哈!猜猜我看到了誰?這不是琪琪小姐新任的小寵物嗎?”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從旁邊傳來。
[xs52]